投書:河南血禍 禍國殃民 罪不容誅

——致北戴河會議公開信

人氣 330

【大紀元2015年07月30日訊】發生於上世紀90年代的河南血禍已經20年,儘管鐵案如山,但因高層法外干預,十八大前不查處,十八後依然故我。更詭異的是,第一和第二責任人不僅誰都不認錯,反而節節陞遷,其中一位還「帶病提拔」當上總理;河南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病的病,死的死,猶如踩在腳下的草芥和螞蟻,上訪討說法或拘留或判刑又被倒打一耙。面對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的萬千無辜者的慘境,我曾分別於十八大前後直接向黨總書記和中紀委書記實名舉報,但都石沉大海。作為有62年黨齡和多年從事健康研究的一員,就不可容忍的助紂為虐,有權利和義務向黨的決策機構和參與決策的各有關方面以公開信形式舉報和投訴。

不可容忍之一是難以估量的災難嚴重性。僅冰山一角的數據,河南愛滋病大流行導致至少三五十萬賣血者感染愛滋病毒和至少十萬感染者死亡。據我對30多個重災縣上百個愛滋病村的調查,因賣血感染愛滋病毒死亡100—200人的愛滋病村隨處可見,死亡200—300和300—400的也屢見不鮮,柘城縣雙廟村死亡600人,死亡率高達68%, 30戶死絕;河南省死亡300人的上蔡縣文樓村,最多一天死7人,有5名感染者因病痛難忍絕望中自殺。其受傷害人數之多、境況之慘烈、有案不查時日之長,是當代絕無僅有的公共衛生領域浩劫。

不可容忍之二是以快速致富為誘餌和以犧牲健康為代價的「血漿經濟」殘忍性。豫東南遍地開花的血站為獲取高額回報,采血前不做任何檢測,采血後除血漿之外的其它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後,又分別回輸給賣血者,就是這種不做檢測和違反常規的回輸,導致了嚴重的交叉感染,令愛滋病毒於李長春1992—1998年執政河南期間大面積擴散;又與李克強1998—2004年執政河南期間因承襲前任隱瞞疫情政策導致愛滋病大流行。對於這種絕非天災而是地道的人禍本應嚴肅查處,可是,從十四大以來的黨代會和每年的人代會對河南血禍第一和第二責任人不僅沒有觸動他們一根毫毛,反而呵護有加,竟如加冕有功之臣一樣雙雙晉陞為政治局委員後又雙雙擢升為政治局常委,好像河南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彈冠相慶,歌舞昇平。

不可容忍之三是河南當政者李長春等領導人隱瞞疫情真相不可告人的卑鄙性。河南省1995年愛滋病毒大面積漫延後,他們為逃避追究,不是首先採取措施控制疫情,反而將最先泣淚報警的王淑平、高耀潔和萬延海三位醫學專家作為懲處對像進行殘酷打擊,並被一一攆出國門。還將本應於第一時間公示於眾的疫情作為「機密」,以組織紀律形式強制全省各行各業執行,省衛生廳主管愛滋病防治的一位副處長因工作疏忽洩露了「機密」被抓進大牢。正是這種慣性隱瞞,愛滋病毒如脫韁之馬在河南省肆意氾濫,成為我國隱瞞疫情時間最長、隱瞞事故責任人級別最高、導致後果最嚴重的世界最大污血案。

不可容忍之四是對待無辜受害上訪者倒打一耙的殘酷性。愛滋病毒感染者經過5—8年潛伏期陸續發病和大批死亡的險象發生後,成千上萬感染者因得不到及時治療和死者家屬得不到撫恤,潮水般湧向省會鄭州和北京上訪,可是他們無論走到哪裏都吃閉門羹;輕者被截訪,「屢教不改」者被拘留,造成「惡劣影響」者則被判刑,大搞刑事化。十八大前判刑3例,十八後判刑5例。被汝州市判刑的那5名上訪者逮捕時既戴手銬又戴黑頭套還背拷,審訊時坐老虎凳。刑拘期間的4女1男因無法忍受拒絕聘請律師的種種虐待, 4女子兩度絕食,另一男子先自殺後絕食。現正在服刑中。

2014年7月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召開的國際愛滋病大會,針對河南省給無辜感染愛滋病受害者判刑向全球發出強烈反對刑事化的宣言指出:「要對抗愛滋病,沒有人應當被定罪或被歧視」。河南省不知哪來的膽子,對此不屑一顧,進入2015年又再施淫威。該省睢縣4月11日將一名6歲因病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同時感染丙肝長大後上訪討說法 的28歲小青年段清雲以「尋釁滋事罪」被刑拘。6月11日法院向他發出警告:「審判時如果對上訪不認罪,可能第二次收監判刑5年,輕判也得三年,如果認罪態度好可判緩刑」。這一通牒把本無任何過錯百分百的受害者嚇得魂不附體,「實說實說」還是「違心認罪」呢,令他不知所措發出求救聲。此案現處於取保候審期。

不可容忍之五是延誤確診和治療導致高死亡率的草菅人命。1995年愛滋病毒爆發流行後,眾多感染者因當局未給他們做愛滋病檢測只當 「無名熱」被誤診誤治,大多數2004年才確診感染。由於確診太晚和進行治療太遲的「雙延誤」,造成本可以活下來的大批感染者過早死亡。更不人道的是,河南省政府因怕疫情外洩,將自費進入河南的武漢和北京兩位知名的愛滋病專家桂希恩和張可,以「有損河南形象和招商引資」的惡名被驅逐出河南,令瀕臨死亡的危重患者因得不到人道救援在迷茫和痛苦中死亡。

不可容忍之六是控制輿論全方位封鎖愛滋病大流行信息對知情權的剝奪性。由於河南從上到下層層貫徹封鎖疫情的指令和中宣部關於河南愛滋病媒體不得報導的禁令,人們對此知之甚少,特別是在「以血致富」運動中有多少賣血者感染愛滋病毒和有多少感染者死亡的慘烈後果,至今並不為大多數國人所知,當然更無從知曉造成這場人道災難的主要責任人就是在後台保護下的李長春等領導人。為瞞天過海,2000年第一位衝破阻力報導愛滋病村的記者被河南省委宣傳部下令開除。

不可容忍之七是因高層法外干預對河南污血案網開一面不受制裁的特殊性。我國近些年發生的如「河北三鹿毒奶粉案」、「山西礦難」、「上海靜安區高層住宅大火」、「7.23溫州動車相撞事故」以及「延安8.26 特大交通事故」等公共安全事故,都立案問責,該撤職撤職,該判刑判刑,並給予受難者賠償,唯獨比上述事故都嚴重的河南血禍案例外,從上到下沒有一個人受處分。還有,1980年代法國、加拿大、日本和利比亞等多個國家先後發生的因輸污血導致成百上千輸血者感染愛滋病毒事件都進行了查處,責任人被判刑,受害者獲巨額賠償。這與河南污血案一不立案、二不問責、三不給予受害者賠償的做法形成鮮明對照。

不可容忍之八是中央巡視組蓄意掩蓋河南愛滋病黑幕為河南血禍罪魁禍首抬轎子的極不光彩性。中紀委2014年3月派出的中央第八巡視組對河南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巡視,本應將舉世皆知的河南愛滋病大流行作為巡視的焦點,然而因事先定調子劃框框卻將其被排除在外,將以打虎為重任的中央巡視蛻變為縱虎歸山,河南愛滋病大流行主要責任人李長春等領導人就這樣在官官相護保護傘下逃脫追究成為漏網之魚。數十萬河南「血漿經濟」受害者當聽到中央巡視組進駐河南時無不歡呼雀躍:「青天大老爺來了,我們有救了!」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虛幌一著的大騙局。

不僅如此,在中央巡視組進駐河南巡視的兩年前,衛生部一位分管愛滋病防治的高官還別有用心地拋出河南愛滋病大流行 「無過錯」論,並把對受害者應享有的國家賠償改為 「無過錯補償」。妄圖通過偷天換日手段,將應該追究刑責的河南血禍責任人「金蟬脫殼」,把他們欠下的巨額「血債」一筆勾銷而「鹹魚翻身」;也為衛生部隱瞞河南疫情和「雙延誤」的草菅人命開脫罪責。

本次連同以往30多次實名舉報一樣,文責自負,承擔法律責任。

衷心期望敢於擔當的習總書記力排眾議,力挽狂瀾,本著「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原則,將多年未能查處的河南愛滋病氾濫成災爛尾案,查個水落石出,首先宣佈被判刑和刑拘的無罪,讓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夢寐以求的「一立案、二問責直至刑責、三給予受害者國家賠償」的中國夢成為現實,贏得遲到的正義。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5年7月28日

[email protected]

責任編輯:魏敏

相關新聞
鑒恆:新生愛滋病檢測 洗不白李長春血禍黑幕
投書:河南警方肆意封殺抗艾女活動家出國
投書:河南污血案不查處 倒打一耙 太殘忍
北京愛滋病疫情嚴重 10個月增2932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