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鎮壓﹑愛國與良知正義

人氣 5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0月21日訊】
什麼是真正的愛國?

佚名

記得我開始上小學的第一堂語文課是﹕我們熱愛毛主席﹗我們熱愛共產黨﹗我們熱愛社會主義新中國﹗我們從小就接受了愛國主義教育。

仔細想一想﹐什麼是真正的愛國﹖我們真的懂得愛國嗎﹖

是某屆領導人認為誰愛國誰就是愛國﹐否則就不愛國了嗎﹖好像不是。

歷史中有很多例子。屈原愛國嗎﹖愛國。可當時的朝廷說他不愛國﹔清朝的譚嗣同等六君子愛國嗎﹖愛國。可當時的政府和受蒙蔽的老百姓說他們“禍國殃民”。

那麼順從某一屆領導人的一切決定就是愛國嗎﹖好像也不是。

就說文化大革命吧。當日本﹑新加坡及西方國家在日新月異地發展經濟的時候﹐我們國家在開展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全國群眾忙著斗群眾﹐斗老幹部﹐忙著批判毛主席﹑黨中央指定的批判對象。十年文化浩劫公認的罪魁禍首是林彪﹑四人幫。可我們──這個國家的一員又幹了什麼呢﹖十年文化大革命﹐就沒有人發現它錯了嗎﹖我相信不是。但是除了象張志新烈士(當時是反革命)這樣極小的一部份人敢說以外﹐沒有人站出來說真話。我們竟讓一場給國家帶來沉重災難的浩劫持續了十年﹗

我們總說自己愛國﹐我們是怎麼愛的國﹖ 我們真的愛到捨棄身家性命的程度嗎﹖積極響應黨中央的一切號召﹐積極參加各項政治活動﹐當政府的決定是正確的時﹐我們積極響應﹐堅決執行﹔當政府的決定是錯誤的時也積極響應──這真的是愛國嗎﹖

其實真正的愛國是從國家的整體利益出發﹐為國家的永遠繁榮富強承擔責任﹐而非簡單的順從某一屆政府的一切決定就完事了。因為主席會死﹐朝代會變﹐但是祖國依然存在。

我想﹐人人都真正的為國家的長遠利益負責了﹐我們的國家才會強大﹔我們才不會因簡單盲從了某些領導人的錯誤決定而對國家和人民犯罪﹔我們才不會象當年那些“三忠於”﹑“四無限”的造反派頭頭們﹑沖殺在前的紅衛兵革命小將們到現在還在良心受譴責﹐吞食自己當年種下的惡果。
=============================
“我回來,因為我看到了這個國家的希望”
貝勒醫學院副教授回國入獄記

文/封莉莉

[編者按:封莉莉,現于貝勒醫學院(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任副教授。 研究方向是趨化細胞素在病理和生理中的作用,先后在醫學雜志上發表了60 多篇論文。目前,她擁有三個國家衛生研究所授予的科研基金。她于1999年四二五事件后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圣誕節前回國探望十一年未見的父母,在深圳因煉法輪功,半夜在友人家中熟睡時被拘捕并關入監獄十多天。經在美親友及其他科學家們的聯名呼吁方得以釋放。]

99年12月,我決定回國探親。那時,我修煉法輪功快8個月了。

12月13日,我從香港赴深圳去購買國內机票。我住在一個朋友家等15日的机票。這位張姓朋友是香港的生意人,也煉法輪功。興趣相投的朋友聚一塊儿是很自然的。所以,14日与張先生相識的一些法輪功弟子來和我們相聚,我們交流了各自修煉法輪功的體會。來訪者到晚11點都离去了。次日凌晨一點,我們被上門造訪的三個公安惊醒。

他們三個公安坐下來和我們談話。問我為什么要煉法輪功?什么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回來?難道你不愛你的國家嗎?不知道遵守國家法令嗎?我對他們的問題一一做了回答。

我是1988年去美國的。當時,我的儿子桑桑只有一歲多一點。就這樣,我离開了我的丈夫和儿子,孤身一人來到了世界著名的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當時,這個世界最大的研究所只有几個中國人。人地生疏加上工作緊張,我感到非常壓抑。更糟糕的是,有些人對中國人怀有偏見,根本瞧不起中國人,我心里更加不平。有一個人公開嘲笑說,你們中國人自己國家搞不好,就想賴在別人的國家里。我有時真想一走了之,但又舍不得美國的科研條件。無窮無盡的委屈和極強的中國人的自尊使我把眼淚往肚里咽。我拼命地工作和學習,平均每天在實驗室里干到16、17 個小時。有時,我累極了,就在椅子上靠一靠。就這樣,我常常在實驗室里過夜。有一次,我連續干了60個小時,因為我困極了,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睡著了。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的車撞到了一棵大樹上,引擎和水箱被撞坏,擋風玻璃被撞得粉碎。因為我太疲倦了,即使我的脖子被安全帶勒出一條深深的傷痕,人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

我到美國十二年,沒有休過一個假期,一個假日,甚至沒有過一個周末。就過著這樣的日子,我用此來表達一种中國人的自尊,遮掩著一种難以克制的寄人篱下的感覺。說到這儿,我含著淚笑了一笑,對他們說,這是我十二年來第一個假期,第一次踏上我的生我養我的祖國的熱土。因為,我現在覺得這個國家有了希望。

他們在听著,有一個人眼睛濕潤了。

我很快被提升為副教授。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沒有修過美國的學位。當時嘲笑我的美國人成了我的學生。有一天,我非常認真地告訴他,我到美國來是為了教像他這樣的人怎樣做科研。他沉默了一會儿,說:“你是對的,我實在佩服你。”

自我以后,這個研究所接受了很多中國的博士后研究生,目前至少有200多人。很多美國教授都說,你看看莉莉就知道了,中國的博士后研究生一定是好樣的。當然他們喜歡象我這樣的學生,我現在每年擁有近40万的科研基金,已在我的領域里很有些名聲。這也是他們有目共睹的。

他們听了我的這段話,沉默不語。其中有二個人的眼里噙著淚。

我告訴他們,我是4.25以后煉的法輪功。他們很奇怪,問我為什么。他們也很吃惊,煉法輪功的人是怎么了,這么短的時間就這么不要命。

我誠懇地告訴他們我對4.25的看法。

我是在本地報紙上看到了一篇關于4月25日法輪功的人到中南海請愿的一篇報導。他們安祥的舉止和平和的面容令我的心悸動不已。我惊訝,面對如此嚴厲的政府,什么人置身家性命不顧竟能如此斗膽死諫?我感嘆,什么人竟然這么天真地對有殘暴名聲的政府呈上這樣的赤子之心?我覺得不可思議,是什么理念竟然使這些普普通通的中國人顯得如此地坦蕩?我捫心自問,我做不到。世態的炎涼和生活的辛勞早已把曾是一腔熱血的我修整得精疲力竭,誰又不是呢?

在得知這些人奉行的是“真善忍”的當天,我決定了修法輪大法。沒有什么可猶豫的,能在短短的七年內使中國人變得如此不凡的法一定是超常的。我原是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但我更知道人性和民族性是改變不了的。這一定是神創的奇跡!

當我開始明白一點大法內涵的時候,我很快明白了去中南海的弟子們為的是什么:為了我,為了你,為了世界上千百万還沒有得法的善良的人們。為了更多人能生活在公民能夠正常行使合法權益的社會,為了更多人能回到講真話、彼此善待的精神境界,為了“真善忍”能照亮更多的人心。

其中有一個人說,“為什么你們不忍一忍呢?”

我看著他們,一字一頓地說,對邪惡的沉默絕對不是忍,那是對“真善忍”的褻瀆!你們知道不知道,政府和你們正在加害于為拯救你們的靈魂而舍盡一切的人。我為大法弟子舍盡一切乃至生命都不能使你們清醒感到痛心,難道人的良心竟然泯滅到這般田地?我們不在乎你們恩將仇報,只是希望你們能醒一醒,為了這個國家,也為了你們自己。

經過几個月狂風暴雨,我已經清楚地感覺到,“真善忍”正在改變著包括我在內的成千上万的普普通通的中國人,改變著久已麻木的中國人,改變著長期以來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天條的中國人,改變著曾令人絕望的中國的民族性。有史以來,中國人不是逆來順受、唯唯諾諾地做順民,就是象陳胜和吳廣那樣官逼民反。自鎮壓以來,法輪功的人從容地承受著一切,只為了說一句真話,煉他們喜歡的功法,坦然地做一個好人。有這樣的百姓乃國之万幸啊!第一次,我從心底里升起了一個中國人的自豪感,升起了對中國的希望。

他們說不出話來。有一個請我不要再說下去。

我后來告訴他們我回國的原因。我确實想告訴國人和政府,法輪大法好,但我的第一個目的是很簡單的,是想回家給我的27年前慘死在車輪下的二弟掃墓。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我父親被打成走資派,我的十二歲的二弟挺身而出,保護我的父親。我和其余兩個弟弟都不敢吭聲。因此,我的二弟被批斗,每天有時高達十几次。我十二歲的二弟終于無法承受,得了精神病。1972年,他17歲,由于神智不清,被汽車壓死了。我無法接受這一事實,我始終在欺騙著自己,他沒有死。當時,我無法去給他送葬,也從未為他掃墓。直到修了法輪大法,我的心開始得到了平靜,才能面對這一事實。這次,我是想回來正式向他道別的。

他們坐著,良久一言不發。
============================
老知青﹕用我們的脊樑支持正義和善良
給休斯頓知青聯誼會的一封信

我們是同齡人,我相信您和我一樣永遠不會忘記那場牽動几代人 的知青上山下鄉運動。那是民族的悲哀。一個人的一張大字報,給几代人帶來災難……我們都不希望那樣顛倒黑白的歷史重演,不是嗎?然而,今天,我看到這樣的歷史不僅重演了,而且更可怕。當眾多的中國百姓開始用“真、善、忍”作為自己的生活准則,人与人之間變得真誠、友愛、寬容、無私時,那個最高當權者卻害怕了,出于妒忌,他依仗手中的權力,把教人向善的法輪功打成“X教”,給上億講真、善、忍的煉功人帶來災難。他動用了強大的國家宣傳机器造謠、制造天安門自焚等假案;動用強大的軍、警、特務,抓、關、打、酷刑折磨手無寸鐵的百姓。至今通過民間途徑已确認有500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据公安內部消息透露,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達1600多人。被迫害的人中,有我的親朋好友。

生命需要真、善、忍。作為曾親身經歷了災難歷史的一代人,我們有責任讓子孫后代不再象我們一樣承受那不可言狀的痛苦,這也許是歷史給我們的囑托。那就用我們還算強壯的脊梁支持世間的正義与善良吧。

一位在美國的老知青
2002年10月12日
==============================
一個使館工作人員的內心獨白

編者按﹕本文內容為真實所談﹐但為保護所有有善念的人士﹐我們不得不隱去了他的真實姓名﹐望讀者理解並諒解。唯願更多善良的人們無論職業無論地位﹐能明白真相﹐以善為本﹐擁有各自美好的未來。

兩年多了,人心都是肉長的,說實在的,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好人,雖說有些東西我們不太理解,但老江也真不應該對他們下這樣的毒手呀! 太不得人心了!還把我們外交人員當槍使,昧著良心說謊話,今天搞個反邪教展,明天搞個發言人聲明……說也奇怪,上頭一讓我們干這种事,使館內部准出亂子。不是王參贊被車撞,就是劉參贊重感冒,要不就是莫名其妙的著火。坏消息還不斷傳來,某某領館負責反法輪功的官員(我們都覺得他做得有點過。)突然得怪病年輕輕的就死了,某某參贊診斷出癌症,回國治療。江澤民太害人了,自己想下地獄,還拉幾個墊被的。這不是把我們往火坑里推嗎!弄到現在,一辦展覽誰也不愿意上前,海外可不像中國,有權有錢就想怎樣就怎樣,人家是講法律的,搞這种謊言薈萃的展覽,人家是要告你煽動仇恨的。再說,也真沒有人愿意出場地。前兩天,加拿大《華僑時報》捅的漏子(本來讓他們點到為止,可他們為瀉私憤,什么下流話都敢寫),花了不少錢,官司還是打輸了。還有哪些海外華人愿意做吃力不討好、干惹禍燒身的缺德事呢?老江以為世界上哪哪都是他老江家的呢。他一肚子坏水,卻讓我們打頭陣,真夠陰的。沒辦法只能把展覽辦到大使館里頭,可哪個官員也不愿出面主持,最後搞後勤的老羅膽大,主動出面主持活動,誰知第二天就起不來床了,說是頭疼。誰知道是不是遭報應了呢?還有,綽號“生猛海鮮”的大梁,把一個照了一張像片的法輪功留學生給打了,鬧的大使館都不敢出來見人,也确實心虛,一方面,展覽見不得外人,本來就怕曝光,背地里打人更怕曝光,結果越怕曝光,越被曝光,現在本地的國會議員和他們的外交部長都過問此事。上邊傳話,要發言人講話,隔了大概四、五天,結果,出了一篇我們自己看著都犯嘀咕的講話。本來人家就沒有“沖擊大使館”嗎。現在,除了那些要官不要命的,誰還在法輪功問題上和老江一條心?現在,法輪功在海外可成氣候了,各地舉辦的法會、開設的网站、電台、電視台、辦報紙、舉行文藝演出等等,發展速度和辦事效率讓人吃惊,各國的政府、領導人、省(州)、市都紛紛給法輪大法頒發榮譽和證書。有不少网站和傳媒稱其為“風景這邊獨好”!

听說,法輪功創始人新發表的《法正人間預》,老江看了以後,嚇得夠嗆,發了瘋似的要繼續加大力度整法輪功,這不,前幾天又編新花樣了,某某某殺妻殺父母,中央電視台也真惡心,什么謊都敢替老江撒,“天安門廣場自焚”的事,我看了都覺得是假的,八月份再播時,劉春玲那段再也看不著了,現在剪了有啥用,全世界都已經知道了咱們的國家電視台在撒彌天大謊,蒙騙世人了。

現在我也看清了,什么高官厚祿,名利前途都是身外物,不干昧良心的事,不害人。活的坦坦蕩蕩,堂堂正正才是最重要的,雖然眼下還不太可能象法輪功那樣為了正義真理不惜犧牲一切,但是,為了將來打算,一定不能再配合老江干坏事了。沒准以後還會有机會煉法輪功呢。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分析:美國靠堅韌走出九一一陰影
布雷迪三次達陣傳愛國者三十比十四擊敗鋼人
林保華:不想回憶﹐不敢忘記——911一周年
防治愛滋在中國被捕 萬延海妻救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