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皇帝與同仁堂

font print 人氣: 230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19日訊】康熙皇帝得了一种怪病,宮中御醫把所有的名貴藥材都用遍了,就是不見病情好轉,气得他一怒之下停止了用藥。

這天,康熙獨自出宮微服夜游,來到一條街上,發現有一個小藥鋪。此時,已是夜深人靜,小藥鋪里卻燈火通明,還听到那里傳來琅琅的讀書聲。康熙心想,宮中御醫不過是一些庸才,沒有什么真本事,真正的人才還是在民間。自古道:小藥鋪內有人參。我何不到這小藥鋪里去看看?于是,康熙便上前敲開小藥鋪的門。

進屋后,康熙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人正在燭光下夜讀,猜想,他一定是這小藥鋪的郎中了。

郎中見有來客夜訪,便問:”閣下深夜造訪有何見教?”康熙忙說:”深夜登門,多有冒昧。只因我得一怪病,渾身發痒,遍體起紅點子。不知是何原因?請了好多名醫,都沒有治好,先生能不能給看一看?”郎中說:”好吧,請你脫去上衣,讓我看一看。”康熙脫去上衣,郎中只看了一眼便說:”閣下不必擔心,你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你平日吃山珍海味太多了,再加上長期吃人參,火气上攻,因此起了紅點子,以致發痒。”康熙問:”此病能根治嗎?”郎中很肯定地說:”不難。只要用些藥就會好的。”說著,便伸手抱起木架子上的一個罐子,鋪開一個包袱,把罐子里的藥全部倒出來,足有七八斤重。

康熙不覺一愣,說:”先生,這么多藥,我一次要吃多少才行?”郎中笑道:”這是大黃,不是讓你吃的。你拿回家去,用這八斤大黃,煮水百斤,放入缸內,等水溫适中,便入缸洗浴,少則三次,多則五次,即可痊愈。”康熙心想:宮中御醫那么多奇方妙藥都不管事,莫非他這不值錢的大黃能治好我的病?郎中見康熙面有疑色,便笑著說:”閣下請放心,我決不會訛你錢財,這藥你先拿去一用,治不好病,我分文不收。”康熙說:”好,若能治好我的病,定有重謝?”康熙回到宮中,按郎中所囑,如法洗浴。果然,他下到浴缸中,就頓時覺得渾身清爽、舒服,妙不可言。連洗三遍之后,竟然全身不痒,再一細看,身上的紅點子一個也沒有了。

康熙十分高興,第四天又微服來到小藥鋪。

郎中一見康熙面帶笑容便知他的病全好了,于是故意說:”閣下今天來莫非是送藥錢的?”康熙說:”正是。先生,你說要多少錢?”郎中哈哈大笑:”見笑了?那天晚上見你半信半疑,我才故意說治不好病分文不收,如今,治好了病,我仍舊是分文不收。我見你气宇非凡,只想跟你交個朋友罷了,請問,閣下尊姓大名?”康熙微微一笑:”學生姓黃,字天星,一介書生。”郎中一听高興地說道:”彼此彼此。我叫趙桂堂,也是一個窮書生。父親立志讓我金榜題名,光宗耀祖,可誰知天不遂人愿,多次名落孫山,如今只好在京城開一個小藥鋪,一面行醫,一面攻讀,希望有朝一日能來個鯉魚跳龍門。”康熙說道:”趙仁兄,常言說,榜上無名,腳下有路。依你高超的醫術,我可以力荐你進宮擔任御醫,豈不是魚躍龍門了嗎?”趙桂堂笑了笑說:”黃仁兄,你錯了。我以為,行醫者應為普天下百姓著想,為他們排懮解難。進皇宮當御醫,盡管享盡榮華富貴,可不能為天下老百姓治病,非我所愿,醫有何益?”康熙一听,不禁蹺起大拇指說:”趙仁兄的德才令我佩服之至。仁兄,請恕我直言,既然你屢考不中,何不安下心在醫道上大展前程?”趙桂堂說:”黃仁兄,我也是這么想呀?只是行醫也非易事,我沒有這么多的本錢,空有凌云之志,也難有大的發展前程。老兄,你若日后發了大財,資助我一把,幫我建一座大藥堂,也算我沒有白給你看一次病。”康熙一听激動地說:”若要建一座大藥堂,叫什么名字好呢?對,就叫同仁堂吧。趙仁兄,你看這個名字怎么樣?”趙桂堂見他當真,便笑著說:”黃仁兄,剛才我是一句玩笑話,你莫當真。再說,建大藥堂需一大筆錢,誰知道你猴年馬月才能發大財呢?這是云彩邊上的事,遠著哩?”康熙說:”眼下不妨試試。”說著從桌子上拿起筆來,順手寫了一張字條,又蓋上印章,然后說:”趙仁兄,明天你到內務府衙門去一趟,那儿有我的一位朋友,說不定能管事哩?”說完,告辭而去。

趙桂堂看著匆匆离去的黃先生,心想:這真是個怪人。

第二天,趙桂堂抱著好奇的心理,拿著字條,找到內務府衙門,遞上字條。不一會儿,就出來一個太監,把趙桂堂領進門內,走過一所院子后,又來到一個大屋子前,太監打開屋門,朝里一指說:”趙先生,這些夠不夠你的藥錢?”趙桂堂伸頭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見滿屋子全是白花花的銀子。他一下子呆在那儿了?這時,只听太監說:”趙先生,万歲爺有旨,你給他看好了病,分文不收,他要送你一座同仁堂,你如愿以償了吧?”趙桂堂這才如夢初醒:原來自己并不介意要跟他交個朋友的黃仁兄,竟是當今皇上,真后悔當初自己的荒唐,怎么一點儿也沒有察覺出來?果然,沒過几天,一座大藥鋪拔地而起,取名”同仁堂”。趙桂堂搬進新居開業典禮之時,怎么也沒想到康熙皇帝竟親自前來祝賀,慌得趙桂堂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

康熙笑著說:”我的趙仁兄,你莫要心慌意亂,你的藥錢我可是還上了,下次再看病,你仍得分文不收呀?”從此之后,北京城便有了一個很有名气的”同仁堂”大藥房。

轉自:新生(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大漢天子”出爐 陳道明迷上東方朔 (4/17/2002)    
  • 康熙与御稻米 (4/6/2002)    
  • 四百年一見 清康熙年間曾造訪地球的彗星再度回訪 (4/6/2002)    
  • 估價一百萬元人民幣康熙大帝印鑒首次在華拍賣 (4/5/2002)    
  • 康熙自選印鑒拍賣價格逾一百萬人民幣 (4/3/2002)    
  • 【紀元專欄】張耀傑:中國文化的根本缺失 (4/3/2002)    
  • “康熙4”悄然開机 張國立成了“文武全才”的皇帝 (3/17/2002)    
  • 宜妃复活草莽間要和康熙帝四度微服私訪 (3/8/2002)    
  • 王建中一邊告劉曉慶 一邊籌拍《英雄之王》 (3/6/2002)    
  • 《橘子紅了》電視劇收視率名列第五 (3/4/2002)    
  • 馬年成為央視新寵 何琳三部戲裡挑大梁 (2/22/2002)    
  • 《橘子紅了》年初一播出 周迅歸亞蕾擔綱主演 (2/7/2002)    
  • 歷史故事:酷愛讀書的康熙皇帝 (2/6/2002)    
  • 康熙祖母孝庄皇太后有一支后裔世居鎮江 (2/5/2002)    
  • 【紀元專欄】劉曉波: 天地人全跪在腳下——看《康熙王朝》隨想 (2/5/2002)    
  • 歷史故事:康熙創造的數學術語 (2/5/2002)    
  • 電視劇康熙帝國 史誤太多 (1/28/2002)    
  • 大陸清史學者:「康熙帝國」 多項錯誤 (1/27/2002)    
  • 文人气質的陳道明:”如果重來,我不會做演員” (1/13/2002)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演完《康熙王朝》,又穿現代裝,隨著電視劇《黑洞》的熱播,陳道明給人的印象是,大有獨霸新春熒屏之勢。
    • 凡人一演上帝王,戲中的權柄也就令其乾坤顛倒,以爲自己真的成了帝王。就像毛澤東的扮演者古月,患上了偉人角色綜合症,分不清銀幕影像和生活真相,陷於角色幻覺中而無力自拔,不分場合地動不動就向群衆揮手致意。
    • 學數學解方程時,人們總會碰到“元”、“次”、“根(解)”。不過,你知道題目中的數學術語“元”、“次”、“根(解)”(當然只是指漢語譯名)是誰創造的?說來你也許不信,是清朝的康熙皇帝。
    • 中央電視台電視連續劇《康熙王朝》放映后,在海內外引起極大轟動效應,人們高度贊美康熙皇帝的祖母——杰出的女政治家孝庄皇太后。在此之前,人們對孝庄皇太后并不太熟悉,認為她是滿族人。然而,江蘇鎮江市歷史學會理事、鎮江市地方志暨年鑒研究會會員李守靜先生近日披露:孝庄皇太后是科爾沁蒙古人,她有一支后裔世世代代居住在江南古城鎮江。
    • 康熙帝嘗言:“讀書一卷,即有一卷之益;讀書一日,即有一日之益。”
    • 從去年年末掀起收視高潮的《康熙王朝》到今年年初的《天下糧倉》,一時間熒屏全是清宮劇的天下,2月12日將在中央電視台八套播出的25集電視劇《橘子紅了》將成為一縷清風,帶著《大明宮詞》的華美和微溫,在這個料峭的寒冬悄然而至
    • 從當年的《紅樓夢》、《西游記》,到而今的《笑傲江湖》、《康熙王朝》歷年來央視的電視劇集起用了很多优秀的知名不知名的演員。由于央視所投入的基本上都是大制作、大手筆,使得很多演員搭上了這班車后星運亨通。新千年曾在《牽手》、《一年又一年》、《大明宮詞》等多部影視劇中有出色表現的何琳受到重用,將一連在央視2002年的几部重頭大戲中挑起大梁。
    • 】《橘子紅了》上周已經播完了,它的收視情況是否也像它的顏色一樣紅呢?据央視提供的全國8個城市收視率的調查數据顯示,《橘子紅了》頭三天的起步收視率為3%左右,在電視劇頻道名列第五,排在《康熙王朝》、《笑傲江湖》、《情深深雨蒙蒙》、《大明宮詞》之后,播出過半后,收視率攀升為5.7%。
    • 】"和劉曉慶打官司的王建中要拍電視劇了,他重金邀請《康熙王朝》的導演陳家林執導他策划的大戲《英雄之王》。"1日下午,北京演藝圈一位知情人透露,王建中一邊与劉曉慶打官司,一邊秘密策划《英雄之王》,目前,該劇各項准備工作已全部就緒,只等陳家林一聲令下,就可開机。
    • 康熙微服私訪記》算得上中國電視劇的招牌劇了,在全國各地播出都創下了收視率之最。本以為三部之后,“康熙”就要鳴金收兵了,誰知3月10日,第四部《康熙微服私訪記》又要在上海開拍了。誰都知道拍續集很難,何況“康熙”已“私訪”了三次,如果說第二部、第三部《康》劇都往上登了一個台階,那么這第四部的台階就更高了,其難度可想而知。昨日記者偶遇《康》劇的編劇鄒靜之,逼他透露了康熙”第四次“私訪記”內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