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侃:總統如訪民 艱難中奮力捍衛憲政制度

人氣 902

【大紀元2020年11月21日訊】作為世界上第一強國——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不僅在國內是美國最高行政長官與三軍統帥。具有聯邦政府官員的任免權力。在國際上也是舉足輕重,這個擁有世界第一大軍事,第一大經濟體和最大政治影響力的政府,也是最有實力的金融體系,美國被認為是「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總統無疑是世界上最有權威的總統,美國總統說一句話,不只是伊朗、朝鮮領導人馬上都精神起來,怕被打,世界上很多國家領導人都要掂量掂量。

雖然在全世界可以呼風喚雨,但這個世界上第一大國總統,他在世界領導人中又不是最有權的總統,別說川普,美國任何一個總統都不可能跟毛澤東、斯大林比。毛澤東按照自己喜好弄死八千萬中國人,卻讓活著的八億中國人餓著肚子半夜爬起來激動的歡呼萬歲,萬壽無疆,死了還要給它建個紀念碑。川普甚至也不能跟北韓的金氏家族比,那年川普邀請金三胖在新加坡會面,那個小小年紀的金三胖卻讓全世界媒體大開眼界,金三胖坐在豪華車裡,一群保鏢在車子周圍一溜煙整齊地跑,這種奇葩景象讓全世界媒體大開眼界,見識了金家的權勢,甚至可以說這些人的權勢大於美國總統。

在美國,作為美國總統,川普不僅不是一個最有權的總統,還幾乎落到訪民的地步。

訪民這個中國特色的產物,民主國家很多人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訪民就是老百姓冤屈了去告狀,在中國訪民只能到特定部門去告狀,不能越級告狀,否則,違法。黨政部門都有信訪辦處理這些上訪,法院有個上訪窗口,在這裡告狀,法院只接待,不立案,這是中國特色的法院。在中國大陸,人們看到上訪群體是被各種公權力欺侮、打壓、白眼的。

身為美國總統,雖然沒有遭遇到中國訪民被毒打、關押的待遇,但是也感受到訪民的艱辛,被左媒嘲笑、抹黑,被一些官僚設局陷害,唯一讓他欣慰的是他有無數的支持者。

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這個從商界闖入華盛頓政治沼澤的商人,被媒體嘲弄、封殺的程度可能是在美國歷史上能跟林肯總統相比的一位總統。川普看不上左媒的墮落,嘲笑左媒是(FAKE NEWS)假新聞。為了對抗媒體對他的嘲諷,他幾乎不開新聞發布會,靠推特治國。他每天沒日沒夜的、勤奮的在推特上發布消息,而他在推特上的粉絲有七、八千萬,推特是他的自媒體,民眾和這些世界大的公司可以同時知道美國總統的動態和對事件的觀點。這樣,從某種程度上打破了那些大的媒體通過新聞解讀抹黑他的企圖,也打破了這些大媒體壟斷白宮新聞的歷史。人們看到了自媒體的力量,有的國家黨政幹部也學著翻牆出去在推特上發消息,進行大外宣,有的帳號是替黨和國家領導代言的。

川普比其幾位前任的一個優點是兌現競選承諾,在競選中的承諾幾乎都去兌現,川普在2016年競選時就宣稱要建邊境牆,在當時讓人覺得是笑話,但川普上任後,就開始兌現修邊境牆這樣讓人匪夷所思的承諾,川普與左派為修建邊境牆爭執很長時間,最後他還是吃力地去兌現這個競選承諾。當然,川普修的邊境牆不能跟中國萬里長城相比。提這件事,不只是說川普兌現承諾,還想讓國人們反思一下,現代有一些中國人開始嘲笑中國祖先修建的萬里長城,認為修萬里長城的思維阻礙了人類思想發展。現在看看世界超級大國也在修邊境牆,這並沒有阻礙他們繼續進步的步伐。所以還是別嘲笑自己的民族的祖先和文化。

川普日子一直不好過,上一次2016年大選造謠抹黑他,發布虛假民調打擊他,都不能跟2020年相比。

在大選之初,左媒和那些極左的民調機構聯合,發布虛假民調,一直聲言川普民調沒有左派拜登的民調高。川普有口難辯,只好用一場接一場的競選集會,到後來一天三、四場競選集會,每一場都要花一兩個小時,川普總是精力充沛地面對這些熱情洋溢的選民。當人多的時候,競選集會就在機場舉行,用人山人海的選民來答覆這些左媒的假民調。而社會主義者的拜登集會就沒有什麼人,拜登甚至學委內瑞拉領導人,對著空曠無人的地方揮手,左媒拍下拜登,再配上文字說明或旁白,發表出來說拜登參加什麼集會。

被川普嘲笑為假新聞的這些左媒不是只停留在虛假民調。左媒為了抹黑川普,開始預測拜登勝選後的情形,說川普會站住白宮位置不肯走,把川普描繪成貪戀總統位置,不願交權。

在投票日,當時川普在幾個關鍵州大幅度領先對手拜登,到了晚上,那幾個關鍵州差不多同一時間停止顯示計票,這幾個停止計票的州在次日凌晨開始顯示計票,此時顯示計票數據突然出現非常大的量,而這些選票竟然都是投給拜登的,投票出現反轉,這幾個州都顯示拜登領先川普,這顯然不正常。這期間發生了什麼,除了《大紀元》、《新唐人》等屈指可數的媒體和一些自媒體對這個異常進行報導和分析外,幾乎沒有媒體報導,左媒都裝做一切正常,或者不知到有這回事。

有的人眼尖,看到了問題,在社交平台上貼出這幾個州投票曲線同時出現的詭異變化,提出質疑。立即被社交平台封殺。這不是社交平台公司第一次這麼幹,之前在5月, Twitter公司將總統川普對郵寄選票提出質疑兩條推文下方打上藍色嘆息號標記,並以提醒的方式將推文引向「Get the facts about mail-in ballots」(獲取郵寄選票的相關事實)網頁。強調「與事實不符」。

之後,川普發了條推文,警告騷亂者 「開始打砸,開始射擊(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Twitter把川普這條推文隱藏,並警告稱此推文違反了網站反對「美化暴力」的規定。

川普為了抗衡那些左媒壟斷信息,歪曲事實,用推特來與民眾進行溝通,川普的推特就是他與民眾溝通和講真相的工具,可是現在開始被Twitter公司封殺,或者打上標記,而且越來越嚴重,這些社交平台開始禁止言論自由。這些社交平台是鑽美國制度和法律的空子,進行有選擇的審查。

在11月開始投票之後,Twitter已經將川普十二條推文隱藏,Twitter曾連續給川普的九條推文打上標註,最多時有一天給川普的十三條推文打上標註。Twitter明目張胆干涉總統推舉,卻把這個屎盆走栽贓到川普頭上。

慢慢有人出來指證,在選舉中的違法行為和造假、欺詐等事實,而且不斷揭露出來的造假規模和數量大得驚人,但是左媒就是不報導,社交平台進行刪貼、封號,這種跟中國大陸一樣的恐怖氣氛卻是由左媒和社交平台製造出來的。

人們說,如果沒有左媒和社交平台這樣罔顧事實、掩蓋真相和禁止言論自由,那些進行欺詐、偽造選票的人哪敢這麼大張旗鼓、如此大規模的偽造選票,在一些州已經不是大選,而是大規模做票,嚴重犯罪。選舉欺詐、偽造選票這些事,左媒、社交平台都逃脫不了干係。

真是不把村長當幹部,在中國村長雖然沒有公務員編制,但也是基層最低的一層幹部,村長也不會受這種待見啊,中國基層農村有的村長權力很大。此時川普總統的遭遇也只能讓他走上訪打官司的維權之路。

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有三權分立,有法律和制度保護,政府沒有權力限制人言論自由。今天,這些科技公司社交平台將制定規則、執法、裁判權集於自己一身,把自己扮演成規則制定者和最高裁判者。那些左媒還只是利用自己的大聲喧譁來掩蓋住真實的聲音,但是社交平台就是直接在鉗制言論,這跟中國大陸微信、抖音一樣了。

如果說2016 年選舉被稱為戲劇性的,那2020年大選就是災難性的、是惡搞,在偽造假民調之後,就是偽造選票,選票被它們變成了數字,隨便添加。特別是在那幾個關鍵州更是明目張胆,川普獲得多少選票,它們就將拜登的選票加到超過川普的選票,上不封頂,根本不怕露餡,無所顧忌的公開這麼幹。而此時左媒又異口同聲的說,沒有舞弊,是川普在造謠。

一個美國總統自己正當權利被竊取,去維權,還被左媒異口同聲的說成是騙子、造謠者。中國的訪民此時最理解川普的心情,他們都是自己合法權利被掠奪,維權還被誣陷成鬧事。此時川普是啥心情。訪民最了解。

訪民——這個中國特色的,只有在共產體制下才能出現的現象,今天不幸在美國出現,還開花結果,這是極左派占據美國的結果。

美國社會相對還比較平和,美國人沒有見過那樣的場面,好在川普天生具備中國訪民的心理素質,才能抗住這個壓力。說一個美國的總統要具備中國訪民的心理承受能力,不知道這是褒義,還是貶義。川普幸運,是他沒有生活在中國大陸。北大教授孫東東說訪民有精神病。孫東東這話不只是侮辱,說訪民是精神病才能合理合法的強制灌藥。

2016年川普當選後,一改過去做法,對政府高層職位實行公開招聘,來應聘政府官員的這些人,之前也有別的工作背景。只是腐敗在美國政商圈子中已經流行很多年了,還不只是紮根在華盛頓沼澤中,所以應聘來的人什麼政治傾向都有,就會有相當一部分是持有左派觀念的,當川普的政策觸及他們觀念時,他們會站出來反對。

此時,官員有使絆子,有出來譏諷川普的。11月12日美國國土安全部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稱,2020年的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把一個如此大規模選舉造假說成是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還不是最安全的之一,2020年的大選就是最安全的。這是把美國歷屆總統選舉都給侮辱了。他之所以出來這麼說,就是為了糊弄民眾,去反對川普。反對川普的左媒背後就是一股極左勢力。

當選舉還在進行,而且選民將各州出現大選舞弊的情況告到法院去審理,左媒一邊謊稱這些案子都是不實的,一邊再次發難,宣稱拜登勝選,這是一不做二不休,要把川普逼到絕境。此時,昔日美國的那些盟友,又以媒體宣布拜登勝選為藉口,爭搶著第一時間向拜登祝賀,造成一種拜登已經當選的既成事實,甚至還有催促川普進行政權移交。這是宫鬥劇看多了,學著逼宮。真是「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硬把老虎當病貓,要將鳳凰比烏雞。」此時全世界最強國的總統似乎成了全世界最孤立的人。

與美國的盟國迫不及待的向拜登發表祝賀不同的是,邪惡軸心國卻異常一致的不表態,真不知這是唱的低級紅還是高級黑,也許是這幾個國家都深知這場大選造假內幕,它們太了解這套手法。伊朗總統嘲笑美國這次選舉,朝鮮大罵拜登無恥,中國領導人不表態,外交部拖了幾天沒吭聲,在記者一再追問下才半推半就地向拜登祝賀。

此時,全世界左派聯合起來要打敗「美帝國主義」的民選總統川普。

壞人們知道,謊言重複千遍也不可能成為真理。那為什麼還要這樣每天不厭其煩的大規模地重複報道有關大選的同一類虛假新聞呢,就是要讓人相信;讓心理脆弱者,即使他不相信左媒的報道,心理也被擊垮,他會放棄抗爭,採用沉默,這樣抗爭者會減少,沉默或默認讓做惡者減少很多麻煩;在這個氛圍下,讓最後抗爭者感到孤獨、壓力,打擊他們抗爭的信心。這就是左媒想做的。這些在共產國家常用的手法,在中國大陸的人經歷過的都有印象,文革時雖然電視沒有普及,但電台、各類廣播、報紙千篇一律的報導,甚至半夜都會突然響起高音喇叭的宣傳,就是給人洗腦,讓被打倒者絕望。還記得1999年那個夏天,開始迫害法輪功,全中國大陸所有媒體一起造謠,全都是一個聲音,在電台、電視上二十四小時滾動播放,沒有一個角落能躲過、沒有一個時間段能避開,這個揭批的聲音,商場裡,在路上,在單位、甚至在家到處都是聲嘶力竭地揭批。

川普舉目望去,除了零星的幾個媒體還在做客觀報導,幾乎全是抹黑他的那些左媒。好在川普並不孤單,雖然有大量反對者,但川普也有廣大的支持者,遍布美國各階層,各族異,各行業。這眾多支持者,讓川普的對手,那些自稱代表人民,代表最廣大人民利益的左派羨慕不已,嫉妒不行,也恨得咬牙,怕得要死。此時川普的支持者也從選民變成訪民。一個變成訪民的總統帶著成千上萬變成訪民的支持者在美國各地上演走司法程序,到法院遞控告狀,不是為了喊冤,而是狀告那些別有用心,偽造選票,踐踏憲法,剝奪民眾權利,竊取政權的罪惡,川普和民眾要把美國的制度保住。

川普走上漫漫上訪路。川普此時的壓力是時間,因為在一些州狀告大選舞弊,要在法庭上取得勝利是要經過很多關卡,不僅要專業律師,也要花錢,還要花費時日來進行訴訟,而這些案件的庭審、取證過程,還會面臨各種干擾。而這些都影響到明年一月總統就職。別有用心的人就想製造這樣的麻煩,造成權力真空,製造混亂。

好在美國的建國先賢給美國留下一個穩固的制度,民眾可以表達自己的訴求。那樣,人們也許可能看到另外一幕,數以百萬計的民眾上街遊行,抗議大選中違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此時已經不是黨派之爭,是合法民眾與違法破壞選舉的左派勢力的對立。如果一百萬還不行,那就兩百萬人,……如果真有上千萬人上街抗議,那不僅是美國歷史上的壯舉,也是人類歷史上的狀舉,民眾的信念能衝破疫情,衝破邪惡的破壞,一定會在人類歷史上留下壯觀的景象。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媒體公司操縱競選 以失敗告終
美議員:媒體製造選舉虛假敘事 誤導民眾
【名家專欄】文化馬克思主義侵蝕普通法系
王友群:趙安吉之死與中共有關係?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