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美批港府嚴酷 華為禁令韓企出手

人氣 2794

【大紀元2020年09月10日訊】川普(特朗普)週一(7日)主動談到了美中脫鉤,「我們會讓美國進入世界的製造業超級強權,我們會一勞永逸地終結對中依賴。不管是脫鉤,還是要像我們已經在做的那樣施加巨額關稅,我們都將終結對中國(中共)的依賴。」

美國正在切斷華為的芯片供應源,韓國兩家廠商三星、SK海力士決定,在9月15日美國禁令生效後,停止向華為供應芯片。

澳洲僅剩的兩名駐華記者上週遭警察約談並被禁止出境,二人躲進澳洲使館尋求庇護,後在外交官的斡旋下才得以安全脫身。

1. 蓬佩奧批港府嚴酷 川普再提與中共脫鉤

縱觀中共這些年在不同時間節點上所做的事情,猛然發現,中共的總加速師握緊方向盤,與中南海的幕僚們一路飆向自絕。現在,美國總統川普恐決意脫鉤,後面的事情,也許就是如何掌握節奏,拋棄並嚴厲打擊中共。

香港是美抗擊中共的一個環節,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上週日(6日)香港大抓捕的抨擊,他用了「嚴酷」(draconian)這個詞。

週二(9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香港穩定要靠民主和自由,而不是採用壓制言論、推遲選舉等嚴酷手段。圖為2020年4月22日,華盛頓DC,蓬佩奧出席新聞發布會並演講。(NICHOLAS KAMM/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民眾上週日(6日)在九龍區發起遊行,要求重啟立法會選舉,有近300人遭香港警方逮捕。蓬佩奧週二(8日)發推文表示,民主、對基本自由的尊重,及人民對政府的問責制,才是通往香港穩定的最佳道路,而不是「限制言論自由、延遲選舉及限制行動等嚴酷的作為」。

港人9月6日遊行,訴求反對香港國安法、要求恢復舉行立法會選舉。最飽受爭議的,是港警當天在旺角壓制一名企圖逃跑的12歲女童,此舉不只引起外界批評執法過當,不少外媒也關注報導。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7月31日以疫情仍然嚴峻為理由,將原訂在本月6日舉辦的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此外,香港警方公布,從去年6月9日到今年9月6日中,警方一共拘捕了1萬零16人,檢舉控告了2210人。

港人遊行遭到大抓捕的第二天,川普週一(7日)在白宮舉行勞動節記者會,主動談到了美中脫鉤問題。他說,「當你提到脫鉤這個字,這是個很有趣的字」,「我們損失了數十億美元,如果我們不和他們(中共)做生意,我們就不會損失那麼多錢。」

「我們會讓美國進入世界的製造業超級強權,我們會一勞永逸地終結對中依賴。不管是脫鉤,還是要像我們已經在做的那樣施加巨額關稅,我們都將終結對中國(中共)的依賴,因為我們不能依賴中國(中共)。」

「我們將在美國製造重要的用品,我們將創建『美國製造』稅收抵免,並將我們的工作帶回美國,並對那些背棄美國在中國和其它國家創造就業機會的公司徵收關稅。」

「我們將禁止外包給中國的公司獲得聯邦合同,並責令中國(中共)對病毒在全球傳播負責。」

週一(9月7日),美國總統川普再次提出美中經濟脫鉤的想法,計劃遏制美國與中國的依賴經濟關係。他表示,無論脫鉤還是加徵高關稅,美國必須擺脫對中國的依賴。 (Photo by MANDEL NGAN / AFP)

不過川普沒有透露落實美中經濟脫鉤的時間表,僅說這會是他連任後施政項目的一環。研究表明,與美國脫鉤將使中國的經濟增長降至3.5%。

早在5月14日,川普接受福克斯採訪,談到中國問題時,川普就說過:「我們可以切斷(和中共的)所有關係。」

川普6月18日也曾通過推特公開表示,「在一系列前提之下,可以完全與中國(中共)脫鉤。」
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6月也表示,如果不允許美國公司在中國經濟中進行公平、平等的競爭,將導致美國和中國經濟脫鉤。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的演講中也提到了美中脫鉤問題。不過他承認,與冷戰時期的對手蘇聯相比,當今中國與包括美國在內的眾多國家更為緊密地嵌合,這構成了巨大的挑戰。

在8月下旬福克斯的採訪中,川普告訴主持人說,不必與中國(中共)做生意,針對脫鉤話題,他說:「如果它們(中共)不正確地對待我們,我肯定會,我肯定會那麼做。」

那麼,走到脫鉤這一步,背後的推手是誰呢?是中共自己。一邊,中共鑽民主國家的空子,巧取豪奪,還掩蓋中共病毒,禍害全世界,逼著人家不僅要脫鉤,還要圍毆它。

另一邊,中共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妄念的支配下,偷偷醞釀並做了很多實際上與正常國家脫鉤的事情。

比如,已經啟動多年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表面目標是尋求科技自主、消除對以美國為首的外國科技依賴性,且不說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千人計劃」使用卑劣手段,剽竊各國知識產權等。實際上,一旦成功,中共干涉、操控他國的能力會前所未有的強大。

在美國反擊的過程中,中共並沒有打算改邪歸正,而是努力開啟「內循環」,並鼓勵中國消費者、企業優先選擇國內產品而非進口產品。

就在最近,中共工信部就有打造Github替代品的舉動。目前,Github是全球程序員的首選開源代碼託管平台,由微軟公司負責運營。

Github上的「政治敏感」內容一直是中共當局心頭大患。2013年,中共政府曾經短暫地屏蔽Github,嚴重干擾了國內大量程序員的日常工作,引發了包括李開復在內的多名業界大佬的強烈反彈。壓力之下,中共當局在短短幾天後重新解封Github。

中美脫鉤,目前已經到了各自的議事日程上。脫鉤,不僅是經濟、科技,意識形態才是根本,它始終是中共與西方民主國家不能真正掛鉤的肇因。因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與中共全面脫鉤,指日可待。

2. 美國對華為禁令倒計時 韓國出手重擊

美中科技脫鉤已然啟動,美國正在切斷華為的芯片供應源,韓國兩家廠商三星、SK海力士決定,在9月15日美國禁令生效後,停止向華為供應芯片。

華為緊急囤貨,被曝只夠支撐半年。華為手機產量備受打擊,明年出貨量恐跌七成。

同時,三星電子正部署填補華為市場占有率,預計今年智能手機總出貨量為2.6億部,明年可望達3億部,按年增長15%。

三星電子、SK海力士、台灣聯發科技、美國美光(Micron)等半導體企業,都曾向美國政府請求批准與華為交易,但至今尚未有企業獲批。

三星和SK海力士向華為供應D-RAM和NAND Flash記憶體。華為的採購額分別占三星電子3.2%,及SK海力士11.4%的銷售,金額分別為7.4萬億韓元及3萬億韓元。

企業此前因不確定禁令是否包括海外的半導體廠商而感到混亂,現在普遍做法則是先向美國政府申請批准,然後靜觀其變。

Strategy Analytics預測,今年全球手機總出貨量將為12.6億部,較去年下滑11%,而三星、蘋果、華為則分別以21%、15.3%、15.1%的市占率居前3名;如果華為無法取得更多芯片、其庫存將在明年耗盡,其市占率或將跌至4.3%。

台灣媒體日前就報導,供應鏈消息透露,華為近期已通知業界將下調新一代手機Mate 40出貨量,訂單削減幅度達30%。

綜合外媒9月8日報導,華為近來緊急採購手機芯片、5G射頻、觸控IC等產品,要求日本和台灣的零部件供應商加快交付9月中旬之前已下訂單的零部件。

中央社引述業內人士的消息透露,為了增加囤貨,華為在產品規格、性能等方面對供應商的要求比以往降低了許多。有分析認為,華為搶購的芯片估計只能支撐半年。

華為已經確定,其高端芯片將在9月15日之後斷供,最大的供應商台積電已經公開宣布停供,大陸最大的芯片企業中芯國際可能將被美國制裁。美國對中共實行芯片制裁的原因是,有證據顯示,華為有中共軍方背景,中共利用芯片產品實施監控、竊取商業和個人資料。

最近,華為緊急囤貨芯片卻被曝只夠支撐半年。同時,中共投資千億人民幣的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已經成為爛尾工程。(Carsten Koall/ Getty Images)

目前,大陸的芯片技術只能達到14納米小規模量產,距離國際頂尖公司的5納米製程芯片量產和3納米技術研發,相差至少15年。

《蘋果日報》引述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的分析表示,中國(中共)舉全國之力也未必能製造芯片,而且在這個敏感時期,科技頂尖人才也不敢到大陸,外界會懷疑他會不會做商業間諜,或者盜竊技術。

3. 大疆無人機對美國構成何威脅?

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深圳大疆創新在民用無人機行業獨大,僅美國市場占有率就高達77%。不過,中國製無人機帶來的安全隱患已經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大疆或許成為美國政府進一步關注的對象。

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已經禁止美國政府部門使用或採購中國製造的無人機系統。專家警告,中國無人機公司可能將用戶數據等信息傳送給中共政府,對美國國家安全和民眾隱私構成嚴重威脅。

科羅拉多空中消防精銳中心總監本·米勒(Ben Miller)說:「小型無人機對大家來說價格實惠。我們能用它做一般飛機做的事,但成本要低得多。」

米勒對美國之音說:「因為中國政府的補貼,大疆迅速取得領先地位,產品開發的速度比其它公司快得多。不過,現在趨勢在變化,不是因為美國也開始補貼無人機的開發,而是出於網絡安全因素和聯邦機構的立法行動,我認為門檻會越來越高。」

使用無人機時,需要接網絡,網絡安全可能存在漏洞。米勒說:「在我使用手機來操作無人機的同時,我需要連接政府的網絡,這就是網絡安全問題的根源。」

今年八月,美國國防部批准聯邦政府採購並使用五種美國製造的小型無人機。2020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禁止美國政府部門使用或採購中國製造的無人機系統。

Skydio是美國國防部最近批准的五間美國製無人機公司之一。該公司對未來市占率超過中國公司有信心,強調其對數據安全的保護和民眾隱私的承諾是中國公司望塵莫及的。

維納博是傳統基金會8月發布的《中國製無人機:一項應限制使用的直接威脅》報告作者,他敦促美國政府與國會合作,通過立法制止中國無人機公司未經授權收集和傳送數據,並建議司法部、國土安全部和國防部運用和擴展資助計劃,協助美國製造商與中國對手競爭。

據報導,大疆創新因中共病毒疫情和主要市場的政治壓力上升,已開始大幅度削減其全球銷售和營銷團隊。

4. 澳媒記者撤離中國 外國記者協會怒批北京

澳洲僅剩的兩名駐華記者上週遭警察約談並被禁止出境,二人躲進澳洲使館尋求庇護,後在外交官的斡旋下才得以安全脫身。緊急撤離後他們於9月8日早晨安全抵達悉尼。

澳廣駐北京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與《澳洲金融評論報》駐上海記者邁克·史密斯(Michael Smith)在上週三(9月2日)半夜受到中共國家安全部門官員約談並被告知不能離境,必須留下來接受有關澳籍華裔記者成蕾案件的詢問。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就兩名澳大利亞記者受到北京安保人員騷擾,引起外交對峙,被迫逃離中國的事件向中共政府提出強烈譴責,北京的這種做法在外國記者中造成了恐怖,擔心自己淪為中國人質外交的犧牲品。

該協會在週二(9月8日)發布的一份聲明說,強迫外國駐華記者的所作所為標誌著中國(中共)政府持續不斷的侵害媒體自由的「重大升級」。

聲明還說,中方的這種行為無異於令人震驚的恐嚇,對外國駐華記者的工作構成了威脅。

博圖斯和史密斯離開中國之後,中國沒有任何一個獲得專業認可的澳大利亞新聞記者,這是1970年代以來第一次。今年上半年,中國驅逐了17名外國記者。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這麼多年後,澳大利亞在一段時期裡沒有媒體在中國駐有記者,這非常令人失望。」

澳廣新聞主任加溫·莫里斯(Gaven Morris)表示,該媒體駐北京記者站是其「收集國際新聞工作的一部分,我們會儘快爭取返回那裡工作。」

當事人之一的史密斯回憶說:「半夜12:30,我被前門重重的敲門聲驚醒。」

 

 

七名警察進入了他的住所,把他圍起來,並宣讀了一份聲明,指稱他是國安調查的相關人,但不是調查的直接對象。一位官員用一台大型攝像機給他拍攝了照片,史密斯說:「他們用強光照著我的臉,很恐怖,我非常害怕。」

中方告訴他不能離境。史密斯說:「我們擔心這是一次聯合行動。在我們看來,它看上去是一個政治事件,我們是目前在中國僅存的兩家澳大利亞媒體。」

澳廣記者博圖斯週二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電視節目上說,「這事讓人感到政治性非常、非常強。讓人覺得很像澳大利亞和中國兩國關係上展開了一次外交爭鬥。」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發表聲明說:「這個針對兩名在進行正常報導的記者的事件既令人遺憾,又令人不安。」

澳大利亞今年早些時候呼籲國際社會對最早在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病毒疫情的源頭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北京對此十分憤怒,隨後對澳大利亞實施了多方面的報復措施,致使兩國關係急劇惡化。

5. 拍《花木蘭》謝新疆公安等部門 迪士尼受拷問

迪士尼年度大片《花木蘭》(Mulan)在北美進行流媒體播映後爭議不斷。日前才因女主角劉亦菲曾公開「挺港警」言論,遭港台網友抵制。最近,又有人發現電影片尾感謝名單中,竟出現許多涉及迫害新疆維吾爾族的中共機構,再度引發民主人士的譴責。

總部設在慕尼黑的流亡維吾爾人國際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週一在推特上寫道:「在新版的《花木蘭》中,迪士尼感謝吐魯番公安局,而它參與了東突厥斯坦的拘押營。」

9月7日,現居英國的香港作家吳志麗分享了《花木蘭》片尾感謝名單的截圖,指出該片的拍攝地點,正是大規模迫害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新疆地區。

 

 

感謝名單中不僅包含了新疆的八個政府單位,其中更出現「中國共產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宣傳部」和「吐魯番市公安局」等,實際參與維吾爾族「再教育營」的中共單位。

據信,約有100萬名以維吾爾族為主的少數民族被關押在中共營運的「再教育營」,他們受到虐待、折磨和思想灌輸,以放棄其維吾爾族身分。成千上萬的維吾爾人更被送往中國各地的強迫勞動設施中。

香港民主人士黃之鋒發推文,呼籲大眾抵制《花木蘭》。黃之鋒寫道:「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現在,當你觀看《花木蘭》時,不僅代表您對警察暴行和種族迫害視而不見(由於主演的立場),你還可能參與了大規模維吾爾族監禁。」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內森·魯澤(Nathan Ruser)也在推特上表示:「吐魯番市公安局經營著至少14個非法關押少數民族的拘留設施。」

德國學者阿德里安·岑茨(Adrian Zenz)接受BBC採訪時表示,吐魯番市公安局實質負責管理「再教育營」。他批評迪士尼是「在集中營陰影下牟取暴利的國際公司」。

人權活動人士指控迪士尼這樣做是向北京「磕頭」。

《華盛頓郵報》週二刊登記者兼專欄作家石宇(Issac Stone Fisher)題為「為什麼迪士尼的新版花木蘭是醜聞」的評論文章。作者提到,迪士尼在鳴謝時感謝了新疆地區的四個中共宣傳部門和吐魯番的公安局。文章說,中國有的是美麗的山水可以拍外景,但迪士尼卻選擇了新疆,這樣做是「幫助把一項反人類罪正常化」。

目前,尚不未知迪士尼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會宣傳部、吐魯番市公安局有哪些合作,但是《花木蘭》在全世界的關注下,已經成為迪士尼影業的一大醜聞。

美國7月宣布制裁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前新疆政法委書記朱海侖、新疆公安廳廳長王明山、前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及新疆公安廳,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副書記彭家瑞與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書記孫金龍。遭制裁的人員及機構的在美資產將被凍結,這6人禁止入境美國。

歐洲議會已通過決議要求制裁部分中共官員,歐盟敦促北京允許獨立觀察人士進入新疆調查。在英國外相拉布指控中共在新疆嚴重侵犯人權之後,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分別譴責了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做法。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時事縱橫】日印澳組聯盟 中共導彈打到哪了
【時事縱橫】習近平五個絕不答應 網絡炸鍋
【時事縱橫】總加速師猛踩油門又剎車 哪錯亂?
【時事縱橫】美中記者簽證拉鋸戰 中共談對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