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農民工受困徬徨無依 災民絕望找親人

人氣 2019

【大紀元2021年07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導)河南鄭州大水淹城,渾濁的湍流席捲街道和居民區,將毫無防備的行人和車輛淹沒。對於那些在鄭州打工的農民工來說,穿越城鎮和受洪水影響較小地區的親戚待在一起,或返回自己的家是不可能的。河南災區的人們也在絕望地尋找失聯的親人。

外地民工被困無法回家 擔憂未來生計

路透社7月23日報導,這些農民工洪水困在鄭州城中,在交通嚴重中斷的情況下,他們無法離開和家人團聚。這意味著他們要在斷電斷水的情況下生存數天,還越來越擔心未來是否能恢復工作。

來自山東省的一名40歲胡姓建築工人就是其中一名外地民工。他每天冒險一次到齊腰高的泥水中尋找手機信號。

「我無法回到我的家鄉。我在這裡工作。」他對路透說,當時他坐在一個地勢較高的公園裡。

「有些人有……附近的親戚可以去。對於我們非本地人來說,離開並不容易。我們沒有回家的路,我們在家也沒有工作。」胡姓民工說。

週四,河南省許多道路和橋梁都被土石流掩埋或堵塞。鄭州基本上仍與外界隔絕;鐵路和高速公路繼續關閉,航空運輸也暫停了。

據估計,中國有2.8億農民工離鄉背井,在鄭州等城市尋找更好的工作,每年只在中國黃曆新年期間回家一次。

小生意業主損失慘重

35歲的朱玲豔(Zhu Lingyan,音譯)也是一名農民工,她在鄭州經營的小企業在洪水中受到衝擊。

朱玲豔來自距離鄭州一百多公里的一座城市,她在洪水來襲前在鄭州開了一家麵館,將畢生積蓄20萬人民幣(合31,000美元)投入了這項生意。

「所有電器都壞了。太難了。」她說,努力忍住眼淚。她估計修復損壞需要高達30,000元人民幣。

「我必須留下來。我丈夫在這裡工作,我的孩子在這裡上學。」她說。

倖存者苦等失聯親人消息

目前鄭州街道上積水雖略有下降,但普通車輛仍無法涉水行駛,行人更不能徒步跋涉。工人們和志願者駕駛挖土車、推土機等各種各樣的工程車,幫助被困多天的居民,或運送食物給被困居民。

《紐約時報》報導,在鄭州郊區的城鎮和村莊,居民們談到更多下落不明的人。米河鎮位於鄭州市中心以西35公里的泗水河畔,一名只透露自己姓張的男子說,他仍在尋找自己的父親和另外四名親戚。

「當意識到洪水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張先生表示,他說洪流足有1.5米深,「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那麼大的洪水。」

7月20日,鄭州市京廣隧道在暴雨中5分鐘被淹平,上百輛車瞬間沒頂。目前尚不清楚車內的人是否及時逃離,有些似乎已經失聯。

《紐約時報》報導,其中兩名失聯者是14歲的許玉昆和李浩明,他們是朋友。據許玉昆的姐姐俎盼盼表示,他們與朋友外出玩耍,電動車在隧道入口處被洪水沖走。他們給朋友打電話說明了自己的位置,但此後就再也沒接過電話。

俎盼盼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們的母親一直在隧道附近等待水被抽乾。她自己已經連著兩天沒有睡覺,正在從南方城市廣州趕回鄭州的路上。

「如果(他們)在裡面的話」,她說,「就沒有希望。」

中國河南省近日暴雨成災,洪水侵襲了鄭州、鞏義等多地,短時間內累積雨量已超過1,000毫米。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河南省死亡人數為56人,失蹤5人。但中共官方慣於掩蓋災情、報虛假數據,實際死傷人數更高。

旅居德國的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的洪水很多是人為控制的,不是自然形成的。他還表示,人們很難從中共官方所報導的零碎信息裡看到這次災難的全景。你沒有完整的信息,它只提供很片段的信息,你自己不知道整個形勢,即使老百姓逃也不知道往哪裡逃。

責任編輯:葉紫微 #

相關新聞
洩洪後12小時公布 專家:鄭州洪水是人禍
組圖:河南洪災  鄭州街道滿目瘡痍
河南衛河多處決堤 村民受困 多村鎮告急
青海玉樹發生5.3級地震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Stanley 保溫杯亞馬遜有優惠 限時限色限14oz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