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漫談】白雲無盡送歸人

作者:薛馳
明 陸遠 倣 巨然《谿山無盡圖》卷。(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049
【字號】    
   標籤: tags: , ,

賦得還山吟送沈四山人(高適)
還山吟,天高日暮寒山深,送君還山識君心。
人生老大須恣意,看君解作一生事。
山間偃仰無不至,石泉淙淙若風雨,桂花松子常滿地。
賣藥囊中應有錢,還山服藥又長年。
白雲勸盡杯中物,明月相隨何處眠?
眠時憶問醒時事,夢魂可以相周旋。

送僧歸日本(錢起)
上國隨緣住,來途若夢行。
浮天滄海遠,去世法舟輕。
水月通禪寂,魚龍聽梵聲。
惟憐一燈影,萬里眼中明。

高士隱逸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獨特現象,於政治、文化都有影響。什麼是隱士呢?就是一些有道德、有才幹的人,由於某些原因沒有進入官場,或者做了官後又離去歸隱。《論語》中多處記載孔子與隱士的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隱士中有士人,也有修行者。自《後漢書》起,一些正史有隱士列傳。唐朝隱逸者多有,《舊唐書‧隱逸》云:「所高者獨行」,「所重者逃名」;隱終南山者尤多,所謂「八百祖師鎮終南,十萬羅漢吼秦嶺」。不過,也有人故意隱居終南山求高名以待朝廷徵召,從而有「終南捷徑」一詞流行於世。

有了上述背景,我們就容易理解王維的這首《送別》: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朋友「不得意」要歸隱,王維說你只管去吧我何須再問,你看呀那白雲悠悠無窮無盡。「白雲無盡時」一句,化用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詩意,該詩曰:「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陶弘景(456—536)是道教高人,10歲讀《神仙傳》有養生之志,後辭官隱居茅山長達45年,名重於世,皇帝尊崇。這首陶詩歷代傳誦,王維化用,勉勵朋友。

王維本人亦官亦隱,修持佛法,不屑於假隱士。崔興宗(崔九)早年與裴迪、王維等隱居唱和,後出仕為官,但不久又感厭惡,去官歸隱。崔九歸隱之際,王維寫下《崔九弟欲往南山馬上口號與別》,詩曰:

城隅一分手,幾日還相見。
山中有桂花,莫待花如霰。

此詩含勸勉之意,卻不明說,意味悠長。當時一同為崔九送行的裴迪,其《送崔九》宗旨雖同、意趣卻大異,詩曰:

歸山深淺去,須盡丘壑美。
莫學武陵人,暫遊桃源裡。

裴詩直接明了,倒是個痛快人。這與劉長卿的《送上人》詩異曲同工,劉詩曰:

孤雲將野鶴,豈向人間住?
莫買沃洲山,時人已知處。

上人是對僧人的敬稱。沃洲山在浙江省新昌縣東,相傳為晉代高僧支遁放鶴養馬處,又被道家列為第十二洞天福地。此詩妙趣橫生,頗多調侃。不過,對於領悟真隱之意者,劉長卿是極為敬重的,如《送靈澈》,詩曰:

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
荷笠帶斜陽,青山獨歸遠。

蒼翠的叢林掩映著竹林寺,遠遠地傳來黃昏的鐘鳴聲;靈澈戴著斗笠在夕陽的映照下,正獨自沿著青山走向遠方;而詩人呢,久久佇立,目送友人遠去。此詩情景交融,詩中有畫,也是唐山水詩的名篇。

詩人尊重真隱者,那麼隱居之樂何在呢?從本文篇首所列高適之《賦得還山吟送沈四山人》,可窺一二,該詩大意:

吟首詩送朋友還山,天色高朗傍晚寒山幽深,送你還山對你的內心洞徹了然。
人生老大而歸隱須是任心適意,我看你懂得人生一世怎樣安排。
山中俯仰自如無所不到,石間泉水淙淙恰如風吹雨落,桂花松子常常落滿地。
賣藥後衣袋裡應有很多錢,回到山中服藥又可以延年。
白雲悠悠相勸飲盡杯中酒,明月相伴哪裡還不能成眠?
睡時回憶追問醒來時的事,自己和自己的靈魂反覆交談相互往來。

此詩「落落酣歌,快意無比」,一筆帶過送別事,著力於描寫沈之清貧適志,寄予樂在隱逸之情懷。

清初畫家石濤繪《陶淵明詩意圖冊》,第六幀:遙遙望白雲,懷古一何深。(公有領域)

這種隱逸之樂,中國上古既有,如《詩經》中的《考槃》,此詩被認為是隱逸詩之宗,詩曰: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  架成木屋溪谷旁,高士覺得很寬敞。
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獨眠獨醒又獨語,誓言不忘此歡喜。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  架成木屋在山坳,高士當它安樂窩。
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獨眠獨醒獨自歌,絕不拉人來結夥。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  架成木屋在高原,在此盤桓真悠閒。
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獨眠獨醒獨自宿,從此不須與人言

從《詩經》,中經陶淵明,到唐詩,隱逸之樂一直流淌著,這也是中國文化傳承的一種表現。送人歸隱,在唐人被視為高潔之事

唐文化廣被四海,日人受惠極深,如晚唐陸龜蒙《聞圓載上人挾儒書洎釋典歸日本國,更作一絕》曰:「九流三藏一時傾,萬軸光凌渤澥聲。從此遺編東去後,卻應荒外有諸生。」而唐人與來華日人,頗交好,多送別日人詩,連唐玄宗都寫有《送日本使》:「日下非殊俗,天中嘉會朝。念余懷義遠,矜爾畏途遙。漲海寬秋月,歸帆駛夕飆。因驚彼君子,王化遠昭昭。

而《唐詩三百首》選取的錢起《送僧歸日本》一詩,在唐別離詩中獨樹一幟。送日僧歸國,雖不是送人歸隱,兩者卻有相通之處。

首聯「上國隨緣住,來途若夢行」,本是送別,卻偏從來路寫起,而來去中華都是緣。頷聯「浮天滄海遠,去世法舟輕」,「法舟」扣緊僧人身分,「法舟輕」,喻因佛法高明,那麼入海泛舟、隨緣而往,乘船歸國,將會一帆風順。頸聯「水月通禪寂,魚龍聽梵聲」,委婉表現僧人在月下坐禪、在舟上誦經。尾聯「惟憐一燈影,萬里眼中明」,「一燈」以舟燈喻禪燈,既狀僧人歸途中只有孤燈相伴,又喻佛理,有盞照亮心田的佛燈,航行萬里,眼中都是光明。海途禪機,妙然無間。

此詩化用佛教用語,貼切、自然、生動,說明作者錢起雖是士人,但對佛法亦有理解。佛法在唐代之盛於此可以想見。而有唐一代,佛家盛,道家、儒家也一同盛,乃有歸隱之風行,而送歸詩旨趣之高朗明了,亦是題中之義。@*#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隋末大亂,太宗年雖少,然「豁達類漢高,神武同魏祖」,勸父起兵,拯救天下黎民;且其為「天策上將」,披堅執銳、攻堅克難,乃有大唐。24歲時所寫的《還陝述懷》一詩…
  • 「一代有一代之文學」,唐代的文學就是唐詩。下至販夫走卒,上到天子,皆喜詩,官員們更是一個主要的創作群體。《唐詩三百首》開卷之作,就是開元最後一位名相張九齡的《感遇》。
  • 唐詩極盛,連其中的反詩都無有比肩者(清人編《全唐詩》錄黃巢詩三首)。歷史上,陶淵明以愛菊名,「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菊花也被稱為「花之隱逸者」。但在黃巢眼裡…
  • 俠是中國古代社會的特有產物,貫穿始終。至今海內外華人,「俠」意識、武俠小說、武俠電影仍廣為流行。為什麼呢?中國人講「仁義禮智信」,尤重「義」
  • 駱賓王、李泌分別是初唐、盛唐的兩位神童,人生各有傳奇,但殊途同歸,俱入修煉之門。蓋韻姿天縱之才,或多世事磨練,結緣了願,而於本性覺悟,並留下一篇傳奇,讓世人琢磨人生之真義。
  • 唐詩中,於桃花流傳最廣的一首詩,當屬崔護的《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或以為是個神話。不過,八仙之中的張果老可是正史有錄,如《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鑑》等。《全唐詩》載張果老《題登真洞》詩一首,修成金骨煉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 野草謾隨青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
  • 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川》一掃送別詩中的悲愴之氣和悲苦之態,使詩人高遠的志向、豁達的情趣和曠達的胸懷躍然紙上……
  • 隱居獨修之人,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寂寞」,如果不能克服並去掉它,就無法隱居,也達不到修煉的效果。所以我們來看一看,王維是如何排遣這種「寂寞」之情。當「寂寞」難耐之時,就走出房間,「蒼茫對落暉」。雖然是「人訪蓽門稀」,但作者卻認為自己有松、鶴為鄰(鶴巢松樹遍)。
  • 「借問欲棲珠樹鶴,何年卻向帝城飛。」其中的「(仙)鶴」借指賀知章。言外之意是說,您將來在仙界中自在逍遙,什麼時候能飛回來紅塵探望我們啊?因為宴會有皇帝在場,賀知章又是四朝元老的前輩,所以李白這首詩用詞用典都恰到好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