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中共補中央委員異常 跳過之江新軍

人氣 9998

【大紀元2022年10月15日訊】(新唐人中國禁聞10月14日完整版)北京懸反黨標語,評論認為:民心不滿,狼煙四起;中共遞補中央委員異常,之江新軍被跳過;中共逼企業承擔抗疫費,不給錢就罰款。

四通橋橫幅事件引震動 北京多家客運站停運

中共二十大召開在即,北京風聲鶴唳。10月13日,北三環四通橋上突然出現大型抗議橫幅,旁邊還有喇叭廣播橫幅上的文字內容,事件震動海內外。14日開始,北京多個客運站暫時停運。

據大紀元報導,一名北京至範縣客運車的司機14日表示,從當天開始,客運車出京、進京都不讓通行了。

北京新發地客運站的客服人員也表示,他們13日接到通知,14日開始,所有車輛暫時停運。

還有北京四惠長途客運站、首都機場客運站、趙公口客運站、六里橋客運站等也都對記者表示,大巴車14日起停運,恢復時間目前不知道,要等通知。

但這些停運情況,官方都沒有公開通報。

反習橫幅事件後 北京官方急聘「看橋員」

與此同時,北京當局在各大立交橋緊急部署了「看橋員」。網上流傳的圖片顯示,10月14日,在人行天橋和車行立交橋的橋上、橋下,都有人看橋,而且旁邊還搭著帳篷。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北京各區政府還刊登招聘廣告急聘「看橋員」,分兩班制,每天24小時在橋上站崗,每天工資280至320元人民幣。

網上流傳的招聘廣告截圖顯示,14日上午招聘,只招20人,工作內容是24小時看橋,要求最少要工作15天,當天上崗,管吃住,住帳篷,倆人一崗。

大紀元記者聯繫了發招聘廣告人,對方表示,現在確實在招看橋的人,只招男性,工資一天260元,晚上在橋下的一個小帳篷裡睡覺,24小時不離橋。

非新聞博主李婷玉首次對外發聲

中國民間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的女友李婷玉,日前打破沉默,向外界披露她幾個月前逃離中國的經歷。

李婷玉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說,她在度過了近4年的拘留和緩刑之後,逃亡到了德國。

李婷玉和盧昱宇當年通過網路平台,記錄中國各地民間的抗議和示威活動多年,,並且將這些記錄公布到網絡上。因爲數字大大超出官方統計,而備受海外新聞媒體和研究學者關注。

【禁聞】北京懸反習標語 評:民心不滿 狼煙四起

中共召開二十大前夕,各地風聲鶴唳,北京赫然出現不同的景象。13日北京海淀區四通橋上突然出現兩幅大面抗議橫幅,吸引許多路過民眾觀看。

10月13日,北京海淀四通橋出現抗議布條,大大的白底紅字寫著「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旁邊還有一條小橫幅,「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

隨後濃煙四起,引起路過民眾駐足觀看,路人拍下了布條掛在高架橋上的照片,並上傳網路。北京出現反習行動立刻成為最熱門的國際新聞與網路消息。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太長時間了被壓抑。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強的一個信號,就是說給這個中國的老百姓終於有了那麼一個出氣的一個機會。大家那個憋了好長時間的氣。」

學者認為,這起行動策劃應該不只一人。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所長蘇紫雲:「這要掛那個布條,還掛的挺整齊的,那應該至少要兩到四個人左右,才可以把布條扯直,然後整個掛起來。他在掛布條之後還特別點了狼煙,很清楚就是要藉由這個訊號,來吸引路過群眾的注意。這樣的訊息進而很快速的傳到全世界,這對嚴格以訊息管控的中國來講,我想這個是非常的一個特殊的狀況。」

評論認為,事件發生在滿佈監視器之下的北京,而且就在習近平將在二十大描繪他對中國的願景前夕,顯示這場抗議是對習近平不滿的公開爆發。

蘇紫雲:「這種民主的思想,在中國內地還是有醞釀的,在暗地裡擴散。挑在二十大之前,就是一個最後的一個呼籲,也就是中共那些所謂的黨代表投票,可能他們希望在投票會改變一些結果,雖然說目前看起來不太可能,但是這個氛圍我覺得是很重要的。」

中共當局迅速封鎖消息,刪除網路跟貼,「四通橋、海淀、北三環、北四環、橫幅、勇士」都成了敏感詞。有網友說,他只發了一句「我看到了!」就被封60天。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中共內部現在是整個黨內,沒有誰能夠公開的跳出來跟習近平叫板,這是目前存在這個問題。那麼大家現在等什麼?都在等著習近平犯錯,等著一個突發事件到來,大家一哄,牆倒眾人推,都在等那個牆倒的那一刻的存在。」

掛橫幅的示威者當場被警方帶走。推特隨即傳出他是黑龍江人彭立發,網名「彭載舟」,曾發表電磁學研究文章。網路截圖顯示,他13日淩晨四點發推文宣佈「各位同道中人,我們馬上要行動了,希望你們能多多轉發,謝謝!」

李恆青:「網上一些網友,包括一些公知,現在也在說,這個管用嗎?沒有用,不就又多了一個政治犯,又關到監獄裡去了。誰出頭誰被抓,所以這也是一種心態。但是同時我看也有網友就提出來,說如果在橋下,有10到20個響應者,那這20個響應者就有可能有兩百個追隨者,那可能要有變成兩千個響應和追隨。那這個大家就不再拉橫幅了,那就真的變成一場抗議運動。」

這起「四通橋事件」引起強烈迴響。網友說,知道身分就好了,至少不會被人間蒸發。

李恆青:「不能夠光停留在網上,我覺得我們確實還應該有更多的行動。我們應該問自己,如果我也在中關村,如果我也在四通橋邊上,我是不是敢於站出來,站到彭載舟的後面,跟他一起去捍衛自己的權利。這一點實際上這是決定中國命運的一個大問題,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們不敢,我們還指望誰?」

《經濟學人》雜誌駐上海記者唐·韋恩蘭德(Don Weinland)認為:在大多數地方,這種單人抗議很難成為新聞。但在北京,在對個人言論表達的緊密控制下,這成了足以寫進歷史的一個短篇章節。

【禁聞】中共遞補中央委員異常 之江新軍被跳過

剛剛結束的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遞補三名中央候補委員為中央委員。引發外界關注的是,「之江新軍」成員王永康被跳過,而排名在他後面的王偉中成功遞補。

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審議通過了對四名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的處分,包括傅政華、沈德詠、李佳、張敬華。會議還決定遞補三名中央候補委員為中央委員,他們是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馬國強、雲南省委書記王寧,以及廣東省省長王偉中。

根據中共黨章規定,中央委員出缺,由中央候補委員按換屆時得票率排名依次遞補。排名第一的馬正武和第二的馬偉明已經在十九屆四中全會遞補。接下來依次是馬國強、王寧和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永康。然而這次王永康卻被跳過,排在他後面的王偉中成功遞補。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9歲的王永康曾長期在浙江任職。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王永康是縣級餘姚市委書記,因而也被外界視為習近平嫡系「之江新軍」成員。他後來做到浙江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2016年12月起,王永康任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2019年秦嶺違建別墅案後,王永康轉任黑龍江省委常委、副省長。今年一月被免去副省長職務,任黑龍江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王永康在西安任一把手的時候,經濟成績比較突出。他仕途的轉折點其實就是秦嶺違建別墅事件。

唐靖遠:「這個秦嶺的別墅事件發生的時候,王永康他其實在西安任職只有兩年時間。所以嚴格的說他並沒有直接的責任。但是呢,因為整個這個事件是經歷了習近平六次的批示,都沒有得到最終的解決。那麼至少他就體現出來,就是王永康,他對這個事件他可能是抱著一種比較敷衍塞責的這麼一種態度了。」

而越過王永康遞補成功的王偉中以過度捧習的言論聞名。

2018年5月,當時還是深圳市委書記的王偉中要求官員們「把習近平的講話『刻進骨子裡、融入血液中、落到行動上』」,深圳黨報隨即在一版要聞用大字標題刊登文章。由於這和文革時歌頌毛澤東的口號幾乎一模一樣,當時引發海內外社交媒體熱議。

2019年王偉中又在深圳主要官員的會議上,強調學習和貫徹習近平的講話是「頭等大事和首要政治任務」。今年4月19日他離任深圳時,又用「五個始終感恩」讚頌習近平。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林松:「這個其實可以看出來了,習近平他就是要找一些忠心於他的幹部。現在說那個王永康曾經在秦嶺違建別墅,其實說有問題,全部的中共幹部都是有問題的。但是習近平他看見誰忠心他,他就保護誰。」

此外,和王永康同樣退居二線的馬國強也如常遞補,之前外界認為他遞補的可能性比較小。

因為在2020年武漢爆發中共肺炎初期,馬國強擔任武漢市委書記。當時武漢當局由於隱瞞和防疫不力備受批評,馬國強等四名主要官員被處理。不過之後他們都復出。馬國強今年2月成為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評論認為,是凡為中共背鍋度過危機的官員,未來都會被安撫得到一些好處,馬國強可以歸入這一類。

唐靖遠:「所以我覺得他其實透客觀上透露出來,整個中共官場現在的一種風向標,就是在習近平的主導的這個權力架構之下,你能力的強弱,這個其實是次要的。你的政治的忠誠度,這個才是第一位的。」

上一屆(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有205名正式成員,和171名候補成員。在五年任期內有近10%落馬。

【禁聞】中共逼企業承擔抗疫費 不給錢就罰款

中共的清零政策重挫中國經濟,地方政府財政吃緊。各地不斷出現罰款創收及臨時封城宰客的亂象。民眾揭露,地方當局還逼迫企業承擔各種抗疫費用。

10月14日,浙江湖州市一家酒店老闆陳女士告訴新唐人,酒店有一名外地客人檢測出中共病毒陽性,當地政府把所有員工和客人全部封控在酒店,並派人一天送三次高價餐,賺黑心錢。

浙江湖州市一酒店老闆陳女士:「剛開始人家都配合的,也不能怪酒店。那你說本來關3天,現在變關6天。現在客戶開始鬧,不願意付錢,這筆費用誰付啊?在中國,肯定不只是我一個人遇到這種事,上海也有,其它也有。我只想說,你層層加碼,把風險轉給企業,好像有點不太人道吧?」

陳女士說,政府還以各種理由對酒店進行罰款。

陳女士:「現在政府是強壓企業的,它把防疫管控層層加碼。作為企業單位,只要有陽了,它總能挖出,是你的防控不當,動不動它就罰你錢。我這不是見鬼了。這不是酒店的問題啊!這個問題是人家過來了,我們酒店比較倒楣,接了這人。」

類似的情況在中國各地普遍存在。十一長假期間,雲南西雙版納、湖南張家界、鳳凰古城、海南三亞等地旅遊城市,宣布當地出現疫情而臨時封控,導致大量遊客困在當地的酒店隔離。各地酒店和餐飲業,則坐地起價宰客。遊客批評地方政府「變相圈錢」。

上海市民王先生揭露,地方當局還敲詐勒索當地的工廠企業,強逼他們承擔各種抗疫費。

上海市民王先生:「我到蘇州去,相城區政府的人跟我講,相城區1個月做核酸要1200萬。相城區已經拿不出這筆錢,市裡面給了400萬,缺口還有800萬怎麼辦?要自己想辦法去解決,他們就是像企業攤派。政府就問你借200萬,你不借,好,就查你的帳,說你偷稅漏稅,要罰款1000萬。」

王先生說,是「借」給政府200萬,還是接受1000萬的罰款,企業被迫做出選擇。

王先生:「有的企業說,我實在窮的沒有辦法,我如果逃掉,政府罰款罰不到,就把我企業封了。比如現在我有幾個億的財產,它拍賣只給二三千萬,就給政府搶走了。有的人沒有辦法,就只能接受政府借錢,但政府借錢從來不還的。新的官員來了,新官不理舊帳,反正政府給你借錢就是敲詐勒索。」

中共推行常態化核酸檢測的龐大開支,各地原本是動用老百姓的醫保基金支付。5月份,中共國家醫保局要求各地整改,核酸檢測費用由地方政府承擔。

王先生:「現在很多地方核酸檢測資金有困難,財政沒有錢付,做核酸檢測給你採樣,採了樣他也不化驗,就扔掉了。現在反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家都知道這是在做遊戲,但是因為是政治任務。所以現在人人都在等二十大結束,如果習近平繼續掌權,那核酸要永遠做下去,沒有辦法。」

由於各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又大建方艙醫院,原來捉襟見肘的地方財政更為吃緊。

根據中共的統計數據,今年前6個月31個省份出現財政赤字。前8個月地方財政收入較去年同期衰退6.5%,卻支出增加了6.3%。一些公務員已經發不出工資。

轉自新唐人【中國禁聞】10月14日完整版

責任編輯:夏松

相關新聞
【秦鵬觀察】萬斯稱中共是美最大威脅 北京緊張
【新聞欣視角】世界見證神跡 川普歷劫重生
【菁英論壇】盧沙野背書 國共內戰即將重啟?
【晚間新聞】川普獲共和黨提名 副總統人選出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