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大陸多校爆疫情 家長盼孩子回家

人氣 4054

【大紀元2022年11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在中共清零政策下,人群密集的學校一旦出現疫情,大批學生就會被封控、隔離。河北師範大學半夜敲宿舍門,立刻轉運,學生們措手不及。鄭經技師學院學生家長表示,陰性陽性混住,期待接孩子回家隔離。

河北師大半夜敲門 轉運學生

河北師範大學大一學生小琳(化名)今天(12日)告訴大紀元記者,「10日凌晨2點多,有人敲宿舍門,通知轉運,我們匆忙收拾行李,3點多下樓,點名後等車,大約6點到達鹿泉區隔離點。說是很緊急,半夜轉移,當時人心惶惶的。」

學校轉運學生時,沒告訴學生基本情況。小琳說,「轉運車上有發燒的人,也有沒任何症狀,且核酸24小時陰性的人。我聽說提供被褥、拖鞋、暖壺及洗漱用品等,到了之後才發現,只有一個褥子和夏涼被,也沒有暖氣。」

小琳回顧說,11月5日上午,河北師大告訴學生,核酸檢測有陽性,並封了學生宿舍。該校有民族校區和匯華學院,小琳是本部——河北師大新區的學生。

她說,「在學校的幾天,無人發燒也沒有人有症狀,不知道陽性學生是哪個學院,官方也沒有消息。隔離前兩天,什麼都不告訴我們,只說有異常。至於為什麼隔離我們,到現在我也不清楚。我10日問了兩個輔導員,一個說我是密接,另一個說我核酸異常,她們都很含糊。」

出現疫情後,學校頂不住壓力給學生通報了一下情況。通報說,校內和轉運至校外核酸異常的人,超過500個。

隨後,學生們洗漱、上廁所開始受限制。每個宿舍只能在固定時間打水,上廁所需要宿舍長在群裡接龍排隊,很多學生為此憋好幾個小時。後來才調整說,有特別緊急情況的,上廁所可以不用排隊。

學生不能串宿舍、串樓層,老師組成的志願者團隊配送一日三餐,小琳表示,有不少老師被隔離。

她提供給記者的截圖信息說,「你確實不配陽(不應該陽性),你就應該在家裡呆著,進校做什麼志願者,給學生送什麼飯,上趕著把自己送來這裡(隔離點)。」

(受訪者提供)

5—10日,小琳在本校宿舍隔離,10日被轉運至石家莊法商中等專業學校(鹿泉)隔離。

隔離宿舍很多樓層沒有熱水和電。廁所很髒,到處都是排泄物和嘔吐物,用過的紙和衛生巾在坑旁邊堆滿了。

她說,「隔離宿舍裡住8個人,有人建了群,歷史文化學院的教師在群裡說,隔離在這裡的學生都是陽性。很多人(病得)不輕,聽說有人吐血了都沒醫生治療。」

有網友在微博發帖說,「誰來救救在鹿泉隔離的學生們,沒水沒藥,陰陽混住,沒電沒暖氣!他們還都是孩子……多無助啊! ​」

也有網友痛斥,「 由於學校(河北師範大學)和工作人員的疏忽,我妹妹在11月10日凌晨2:53分核酸陰性狀態下被和一群陽性轉運到鹿泉,並連續兩天持續核酸陰性,但期間被迫和陽性感染者共用水房和廁所,直到11月12日下午17:16分被感染發燒,確診陽性!真的想問一下,日常陽性感染者瞞報疫情需要負法律責任,那現在這種情況,誰又給我們孩子來負這個責任?!!!」

網友覓食呢也說,「#河北師大疫情##鄭州財經技師學院##鄭州財經#都是誰家的寶貝孩子,真不願意想像,怎麼二十多歲就生存都成問題了呢。」

鄭州財經技師學院爆疫情 家長期望孩子回家隔離

上面網友提的鄭州財經技師學院也爆發了疫情。該校兩名學生家長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很期望把孩子接回家隔離。

小霏(化名)的兒子在該學院上學,「鄭州10月10號就有疫情了,我們都不能上班。過了幾天,我兒子學校也開始了,他說有可能是密接,就被封在寢室了,一直就沒有出來過,」她說。

疫情開始後,學校把送飯到宿舍門口,疫情嚴重後,就讓學生穿著防護服下樓去買飯。

11月1日,學校表示,家長可以接孩子,但所在社區必須同意並蓋章。很多家長無法取得社區同意,也有部分家長拿到社區同意接受的函件,但學校又不放人了。

小霏兒子5日開始發燒,同宿舍10個人都發燒了,因查不到檢測結果,也不知道是否陽性。

她說,「孩子最後一次是能查到(核酸結果)是11月4號。從4號到昨天(11日)一直都沒有(公布)結果,昨天下午他又做了一次,我們的公共平台還查不到。學校肯定知道這個結果(陰性、陽性)。」

她告訴記者,老師們現在也發燒了,學校疫情很嚴重。學校稱,發燒的、生過病的不能離校,要觀察七天再說。鄭州疫情很嚴重,很多地方都瞞報了。

「學校洗不了澡,孩子發燒,洗頭都是用涼水。」她說,「我們不想讓孩子在學校。學校現在特別亂,如果是陰性,想讓把孩子接回來在家裡隔離。社區也同意了,貼封條在家隔離7天。」

小強(化名)的兒子是鄭州財經技師學院二年級學生,發燒兩天後就退燒了,現在還咳嗽。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學院現在陰性陽性住一塊兒,兒子宿舍8個人,7個陽性。「我兒子禮拜三(10日)掛電話說,發燒不舒服,學校大部分都是陽性了。」

他說,「學校發現陽性為什麼不拉走隔離、治療呢?在學校吃藥要花錢買。好多家長都在學校門口去接孩子回家隔離,費用自費,學校都不放孩子回家。」

他表示,剛開始學校說放人,好多家長都跑到學校門口等,有些家長在車上等了一天一夜,學校就是不開離校手續,又不放人了。

小強很擔心孩子在學校的生活情況,房間里有厕所,但沒有洗澡的設施。很多孩子喝不上熱水,好在他兒子在疫情前與宿舍同學合買了一個燒水壺,現在還能喝上熱水。

他說,「兒子說能吃飽就行,早飯跟中午飯,9點多到10點才吃上,早飯跟中午飯一起吃,到晚上九點多吃晚飯。」

大紀元記者致電鄭州財經技師學院電話無人接聽。河北師範大學的電話是無法掛通,一直占線狀態。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河南多校爆疫情 官方隱瞞 家長求助
鄭州黃科院大批學生出逃 鄭航近3萬師生呼救
返鄉潮後富士康招工 部分鄉鎮收到指標任務
大陸五名教授同日病亡 全是中共黨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