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三農民工長期討薪無果 一人墜亡

人氣 1259

【大紀元2022年1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夏松、顧曉華採訪報導)12月20日下午,福建寧德市中醫院項目工程進行驗收,三名農民工包工長期討要工程款無果,且投訴無門。不得已登上樓頂,想逼迫院方等相關部門出面溝通,結果發生不幸,其中一人墜樓身亡。

寧德中醫院項目工程驗收 農民工包工墜樓身亡

12月20日下午,寧德市中醫院項目工程進行驗收。三位農民工包工長期追討工程款無果,擔心項目工程驗收後想追回款項更無可能,加之與院方溝通時受到打擊,於是鋌而走險上了樓頂,想逼迫相關方面出門解決問題,卻發生不幸,其中一名農民工包工劉某墜樓身亡。

劉某的朋友同時也是合夥人的李某當時也在事發現場。他23日告訴大紀元記者,劉某墜樓時救護車沒來,遺體已放入冰棺,有花圈。

他說,「我不知道是不是當場死亡,當時我整個人都軟了,後來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他們說人不行了,我整個人腦袋一片空白。他不是真想跳樓,我們只是想要相關的領導出面幫我們處理(拖欠工程款),引起對我們農民工的重視。」

劉某的表哥告訴大紀元,市中醫院蓋新樓,表弟做窗戶、玻璃及鋁合金,並與其他兩個合夥人作為第三手承包人,從二包手裡包下工程。「我表弟當初進貨時,有預付款,拿六十幾萬,後面還有一百多萬沒拿過來。工程做完了,說這不行,那不行,錢全部被二包拿走了。」

他表示,表弟拿出四、五十萬(借的錢和銀行貸款)啟動工程,工程做了一年多,半年多前完工,拖欠工程款的事情也處理半年了。錢給了二包,二包把錢挪用到別的工程上了。醫院還扣了五十幾萬,說是驗收完再給。「我表弟墜樓的那天是工程驗收,不是真想跳樓,當時給院方打電話,銀行在天天催債,沒有錢,你錢下來了,不給我們。」

記者23日再次聯繫劉某的表哥,他已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身體很難受,他說已經和解了,對方賠償166萬,但是工程款還沒有談,他表弟的遺體25日火化。大紀元記者致電寧德市中醫院,電話無法掛通。

二包把截取部分工程款 挪用到其它項目

李某表示,中醫院的項目中標方是中和(音)公司,之後轉給二包王某某。去年7月份,他們與二包簽了承包合同,成為三包。前面做得還順利,到去年底黃曆12月,一項工程款給二包了。

他說,「有一個二十三萬多的工資款,我們上報了工資,但王某某底下有個管工的叫吳某某,他沒做我們的工人工資表,自己私底下弄了一份工資表,把我們的錢給套走了。我們有找到他,他說錢已經挪用到其它地方了,拿不出來了,並承諾過完年以後,錢拿出來給我訂購剩下的材料。」

李某等人同意了二包的提議,並在今年開春時,進了15萬元的玻璃,玻璃的工程全部做完後,他們催二包把錢拿出來訂購內扇。

他說,「因為他(二包)前面拖欠我們的工程款,保證金15萬也沒退。我們一直催他訂購內扇,他偷偷的把內扇的材料,下到另外一個廠家去。我們也不知道。」

二包未通知三包 將後續內扇工程轉給他人

雙方因為內扇材料去向及誰來完成剩下的工程一事發生矛盾。李某打電話給二包負責人王某某,對方絕接電話,也不付錢。

李某說,「(二包)把活兒攬回去做,退場書也沒有,協議也沒有,什麼指令都沒有發,也沒有給我們什麼通知書,我們就到工地找他。他們開始不出面,並說是公共場所,我們妨礙施工。」

今年4、5月,李某等人找二包時,對方說後續的工程不讓他們做了。李某說,「我們前面做的是虧本了,沒錢賺。我們墊那麼多錢在裡面,中途就虧很多,找他們理論,他們裡面的人就不理我,讓我們跟王某某協調,把前面的錢給我們結算掉。」

李某表示,在爭議發生八個月的時間內,所有的部門,包括院方沒有任何作為,「工程款一百萬左右,我們該提供的證據、數據,我們也提供了。院方跟工地施工方,都沒有人為我們真正的調解。」

雙方發生矛盾 三包投訴無門

李某說,「我們找了勞動仲裁、人事局、公安局、刑偵,及經偵部門,市長熱線也打了,還有中醫院的書記也找了,分管主任也找了,都沒處理,到12月20日要驗收了,那天早上我們來找院方,要調解。」

「我跟他客客氣氣地說,只要你寫一份協議給我,錢剩下多少算給我,什麼時候給我。但他們說的話很難聽,和我朋友(死者劉某)就發生了口角。」他說,當時劉某情緒激動地說,因為我們是農民,所有的部門都不幫我們,發生這樣的事情,你是不是又不管我們的生死了?工資沒發,工人逼我們,貸款銀行催我們,你是不是要把我們逼死了才高興。

但是,中醫院方的主任回應,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關院方的事。

李某說,他們當天早上8:30來醫院時,並沒上樓頂,就在樓下,樓下還有中標公司中和(音)的經理。該經理也對他們說,今天要驗收了,交付給院方了,如果你們再不鬧,以後就沒機會了,也找不到人了。

他們聽到中和公司的人都這樣說,心更翻騰起來了,一旦順利驗收,以後不知該找誰了。李某說,「司法部門幫不了我們,那我們只能採取過激一點的手段。但是,還是跟院方通電話,給他(劉某)刺激到了才會這樣子的,不然不會這樣子的。」

當時他們與院方主任通了電話後,心情很激動,就上了樓頂。李某說,「走投無路了,過年了,工人工資要發,銀行催債,外面借的錢人家也催了,求國家市政部門,無人能為我們出面處理這個事情,找到院方調解,就是走個過場一樣,已經一年了。」

消防赤手空拳援救

因為12月20日下午要驗收,院方見他們一直不走,11點多、下午2點多都給他們打了電話,但說話態度很惡劣,劉某被刺激了,下午2點多,他們三人上了樓頂,坐在上面(牆邊)喊。一直到下午,都沒人跟他們溝通。

李某說,「當時我也在坐在上面(牆邊),我也在喊話。我朋友掛在上面,下面懸空。我在那裡喊話,沒注意到他那邊的情況,等我注意到的時候,他已經出去了(護欄外)。我另外一個朋友叫了一聲『幫我拉一下』,我就跑過去了。」

李某跑過去抓住劉某兩隻手臂,護欄(牆)高有一米七,加上避雷線,有一米八高了,「我的身高才一米六九,比我頭頂還高一點點,我手伸出去把他拽回來,做不到了,只能死死的拉住他的手腕,護住他,不讓他往下(掉),萬一脫手了怎麼辦?我就護住他,有3個消防員來了。」

李某說,「我們就一直在上面喊救命,下面領導可能有二、三十個,還有警察、特警也到了現場。領導、特警、公安也發現了這種情況,他們都沒跑上來跟我們協調,也沒有特警上來維護,都沒有。我在上面喊話喊了十幾分鐘了。」

下面的人只是在拍照,領導、公安也是一樣,他說,「沒採取任何的行動,只有消防趕到上面,但消防赤手空拳過來的,安全帶都沒有,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大紀元記者無法獨立核實上述信息的真實性。

上來三個消防員幫助李某一起拉,結果四個人都拉不住了,劉某堅持了很長時間,最後堅持不住了,他的手從大家的手裡一點一點的拖下去。

李某說,「那個心有多痛,我都不知道,整個人都軟了。 我朋友根本爬不上來,一米七高,手上面使不了力氣了,腳上面一直蹬,使不了力氣,他是抓著避雷線,避雷線是一個10厘米粗的鋼筋。他根本使不了力氣往上舉了,掉樓下去了。」◇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陸統計局調查 農民工數量及工資速降持續
吳鉤:請不要用機關食堂「消費」農民工
被中共拋棄的棋子 新書記錄農民工苦難史
【財商天下】消費疲弱經濟差 農民工進城「救火」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