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全民皆陽大結局?中共的荒唐邏輯

人氣 21267

【大紀元2022年1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12月2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宣布不再發布疫情相關信息,改由疾控中心發布。此前,外界普遍質疑衛健委發布數據的真實性。有網友評論說,大概是由國家層面撒謊,實在是撒不下去了,只能由下屬職能部門撒謊。

經過三年的抗疫,各國早已漸進式地開始和病毒共存生活模式。但直到12月7日前,中共仍堅持所謂動態清零。然後中共政策突變,在沒有任何衛生計劃下徹底放鬆清零政策,引發疫情海嘯,導致各界質疑中共此前的清零和當今的「全民皆陽」政策都是荒唐的。

放開是被迫轉向

國際社會上各國的透明數據早就證實,奧密克戎(Omicron)病毒致死率低於流感病毒。今年5月份,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明言,清零戰略不可持續。

譚德塞「清零」不可持續的說法,遭到中共屏蔽,中共新華社官宣仍然是「奧密克戎不是『大號流感』」,需要「動態清零」,「動態」就是不追求絕對零感染,「清零」就是「發現一起、撲滅一起」。

中共防疫主流聲音「抗疫工作領導小組」配合官宣,組長梁萬年在今年4月還堅稱「奧密克戎病毒致死率是流感的七至八倍」,另一名專家吳尊友堅稱,「新冠後遺症可持續數週數月甚至更長時間」。

但12月7號,清零政策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上述說辭也突然消失了,一些地方已傳出政府要求「應陽盡陽」的說法。

旅美學者鄭旭光對大紀元表示,「奧密克戎是動態清零清不動的,再傻也能看明白了,從上海封城、西安封城,搞了這一年應該能看出來根本是走不下去了。按世衛組織說法,已經密集傳播了,理論上不可能防,現實中一定是防不住,那就總會有個拐點。11月份已經大爆發了,按衛建委自己的統計都已經超過了前10個月的總和,所以順勢就躺平了。」

2022年12月21日,北京爆發COVID-19大流行期間,急救人員將一名患者運送到醫院的發熱門診。(Jade Gao/AFP)

對於放棄清零,中共的措辭是「優化抗疫」,這個含混的說法試圖掩蓋「清零」失敗的事實。新華社12月18日說,「因時因勢優化抗疫措施,始終掌握抗疫主動」,對於「抗疫主動」,有分析說,這是為了對外界造成中共不是「被迫放開」。

網友譏諷道:它們確實掌握著抗疫主動性,讓你在家裡陰著就在家裡陰著,讓你陰性清零就讓你陰性清零,裝滿病毒的潘多拉盒子開關自如。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對法新社表示,「(中共)官方媒體還沒有想出一個宏大的敘事,來使這一突如其來的激進變化完全正當化。」

方可成說,中共官員「最終會找到一種方法,把一切都說成是勝利,也許是在感染情況穩定下來之後」。

旅美政經觀察人士王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內部有很多專家就發現清零不可行。但是中共當局把政治放在第一位,所以遲遲轉不過這個彎過來。到了10、11月份清零事實上已經破產了,一方面,政府沒有錢再繼續搞清零,另外一方面大規模疫情已經爆發了,清零不了,這種情況下,中共才被迫實行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徹底180度的大轉彎,它是被現實原因所迫。」

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與國外有序放開不同,中共的放開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有網友說,「12月7號前,只有新冠是病,其它都不是病,12月7號後,其它病都是病,只有新冠不是病。」

鄭旭光認為,「(中共)浪費了2年多的時間,沒有做放開的準備,放開要準備提高ICU床位,要備好各種退燒藥和口服防病毒藥物,一旦陽了,輕症馬上就吃藥,這樣可以防止轉重症,要放開就要做好大家陽性居家隔離的準備。」

「所謂放開,並不是任由大家拚命去感染、去搞集體免疫去。現在中國(中共)是搞了一個它們過去最批評的一種,就是積極的去搞群體免疫,大家都去陽起來,過去3年都可以挺著為了這個動態清零,突然現在好像一點兒陽性都不可怕了,死多少人好像都沒有問題。」

2022年2月22日,重慶一家殯儀館外的靈車。 (Noel Celis/AFP)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院教授、病毒學家金冬雁直言,「北京官方目前的就是希望速戰速決,讓大部分人在這波流行中感染。」

網友評論道,「三年大疫,誰也沒有想到會是以全民皆陽的方式劇終,曾經日夜盼著全國清零,萬萬沒有想到是陰性清零。」

有網友說,「今天終於明白,為什麼叫『動態清零』了!就是從以前的陽性清零,動態變化到現在的陰性清零。以前恨不能消滅每一個陽性,現在恨不能消滅每一個陰性!」

王赫表示,「中共它走向另外一個極端,就是該陽性的都陽性吧。陽性完了之後,該死的都死吧,讓老百姓在這過程中自生自滅,早點脫離這個疫情。因為過去長期的動態清零使中國人免疫力很低,那麼突然一下放開,就會出現大規模的傳染海嘯,就是把老百姓又推向一個深淵裡面去。」

密歇根大學政治系副教授、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高敏(Mary Gallagher)週六(12月24日)發推文說,中共在最糟糕的非常時刻——冬季和中國新年前——選擇重新開放,又沒有制定可行的退出戰略,此舉威脅到老年人和農村人口。老年人和農村人口被認為是對COVID-19病毒最脆弱的群體。

她說:「當政策決定被用於需要秀政治忠誠的表演所支配時,這絕對是可怕的。在習近平說不要停之前,它是100%的兩倍清零。現在它是100%的開放,卻沒有什麼準備。」

「在兩個糟糕的極端政策之間徘徊,所有的後果是可預見的」,這位中國通說,「人民會記住的。」

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大爆發,造成死亡人數爆增。圖為2022年12月22日,在北京,靈車等待進入火葬場。(STF/AFP)

中共慣於指鹿為馬

中共搞群眾運動,習慣於政治挂帥,科學服從於政治的指揮棒。直到11月29日,新華社還例行發文說,「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

1958年,中共發動了席捲全國的麻雀「清零」運動,以中央文件形式,要求七年內基本上消滅老鼠、麻雀、蒼蠅、蚊子這「四害」。一些反對滅麻雀的言論被認為是「右派」言論,是對社會主義制度的攻擊。

最終,圍剿麻雀的「人民戰爭」勝利了,但惡果逐步顯現:1959年春,上海等一些大城市的樹木發生了嚴重的蟲災,有些地方人行道兩側的樹木葉子幾乎全部被害蟲吃光。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過去一直實行嚴厲的計劃生育政策,也是基於一個錯誤估算,直到2014年,中國人口協會會長翟振武還在發表論文,最後結論是如果當時開放二胎政策,一年新生嬰兒數會超過4000萬。實踐證明2016年放開後,第二年的新生嬰兒數只有1700多萬。2022年的新生嬰兒數應該是跌破1000萬。

經過三年的抗疫,各國衛生專家已了解到,病毒不會消失,也很難用傳統隔離的方式進行阻絕。但中共堅持清零,不僅重創中國經濟,拖累全球供應鏈。現在中共政策急轉彎,徹底放鬆清零政策,令病毒在全中國大面積傳播,導致各城市醫院、火葬場不堪重負,大批中國人病倒,進一步衝擊生產和供應鏈。也令還專家擔心,中國人口眾多,免疫力不足,激增的病例為COVID病毒變異提供了肥沃土壤。

美聯社報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斯圖爾特‧坎貝爾‧雷(Stuart Campbell Ray )醫生說:「當我們看到大的感染浪潮時,往往隨之而來的是新的變種的產生。」

《日經亞洲》前中國分社社長中澤克二(Katsuji Nakazawa)警告說,由於中國的COVID病例增長如此之快,樂觀主義者希望中國很快實現群體免疫。但從一次爆發中走出來並不意味著大流行病已經結束;它只意味著一個浪潮已經消退。當中國從這場危機中走出來時,下一個浪潮的形成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最可怕的是,如果有幾億人被感染,那麼病毒變異的機率會很大,然後一個新的變種會走上破壞性道路。」中澤克二說,「很難預測這樣的危機會對中國和全球經濟產生什麼影響。」

王赫表示,「共產黨根本就不把人民放在眼裡,它的相關決策並沒有什麼科學依據,中共高層怎麼想的,然後要科學家圍繞他轉,來為他的決策來進行論證。」

王赫說,「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人就是一定要自救,你要想活命,就必須跟共產黨分離。必須要跟共產黨劃清界限,否則的話你就是共產黨的陪葬品。所以現在這個清零這個事情上,已經把這個問題非常尖銳地擺在了每一個中國人的面前。你要不要活?你要不要自救?」◇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染疫人員多 大陸多地派出所和司法所暫停辦公
病例激增 上海要求居民非必要不外出
中共抗疫在兩極端政策間徘徊 專家:後果可怕
男子駕車在長沙街頭連撞9人 棄車逃跑被抓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北京再現孤勇者 籲推翻中共
【方偉時間】YouTube開禁 油管從此安全了?
【新唐人大視野】8天2度挑釁美軍 中共心理戰?
【舞蹈三劍客】2023神韻巡演:最漫長的一天終極體驗!
【秦鵬觀察】破內需困境 學者提收入倍增計劃
【熱點互動】中共軍艦險撞美艦 美軍如何反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