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廊坊居民稱疫情比報導嚴重得多

人氣 3617

【大紀元2022年03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高邈採訪報導)大陸疫情持續升溫,染疫人數居高不下,儘管廊坊當局日前宣稱已實現社會面清零,但據廊坊民眾透露,實際情況要比報導的嚴重得多。

據中共衛健委23日通報,22日大陸新增本土確診病例2,591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2,346例,總共4,937例。其中河北省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92例,154例在廊坊市,廊坊至此累計報告陽性感染者2,641例。

針對疫情,廊坊當局15日宣布,從即日起對廊坊市全域嚴格實行封控管理,所有社區(村居)均設立卡口,24小時值守,人員只進不出,車輛禁止通行。並嚴格實行居家隔離,社區(村居)所有人員足不出戶,同時開展居家觀察人員健康監測,每日體溫檢測和症狀詢問等。

3月18日晚,河北省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稱,「廊坊、滄州實現陽性病例社會面清零,全省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

廊坊市村民:天天做核酸檢測 拉人隔離

但據廊坊市安次區葛漁城鎮某村志願者葛明(化名)向大紀元表示,現在情況很不樂觀,目前仍「吭吭往外拉人,今天(22日)我們街上就拉走六七個,上一批志愿者也拉走十多個人。就這麼兩天它清得了嗎?數字下降不就隱瞞嗎。」

葛明說,他自12日到18日當志願者期間,從他手底下被拉走的就有二百多個,目前被拉到方艙隔離的就有一千多人。

據葛明介紹,從9日開始天天做核酸檢測,但老百姓看不到結果。「出來的名單上說有你就給你拉走」,而「大隊給的單子上也沒寫次密接、密接,就寫著姓名、地址、電話,也沒有寫是確診還是什麼的。」

葛明17歲的兒子18日也被拉到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隔離。葛明透露,他兒子被拉到方艙之前在家裡多次自測的結果全部都是陰性,兒子是被稀裡糊塗地拉走,他兒子從封控開始就一直居家隔離,期間葛明一直住在親戚家老家的房子裡沒有回過家,「我每天兩次驗核酸都是陰性,我媳婦也是陰性。我都納悶我兒子天天在家怎麼會染上這個,現在弄得我腦袋都嗡嗡的。」

兒子被隔離之後,他們全家人健康碼變成紅色,第二天家裡來了一幫人消殺,東西也被拉走,「我想問一下,為嘛平白無辜的人就給拉走了,還要上家裡消殺,還給所有的這些東西都給拉走。這不成了土匪了嗎?」

他說,「你拿出個結果,讓人家看是陽性,這樣被拉走也痛快。」而且「我兒子說,他到那什麼事都沒有,跟在家一樣,現在在做志願者,也沒症狀,也不發燒,也不咳嗽。」

葛明表示,「上方艙都不如居家隔離,居家隔離碰不到人,那裡一千多號人,一個有病的話不就全傳上了嗎?!還有的學生沒事的也都給扔那去了。你說怎麼弄,找誰說理去。」

因封村一老人無法就醫去世 村民:沒必要全封閉

葛明還表示,他們村從8日開始封村到現在,就十幾號每戶發了四個土豆,兩個西葫蘆,一個洋白菜,過了兩天又給了四五個土豆。就這麼兩回,再沒看到有別的物資。對此,「物資大隊老說等著、等著,所以現在都是自己從外面買,買完之後求志願者送來,問題是物價太高,白菜5塊錢一斤,雞蛋弄到6塊。」

但因大門都被封死了,家家戶戶還被貼了封條,並且巡查車來回轉,還有監控,因此誰也不敢出去。他說,「老百姓都在湊合著過,有鹹菜就吃鹹菜。」更甚的是,北街有個老人有病,因封村去不了醫院,家裡又沒藥了,結果十五六日死在家裡。

葛明表示,「沒必要全封閉,你就告訴他不讓他出去,不需要貼封條。這樣給老百姓帶來一種恐慌。」

患者家屬:長征醫院全體醫護人員的求助信是真的

3月14日,一封署名為「廊坊長征醫院全體醫護人員」的求助信於網上發出後,引發關注。

求助信稱,該醫院3月10日接診一個陽性病例,其家屬亦呈陽性,但兩例陽性病例在醫院四樓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才拉走,結果當天接診的大部分醫護人員3月13日核酸檢測全部陽性。

求助信並說,醫院稱上報了衛健委沒人管,讓自救,但該醫院是心腦血管專科醫院不具備新冠的技術,而醫院裡700多人這樣陰陽混住,陰性的也有被感染的風險。並且,3月14日四樓僅剩的兩名護士和一主任也檢測為陽性,至此四樓的護士全軍覆沒。「求助信」還有7人的簽名以及指印。

(微博圖片)

對此,廊坊長征醫院3月15日發布聲明稱,「廊坊長征醫院7名護士發布的求助信」為涉疫不實信息。並稱,「截至目前為止,院內核酸檢測陽性人員均已全部轉移至定點醫院,院內現有人員核酸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已提供的隔離房間能滿足全院人員轉移隔離需求,對於患者、陪護和醫務人員廊坊市政府均已做了妥善安排。」

不過,據來自永清縣的一名患者家屬王可(化名)向大紀元透露,求助信不是謠言,是真的。

她說:「求助信發出來之後,醫院的領導、院長連夜就找到他們,要求他們錄一個澄清視頻,說這是謠言,然後答應把他們都轉移了,然後他們都錄了。所以,後來網上好多就說是謠言,其實不是謠言,是真的。」

她說,10日長征醫院出現兩例確診者後,他們就把醫院給封了,所有的醫護人員也全部都封控在醫院內了。之後,和那兩名確診陽性接觸的醫生和護士就陸續地有感染的。「因為當時疫情剛開始,廊坊市就特別地亂,陰性的那些病人還是在那兒住,也沒人管。」另因長征醫院是心腦血管醫院,不符合隔離條件,當時醫院裡的醫生、護士還有患者共有七百多人,根本就沒有地方隔離。

「他們也不報導,也不說,大家就知道有兩例陽性確診者去過醫院,然後也沒說有醫生、護士感染,以及醫生護士被感染多少人,直到現在也沒有公布。」7名護士的求助信發出來之後,「我們這些個家屬們才關注這個事,才知道原來長征醫院是這麼一個情況。」王可說。

並且,醫院停診之後,本來每層應該是有一個醫生、一個護士,但是「根本就沒有人了,也不治療了,全部都停診了」。所有陽性的、密接、次密接都集中隔離,所有陰性的醫生、護士第二天就已經是回家隔離了。

她說,她父親剛好此時出院了,但裡面還有好多患者還在治療當中,沒有藥,也沒有醫生,沒有護士,整個醫院處於封控狀態。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長征醫院轉移鬧烏龍

王可還透露,長征醫院轉移鬧了個烏龍。「七名護士求助信發出來之後,領導答應14日給他們轉移。因此,14日去了好幾十輛救護車,裝了三百多人,給他們轉到富士康工廠的員工宿舍,因為富士康工廠全部都放假了。但進去之後發現每個屋裡邊只有四張上下鋪的床,沒有暖氣、沒有水,洗手間都是公共的,根本就不符合隔離條件,而且都是老年人,沒辦法就又給拉回來了。」

「結果原先只有四樓有確診的,這麼一折騰回來之後,九樓也開始陸續出現陽性。」她說,因為當時從九樓往下一層一層地轉移。

廊坊居民:實際情況比報導的要嚴重得多

王可表示,「我們廊坊現在已經亂套了,實際情況比它報導的要嚴重得多。(安次區)葛魚城鎮和(安次區東沽港鎮)德勝口那邊兒最嚴重,葛魚城那邊家家都封,然後志願者去了都感染了。」

她說,「葛漁城是重災區,因為第一例患者就是葛漁城的。那邊根本就沒有志願者了,吃喝都保證不了。但這些個都不讓報導。最近幾天就說什麼造謠、傳謠啊、負法律責任呀,好像已經有人給管控起來了。」

「有一個支援的就說沒見過廊坊這樣的。」她說,早晨6點拉上病人,一直到下午6點,這幫病人還沒有安排好,還不知道去哪個隔離點兒,送哪個隔離點哪個隔離點不要,他們沒對接好,就拉著在救護車上。現在天氣不是很暖和,但也不能開暖風,因為空氣流動感染,讓很多志願者都很無奈。

王可並表示,廊坊地區沒有那麼多的隔離點,人員都轉移不了,而且還有好多老人,但「現在新上來一個領導,下軍令狀說兩天清零,現在廊坊報導說是社會層面已經是清零了,根本不可能。兩天清零,那怎麼可能呢?」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上海封閉管控 居民怨聲載道
【一線採訪】解封又嚴控 深圳當局自相矛盾
【一線採訪】滬周浦醫院改作方艙 護士罷工抗議
【一線採訪】山東臨沂被指拖延瞞報疫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