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印太經濟框架」是中共的深憂

人氣 536

【大紀元2022年04月20日訊】五月,拜登政府可能正式出台「印太經濟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IPEF)」。因為拜登這個月裡將參加有關印太的三大峰會,機會難得。三大峰會分別是5月12日和13日於華盛頓舉行的美國—東盟特別峰會; 5月24日在日本舉行的美日澳印 「四方安全對話」峰會;美韓峰會(這將是時隔29年再次在首爾舉行韓國新總統就任後的首次韓美首腦會談)。而這些會談國家,正好是IPEF的主要談判對像。

和當年奧巴馬政府力推的TPP一樣,IPEF劍指中共。2月17日,美國負責東亞暨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告訴記者,「目前不打算讓中(共)國參與印太經濟框架」,「我們正在與整個地區內的合作夥伴進行初步對話,他們與我們有同樣的願景,希望再次生活在一個自由開放的地區,各國不受脅迫,能夠以不受妨礙的方式自由追求經濟和安全利益」。

IPEF是拜登政府的首個亞太地區總體經濟戰略。印太是世界上最具經濟活力的區域,且區域內部整合正在加速進行;然而,前政府退出TPP後,美國實際上置身印太一體化進程之外了。去年10月,拜登在美國-東盟視頻峰會之際宣布,美國將探索制定印太經濟框架,以深化印太地區的經濟關係,並協調應對全球經濟挑戰的方法。今年2月,白宮公布《美國印太戰略》,IPEF是核心內容之一,不僅使過去偏重於軍事的印太戰略補上了經濟這條腿,而且也為美國參與印太經濟整合提供了一個政策架構。

美國商務部長和美國貿易代表將共同主持領導美國談判團隊。印太經濟框架有四大支柱。美國貿易代表負責公平和有韌性( resilient)的貿易,商務​​部則負責(1)供應鏈彈性;(2)基礎設施、清潔能源和脫碳;(3)稅收和反腐敗。美國政府對公眾的意見徵詢已於4月11日結束。

印太經濟框架的主要談判和諮詢對象,目前有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泰國、印尼等十國。商談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例如,1月21日,岸田文雄就任首相後首次與拜登的視頻會談,雙方建立「經濟版2+2部長級磋商機制」,展示以美日為軸心支持IPEF的意圖;韓國尹錫悅新政府表態積極參與;越南外長阮鴻延強調,美國的倡議中包括許多越南感興趣的新問題,例如加強供應鏈、基礎設施的投資和環境等。

基於美方公布的資訊,IPEF包括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多邊合作框架協定,強調參加的經貿夥伴以建構自由開放印太地區的共同願景為前提進行合作,類似政治性宣言,不具法律約束力。第二部分則是單獨議題談判,各國可自主選擇符合自身經貿利益的議題展開談判,這被稱為「菜單模式」(menu approach);各議題的談判進程不必一致,但美方希望簽訂具有約束力的協議,以保障跨國企業,增加實質貿易投資。

IPEF相當務實。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說「我們不是在做一個傳統的貿易協定,這與《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不同,新框架將不會降低關稅或以其他方式擴大市場准入。」IPEF以國際合作模式進行,不一定要經過國會批准便可生效執行,這就避免了國內政治因素的掣肘。

當然,也正因為IPEF不涉及降低關稅、擴大市場准入,一些評論認為,美國沒拿出牛肉,方案難有吸引力(按照傳統做法,關稅削減、市場開放是「領導大國」給予追隨盟邦的「必要報酬」),IPEF恐怕難竟其功,最後變成虛晃一招而已。而美國國內也有人認為,IPEF無法取代美國之前退出的TPP協議。3月31日的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有兩黨參議員批評IPEF不足以提振出口和對抗中共,拜登缺乏談判新協議和在亞洲制衡中共的雄心。

對於IPEF的影響,中共專家也說「我們保持謹慎樂觀的判斷。」

但是,「IPEF是經濟戰略的起點,但不是終點」,其未來發展有巨大的空間,尤其是在當今國際格局和中國國內形勢發生深刻變動之際。事實上,中共高度關注IPEF,對IPEF的發展是有深憂的。

第一,中共憂懼在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成為「國際孤兒」,經濟走向脫鉤。拜登認為21世紀是個民主與專制對抗的時代。2021年12月9日至10日,拜登政府主辦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其目的在於「在國內更新民主,在國外對抗專制」,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邀出席,中共被排除在外。而IPEF呢,正是建立在「價值觀同盟」之上的。這是對經濟全球化中「中共陷阱」的補救。過去幾十年,經濟全球化走向極端,許多國家把生產鏈集中到了中國,而統治中國的中共恰恰又是一個反民主並有全球野心的政權,這對國際社會構成了巨大的威脅。為此,美國推出IPEF,使中共控制全球三大經濟板塊之一的印太地區的企圖遭到挑戰,並促使世界認清中共,拉開距離。

第二,如果IPEF的數字經濟框架得到普遍認同和順利推行,中共與美國的數字差距會越來越大。IPEF中涉及的數字經濟框架,美國有現成的模板可以套用。CPTPP的前身TPP在簽署時包含了一套嚴格的數字貿易章節,這表明絕大多數國家認同美國關於數字貿易的規則。這對幻想借數字經濟「換道超車」的中共是個沉重打擊。目前,美國擁有主要的數字巨頭,在全球市場攻城掠地;歐盟是重要的數字消費市場;印度是潛在的數字經濟市場和數字資源產生地;而美國在全球數字規則中已掌握了更大的話語權。

第三,IPEF包括協調出口管制,「限制向中(共)國出口『敏感』產品」(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語),中共被「卡脖子」了。從「巴統組織」到「瓦森納協議」,從「技術協同計劃」到「五眼聯盟」,再到如今的IPEF,美國都是要確保技術優勢不流失到中共手上,構築一個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供應鏈架構,確保自身核心技術供應鏈的安全。

還要指出的是,去年6月美國與歐盟建立了新合作平台「美歐貿易和技術委員會」(U.S.-EU Trade & Technology Council,TTC),目標是加強美歐在科技監管、工業發展和雙邊貿易領域的合作,促進美歐內部與之間的創新和投資,加強供應鏈,以幫助西方盟友開發並保護關鍵和新興技術。而這,與IPEF的相關部分非常類似。這樣,印度-太平洋和歐洲-大西洋之間架起橋梁,歐美日和整個西方社會都協調起來了。中共就被孤立了。

因此,無論IPEF進展如何,只要美國哪一天還在推行,中共就擺脫不掉憂懼。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美官員:美國無意讓北京參與印太經濟框架
台爭取參與印太經濟框架 白宮:仍在協調中
拜登「印太戰略」 分清中國≠中共
美貿易代表:美印論壇可助擴大貿易 減少壁壘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