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社媒熱傳《國際歌》第一節 讓北京心難安

人氣 1859

【大紀元2022年04月07日訊】為了達到中共最高層所謂的「社會面清零」的要求,發生疫情的所有地方當局均採取了極為嚴厲的封控措施,就連一直推行精準防控、主張「防控疫情是為了使人心安」的上海,在染疫人數持續攀升的情況下,也被迫改變政策,且改由中南海高層直接指揮清零,上海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停擺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各地頻頻發生民眾吃菜難、看病難、生活陷入困頓等次生災難,甚至有病患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還有人因無法生存下去而跳樓,武漢如此,西安如此,長春如此,上海也是如此,還有很多城市、鄉鎮同樣是如此。

面對當局層層加碼的封控措施,各級政府部門的不作為、亂作為,以及由此造成的諸多民生災難,很多中國人實在是忍無可忍:示威抗議者時有發生,微博微信中吐槽、批評當局亂政、亂象的屢見不鮮,甚至出現了「打倒CCP(中共)」的字樣,這無不在向外界傳遞中共民心已經喪失到何等地步。雖然這些文字、視頻被很快刪除,但一個明顯的事實是,中共刪貼的速度永遠趕不上國人發帖的速度,。

還有4月4日,網傳一段視頻,稱上海萊頓小城、保利葉小區居委會讓居民唱紅歌作秀,甚至列出紅歌名單,結果業主並不配合,在演唱時間,有業主高聲謾罵居委會。隨即有網民稱罵人的視頻是假的,不過其他網民說,無論真假,讓唱紅歌並不合時宜。「怎麼了,唱紅歌才是扯淡,你天天唱能吃飽嗎?」「噪音擾民還法不責眾嘍,換我連居委會帶這幫傻缺一起罵。」

事實上,這兩年多各地發生疫情以來,包括北京多地都出現了要求居民集體唱紅歌的場景。這說明中共當局是相當不自信,隨時隨地都要給老百姓洗腦,害怕民眾的覺醒和反抗。只是自身的悲慘情況,還有多少人真的相信紅歌中說的「共產黨好」呢?更多地是認清中共體制和其自身的邪惡吧。

而近日應該還有一件事讓北京當局心難安,那就是大陸城鎮幾乎人人皆有的微信的視頻中,突然熱傳《國際歌》,反覆播放吟唱的是第一小節:「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有網友稱,他一天內居然刷到了五次,有以前歌手演唱的,有集體合唱的,有個人跟著錄音唱的,而有些視頻無論是點贊還是轉發,都達到幾千乃至上萬個。

照理說,國人大唱《國際歌》不應該讓北京當局心不安,因為在1949年後,中共文藝團體出國演出時,常常是先唱歌頌毛的《東方紅》,最後唱否定君權凌駕於人民之上的《國際歌》。不過,對於兩者間的自相矛盾,即先唱罷毛「是人民大救星」,接著又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中共不知是沒有察覺還是不覺是什麼大問題,幾十年從不覺尷尬。

而許多國人不知道的是,中文版《國際歌》的歌詞只有原法文的一半,且表達也有出入。當年,法國詩人鮑狄埃創作了一首詩, 詩的題目就叫 L』internationale,中文直譯名「英特納雄耐爾」,後譯作《國際歌》。最初,鮑狄埃用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歌曲《馬賽曲》的曲調吟唱這首詩,所以《國際歌》也被視為革命歌曲,在人民進行示威遊行時都會用各種語言演唱。

目前,中文版《國際歌》只有三節歌詞,是照搬蘇聯的結果,而原版作品,卻有六節歌詞。未列入中文版本的第三、四、五節歌詞如下:

(第三節)國家在壓迫,法律在欺騙,賦稅把倒楣人敲榨,富人不承擔任何義務。窮人的權利是句空話,仰人鼻息的苦惱受夠了,平等要講另外的法律,沒有義務就沒有權利。它說,同樣沒有權利也沒有義務。

(第四節)那些礦山和鐵道的大王們,騎在人頭上令人心驚,除了劫掠勞動果實,他們可曾干過別的事情?眾人創造的一切都落進了這些傢伙們堅固的保險箱。人們宣布歸還他們的一切,只希望享有他們所應享。

(第五節)大王們用夢想麻醉我們,對自己人講和平,對暴君要作戰,要在軍隊中間鼓動罷工。朝空中揮舞槍托,把隊伍解散。如果他們,那些吃人野獸,堅持要我們去當兵,他們很快會明白我們的子彈,屬於我們自己的將軍……

顯然,《國際歌》的歌詞表達了人們對平等和自由的渴望,即反對專制,擁護共和制度,保護私有財產,認為人民才應該是任何天下的主人,並應有無尚的權利去選舉自己的政府,去監督自己的政府。

直到 1888 年,《國際歌》才被譜成現在的曲調。俄國十月政變後,《國際歌》曾是蘇聯政府的代國歌,但歌詞為了政治需要,內容已被篡改。反抗專制暴君等內容當然不會被共產黨告訴人民。而蘇共和中共斷章取義採用其第一、第二、第六節,以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但卻不告訴人們應該建設怎樣的國家。無疑,如果與原歌詞對照,共產黨國家裡的一切邪惡的東西正是真正的《國際歌》所反對的。

雖然筆者推斷,微信視頻中演唱或者轉發《國際歌》的很多人未必知曉缺失的三段歌詞,但在中共暴政的壓榨下,忍無可忍的他們選擇借用廣為人知的第一段,來表達自己的心聲,那就是被中共奴役、受苦的中國人,要起來,要為真理、為自身的命運而鬥爭。

這股在民間發起的浪潮,如果擴散的範圍越來越廣,足以讓中共心慌和恐懼,很難說不被封殺,因為此前南方就有一些地方出台了一條「新規定」,凡有打工者參加的集會和活動,一律不准播放和演奏《國際歌》。這無疑表明中共對民眾的覺醒和抗議是非常恐懼的,而在當下疫情中,面對因封控生活難以為繼而在網絡上傳播《國際歌》,以表達對中共的不滿和抗議的國人,北京當局若「封」上加「封」,只會激起更多的怒火。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反對學校封控措施 山東碩士研究生遭開除
孫春蘭喊社會面清零 上海即傳異地隔離3萬人
【一線採訪】上海方艙混亂 搶物資畫面曝光
【一線採訪】上海男子曝隔離點慘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