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比奧:曝光在美公司內部的中共祕密組織

人氣 1864

【大紀元2022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日前發文,警告中共在美國在華企業內部布下棋子,來為共產黨的利益服務,以削弱美國實力。盧比奧提法案,要求公司披露潛伏在內部的共產黨「細胞」。

盧比奧在《華爾街日報》發文說,有超過1.5億美國人投資於股市。大多數人認為這些受到嚴格監管的投資是安全的。不幸的是,郭榮鏗(Dennis Kwok)和山姆‧古德曼(Sam Goodman)在《華日》發表的文章《西方公司中的共產主義細胞?》揭示了一個驚人的風險:中國共產黨(CCP)正在許多美國最知名、備受尊敬的金融公司內部運作。

郭榮鏗是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高級研究員,古德曼是「香港觀察」的政策和倡導部主任及「中國風險研究所」的執行主任。

盧比奧說,中共黨員在中共官方媒體上公開吹噓這一點。幾年前,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的員工吹捧中共支部在該公司中國辦事處的領導能力。麥肯錫是世界上最大的諮詢公司之一,它與美國政府和情報機構密切合作。

盧比奧提法案 要求企業披露中共黨支部

盧比奧警告說,共產主義滲透的風險是普遍存在的,因為在中國運營的上市公司數量驚人——從科技巨頭、先進製造商到製鞋和製藥公司。

「這種滲透構成了真正的威脅。」他說。他還提到了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結論,那就是,中共利用其企業「細胞」來「拉攏和消除潛在的反對中共政策和權威的來源」。

為了應對中共利用其在駐華美企布置的棋子來影響美國公司的決策,盧比奧推出了《禁止中國共產驚悚黨法案》(No Chinese Communist Surprise Parties Act S.3598)。該法案要求公司披露其內部的中共組織的存在,以及這些中共支部是否影響了公司決策。

「我們的公司根本不應該在中國運營,在那裡,一個馬克思主義政權通過拉攏它們(美企)來削弱美國的實力。但至少,我們國家的退休人員和養老金領取者應該得到更多的透明度。」盧比奧說。

盧比奧說如果公司必須披露碳排放的話,那麼,他們當然也應該披露共產黨安插在美國公司裡面的組織。

「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調查發現,2020年8月份195萬上海中共黨員名單洩漏後,揭露出這些共產黨員已經滲透到美國、英國、澳洲等西方國家的多個角落。例如,總部位於紐約的IBM公司在中國的分公司中至少有二十幾個黨支部和808個黨員;3M是N95口罩和其它醫療產品的重要生產商,該公司的五個黨支部內至少有230名中共黨員。

《華盛頓時報》國家安全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tz)表示,雖然洩漏的上海中共黨員數據庫占全部黨員的一小部分,但這是中共政權滲透國際公司的重要依據。

「現在,西方這個自由的世界需要被喚醒,並開始反抗中國共產黨。」格茨說。

匯豐銀行在華公司設立黨支部 美銀行警告風險

英國匯豐銀行已成為第一家允許在中國的投資銀行子公司中設立中共黨支部的外國銀行。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兩名熟悉該決定的人士稱,以匯豐為主要控股股東的中國投資銀行——匯豐前海證券(HSBC Qianhai Securities)最近成立了一個中共黨支部。此舉是在匯豐銀行將其在這家合資企業中的股份從4月份的51%提升到90%之後做出的。

中共的《公司法》要求企業成立黨組織,開展黨的活動,企業應為黨組織開展活動提供必要條件。但這一規定尚未在外國金融集團中廣泛實施。潛伏在企業中的黨組織通常由3名或以上同為中共黨員的員工組成。黨支部具有雙重目的,既是工人工會,又是黨代表被安插在公司高層的手段,有時還擔任董事或管理職務。

匯豐在一份聲明中說,在中國的私營企業員工可以組建黨支部。在建立這樣的組織方面,管理層沒有起作用,不影響企業的方向。

一些人士告訴《金融時報》,美國銀行的高管們特別擔心此舉可能帶來將戰略決策和客戶數據暴露給中共的風險。

郭榮鏗和古德曼在《華日》的文章中說,在企業內部安插黨組織為公司帶來空前風險。普通投資者,無論是養老基金還是個人,都無法辨別這些公司的董事會是根據商業判斷還是按照共產黨的指示做出戰略決策。特別令人擔憂的是中共的強迫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和個人數據的行為。

2020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曾發布意見書,要求統戰部門加強對公司治理的參與。對此,中國歐盟商會發出警告說,加強黨支部的作用將「對商業情緒產生相當大的影響,並可能導致外國公司重新考慮未來甚至目前在中國的投資」。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戲劇性變化 華為在巴黎法庭宣布撤回三大訴訟
分析:大數據在中共野心中處核心地位
川普競選搭擋萬斯:中共是美國的最大威脅
川普機密文件案起訴遭駁 特別檢察官上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