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響氣勢非凡的交響樂 一種中國樂器功不可沒

作者:蔡雅
這段輝煌的交響樂氣勢非凡,振奮人心,其中一種中國樂器功不可沒。(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22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歷史上,樂器和軍隊關聯密切,其中,軍鼓是比較有代表的特色樂器,而中國古代戰爭更要有戰鼓相伴,因此士兵作戰前的「一鼓作氣」尤為重要。今天,當我們聽到軍樂演奏時,也會感到精神振奮,激發出奮發向上的強烈情感。

有一首交響樂氣勢非凡、振奮人心,其中一種中國樂器功不可沒,這就是2018年神韻交響樂樂團巡迴演出曲目、神韻原創交響樂《唐陣》。樂曲由神韻藝術總監D.F.先生創作,淨弦配器,目前該交響樂已經在神韻作品網站發布。現在讓我們跟隨神韻藝術家的專業賞析,一起來聆听這首交響樂(影片賞析點這裡)。

點擊欣賞影片

戰無不勝、氣吞山河的豪邁氣概

今天的軍人生活無疑是要求快速緊張、嚴格有序的,古代又是如何呢?《唐陣》這首樂曲表現了大唐武功赫赫、萬國來朝的時代,唐太宗李世民親臨閱兵的輝煌場景。唐代軍人的風範,在東西方樂器的輝煌的合力演奏下,別有一番韻味。

樂曲一開始,由低音長號奏出一串號角聲,伴隨著低沉有力的定音鼓鼓點和低音提琴的長音,打造一個士兵全神貫注、集中統一的樂調氛圍。

隨後交響樂的其它樂器奏響長音,並迅速讓樂音持續上升、節奏加快,升級漸強之勢。層層鋪墊之下,弦樂很快加入,為引出之後的第一個主旋律而連續5次重複同樣的音樂動機。

緊隨的樂段,木管、銅管、號角、定音鼓、吊鑔等樂器紛紛加入,營造了一個緊張的氣氛,讓人感受到紀律嚴明的軍人風範。

之後弦樂自然而然地推出了樂曲的主旋律,這是一個令人情緒高昂且具有感染力的旋律。在這一旋律中,伴隨著軍鼓助陣,雄壯的銅管、英武的小號,加上弦樂演奏的主旋律元素,緊密的節奏中呈現著氣勢磅礴的場面,讓人彷彿看到勇猛的士兵正在進行緊張的訓練。

之後樂曲小調瞬間調高,預示著一個宏大的場面即將上演。

突然,西方樂器音強變弱,響起了強有力的琵琶聲,這一東方樂器在定音鼓的支持下,以非凡的氣勢加入樂章。隨著琵琶與西方管弦樂的熱烈互動,一個「沙場秋點兵」的場面降臨了。

在《唐陣》中,琵琶並沒有和其它交響樂那樣與二胡一起搭配,共同演奏「婉轉、傾訴衷腸」的韻味,而是在一霎間獨自驚豔登場,發揮特色鮮明的特徵——呈現大軍最高統帥那富有感染力的號召與激勵,引發鏗鏘有力的回應,由打擊樂、豎琴、木管等一起烘托著熱烈的氣氛。

琵琶本身的表現力到底有多強大?在唐代白居易的琵琶詩詞中,一曲琵琶獨奏展現了「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的文藝效果;王翰一首《涼州詞》吟出「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豪爽詩句。可見,琵琶也是催人出征的號角。

而在這曲輝煌的樂段中,你可真實體驗神韻演奏家呈現的「兵臨城下」、一觸即發的熱情。隨後琵琶繼續搭配連綿不絕的主旋律,激起了戰士的滿腔熱血以及保家衛國的豪情壯志,讓聽眾也不由熱血沸騰。

最後,由大鼓、定音鼓、軍鼓、吊鑔和大羅引出《唐陣》整個樂曲的最高潮,樂段重複樂章最初的快速節奏型以及第一個主旋律,還有號角的動機。

這最後的高潮,更加讓人聯想無數士兵手持長矛或盾牌,不斷變換著整齊的隊列、英姿颯爽而壯觀的排練場景,給人留下戰無不勝、氣吞山河的英雄氣概。

人類歷史從來沒有缺乏過戰爭,但國家擁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並不意味著一定會捲入戰爭。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即便在常年無戰事、天下太平的年代,士兵的訓練也不可鬆懈。古今中外,作為軍人,保家衛國始終是其神聖的職責所在。

樂章最後的主旋律情緒激昂,感染力更加強烈,令人感動的同時,聯想自己的日常生活。無論是專注學業,還是馳騁商場或選擇修行之路,就好比軍旅生活,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中只有始終不放鬆,精進如初,方可到達成功的彼岸。

完整影片:https://ept.ms/2018-Tang-Dynasty-Training-Ground
影片賞析:https://www.shenyuncreations.com/zh-TW/video/

歡迎了解更多:
IG:https://www.instagram.com/shenyunworks/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henYunZuoPin
推特:https://twitter.com/sycreations_ch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二胡的旋律喚起了北方草原的廣闊景觀;大提琴獨奏模仿著蒙古喉音唱法。這兩種樂器的融合象徵著蒙古人迎接草原客人的到來。在這個地方,客人們可以觀賞時常用餐具作為道具的盛情舞蹈。活潑的旋律中,清脆的斷奏節拍彷彿蒙古少年手握筷子在輕輕拍打四肢。當節奏轉慢,他們的動作則變得更加伸展,表達了他們與廣闊草原的聯繫。而後,弦樂突發的跳弓好比奔騰的駿馬,與歡快的小號獨奏形成充滿活力的豪放結尾。
  • 神人相通,是中國文化中源遠流長的理念。相傳,在浩瀚的星宇和無垠的時空裡,眾神響應創世主的召喚降臨神州大地,開創五千年輝煌文明。樂曲隨著一聲鑼響開始,天宮的輝煌景象徐徐展開。琵琶和二胡交織的優美旋律,仿如天宮的仙子蓮步款款,翩躚而來。當第二聲大鑼響起,偉大的創世主出現,帶領各界眾神降臨人間。隨後,莊重有力的樂段表現出文武百官朝會時的盛況, 悠揚的絲竹樂音宛若宮廷佳麗在翩翩起舞,銅管和打擊樂則象徵宮廷衛隊的到來。最後,天界的主題旋律再現,昭示著人間天上密不可分的關聯。
  • 此曲一開始使用了善於代表女性高雅輕柔的琵琶,接著由豎琴彈奏出自由快速的八度音,模仿著圓潤柔和音色的古箏,帶我們來到了一個中國古代的庭園:一個滿是花朵的清幽院落。一群優雅的女子們出現在庭園中,手持絲質團扇,扇上繡著花鳥和山水的圖案抑或她們自己寫的書法。清脆的長笛如同庭園中的鳥聲,和風透過弦樂緩緩飄來,加上優柔的琵琶及豎琴的再現,描繪出一幅栩栩如生的中國畫。時間彷彿停留在這秀美的庭院之中。
  • 7月15日,藍調音樂人Vann Durham在華盛頓DC肯尼迪藝術中心歌劇院(The Kennedy Center Opera House),欣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的演出。他由衷地稱讚演出「精彩紛呈」,超越滿分。
  • 在中國的舞蹈、戲曲中,水袖是一種十分常見的道具。顧名思義,「水袖」蘊含著「水」一樣剛柔並濟的力量,在舞台上可收放自如,時而如飛瀑奔流,時而如潺湲溪水。這首曲子彷彿描畫出了舒展水袖翩翩起舞的妙齡女子。二胡與琵琶如水上漂花,精彩地點綴著素雅的旋律,然後樂隊重複奏響主旋律,小提琴緊接著引入一段絢美的樂章,演奏出細緻微妙的韻味。
  • 雜物, 椅子, 臥房, 盆栽, 鞋盒, 信件, 花瓶, 文具, 玻璃罐, 存錢, 肥皂盒, 客廳, 起居室
    「斷捨離」的目標不僅僅是整理出一個乾淨的空間,更是透過選擇和整理物品的過程,同時解脫對這些物品的執著,對自己生命價值觀的審視,進一步釋放自己,減少自己對物品的依賴和幻想,重新找回簡單清爽的生活和人生。
  • 幾分鐘以前還是陰沉沉的天氣,幾分鐘後居然是金碧輝煌的世界,前後這麽巨大的變化,那一瞬間讓我感覺,好像不是待在人間一樣,特別振奮。
  • 每當發起火兒來,自身原有的福氣也被那把火給逐漸燒掉了。所以要想留住福氣,要學著控制自己的脾氣,才能進入福德之門。
  • 冬,沒有春日的蓬勃與明媚,夏日的熱烈與絢爛,而它的清冷和蕭瑟卻予人沉靜、深思的況味。歷盡四季輪回的風霜雨雪,更顯凝重、深沉之美。
  • 這則寓言故事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俄羅斯著名的藝術家弗拉基米爾‧維索斯基(Владимир Высоцкий,1938—1980年)從西藏喇嘛處聽來的,題名就叫「一個小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