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賣5斤芹菜被罰6.6萬談中共末路狂奔

人氣 3746

【大紀元2022年08月31日訊】8月27日,話題「商販賣芹菜收入20元被罰6萬6」登上微博熱搜。大陸民眾直指地方政府窮瘋了。甚至央視都來批評。不過,這裡面的彎彎道道很深。

中共法律:表面冠冕堂皇,「魔鬼在細節中」

去年10月,陝西榆林一家個體戶購進7斤芹菜,被當地市場監管部門提取2斤進行抽樣檢查,5斤賣出。一個月後,市場監管部門稱「這批芹菜檢驗不合格」。而該店家不能提供供貨方許可證明及票據,不能如實說明進貨來源,未履行進貨查驗義務,被處罰6.6萬元。

幾乎沒有人不認為這起行政處罰案件荒唐。店家說:自己也肯定有點錯誤,我也接受(處罰),但是不要一下子把人罰死,你說我得賣多少噸芹菜,才能掙回來那六萬幾。連國務院督察組也質問地方當局:你說這幾十塊錢的一個案值,罰他幾萬塊錢,過罰相當不相當?

但更荒唐的是,如此處罰竟然於法「有據」。店家「涉嫌經營超過食品安全標準限量食品」,按現行《食品安全法》,「不合格」可能是農藥殘留或者重金屬超標,相應的罰則是「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食品添加劑貨值金額不足1萬元的,並處5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款」。

固然,中共《行政處罰法》也規定,「設定和實施行政處罰必須以事實為依據,與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以及社會危害程度相當」。但在現實中,中共採取的卻是所謂「重典治亂」。撥開中共法律冠冕堂皇的外衣,一個個魔鬼猙獰出世。

中共自己也說其搞的是「法制」,不同於西方的「法治」。「法治」是在普世價值的指導下,追求正義(西方有悠久的自然法理念,「惡法非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共的「法制」卻以維護中共既得利益為宗旨,任意立法,「法」對自己可以不適用,對老百姓必須嚴格,由於「法」的彈性很大,「選擇性執法」、「釣魚執法」等就是常態了。

央視引風向:「中央是好的,都是地方惹的禍」

「二十大」召開在即,中共嚴控輿論,但在這節骨眼上,央視也來報道亂象,方式卻是「壞事當好事」處理:國務院督查組接到群眾反映一家個體戶賣5斤芹菜被罰6.6萬,對此展開調查走訪,問責地方政府。由此試圖樹立中央的「青天」形象,潛台詞是「經都是下面唱壞的」。

這種處理方式,反映了中共輿情應對的精緻化,也切合當前政局。如果形勢一片大好,還需要習近平三連任?就是在形勢嚴峻而又不至於崩盤的情形下,才需要習來力挽狂瀾。有節奏、有目的的報道一些亂象,對習當局是有益的。

並且,中共在8月下旬組織國務院第九次大督查,還提前於7月30日發布徵集問題線索的公告;8月17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行政裁量權基準制定和管理工作的意見》,提出「一個堅決、兩個嚴格」(即各級政府及其部門要堅決避免亂罰款,嚴格禁止以罰款進行創收,嚴格禁止以罰款數額進行排名或者作為績效考核的指標)。

這些都在試圖昭示中央的公正嚴明、糾偏治亂。但是,誰都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垮下來」。中共自己也愛說:「表現在下面,根子在上面。」對待老百姓,中央地方本質上都是一樣的,只是表行形式或有不同。這裡舉兩個事例來證明。

第一,打壓上訪。老百姓被損害、被摧殘,要申冤,卻告狀無門。這是老問題了,中央為什麼不解決?快開「二十大」,目前多地訪民在北京遭遣返或被威脅逮捕。中央不是主持正義,而是對地方施壓,「守好自己的門,管好自己的人」。

第二,「中(共)國在控制其14億人口上的花費比在國防上的花費更多」。日媒NikkeiAsia8月29日報道,中共2020年以公共安全支出為名的維穩經費達2100億美元,不但10年內成長逾1倍,且高出同年軍費的7%。而今年來種種作法顯示,官方對社會的控制不減反增。這表明中央對老百姓比對敵人還狠。

地方當局搶劫:中共體制全面腐爛

賣5斤芹菜被罰6.6萬事件並非個案。國務院督查組查閱榆林市市場監管局2021年以來食品類行政處罰台帳發現,針對小微市場主體的五十多起處罰中,罰款超過五萬元的就有二十一起,而這些事件的案值只有幾十或幾百元。

這也並非只發生在榆林,全國各地比比皆是(今年8月,鄭州市交警公布在20天內開出的74萬張《機動車違章停車提示單》)。去年河北霸州67天突擊罰款6,700萬元,全國震驚,市委書記、市長被處分。可為什麼各地不引以為戒,反而群起效尤?

這背後就是體制性因素了。中共的中央地方體制裡,財權上移、事權下移,導致地方財政收支缺口很大,今年尤甚(上半年中國31省份一般公共預算收支差均為負)。中共的地方尤其是縣級財政,又被稱為「吃飯財政」,就是一級政府的財政收入僅夠或不夠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的公務人員的工資、一般性辦公費用等方面的支出。多年來,中央轉移支付,搞「三保」——支持基層政府保基本民生、保工資、保運轉。但是,轉移支付也不夠花怎麼辦?地方政府就大搶劫了。

據陸媒《南方週末》的統計,在公布數據的111個地級市中,2021年有80個城市罰沒收入呈上升態勢,占比超過72%。其中,有15個城市罰沒收入同比增長超過100%。2021年,青島市罰沒收入為43.77億元,位於111個統計城市之首。與2020年相比,青島市罰沒收入增幅為127%。

這也是中共政權流氓性質的體現。按上世紀90年代當過鄉黨委書記的李昌平的說法,「基層權力為了搞錢,無所不用其極,導致社會上的混混跟基層政府學,跟基層政府合作,社會怎麼可能有底線呢!?」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地方財政收支缺口為什麼會很大?這並不是因為民生花錢太多(恰恰相反,財政在民生方面的投入是偏低的),而是因為財政供養的人口太多了(養了太多閒人,官民比到了臨界點),腐敗太猖獗了(2021年官方數字,十八大以來查處408.9萬人,374.2萬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政府太揮霍了(「三公經費」驚人,縣政府大樓的壯觀遠超白宮),投資項目交太多「學費」了。

結語

當前,關於《地方財政,正在瘋狂自救!》之類文章都在熱傳。8月5日,貴州省榕江縣把縣殯儀館20年特許經營權都拍賣了。不過,這類做法效果有限。

既然地方財政收支缺口太大,正常途徑下增收的可能性不大,那可不可以在縮減支出方面想想辦法呢?這是正常人的思維,藉此搞「財政合理化運動」。可對中共來說,絕不會幹。因為這等於壓縮中共及其官員的既得利益。中共常說一句話:「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更難。」什麼意思呢?中共寧可不斷更換旗幟、口號,也絕不放棄權力、利益。現在的中共已經潰爛到無可救藥的地步,讓它割一點肉來救自己的命的靈活性都喪死了,它的矛頭只會指向人民、壓榨人民,它只會搶劫,正事都不會幹了。這是中國人民的悲哀。

但是,中國人民悲哀也可以自救啊!怎麼自救?解體中共。已經有四億多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了,如果更多人匯入這個洪流,中國就會更快新生。還等什麼呢!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遭「釣魚執法」罰2萬 鄂滴滴司機喝農藥身亡
中共去年以反壟斷為由罰款235億 令市場慘澹
陝西夫婦售賣5斤芹菜遭罰6.6萬 引爭議
中國各地罰款創收亂象 民斥:地方政府窮瘋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