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和育兒太貴加劇中國人口危機 衝擊經濟

人氣 9647

【大紀元2022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根據最新的統計數據,中國的結婚率已經降至歷史最低,在全球範圍內,中國的生育率也幾乎最低,原因在於中共清零、打壓私企所帶來的就業不確定性和信心崩潰,再加上中國有全球幾乎最高的生育成本,使得中國人口危機越來越逼近,進而衝擊中國經濟。

中共民政部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只有760萬對新婚夫婦登記結婚,比2020年下降了6.1%,這是當局自1985年開始公開數據以來的最低紀錄。

此外,中國每1,000人中的結婚人數,也下滑到5.4的歷史最低點。中國年輕人也在推遲結婚,2021年結婚的人中,約有一半過30歲。

嚴厲的清零政策導致生育願望低

1980年中共開始實施獨生子女政策,後來發現人口萎縮無法維持經濟增長,於是在2016年結束該政策,鼓勵年輕人結婚和生更多的孩子。但中共漠視民生的治理模式,在實際做法上,恰好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華爾街日報》近日報導,余女士曾經和她的丈夫在廣西經營一家壽司小店,但一撥又一撥的疫情封鎖,使得生意無法再維持下去。31歲的余女士是位獨生女,她曾希望3歲的兒子能有個兄弟姐妹。

但她現在正在尋找兼職,並擱置了再生一個孩子的計劃,余女士說:「生活越來越艱難了。」

浙江寧波今年上半年的出生人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11%,山東德州市的新生兒數量同比下降了9%。在過去兩年中,這兩個城市都經歷了幾波疫情封鎖。

路透社上月報導說,人口學家表示,中共毫不妥協的「清零」政策,嚴格地控制人們的個人生活,在上海等封城期間,人們沒有收入,無法獲得醫療服務,無法獲得食物,當局強行闖入住宅將人們帶到檢疫中心,包括老人和兒童等等,讓人們感到自己失去對個人生活的控制,無意於生育。

今年年初,在西安封城期間,一名懷孕八個月的孕婦因核酸證明超出有效期幾個小時,被醫院拒絕入內而導致流產,引起了眾怒。

今年4月至5月的封鎖期間,「我們是最後一代」的標籤曾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瘋傳。自稱「最後一代」的呼聲,正是中國青年對中共當局的無奈控訴。

這段影片使許多中國年輕人深有同感,在媒體工作30歲的江女士表示,看到上海封城的景象,她不再想生孩子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必須生活在一個政府可能隨時找上門並為所欲為的國家。」

除此之外,一份聯合國中國問題報告說,疫情對生育產生了長期影響,婦女們提到了經濟上的不安全感,擔心COVID疫苗影響胎兒,以及在嚴格封控下懷胎和照顧嬰兒的困難。

「那些可能考慮明年生孩子的夫婦,肯定會推遲計劃」,聯合國人口基金駐中國代表賈斯汀・庫爾森(JustineCoulson)說,「那些確實沒有把握的夫婦,可能要無限期推遲了。」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學者易富賢說:「清零政策如同雪上加霜,加劇了出生率下降的趨勢。」他估計這些清零措施,造成了2020年和2021年結婚數量急劇下降,導致2021年和2022年出生人數減少約100萬。

2021年,自由職業者張女士於與丈夫在北京房價上漲時買了一套公寓,從那時起,北京房價因打擊房地產業下跌,張女士的許多客戶都在裁員並削減了訂單。

「我們正在努力償還我們的抵押貸款」,張女士說,「我們對自己的未來收入,真的沒有足夠的信心,無法考慮生孩子。」

在清零政策下,難以獲得醫療服務也是張女士的一大擔憂,她說:「如果我懷孕了,或者我在封鎖期間分娩,我該怎麼辦?」

清零導致經濟衰退年輕人壓力山大

《華爾街日報》報導,一位居住在中國珠三角31歲的會計師說,自去年以來,他的幾個在房地產行業工作的朋友,要麼失去了工作,要麼被大幅減薪。

他認為自己很幸運,有一份公務員的工作。他現在只想和從事政府工作的女性交朋友,確保未來的婚姻伴侶,也有工作保障。

四年前劉女士從北京一所名牌大學畢業後,在一家科技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她計劃幾年內與男友結婚,並在北京買一套公寓。

今年夏天,她被解僱了,婚姻計劃被擱置,劉女士說:「我無法想像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結婚、組建家庭。」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今年3月,16至24歲的人的失業率為16%,高於一年前的13.6%。

上海一家廣告公司的媒體總監林女士告訴《南華早報》,「我們每天工作16個小時,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在推銷項目。甚至一週我都見不到我丈夫,更不用說生孩子了。」

林說,在私營部門工作時間,似乎只會越來越長,特別是疫情期間經濟損失大的中小企業中。

「我的大多數朋友和同學仍然是單身,生活在一線城市。」30歲出頭深圳的彭女士說,「房貸占據了我們的大部分收入,而且是30年的還款周期,我們每個人還有各類債務,如信用卡和網上消費貸款,我們的生育意願幾乎為零。」

她說,「說實話,老齡化問題離我們太遠了,我們每個月還有那麼多貸款要還,而這其實是最有效的避孕措施。」

滙豐銀行2019年的一項調查顯示,1990年代出生的中國青年的債務與收入比率,已達到驚人的1850%。

中國育兒費用世界最高

今年2月「育媧人口研究」公布的一份調查報告說,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 1062 萬新生人口計算,2021 年中國總和生育率僅為1.15,不僅低於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比嚴重少子老齡化的日本還低不少。

報告說,中國的生育率幾乎是全球最低的,根本原因是中國的生育成本幾乎是全球最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教育,住房等因素。

中國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普遍認為,在中共目前的公共福利條件下,生孩子會帶來極大的經濟負擔,而少生或不生孩子是維持個人生活質量的必要條件。

廣州一家小型私營貿易公司的31歲銷售員張杰告訴《南華早報》,「說實話,我不想談戀愛,不想結婚,也不想生孩子,對於工薪階層來說,在城市裡養育一個孩子,變得越來越難以負擔。」最近他與戀愛四年的女友分手了。

「從我兒子6個月大開始,我每月要花大約8000元,把他送到位於深圳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的一家私人託兒所,」深圳的一名女IT工程師程女士說,她的兒子現在已經4歲了。

「這非常昂貴,儘管我是一名白領,在城市裡有體面的收入,但如果我們有兩個年齡相仿的孩子,就無法負擔得起。」

即使在中國的農村地區,許多人發現以當地的平均收入,也很難養育一個孩子。河南省泌陽縣21歲的於女士說,「在我們縣,幼兒園一年的學費在5000元到1萬之間。」她計劃生不超過兩個孩子。

保姆的月薪也不斷飆升,廣州一家家政職業介紹所負責人說,「在一線城市,有10.4個家庭競爭一個有經驗的保姆。」

「現在每天做家務的費用是5500元/月。如果有一個6歲以下的孩子,需要6000元至7000元……3歲以下的嬰兒,至少需要8000元。」

不僅家政服務對許多中國工薪階層來說遙不可及,而且負擔得起的兒童保育也是如此。

上海社會科學院去年發布的數據顯示,在上海富裕的靜安區,撫養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初中,平均花費80萬元。

新浪教育發布的2017年學校教育成本報告稱,教育支出在學前教育階段平均占家庭年收入的26%,在中小學階段占21%,在大學階段占29%。

人口危機重擊中共稱霸野心

幾十年來,中國一直依靠其龐大的勞動年齡人口,推動經濟增長。現在,隨著中國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地推遲結婚,或拒絕結婚和生孩子,中共政府擔心出現幾十年來最大的經濟放緩。

2021年,中國的生育率為1.16,是世界上最低的生育率之一,低於經合組織認為的穩定人口所需的2.1的比率。

聯合國7月的一份報告預測,中國的14億人口最早可能在明年開始下降,屆時印度將取代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在廉價勞動力使中國成為世界「製造引擎」後,中國的勞動力越來越貴,而且越來越少。中國人口萎縮,意味著中共超越美國變得遙不可及。

澳大利亞洛伊研究所(LowyInstitute)一份報告分析說,因為中國勞動年齡人口萎縮、房地產等因素,增長速度最可能為2%至3%,永遠不會超過美國。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中國結婚人數跌至歷史新低 加劇人口危機之憂
中國人口劇降 中共為「未婚先育」開綠燈惹議
中國年輕人謀生越來越難 加劇人口危機
內蒙古額爾古納市載遊客車輛側翻 釀3死4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