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烏軍:戰爭結束的方式只能是解放克里米亞

人氣 1337

【大紀元2023年01月02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普京末日賭徒的心態展露無遺。在輸掉十萬大軍的籌碼後,又壓上了更大的賭注,使這場本來就是無端的戰爭正在徹底失去理性。

12月29日,俄羅斯發動了自戰爭開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空襲,烏克蘭多個城鎮發生爆炸,民用基礎設施遭到破壞,超過18座住宅樓和10個關鍵基礎設施被摧毀,導致多人死亡。烏克蘭軍方表示,擊落了69枚導彈中的54枚,但仍有15枚導彈造成了損失。

烏克蘭國防部在社交媒體上說,俄羅斯恐怖分子在今年的最後幾天一直保持自全面入侵以來最大規模的導彈攻擊。他們想讓烏克蘭人在黑暗和寒冷中度過新年,但他們無法戰勝烏克蘭人民。

烏克蘭外交部長德米特里·庫萊巴(Dmytro Kuleba)表示,莫斯科在新年前向烏克蘭和平的城市發射導彈的行動,是毫無意義的野蠻行為。

這使烏克蘭戰爭出現和平轉機的可能性變得更加渺茫。俄烏雙方都堅定表示,兩國之間的和平談判不太可能在近期發生。莫斯科希望得到它所聲稱的在2022年9月吞併的烏克蘭的四個地區,而基輔則要求對挑起戰爭的俄羅斯領導人進行審判。

12月29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強調,不承諾進行實質性談判,不承認談判中烏克蘭的獨立地位。拉夫羅夫說,俄羅斯不會接受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和平計劃,包括俄羅斯軍隊從被占領的烏克蘭撤出,支付賠償金,以及面對國際法庭。拉夫羅夫再次質疑基輔政權的合法性,並堅持認為,推動烏克蘭政權更迭仍是其最大目標。他說,澤連斯基呼籲在西方的幫助下將俄羅斯趕出烏克蘭東部和克里米亞,並讓莫斯科賠償損失,這是「幻想」。

然而,拉夫羅夫的豪言壯語卻更像幻想,因為它嚴重脫離了俄羅斯的現實。戰爭研究所(ISW)最新的評估顯示,普京沒有能力在這個時候尋求與北約的軍事對抗,以回應西方對烏克蘭軍事援助升級。俄軍雖然以可怕的代價勉強擋住了烏軍的反攻,但烏克蘭境內的俄軍無法在與北約的嚴重衝突中生存。他們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俄羅斯主動把戰爭升級為與北約發生重大衝突的可能性極低。原因是,即使普京再怎麼努力,俄羅斯也沒有人願意去打仗了。

事實上,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損失如此之大,以至於克里姆林宮的部隊不能再以連或營級戰術小組的形式行動。在最近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巴赫穆特的戰鬥中,已開始被迫使用只有10到15名士兵的班級突擊小組與對手交戰。這與俄羅斯8月在赫爾松的戰鬥中所面臨的情況很相似,當時其部隊從連和營戰術小組退化為班級規模的部隊。

普京試圖利用吞併四個烏克蘭地區恐嚇西方不要向烏克蘭提供武器,這種嘗試顯然已經失敗,原因是烏克蘭軍隊在整個東部地區的大規模反攻中,正在奪回這些土地。普京似乎已經沒有能力阻止將導致他失敗的戰爭走向。

烏克蘭國防部截至12月30日的戰報顯示,俄羅斯已損失大約105,200多人,大約3000輛坦克被摧毀。此外,基輔已經將戰鬥向俄羅斯境內推進,對塞瓦斯托波爾的俄羅斯海軍基地和俄羅斯境內至少兩處空軍基地發動了無人機襲擊。這些攻擊在戰術上造成的破壞可能並不明顯,但卻顯示了重要的戰略意義。也就是對俄羅斯境內合法戰爭目標的攻擊,不會向西方擔心的那樣引起戰爭升級。相反卻暴露了俄羅斯新的弱點,就是其戰爭努力已經嚴重削弱了本土防護能力,連陳舊的蘇製偵察無人機改裝的簡陋的對地攻擊導彈都不能防禦,就更不要說阻擋北約遠程精確武器的打擊了。

12月30日,烏克蘭國防部長雷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就普京新的徵兵計劃向俄羅斯人發出警告。他說,我想對有兵役義務的俄羅斯公民說,你們大約只有一週的時間了。我知道,在1月初,俄羅斯當局將對男性關閉邊界,然後宣布戒嚴,並開始另一波動員。

雷茲尼科夫沒有要求俄羅斯人相信他的話,但他問了一個問題,當你參加一場可能會死亡或終生殘廢的戰爭時,你是否嚴肅地考慮過,到底為什麼而戰?他說,俄羅斯軍方10個月以來一直宣稱一切都在按計劃進行。根據這個計劃,數以萬計的罪犯從監獄被招募到私營軍事公司。6個月以來,這些人一直在攻擊烏克蘭的小鎮巴赫穆特,那裡已經有成千上萬名士兵被殺。

雷茲尼科夫說,俄羅斯聯邦領導人早就意識到,他們對烏克蘭發動戰爭的想法已經變成了他們的災難。那些發動這場血腥屠殺的人,犯下了可怕的戰爭罪行。他們也知道,儘快結束這場戰爭符合俄羅斯的利益。「現在卻告訴你們,在他們到處樹立的敵人面前,團結起來,保衛俄羅斯。」

「俄羅斯當局真正想保護的是自己及其財富和地位,卻欺騙你們說,一旦戰敗,你們將失去一切,並受到審判。」他說,「他們可能還告訴你,有某種B計劃和秘密武器,確保勝利很快到來。但是,他們的整個計劃就是延長戰爭,盡可能多殺人,把局勢推向死路。」

「所有俄羅斯公民都將間接地為所挑起的戰爭付出代價。由於俄羅斯現任領導人的偏執,俄羅斯人將被迫背負對烏克蘭幾代人造成的巨大損失的債務。」雷茲尼科夫說。

烏克蘭國防情報部門負責人表示,由於人力不足,莫斯科決定從2023年1月5日開始新一輪動員。在第一波動員中,至少有30萬人加入了俄羅斯聯邦武裝部隊,其中約15萬人已經被送往烏克蘭戰場。

普京正在準備把更多的人推向烏克蘭的絞肉機。看看之前那些俄羅斯戰鬥能力最強的部隊是如何在烏克蘭戰場被消滅的,就知道,這種「人海戰術」對戰爭的結局不會有什麼改變。

12月29日,美國駐歐洲地面部隊前指揮官本·霍奇斯(Ben Hodges)表示,普京的部隊將在新的一年遭受屈辱的失敗。在俄羅斯從赫爾松和其它被吞併地區撤退後,烏克蘭軍隊將獲得動力並開始其戰爭最後階段進程,奪回自2014年以來失去的所有領土,解放克里米亞。他說,「當我看到烏克蘭人民和士兵的決心,以及烏克蘭迅速改善的後勤狀況,我就認為,除了俄羅斯的失敗以外,沒有其它結果。」原因是烏克蘭部隊已經獲得了一個關鍵優勢,即所有進入克里米亞的通道都在烏克蘭武器系統的打擊範圍之內。

目前,克里米亞半島可能也有相當程度的防禦措施,但它與其它地區的聯繫很容易被切斷。儘管俄羅斯海軍似乎仍然控制著黑海,而且克里米亞通過脆弱的刻赤大橋仍與俄羅斯本土連接,但克里姆林宮要保持其在克里米亞的部隊得到補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1920年俄羅斯南部領土白人運動(也稱南俄政府)部隊在克里米亞的失敗,以及1944年納粹部隊被趕出克里米亞的歷史,可以看到,堅守克里米亞的時間都不長。

烏克蘭反攻部隊所面臨的最大挑戰是穿越進入克里米亞的通道。歷史上錫瓦什(Syvash)地區曾被用於進攻克里米亞,這裏是一座淺淺的潟湖,退潮時部隊可以穿過。1920年的蘇軍、1941年的德軍和1944年的蘇軍都是從該地區發起進攻,導致克里米亞的幾次易手。

烏克蘭的小型海岸巡邏艦艇可以在這些地方迅速建立灘頭陣地,美國提供的HIMARS和155毫米榴彈炮及其它移動武器,都可以掩護烏克蘭部隊迅速越過三英里寬的佩列克普地峽,推進到克里米亞內陸。

重要的是,對許多烏克蘭人來說,收復克里米亞是最終結束與俄羅斯8年軍事衝突的標誌。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烏克蘭人甚至認為,這是唯一可以接受的戰爭勝利的方式。

相比之下,俄羅斯認為2014年對克里米亞的吞併是在糾正冷戰結束時所犯的歷史錯誤。同年舉行的有爭議的公投試圖使此舉合法化,但這次混亂的公投沒有得到國際承認,其結果也無法得到獨立核實。俄羅斯人權理事會洩露的一份報告稱,當時選民投票率只有30%左右。這種缺乏決心和民意基礎的狀況,可能將導致2023年俄羅斯軍隊被趕出克里米亞。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關注《時事軍事-夏洛山》: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6pro4fi585ppZp9ySKkwd0W19f0c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時事軍事】西方是否解開烏克蘭的「手銬」?
【時事軍事】美中程導彈登陸菲島嶼 距台僅百里
【軍事熱點】俄黑海艦隊再折艦 烏遠程打擊升級
【時事軍事】艙口敞開 俄羅斯坦克設計的災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