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核酸產業鏈瓦解 數百萬防疫人員生計無著

人氣 6010

【大紀元2023年01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韻綜合報導)中共放棄3年的防疫清零後,各地不再實施全員核酸檢測,先前獲聘的數百萬防疫人員成了閒置人員,面臨生計無著落的困境。

綜合陸媒1月27日報導,疫情清零政策鬆綁前,定期進行核酸檢測已成為許多人生活的一部分,核酸產業鏈的從業者曾高達數百萬人之多。

根據上海證券分析師去年5月的消息:全國範圍內新增75萬個核酸檢測點,由此新增數百萬核酸檢測員的需求。

2022年12月,中共的清零政策在民怨沸騰下終結。而3年來大發「疫情財」的核酸檢測產業鏈也隨之瓦解。

藥劑師小趙去年5月應聘到北京的一個核酸檢測站採集咽拭子,全員核酸檢測終結後,聘用他的公司,將檢測站點從100個減到7個,他不僅工作減半,工資也減半,每天只能掙200塊。

如今包括小趙在內的「大白」們成了閒置人力,由於他們多是臨時工,沒有固定底薪,只要不工作就沒有收入。

部分「大白」轉行做藥品代購

現在這支龐大的隊伍正在爭先恐後地尋找新工作。其中一部分人利用積累的知識和人脈,轉行做藥品代購。

招聘核酸檢測人員的聊天群,如今變成了售賣新冠抗原試劑盒、連花清瘟以及布洛芬、撲熱息痛的渠道。

12月初,原價60多元一盒的抗原試劑最高被炒到8000多元。但在今年1月,隨著抗原自測盒供應的恢復,單支價格最低已降至5元以下。抗原生意也變得不好做了。

一位在北京開藥店的經營者對搜狐網說,疫情期間藥店經營不善,他開始做核酸檢測的兼職,在政策調整後,他又回到了藥房。他說:許多核酸檢測員到現在都沒找到新工作。

化名楊岩的男子2022年4月之前在生物公司做科研,月薪1萬元左右,因為疫情公司停工了,有熟悉的人聯繫他去做檢測員,最高月入10萬元,如今降至3萬元。他說,如果收入繼續下降,他會回到自己的生物行業繼續做科研。

各地的醫療檢測設施成棘手難題

除了核酸檢測人員面臨困境外,核酸生產和檢測公司以及移動監測等行業,也在一夜之間發生了改變。同時各地堆積如山的醫療檢測設施也成為棘手難題。

深藍財經1月4日稱,大量核酸檢測亭被二手賣出,大批核酸檢測人員失業,曾經暴利的核酸檢測行業也轟然倒塌。

核酸檢測亭有的已成為居民晾晒香腸臘肉的地方。有的則被掛在了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閒魚售賣,價格從幾百元至上萬元不等。

據報,僅去年5月全國至少新增75萬個核酸採樣亭。當初核酸檢測公司以28,000元左右購買,如今開價10,000多出售都乏人問津。

萬餘家核酸檢測機構面臨轉型

同時,許多檢測公司面臨著生存轉型。根據中國衛健委去年4月的數據顯示,中國的核酸檢測機構從2020年3月的2000多家,兩年內翻了6倍,2022年3月底達1.24萬家。

A股上市公司於2022年第三季度的財報顯示,中國總計67家核酸檢測上市公司當季實現營收2,516億元人民幣,淨利潤728億元。

而中國東吳證券去年11月估算,中國僅二級城市的常態化核算檢測,一年就耗費1.7萬億,約是中國GDP的1.3%。

中國安信證券估計,若全面核酸檢測常態化,每月檢測量可達49億至68億多人份,對應的市場獲利空間超122億至171億。但隨著大規模檢測終結,一切歸零。

大批核酸檢測機構也因此陷入財務危機,越來越多的核酸公司開始破產,首家宣布破產的酸檢測公司是北京樸實醫學檢測機構,當初出示核酸檢測假報告,利潤高得驚人,如今已人去樓空。

還有很多檢測公司都面臨著生存轉型問題。有些企業擴充了其它檢測業務,比如說親子鑑定、過敏源檢測等等。但是還有一大部分檢測機構已經放棄自救。

同時,網上還傳出中國多地的大白防疫人員失業或拿不到薪資,紛紛上街抗議的畫面。

1月上旬,四川重慶的一家快篩試劑藥廠還爆發萬人欠薪事件,並引發大規模流血衝突。杭州艾康生物技術公司1月6日也傳出萬人討薪事件。

中國勞工通訊研究員周先生告訴美國之音,類似事件凸顯中國終結清零政策後,部分核酸檢測等防疫相關產業恐陷入財務困境。

他說:「檢測相關的需求會越來越低,除了抗原的需求會受影響外,像那些建方艙的工程或者有一些防疫相關的工人,他們的工資支付也是問題。」

他分析,中國經濟面臨下行的壓力,國際經濟也出現衰退,恐重創中國的其它製造業、物流產業。因此,各產業為了維持一定的利潤率,勢必壓縮工資,未來類似的勞資衝突恐持續在中國出現。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零跑汽車一季度淨虧損10億 五年合虧141億
中國多家頭部財險公司一季度淨利下滑
三退聲明精選(2024/05/17)
擔任東京影展評審團主席 梁朝偉感言熱愛日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