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新版「上山下鄉」 暗藏兩大棘手問題

人氣 3114

【大紀元2023年01月04日訊】大家看到,在經濟極度疲弱的情況下,中共今年的目標,就是要豁出命拼經濟了。這幾年,割了幾圈「韭菜」下來,城鎮已經榨不出多少油水了,所以,到農村「薅羊毛」就成了中共新的增長點。

那麼,在艱難民生下,農民工最大的困境是什麼?習近平提出的上山下鄉新模式,又是怎麼回事兒呢?聽說有部分學生已經去了農村,又是什麼舉措吸引了他們主動下鄉的呢?

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中共拉動內需找農村

最近,中共國務院剛印發了《擴大內需戰略規劃綱要(2022~2035年)》,其中就提到,要推動農村居民消費升級,包括汽車、家電、傢私、家裝等方面。還說要在農村引入城市消費新業態新模式,滿足縣鄉居民個性化、多元化以及中高端消費需求。

有文章說,當局「擴大內需」離不開農村,這是暢通內循環的關鍵。

我們看到,面對目前中國經濟的頹勢,中共當局確定今年的目標,就是豁出去了也要拼經濟,搞內循環,刺激消費。可大家也都清楚,3年的清零封控和當前大撒把似的舉國全陽,讓失業率加劇,居民收入下降,中國經濟被折騰得一塌糊塗,民眾對未來的預期短期內很難改變,內需層面沒有什麼新的增長點,甚至能守住都很難。

那麼,中共就得想辦法開闢新的消費增長點,可這個新的消費群體從哪來呢?於是,我們看到,這次,中共把「割韭菜」的重點又瞄準了農村市場,想要在農民身上再刮點油水,但是,農民的現狀如何呢?

網上看到,一位來自河南農民工家庭的陳先生講述了他父親正在遭遇的困境。他說他的父親正在浙江舟山打工,從事修築城市廢水管道的工作。

陳先生說,自己父親在2022年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欠薪。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老闆一直不給發工資,說是沒錢。

還不止是農民工被欠薪,在過去一年,我們已經看到太多的慘狀:鄭州外賣小哥集體露宿橋洞;深圳打工男子,在「強化管控」的欄杆外哭喊「自己不能不掙錢」;還有, 美團外賣箱裡正在熟睡的小男孩兒⋯⋯這一個個例子,傳達出的強烈信息,相信大家也都能體會到,就是活在當下的中國,真的是太不容易,而農民工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那麼,有著這樣遭遇的農民工,能有心思消費嗎?

日漸衰老的農村

隨著疫情撲向農村,我們再來看看,留守在農村家裡的老人、婦女又是什麼樣的情況?

財新網刊登了一篇南都觀察的博客文章,標題叫作「黃河流過的土地上,他們正漸漸變老」,文章講述了黃河沿岸村莊的現狀。在黃河中游的一個村子,雖然盛產大棗,但是村子裡沒有勞動力。

這個村子,戶籍登記的人口有2,200多人,可常住人口只剩下了900多人,大多都是年紀大的老人和婦女。文章說,當青壯年勞動力大量流失,你在村頭村尾看到的,可能滿眼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人和村莊都在日漸衰老。

相信以上的情況在中國大陸非常普遍,也絕非特例。根據中共官方發布的統計數據,2020年,中國農村老年人口達到1.21億人。在31個省份中,農村老年人口總量排名前十的省份,老年人口都超過了500萬人。其中,山東和河南的農村老年人口最多,都超過1,000萬人。

我們看,農民、農村的現狀已經相當堪憂了,而中共還不忘「薅羊毛」,也有網民說,這哪裡是「薅羊毛」,對農民來說,簡直就是要「扒皮」了。

中共上山下鄉的新模式

回看中共的百年歷史,當年靠農民起家,在奪取政權後,中共要走工業化道路,靠的也是農民把城市建設起來。農民把物資都送到城裡,城市富裕了,可農村依然貧困。在中共竊權的70多年歷史中,農民一直被中共利用各種手段進行盤剝。

其實,中共也知道,在中國朝代更迭中,農民起義往往是王朝滅亡的最重要推手。所以在所有的社會問題中,中共對於農業政策的研究也最下功夫。

大家知道,剛剛過去的白紙運動,目前雖然降溫,但是反共的民意,中共心知肚明。於是,我們也看到,這個時候,中共當局想要穩住農民也是必然,同時,也要解決當前失業率高企的現實問題。

2022年的12月23日到24日,在中共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習近平說,要「有序引導大學畢業生到鄉、能人回鄉、農民工返鄉、企業家入鄉,幫助他們解決後顧之憂,讓其留得下、能創業。」習近平還提出一個口號,說要「實施新一輪千億斤糧食產能提升行動,抓緊制定實施方案」。並且,習近平還在2023年新年講話中,把糧食和農業也放在了首位。

如此這般重視農村,看來,這上山下鄉的運動又要捲土重來了?年紀大一點的中國人可能都還記得,1968年,毛澤東一聲號令:「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於是,大約1,600多萬的初中和高中畢業生,就被打發到了中國農村,占當時中國城鎮人口的1/10以上,波及了當時城鎮大約一半的家庭。

當時的上山下鄉運動,真的是為了改造知識青年嗎?其實,就是中共政府為了應付失業問題搞出的一場鬧劇,將無法解決的失業包袱甩給了農村。了解那段歷史的朋友都知道,上世紀的上山下鄉運動不僅觸動了幾乎每一戶城市居民,而且波及到幾億農民。那時的中國農村,勞動力本有富餘,所以,知青下鄉,在許多地方不過是壯大了當地剩餘農業勞動力的隊伍,把知青的生計轉嫁給農民負擔,直接損害了農民的利益。

而知青由於失去受教育的最佳時機,在之後的經濟改革的大潮中,大批當年的知青成為企業裁減的對像,被下崗,被失業,淪為社會中的弱勢群體。

我們看到,毀了整整一代人。

那麼,這一次提出的新版上山下鄉,又是處於什麼樣的背景下提出的呢?我們看,中共有兩大問題要解決,一是解決前所未有的就業壓力,二是解決農村生產問題。可現在的中國人還會這樣輕易的上當嗎?中共還會照搬原來的做法嗎?當局的思路又是什麼呢?我們試著來推測一下這個新的上山下鄉運動,可能出現的一些景象。

我們知道,關於農村的政策,一般都是長遠的計劃,不是一蹴而就的措施。習近平這次提到的下鄉,相信應該不會是讓大學生再次扛起鋤頭下地耕田了。習也強調了,這一次跟過去不同,不會是簡單的上山下鄉2.0版。中國人不傻,號召讓博士生、科技人才去農村,他們就去了?當然不可能,而且,很多學生的父輩、祖父輩,可能就是上一次上山下鄉運動的受害者。現在人們也很現實,這些大學生最關心的就是兩個問題,去了農村,回不來了怎麼辦?城市戶口不能沒了,這是其一;其二呢,就是去了農村,能不能賺到錢?

所以,中共要想達成它的計劃,必須給去農村的人解決後顧之憂,相信在失業率這麼高的環境下,也會有人在沒得選的情況下,選擇去農村。

從中共的角度看,它要推動農村發展,一分錢不出是不可能的,按照通常的做法,國家或地方政府先帶頭,吸引社會資金下鄉,主要還是依靠社會資源。一方面要解決錢的問題,另一方面,要解決土地的問題。中共要發展現代農業、大規模耕種就要有土地,現在中國大量土地沒人耕種,農民都出去打工了,中共剛好可以以供銷社或者地方農業發展公司,來租用農民的土地使用權,然後再以租金或分紅的形式,支付農民土地使用費。

有了這些公司制的機構,就可以招用畢業生和城市失業人員以及農民工。從化肥、飼料到農用物資,再到栽培技術、農業技術等各個環節就可以打通,同時也解決了很多人的就業問題。

對於學生來說,他們不是農民身分,而是公司的正式員工。對於科研人員來說,科研經費、試驗田也都有,待遇也不一定比城市差。聽上去,還是蠻有吸引力的。

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去年10月陸媒有一篇文章,說河南鄭州鞏義縣胡坡村吸引來了16位博士,他們放棄了在北上廣研究所、高校的工作,在這個小村莊紮根建研究公司,研發新型材料及生產製造。

文章說,目前該公司已經有600多名員工,除了16位博士,還有上百個碩士,本科及以上學歷的員工占比接近50%。

文章還說,這不是一個單獨的案例,河南的鶴壁,也有9位博士成立了一個和智能燈具相關產品的創業公司。

當然,這些文章,明顯是配合中共新型上山下鄉運動而出的配套宣傳,不過,我們從中也能看到中共的一些思路,想如何發展現代農村的一些模式,以及如何解決失業人口和畢業生就業問題的一些思路。

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牽扯到中共的命脈,並且從中共的角度來想,做好這三農問題好處多多,相信這是習近平未來一定要幹的事兒。不過,具體的做法,還要看未來具體的發展形式,我們這兒只是根據現在市面上的信息做了一些推演而已。

其實,有一點大家也都清楚,中共做什麼都是爛尾,就算願望是好的,真到了實踐中也會變味兒,問題會層出不窮,最終受累受窮的依然是普通老百姓,因為在中共的這種獨裁體制下,沒有糾錯、監管機制,什麼好事都會變成壞事,這就是對中國人民的最大危害。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宇文銘、蔚然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關注「財商天下」:https://bit.ly/GJEconUND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中國藥荒前所未有 下一個危機顯現
【財商天下】中國成最大病毒試驗場 哪個人群最危險?
【財商天下】盤點2022十大事件 中國經濟大倒退
【財商天下】病人一盒難求 Paxlovid 卻成權貴禮品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