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鹼性食物能抗癌?哪些鹼性食物有效、該怎麼吃?

文 / GreenMedInfo&Nancy Elizabeth Shaw 趙孜濟編譯

什麼是鹼性療法?鹼性療法可以治療癌症嗎?(Shutterstock)
人氣: 14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1930年代,一種有趣的天然癌症治療方法被認為是針對幾乎所有癌症治療的簡單有效療法。這種治療方法稱為鹼性療法或pH療法。倡導者指出,鹼性療法在癌症治療中,中和了引起疼痛的癌症的酸性廢物,干擾了葡萄糖的厭氧發酵,而厭氧發酵會引起自我餵養酸性癌症消耗循環(稱為惡病質),並及時誘導緩解。如果這種鹼性療法理論成立,那麼作為主要的癌症治療方法,患者應該可以在沒有化療、放療或手術的情況下解決癌症。

然而,這種治療方法並不為人所知,因為它被醫學和科學界認為是替代性的或實驗性的,甚至是危險的[i],因此它主要在主流媒體以外的冷門出版物中被引用。這種治療方法稱為鹼性療法或pH療法。它部分是基於對沒有顯著癌症發病率的族群的觀察[ii],部分基於對細胞代謝的科學觀察和實驗[iii]。鹼性療法到底能否對抗癌症?

癌症的鹼性療法工作原理

pH療法的原理非常簡單。癌細胞的代謝對細胞增殖(有絲分裂)的pH(酸鹼度)耐受性非常窄,在6.5和7.5之間。因此,降低或提高內部癌細胞的pH值來干擾癌細胞的新陳代謝,理論上就可以阻止癌症的發展[iv]

雖然降低癌細胞pH值(增加酸度)在實驗室中對抑制癌細胞的有絲分裂有效,但增加酸水平會給正常細胞帶來壓力並引起很多疼痛。作為一種「高pH療法」,鹼性療法通過消除潛伏性酸中毒使癌症患者身體的細胞內pH值正常化,同時將癌細胞的pH值提高到7.5以上的範圍。根據已發表的研究,當pH值高於7.5時,癌細胞會凋亡(程序性細胞死亡)[v]

理想情況下,這種方法從鹼性飲食開始。自然治療師和醫療專業人員普遍認為,改變癌症患者的飲食是非常有幫助的。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概述了每個癌症患者應該採取的六個步驟,使用鹼性飲食原則治癒和預防癌症未來復發[vi]

鹼性飲食主要是植物性的,同時要避免糖、乳製品、小麥和其它高麩質穀物,以及過量的水果,同時強調食用新鮮蔬菜和蔬菜汁以及十字花科蔬菜,以改變身體的細胞內pH值,使其接近理想的血液pH值7.3至7.41。

鹼性療法通過消除潛伏性酸中毒使癌症患者身體的細胞內pH值正常化,同時將癌細胞的pH值提高到7.5以上的範圍。(Shutterstock/大紀元製圖)

無論是否患有癌症,這都是長壽之路上代謝的關鍵。以蔬菜和水果為基礎的鹼性飲食為癌症增殖創造了一個不太理想的環境,同時可以改善營養來增強免疫功能,支持體內的健康細胞。

第二步是利用一些營養機制,將癌細胞內部的pH值從6.5至7.5的最佳有絲分裂範圍提升至8以上,從而縮短癌細胞的壽命。很多該療法的倡導者指出,鹼性療法中和了引起疼痛的癌症的酸性廢物,干擾了葡萄糖的厭氧發酵,而厭氧發酵會引起自我餵養酸性癌症消耗循環(稱為惡病質),並及時誘導緩解。如果這種鹼性療法理論成立,那麼作為主要的癌症治療方法,患者應該可以在沒有化療、放療或手術的情況下解決癌症。

這個大膽的聲明來自一項有點深奧的研究。在1880年代,路易斯·巴斯德發表了他關於細胞有氧呼吸和糖酵解的工作成果。1931年,奧托·沃伯格(Otto Warburg)因其在腫瘤代謝和細胞呼吸方面的工作而獲得諾貝爾獎,後來在他1956年的論文「關於癌細胞的起源」(On the Origin of Cancer Cells)中進行了總結。他在癌症方面的工作擴展了巴斯德的發現,並將葡萄糖發酵的呼吸功能不全和細胞代謝描述為癌症進展的主要觸發因素[vii]。

沃伯格關於癌症的結論在科學界引起了很多討論。它們在學術上很光鮮,但並不被從事癌症研究的科學界的大多數成員所接受。1950年代後期的大多數癌症研究人員認為,癌細胞的厭氧代謝及其伴隨的乳酸輸出是癌症的副作用或輔助作用,而不是原因。自1960年代以來,癌症研究主要關注遺傳畸變作為癌症的致病因素,而忽略了對癌症pH值及其對治療方法的影響的研究[viii]。

沃伯格的工作是另一項關於癌細胞性質的研究工作的催化劑,這項工作始於1930年代。物理學家基思·布魯爾(A. Keith Brewer)博士對充滿能量的含氧細胞膜與元素攝取之間的關係進行了實驗,並與無能量的細胞膜(如癌細胞)進行了比較。他寫了許多論文,討論了癌細胞的細胞機制,以及缺乏或存在氧氣與其它元素(特別是鉀和鈣)結合所引起的或表明的新陳代謝變化。他指出,無論哪種類型的癌細胞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它們已經失去了pH控制機制。

布魯爾關於癌症的總結結論是,通過將癌細胞的pH值更改為鹼性(高於7.5),癌細胞的功能將停止,因為它們需要酸性厭氧環境才能茁壯成長。換句話說,他提出,如果癌細胞能夠進入一種鹼性、含氧狀態,它們就會死亡[ix]。

布魯爾的工作引用了世界上癌症發病率非常低的地區。這些地區含有土壤和水中鹼化礦物質的濃度,高於世界其它地區。例如,巴基斯坦北部的罕薩人(the Hunza)和美國西部的霍皮族印第安人(the Hopi)具有相似的土壤和水條件以及飲食。土壤和水中有大量氯化銫、鍺和銣等鹼性元素礦物質。這些元素的攝入也相應很高。這些民族也生活在類似的高度乾燥的氣候中,種植杏園,傳統上每天吃新鮮或乾果、種子。

應該注意的是,杏子是有爭議的癌症治療苦杏仁苷或B-17(苦杏仁苷)的來源[x]。 杏仁含有微量的氰化物,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為是對抗癌症增殖的潛在化療劑 [xi]。其它類似的飲食都有較低水平的乳製品、肉類和小麥,這些食品在嚴重幹旱的氣候下難以耕種,也都包括較高水平的小米、蕎麥、堅果、乾果和漿果,所有這些都含有類似的較高(儘管仍然很微小)濃度的氰化物。

鹼性飲食以新鮮蔬菜和蔬果汁為基礎,包括十字花科蔬菜和水果。(Shutterstock)

癌症的鹼性療法對患者意味著什麼?

這一切都非常有趣,但對於希望避免癌症疼痛,以及使用手術、化療和放療的典型治療過程的癌症患者來說,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哪些條件會改變癌細胞的pH值?

傳統的化療藥物,如囊毒素,通常對正常細胞造成的損害比對癌細胞的損害更大,因為癌細胞具有非常厚、未激活的細胞膜,基本上可以保護免受許多藥物的吸收。正常細胞則沒有這種保護。

但是,癌細胞無法使其內部pH值正常化,而正常細胞則相對不受高濃度鹼化礦物質的影響。癌細胞主要吸收兩種元素:葡萄糖和鉀。

因此,在實際應用中,有必要找到一種方法來引導鹼化元素(如銫,鍺或銣)進入癌細胞,而不會影響正常細胞。事實證明,這可以使用穿透骨骼/血液屏障的轉運劑來完成,然後依靠遵循鉀途徑的鹼化元素的正常攝取。癌細胞似乎特別優先攝取氯化銫,但也通過鉀途徑吸收鍺、銣、硒等。

有一種化合物經常被關節炎患者塗抹在皮膚上以緩解炎症,用於腦部手術以緩解顱內壓,通常用於運動醫學和獸醫學[xii],也用於減少炎症。這種化合物被稱為二甲基亞碸(DMSO),它是在將木屑浸泡在水中產生的漿液中形成的,木屑是造紙工業的副產品。

DMSO作為治療方法始於1800年代,並一直持續到今天。(Shutterstock)

民間傳說,造紙業的工人的手經常泡在水中,但他們從未患關節炎,皮膚癒合迅速,指甲結實。DMSO作為治療方法始於1800年代,並一直持續到今天。DMSO在美國僅被批准用於治療間質性膀胱炎,這是一種膀胱炎症[xiii]

癌症患者對DMSO如此感興趣的原因是,除了其抗炎特性外,它還是一種「載體劑」。它可以穿透血腦屏障,並攜帶與它混合的任何藥物或礦物質。

現在,醫學界對使用DMSO將化療劑攜帶到癌細胞中,並穿過其保護膜感興趣。為了使用氯化銫、鍺、銣和其它鹼化礦物質改變癌細胞的鹼度,DMSO及其可攝入形式MSM是一種有效的培養基。從本質上講,這些試劑將礦物質帶入身體的所有區域,包括大腦、器官和骨髓,它們可以與其它營養素一起用於普通細胞代謝。

鹼性療法為何會導致電解質失衡?如何平衡體內的鉀?

利用局部應用和攝入的鹼性礦物質來改變癌細胞的pH值並不是一個新想法。自1900年代中期以來,對照實驗和個人使用一直在進行。然而,重要的是要注意,唯一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的臨床試驗並沒有取得突出的結果[xiv] 。大約50%的參與者死亡 ,但是詳細閱讀研究結果,就會發現他們在試驗開始之前就被宣布為癌症晚期,其中一些人甚至從未接受過一次治療。其他人有副作用,從腿抽筋到心律失常。仔細閱讀實驗過程會讓人相信,也許他們在太短的時間內服用了太大的劑量[xv]

從這項研究和隨後的研究中,人們發現,對正常細胞和癌細胞來說,鹼性礦物質看起來就是鉀。所有細胞都需要鉀才能發揮作用。癌細胞吸收這些鹼性礦物質的原因是它們與鉀相似。

然而,在功能上,這些礦物質不能代替細胞代謝中的鉀。雖然用鹼性礦物質代替鉀在癌細胞中產生完全預期的結果:鹼度增加,但當正常細胞長期用其它礦物質代替鉀時,後果可能非常嚴重,因為它會導致電解質失衡,表現為心律失常和腿抽筋[xvi]

在pH治療期間用其它鹼性礦物質替換健康細胞中的鉀,會引起的電解質失衡。但補救措施在實際應用中也很簡單。患者可以僅在白天攝入鹼性礦物質或塗抹在皮膚上。然後睡前,如果需要,患者補充氯化鉀和其它電解質,如鎂和鈣。如果癌症患者決定將鹼性療法納入其癌症治療方案,醫生需要每兩週監測一次血鉀水平。

如果適當平衡,使用鹼性礦物質的副作用即使不能通過電解質再平衡完全修復,也會在很大程度上恢復。儘管在上面引用的文章中的語氣「火氣很大,令人恐懼,非常不友好」[xvii],但是患者沒有死於心臟病發作(或腿抽筋)的風險,除非患者忽略使用鹼性礦物質的正確方法,而且沒有諮詢經驗豐富的專家。

注意:電解質的平衡恢復不能通過飲用運動飲料等隨意方法實施,特別是因為商業產品通常富含糖和人造物質。電解質再平衡必須根據個人血液成分,諮詢營養專家或內分泌學家,並謹慎地使用特定劑量的補充劑。

鹼性療法可控制癌症 但並非人人有效

我個人所見證的pH療法效果非常令人鼓舞。我見過第四階段,晚期癌症患者使用鹼化礦物質康復。有些患者報告了無法治癒的癌症,例如鼻癌或完全轉移的乳腺癌,經過幾年的非常持續的微小劑量療程後,癌症最終完全消失。從未接受過化療或放療的患者在改用鹼性飲食,並將鹼性礦物質的使用納入其治療方案後通常會經歷快速緩解。

然而,使用鹼性礦物質的pH療法需要相當多的知識(患者需要仔細研究!),並且在礦物質提供者或癌症教練這些有經驗的專家指導下,整個過程才會有效。許多出售礦物質供應商並沒有能力協助客戶達到需求,但尋找能夠提供廣泛信息並可以幫助解決困難的礦物供應商至關重要,這種供應商是可以找得到的。

我的個人經驗是,癌症可以用鹼性礦物質來控制。有成千上萬的人有過類似的積極經歷。它對每個人都有效嗎?不。然而,如果正確應用高pH療法,它對非常可觀比例的癌症患者有效,提供者估計有超過80%的反應率,與傳統療法相比意義重大。

這一發現就是我創立癌症替代基金會(The Cancer Alternative Foundation)的原因:幫助癌症患者使用有效的自然療法(如pH療法)作為其整體治療策略的一部分。該基金會研究和審查各種癌症替代產品的說法有 400多種。迄今為止,我們已經得出結論,高pH療法是最有效的替代方案之一,特別是對於晚期癌症。

然而,鹼性治療的結果(以及其它合理的替代方案)尚未以系統的方式記錄下來,因此醫學界無法了解將其納入癌症治療可能對數十萬癌症患者產生的積極影響。收集結果是癌症替代基金會當前的一個項目,這些結果應該可以證明這種療法對癌症患者及其醫生和護理人員都是無價的 [xviii]

總而言之,我認為鹼性療法可以用於常規治療的支持作用,這會改善患者的長期結果。我希望這種有前途和有效的癌症自然方法能夠被主流癌症護理提供者,以及那些閉著眼睛反對的人士所接受。

鹼性癌症治療方法能幫助他們享受未來,擁有未來!

本文參考文獻:

[i] Cassileth, Barrie R. et al, Herb-Drug Interaction in Oncology, pp. 158-159;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Shelton, CT 2010

[ii] Clark, J., Hunza in the Himalayas, National Geographic, 72, 38-45; 1963

[iii] Brewer, A. Keith and Passwater, R. Physics of the Cell Membrane V. Mechanisms involved in cancer; American Lab, 1975,- 8, 37-45 [iv] Brewer, A. Keith PhD, Cancer, Its Nature and a Proposed Treatment, 1997; Brewer Science Library; https://www.mwt.net/~drbrewer/brew_art.htm [v] Ibid, p. 15.

[vi] //www.greenmedinfo.health/blog/nutrition-information-every-cancer-patient-should-know [vii] Warburg, Otto, On the Origin of Cancer Cells, Science, February 1956, Vol. 123, No. 3191

[viii] Witting, Rainer and Coy, Johannes, The Role of Glucose Metabolism and Glucose-Associated Signaling in Cancer; Perspectives in Medicinal Chemistry, 2007; 1:64-82. Pp. 2; cited PubMed,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754915

[ix] Cancer: The Mechanism Involved and a High pH Therapy, 1978 papers of A. Keith Brewer, Ph.D. & co-authors, Copyright A. Keith Brewer Foundation, 325 N. Central Ave., Richland Center, Wis, 53581.

[x] Griffin, G. Edward, World Without Cancer: The Story of Vitamin B17, American Media, Westlake, CA 1974

[xi] Fatma Akinci Yildirim and M. Atilla Askin: Variability of amygdalin content in seeds of sweet and bitter apricot cultivars in Turkey. African Journal of Biotechnology Vol. 9(39), pp. 6522-6524, 27 September, 2010; Available online at https://www.academicjournals.org/AJB; DOI: 10.5897/AJB10.884; 600 mg. of bitter apricot seeds contain up to 1.8 mg of cyanide, where the sweet kernels contain up to .9 mg. of cyanide.

[xii]https://www.fda.gov/ICECI/ComplianceManuals/CompliancePolicyGuidanceManual/ucm074679.htm.

[xiii]https://www.cancer.org/treatment/treatmentsandsideeffects/complementaryandalternativemedicine/pharmacologicalandbiologicaltreatment/dmso; When used for this condition, a 50% solution of DMSO is instilled into the bladder through a catheter and left there for about 15 minutes to relieve the inflammation

[xiv]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6522427

[xv]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9746253

[xvi] Weins, Matthew et al; Cesium chloride-induced torsades de pointes, Can J Cardiol. 2009 September; 25(9): e329–e33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780897 [xvii] Ibid.

[xviii] To donate to The Cancer Alternative Foundation’s Alternative Outcomes Database, see the website: https://www.thecanceralternative.org/donate_to_the_cancer_alternative_foundation

本文原刊於GreenMedInfo.com,英文報導請見英文《大紀元時報》:Why an Alkaline Approach Can Successfully Treat Cancer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並不代表醫療建議,也並不代表大紀元的看法。>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責任編輯:李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