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六個內鬥祕密 李克強是被氣死的?

人氣 70937

【大紀元2023年10月29日訊】中共前總理李克強猝死,官方指其因突發心臟病搶救無效的說法,是令人懷疑的。針對李克強死亡內情,輿論又興起一場競猜。但答案恐難在中共倒台前得到。盤點習近平和李克強十年暗鬥的多個祕密,或許可以說明,李克強猝死,是一個長期積累的矛盾加上突發衝擊的結果。

一、上台之初暗定中南海南北院之爭

中共國務院常被稱為中南海北院(中共中央是南院)。據說習近平一上台就否定了李克強統領的中南海北院的能力。李克強一直被認為是弱勢總理。

據《華爾街日報》兩名記者編著的《Superpower Showdown》一書(中文名為《超級權力對決》)披露,習近平在2013年曾問時任副總理馬凱:在經濟運行方面,黨中央和國務院哪個更有效?

馬凱當時回答說:「北院。」但習近平說:「我看未必。」習的這句話,暗藏要壓制李克強的心機,也埋下了習李暗鬥十年的伏筆。

二、習以改革之名奪權

2017年中共十九大後,當局曾經有一波大動作的所謂黨政「機構改革」,習近平進一步強化黨控,削弱了李克強的權力。國務院的一批部門,被合併進黨的部門,或變相歸由黨系統領導,並由習家軍控制。

比如,將國務院屬下的國家行政學院併入中央黨校,把公務員培訓併入中央黨校統管;將國家公務員局併入中央組織部;將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國家宗教局併入中央統戰部。掌控中央黨校和中組部的,當時是習的清華同學陳希。

中宣部加掛了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新辦)、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國家電影局等多個牌子,後幾個機構已名存實亡,職能完全由中宣部代行。時任中宣部長是習的福建和浙江舊部黃坤明。

原屬工信部的國家計算機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中心,2018年改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管理,習近平是這個委員會的最高負責人。

許多以中央為旗號的委員會,辦公室設在政府部門,如所謂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作為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辦公室設在司法部,中央審計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審計署。這等於黨向政府加進一隻手。

三、李克強遭「剪裙邊」 從六年前剪到卸任後

六年前,李克強的大祕楊晶就被查。2017年10月,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祕書長楊晶落選新一屆中央委員。2018年2月24日,楊晶受到行政撤職處分,降為正部長級。

楊晶1993年擔任共青團內蒙古區委書記時,就與時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李克強關係密切。

香港《明報》曾引述京城消息人士說,楊晶因涉「明天系」富商肖建華案,被免去職務,原本被降為正處級。但李克強對於這個處罰結果不滿,「大發雷霆」,才爭取到楊晶被保留正部級退休待遇。

今年8月28日,原貴州省委原書記孫志剛被查。孫志剛2006年任安徽常務副省長,2010年進京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是時任副總理李克強的直接下屬。李克強擔任總理後,孫志剛續任醫改委主任,由副部級升至正部級。但李克強卸任幾個月後,孫志剛就落馬。

中共的醫改絕對是失敗的,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多年來積重難返。習近平在民生領域需要找到替罪羊。最近的醫藥反腐,從深層次看其實是反李克強。

四、習李疑因脫貧造假爆內訌

當局2021年初宣稱的全國全面脫貧勝利,一直被指是謊言。

過去十年,扶貧實際上是團派在具體做。在習近平第一任期,扶貧由團派的副總理汪洋負責。在習的第二任期,2018年3月起,這一任務落到同樣是團派的胡春華身上。但作為總理,李克強是名義上的扶貧更高層領導者,習近平則號稱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2020年5月,就在武漢大疫爆起,民生艱困之際,時任總理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會公開說,6億中國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李克強的話,使習近平幾個月之後再宣布的脫貧全面勝利,顯得虛假。習李之間結下了最大的梁子。

2021年初,在中共國務院扶貧辦基礎上,當局重組單設一個國家鄉村振興局。但國家鄉村振興局掛牌僅兩年左右,2023年就被併入農業農村部,不再獨立存在,只在農業農村部加掛一塊牌子。

有關這個局最終無法開展工作,2023年3月16日的《南方週末》曾披露,國家鄉村振興局曾上報過兩版定部門職責、內部機構和人員編制的草案,但均未獲批覆。

國務院兩次報給中央的方案都未獲批覆,很可能就是習近平不讓李克強、胡春華他們好過。

五、李克強推「放管服」無效果 習和李強開口貶斥

李克強任內一直力推的招牌「改革」是「放管服」,即所謂「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這是中共十八大後,由李克強於2015年提出和力推的行政體制改革概念。

「放管服」涉及減少行政審批等行為。而官員利用審批權力以權謀私,歷來是體制痼疾之一。長期存在的繁瑣證明、奇葩證明、拒開證明等弊病,令老百姓疲於奔命。但用了近十年時間,李克強連一個民眾開證明的難題也沒搞定。

2015年5月6日,李克強批評有公民要出國旅遊,在「緊急聯繫人」一欄裡填寫了自己母親的名字,但有關部門要求提供證明「你媽是你媽」。2018年6月6日的國常會,李克強表示「必須下決心全面清理各類證明事項,不能再讓老百姓為個證明東奔西跑了。」

但直到2021年5月19日的國常會,李克強還在說,「必須加大力度解決公證證明多、難、慢、繁等問題。」

李克強做不好,習近平就有理由發飆了。今年3月6日,習近平在與工商界政協委員開會時批評「放管服」改革:「放了以後,管跟上沒有?服到位了沒有?光放不管不行,跟著就要爆雷。」

而習的大祕李強也附和習。3月17日,李強下令在新的國務院工作規則中刪除「放管服」相關表述。3月29日,李強又在海南調研建設自由貿易港時說,「只有管得住才能放得開」。

六、習大祕李強翻李克強舊帳

解除清零封控防疫政策後,中國經濟仍處於困頓,當局還自8月起停止發布青年失業率的統計數據。新的班子上台後,中南海為此開始了一場甩鍋內鬥。

財新網5月25日報導,當局正進行新一輪「防範懲治統計造假」專項治理行動,從2023年3月持續到2024年2月。一些地方公開的信息顯示,統計打假要倒查2022全年,甚至更早到2017年10月起,就是到李克強的第二任期內。

今年7月中共軍委要求舉報自2017年10月以來軍備採購招標的腐敗線索,倒查的時間點,正好是李尚福接任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後,而李尚福隨即失蹤,至近日被正式免職。以此類比,最近李克強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結語:李克強可能是被氣死

今年3月的兩會上,李克強和汪洋同時裸退。李克強做最後一次工作報告後,習近平和李克強握手,十年合作,終極一握只有一兩秒時間,完了習轉身就走。過程中習並未目視李克強。而李克強身邊的汪洋,則在習向前走來的一刻就轉面扭頭,故意避開。這已經公開宣示了李、汪和習近平的決裂。

李克強在任內時不時捲入海外反習傳聞,可能是反習勢力有意所為。他離任後,習近平也會擔心他搞非組織活動,和官員串聯。

李克強不會夠膽搞政變,也未必涉多大貪腐。但無論是李強對李克強經濟數據造假的倒查,還是中紀委書記李希對李克強撐腰的孫志剛的貪腐調查,都會給李克強造成壓力。當然,當局的目的,可能主要是要李克強為中國經濟問題背鍋。

這次李克強為何到了上海東郊賓館,結果在那裡死亡?他是不是被習當局變相軟禁在此,有中紀委特別工作組和他談話?官方27日晚間發布的訃告,強調李克強退休後仍「堅決擁護和支持」習近平領導,有點意味深長。

事實上,李克強在體制內只是一個隨邪黨而去的悲劇角色而已。現在中國經濟全面爆雷後,面對龐大的債務天坑,為了保住位子,習近平需要找到一個追責對象,而李克強這種「黨的聽話蟲」,正是最好的背鍋俠。李克強大有可能是被氣到心臟病發而死。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李克強離世 法學家:極大動搖習近平權威
李克強吳尊友同日傳死訊 大陸民間怎麼看
網傳李克強靈車在上海曙光醫院布置細節
李克強去世 市場對中共經濟改革徹底死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