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習家軍爭權留懸念 李強背下黑鍋

人氣 12350

【大紀元2023年11月30日訊】中共黨魁習近平似乎開始將一些權力授予二號人物李強,這是近日外媒一個關注點。但觀察可見,中共總理李強充其量只算是一個背鍋者。而習對於其他習家軍成員的授權也並不明確,這對應著危機四伏的中共政權的種種不確定性。

李強掛職金融委 凸現「背鍋」模式

習近平在執政的第一個十年裡,為累積權力,一方面是以反腐的手段清除政敵,另一方面是壓制本應是政治同盟的黨內二號人物李克強,習李(克強)時有碰撞。今年3月,被稱為「全面主席」的習任命了堪稱忠誠的李強擔任總理,李強是習主政浙江時的大祕。有跡象顯示,習已讓李強代理一些過去只有他才能擔任的重要職務。

習近平「放權」的最新例子,是讓李強擔任中央金融委員會主任,而此前一般相信習自己來擔任這個重要職務。

今年新成立的中央金融委員會,主要監管中國的銀行、保險和證券資產。同時建立的另一個機構是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負責管理金融部門的意識形態管理,以確保政治忠誠。習的福建舊部何立峰擔任了中央金融工委書記。何立峰同時也是中央金融委辦主任、中財辦主任,這兩個辦公室主任職務,實際控制整個中共的「錢袋子」。

另外,擔任中央金融委辦常務副主任、中央金融工委常務副書記的王江,則是何立峰的廈門大學校友。

習近平10月24日在副總理何立峰陪同下,罕見視察中共央行及國家外匯管理局。這種種情況,都意味著,真正管金融的是何立峰,而何直接聽命於習。李強雖然掛名任金融最高領導人,但在金融實務方面是靠邊站的。

有分析認為,李強和何立峰的搭配,是習要確保領導層之間的制衡,這使他自如的扮演調解人的角色並擁有最終決定權。也許是這樣,但這對李強是不公的,是不獲信任的表現。同時,李強掛名金融最高領導人,在經濟形勢好時,還可以有些好名聲,在經濟危機中,往往就是背鍋角色。

習試圖甩鍋 中南海暗戰不斷

中共黨魁習近平的授權可能是動態的,取決於甩鍋的實際需要。因為習不想親自參與前線戰鬥,力避危險和責任。這種作態,從他多年來從不第一時間到抗洪救災一線視察可見。

2020年1月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全國各地蔓延,新成立的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組長,由總理李克強擔當。但習安排了一個與防疫實務無關的王滬寧當副組長盯緊李克強,還宣稱自己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在李克強卸任後,現在這個組長據說已給了李強,但官方並沒有正式宣布。

李強上任總理以來,已有一些「臨時背鍋」的例子。比如,今年9月,李強成為首位代表中國出席二十國集團領袖峰會的中共總理,習近平顯然是因與東道主印度存在地緣政治分歧而缺席了會議。在會議期間,李強收到意大利要退出「一帶一路」的信息以及英國對中共干涉英國民主的批評,中共官方不得不低調報導峰會。

另外,儘管習往年都參加過博鰲亞洲論壇,但今年3月,他派李強出席博鰲亞洲論壇。由於地緣政治分歧加劇和中國營商環境惡化,參加論壇的政要大幅縮水,這可能是習避免出席的原因之一。而因為習近平當局正拘留了多家外企員工,李強在會上需要用和平言論來消除這些擔憂。

李強參加這些習不想參加的會議,本身充當了一種臨時背鍋的角色。只是,在經濟上的背鍋,往往是著眼於長遠,背鍋者的結局通常是不妙的。

之前的中共總理李克強,被認為是一位訓練有素的經濟學家,來自與他的太子黨老闆相反的共產黨派別——團派。李克強與習近平作對的一個典型事件,就是他向國際社會公開披露,中國仍有6億人月收入僅千元,讓習宣稱的全面脫貧勝利成為空話。這是李克強拒絕背鍋的一個明證。

但李克強拒絕背鍋,還是有代價的。

今年3月的兩會上,習近平面對政協委員,將產業的爆雷潮歸因於李克強主導的「放管服」(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放了以後,管跟上沒有?服到位了沒有?光放不管不行,跟著就要爆雷。」

等李克強做完最後一次工作報告,會議散場時,習近平和李克強握手只有一兩秒時間,然後轉身就走,過程中習並未目視李克強。

10月27日,官方宣布李克強在上海「休息」突發心臟病死亡,非正常死亡的疑雲至今未解。

筆者曾經分析過,是因為中國經濟全面爆雷後,面對龐大的債務天坑,習近平需要找到一個追責對象,可能密謀要李克強背鍋。李克強大有可能是被氣到心臟病發而死。

李強上任後,主動宣示國務院是政治機關,表態服從習中央的領導,坐穩奴才位置。這可能是習稍稍願意在「放權」方面「意思一下」的前提。

當前,由於房地產業陷入險境、失業率攀升等因素,中國經濟在疫情解封後未見起色。外資撤離中國已成趨勢。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表示,今年第三季度,外商對中國直接投資負債(Direct Investment Liabilities),自1998年開始統計以來首次出現負數,赤字達到118億美元。

這些問題,黨棍類別的何立峰是搞不定的,並無強大經濟專業背景的李強也搞不定。

習近平本身面對的內部壓力也在加大,他近期突然清洗了上任僅幾個月的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這兩人都是李強的內閣成員。此外還有一大批軍方高層傳出落馬,顯示中共有嚴重的內鬥問題。隨著政局惡化,習近平危機加深時,如果需要有人背責,李強也可能被拋出。

「全面主席」成「爛尾帝」 習家軍瓜分地盤成謎

近10年來,中共中央設立了多個委員會或領導小組,主任或組長都是由習近平本人兼任,習因此被稱為「全面主席」。這些機構原來的小組名稱,後來基本上改成了委員會。

中共二十大前,習近平擔任著七個中央委員會的職務,包括國安委主席、中央深改委主任、中央軍委國防與軍改領導小組組長、中央網信委主任、中央外事委主任、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以及中央財經委主任。

中共二十大後,習的「全面主席」似乎角色淡化。目前除了新設的金融委員會主任,讓李強掛任,還有些委員會,誰任主任成謎。

比如今年7月召開的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工作會議,在會上講話的是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蔡奇,由另一名常委兼常務副總理丁薛祥傳達習近平「重要指示」。官方報導中未提習的中央網信委主任頭銜。而上一屆中央網信委,副主任是總理李克強和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

按照慣例,李強和蔡奇應是中央網信委副主任,即便習不出席會議,李強也該出席講話。現在只有蔡奇和丁薛祥參加並講話。有可能中央網信委的正副主任已經換成蔡奇、丁薛祥,本身分管文宣和網絡的蔡奇,已獨立分掌網信委。

如果屬實,這很可能因為李強和蔡奇已水火不容,習近平偏向支持蔡奇,縱容蔡奇從李強手上奪權。

今年當局還成立了中央科技委,辦公室設在重新改組後的科技部內。8月份陸媒報導顯示,科技部多個部門開會,學習中央科技委第一次會議精神。但沒有提到科技委的最高領導人是誰。

中共之前有一個國家科技領導小組,組長是時任總理李克強,這個小組在2018年被撤銷,如果對應這個小組的規格,中央科技委的主任很可能也是李強。但中共二十大出爐的政治局常委中,分管科技的卻是丁薛祥。故此還是未能判斷誰是科技委的最高負責人。

如果按照慣例,丁薛祥擔任常務副總理,會同時擔任很多具實務性的要職,目前看來許多職務落空。他沒擔任中央深改委副主任這一要職,也未擔任「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組長,以及「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組長。

查詢官方資料發現,中共二十大後,當局成立了一個中央區域協調發展領導小組,整體統管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長江經濟帶、黃河流域生態發展、粵港澳大灣區、海南自由貿易港等事務,過去相關的多個小組悄然撤銷。

10月12日,習近平在江西南昌主持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中共政治局11月27日召開會議,審議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政策文件,會議指明這是習核心的重大戰略決策。

看來,這個涉及全局、舉足輕重的中央區域協調發展領導小組的掌控權,未必會交給丁薛祥,也不一定給李強,習近平很有可能親自擔任。如果是這樣,所謂「全面主席」,並沒有完全成為過去式。

只是,黨魁大抓權,並由極左思維主導,外行管內行,一定會造成處處爛尾。比如,習掛帥大搞軍改後,其組建的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高層,最近先後傳出成批落馬,還有國防部長李尚福被免,都證實習式軍改,其實已失敗。而負責搞軍改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近幾年一直未有後續的會議消息,或已廢棄。

即便習沒有掛名任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組長,因為他的「親自指揮、親自領導」,在過去三年,中共胡亂折騰的動態清零,鬧得天怒人怨。

中共已進入窮途末路,政權充滿不確定性。在這種情勢下,習近平無論掛不掛名,最終會一朝事敗。而習家軍在內部爭功中,一旦意識到其實這是背鍋,也會開始躺平。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人物真相】習家軍內鬥 何立峰成刺向李強之矛
外企信心低落 李強進博會急喊擴大市場准入
李強提加入CPTPP 澳總理:需滿足高標準
李強進博會喊穩外資 專家:習掉入塔西佗陷阱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