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習家軍的各派系是如何形成的

人氣 7875

【大紀元2023年11月09日訊】習家軍在中共二十大全面上位,內部各幫派很快清晰化,內鬥也迅速展開。這些幫派不是自然或自發形成的。因無人可用,習近平不斷籠絡、提拔在不同時間、地點和他有過交集的人,但對他們又都不完全信任,只能讓他們彼此牽制。習家軍的各幫派實際是習近平一手促成的。

政治局常委中的習家軍分屬不同幫派

2022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上,李強、蔡奇、丁薛祥、李希成為新任政治局常委,他們都是習家軍,但四人分別來自四個不同幫派。

李強是浙江幫或之江新軍的代表;蔡奇是福建幫或閩江新軍的代表;丁薛祥是新上海幫或浦江新軍的代表;李希是新廣東幫或新陝西幫的代表。

表面上,習近平更倚重福建幫和浙江幫,但新選定的四個政治局常委,卻來自四個不同幫派。這表明,習近平不希望某一幫派獨大、令自己受制,因此故意分而治之;某種程度上壓制了福建幫和浙江幫,拉抬了其它幫派。

中共二十屆政治局常委,只能從留任的十九屆政治局委員中產生,新任政治局委員沒有機會破格升任常委。

中共二十大上,繼續留任的政治局委員有11人,包括習近平、王滬寧、趙樂際、李強、蔡奇、丁薛祥、李希、李鴻忠、張又俠、陳敏爾、黃坤明。

習近平、王滬寧、趙樂際續任政治局常委;李強、丁薛祥、李希、蔡奇升任政治局常委;李鴻忠、張又俠、陳敏爾、黃坤明沒有獲得升遷。

李鴻忠大概只求留任;張又俠超齡續任軍委主席,也不會晉升政治局常委;陳敏爾、黃坤明屬於失意者。

習近平對政治局常委的謀劃

習近平為了擠掉團派的李克強、汪洋,與江、曾派妥協,趙樂際、王滬寧續任政治局常委。

中共十八大上,趙樂際成為政治局委員、組織部長,應是各派妥協的結果。他曾在陝西任職,其父曾在陝西工作,據稱和習仲勳有私交,所以也有人認為趙樂際算新陝西幫。王滬寧是上海幫提拔起來的,服務過三代中共黨魁,被稱作「兩面人」。

習家軍四人晉升政治局常委,但福建幫、浙江幫並未更多受益。

福建幫的蔡奇晉升,黃坤明就無法晉升,還失去了中央書記處書記的頭銜,卸任中宣部部長,被外放到廣東。黃坤明和蔡奇都曾在福建和浙江兩地與習近平有過交集,黃坤明在中共十八大上成為候補中央委員,還比蔡奇更早進入中央,但習近平只選了一名福建幫成員晉升政治局常委,黃坤明被捨棄。

浙江幫的李強晉升,陳敏爾就無法晉升,僅從重慶平調到天津。2001年,陳敏爾已是浙江省委宣傳部長;2002年任浙江省委常委;當時李強、蔡奇、黃坤明都還在浙江地方任職,尚未進入省委班子。2002年底,習近平任浙江省委書記,成為這四人的上級。2007年,陳敏爾續任省委常委、後兼任常務副省長。陳敏爾的資歷原來超過其他三人。

習近平只選了一名浙江幫成員晉升政治局常委,陳敏爾被捨棄。陳敏爾因年齡優勢,曾被猜測為習近平的接班人,估計也因此無法升遷,接班人之路被斷。

丁薛祥2006年任上海市委副祕書長,時任代理市委書記、市長是韓正。2007年,丁薛祥任上海市委常委、祕書長,先後服務習近平、俞正聲兩任書記;2012年任上海市政法委書記,中共十八上成為中央候補委員。2013年,丁薛祥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習近平辦公室主任,再次直接服務習近平;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晉升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

丁薛祥原本屬於上海幫,但仍被習近平看重、拉攏到門下,成為新上海幫中職位最高者。習近平扶植福建幫、浙江幫,也有意拉抬了新上海幫。

習仲勳的老部下及陝西老鄉、原甘肅省委書記李子奇,與習仲勳有私交,李希曾是李子奇的祕書,據說常陪伴李子奇到北京、深圳探望習仲勳,因而與習近平相熟。習近平被內定為接班人時,李希估計很快投靠。李希最初是習近平的新陝西幫,因擔任過廣東省委書記,也被算作新廣東幫。

習近平新提拔的四個政治局常委,各自背景不同,又分屬不同派系,習近平顯然不希望某個派系權勢過大,而是利用他們互相制衡。

其他政治局委員各派均攤

中共政治局常委之外,還有17名政治局委員,也分屬各派。

新疆自治區書記馬興瑞是軍工幫,因曾在廣東任職,又算新廣東幫。

中共外事辦主任王毅被習近平收攏,可能想拉起外交幫,但政治風險很大,應算派系色彩不明顯。

北京市委書記尹力2020年曾任福建省委書記,被算作福建幫。

中央書記處書記、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石泰峰,曾在黨校和習近平有交集,是黨校幫。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國中曾任陝西省委書記,被認為是新陝西幫。

中央書記處書記、組織部長李干傑是清華幫。

中央書記處書記、宣傳部長李書磊是黨校幫,也曾到福建工作過。

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鴻忠原為江派,後投靠習近平,派系色彩不明顯。

軍委副主席何衛東來自原31軍,是福建幫。

軍委副主席張又俠算新陝西幫。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何立峰是福建幫。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張國清是軍工幫。

中央書記處書記、政法委書記陳文清曾在福建工作,是福建幫。

上海市委書記陳吉寧是清華幫。

天津市委書記陳敏爾是浙江幫。

重慶市委書記袁家軍是軍工幫,也曾在浙江工作過。

廣東省委書記黃坤明是福建幫。

17名其他政治局委員中,福建幫算5人;軍工幫算3人,其中1人也可算新廣東幫;黨校幫2人;清華幫2人;新陝西幫2人;浙江幫1人;派系不明顯2人。福建幫人最多,但沒有太大優勢,其餘各幫派人數幾乎平均,顯示習近平不想特殊扶植某一幫派,而要最大程度地分而治之。

2023年3月13日,(左起)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張國清、丁薛祥、總理李強、翻譯、副總理何立峰、劉國中在人大記者會上。五人都是習家軍,但分屬五個不同幫派。(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共國務院班子分屬不同派系

2023年3月,中共新一屆國務院領導班子產生,相關成員同樣分屬不同派系。

總理李強是浙江幫;第一副總理丁薛祥是新上海幫;副總理何立峰是福建幫;副總理張國清是軍工幫;副總理劉國中是新陝西幫。五人都是習家軍,但分屬五個不同幫派。

國務委員原有五人。原中共國防部長李尚福算紅二代,派系色彩不明顯,已落馬;公安部長王小洪是福建幫;國務院祕書長吳政隆算派系色彩不明顯;國務委員諶貽琴來自貴州,還不算一個幫派;原中共外交部長秦剛,被習近平收攏,派系色彩不明顯,已落馬。

李強交出了國務院重大決定權,地位一再被壓低,但習近平仍然不放心。丁薛祥沒有相關工作經歷,習近平給他的任務之一應該是盯住李強,未來可能作為李強的替代者,繼續對習近平言聽計從。

何立峰更像是第一副總理,已經替習近平掌管了金融。習近平在中共國務院安排了不同派系的人,分解了權力,並讓他們互相監視,國務院內部無法形成一體,更便於習近平直接掌控。

軍委班子成員分屬不同派系

軍委委員包括習近平,原有7人。軍委副主席張又俠是新陝西幫;軍委副主席何衛東是福建幫;已落馬的原中共國防部長李尚福派系色彩不明顯;軍委聯合參謀部部長劉振立派系色彩不明顯;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出身原31軍,是福建幫;軍紀委書記張升民是陝西人,應屬新陝西幫,但他出身於前二炮部隊,二炮部隊後變身火箭軍,目前被整肅。

軍委委員中,福建幫和新陝西幫分庭抗禮。習近平繼續保留了兩名軍委副主席的設置,同樣讓他們互相監視、嚴防軍中生變。

習近平早就安排鍾紹軍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兼中央軍委主席辦公室主任,是習近平在軍隊的祕書長。習近平在浙江、上海時,鍾紹軍都是貼身祕書。鍾紹軍被稱作监軍,時刻監視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據稱,原火箭軍司令李玉超被祕書告密後出事,可能就是鍾紹軍派出的人。

2023年3月5日,清晨中的北京人民大會堂。當天中共人大開幕。(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政法系統互相牽制

中央書記處書記、政法委書記陳文清曾在習近平之後在福建工作過,被認為是福建幫。中共二十大上,陳文清升任政法委書記,隨後卸任中共國安部部長,由原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接替,兩人相當於對調。

國安部從事間諜、反間諜工作,也負責政治保衛,隨時監視監聽中共官員。原中共中央調查部也併入了國安部。

陳一新曾在福建任職,並在習近平手下工作。1992年,陳一新調入浙江省委辦公廳;2000年升任浙江省委辦公廳副主任;2002年習近平任浙江省委書記,陳一新直接服務習近平。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陳一新不斷被提拔,2018年3月任政法委祕書長,實際主要監視時任政法委書記郭聲琨。2022年10月,陳一新接任國安部部長。

王小洪和陳一新分別掌握了中共明暗兩個統治工具。王小洪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政法委副書記,他不是政治局委員,卻是政治局會議的常客。2023年9月28日的「十一」招待會上,王小洪和政治局常委、委員同坐一桌。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張軍派系不明顯;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應勇是浙江幫。習近平對政法系統的安排,同樣起到了互相監視、互相牽制的作用。

結語

習近平不斷提拔福建幫、浙江幫、新陝西幫、新上海幫,但因可用的人有限,也不斷收攏了黨校幫、清華幫、軍工幫、新廣東幫。

習近平對這些人親疏不同,提拔的速度也不同,但習近平不想讓某一幫派做大,對大多數人也並不完全信任,因此故意在關鍵位置上盡量安排了不同派系的人,以達到最大限度地分而治之。於是習家軍內部的幫派就這樣形成了。

這些幫派雖然同屬習家軍,但他們彼此並不服氣,資歷、能力也都平平。如今習近平最大的威脅李克強走了,習家軍為了爭當新權貴,互相之間的爭奪會更加複雜、混亂,成為中共內鬥的新特徵,他們也最可能從內部迅速搞垮中共政權。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前貿易代表籲與中共戰略脫鉤
法輪功學員馬長青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
李克強事件掀新內鬥 學者:更多人將出事
萬科遭遇股債雙殺 專家:房地產已成大陷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