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部文件揭俄羅斯核電站隱藏問題 引歐洲警惕

【大紀元2023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皓月編譯報導)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 Corp.)的工程師們準備在阿斯特拉維茨核電站(The Astravets Nuclear Power Plant)建造一座1,200兆瓦的新核反應堆(尚未並入電網)時,發現了一個極為罕見的問題。

近日,根據彭博社曝光的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的內部文件顯示,用於調節流經核電站通道和管道的水純度的樹脂出現滲入主電路的情況,這有可能導致關鍵部件損壞。

如果問題持續存在,當鈾原子開始裂變時,控制棒和燃料組件就有損壞或破裂的危險。

據熟悉核反應堆問題的人士稱,在最壞的情況下,用作離子交換的樹脂如果發生積聚可能會阻礙反應堆的控制,加劇熔毀風險。一旦發生熔毀,有可能會引發核洩露、放射性污染等嚴重後果。

據悉,這是2022年2月25日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暫時中止了其在白俄羅斯西北部剛加註核燃料的反應堆機組,並推遲投入運營的真正原因。

3月反應堆首次啓動時,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向國家媒體證實存在問題,他說,「(反應堆)建造過程中存在某些缺陷。之所以出現延誤,是因為我們決心堅持非常高的安全標準。」

根據內部文件和彭博社對熟悉評估情況的歐洲政府官員的採訪,樹脂滲漏有可能造成的水污染事件只是俄羅斯原子能公司近年來面臨的問題之一,該公司還面臨著包括熟練勞動力短缺、運輸延誤和供應缺陷等問題,這些問題在普京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後仍在繼續。

距離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僅50公里(31英里)的阿斯特拉維茨核電站是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向全球出口的新型反應堆設計的試驗基地。與VVER-1200類似的反應堆將在未來12個月內在孟加拉國和土耳其投入使用。

此前,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技術和科學可信度方面一直有很高的信譽度,一般都能在預算範圍內按時交付項目。VVER-1200壓水堆是世界上最暢銷的所謂3+代反應堆,中國、埃及、匈牙利、印度和俄羅斯也紛紛訂購。它擁有多層被動安全系統,理論上是不可能發生像1986年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那樣的核洩漏事故。

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回答彭博社問題時說,「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供應商,我們始終努力確保在核電站併網和移交給客戶之前,所有問題都得到妥善解決,設備沒有出現重大故障,任何參數也沒有出現超出安全控制範圍的重大偏差。在試運行的各個階段,所有在世界上新建核電站過程中不可避免的小問題都得到了解決,對進度沒有任何影響。」

儘管俄羅斯原子能公司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核燃料和核技術供應商,但內部文件和歐洲政府官員表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對其實施的貿易限制可能使該公司管理其龐大的國際項目的能力變得更加複雜。

沒有受到制裁的俄羅斯原子能公司表示,貿易措施對其運營沒有影響,其採購戰略也沒有重大變化。

據3位對俄羅斯反應堆設計有深入了解的核工程師稱,樹脂滲漏的原因仍不確定,而且尚未向國際安全機構報告。他們說,了解這一問題是否與操作失誤或系統設計有關非常重要,這樣就不會在其它正在建造的核反應堆上出現類似的漏洞。

歐洲官員說,盧卡申科於2020年11月7日在所有任務完成之前為阿斯特拉維茨工廠的第一台機組舉行了落成典禮。其中一份文件顯示,在隨後的幾個月裡,該裝置一直在間歇性地進行維護。這些不願透露姓名的歐洲官員說,他們擔心俄羅斯原子能集團公司不自量力,有可能會在工作量上偷工減料。

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稱這種說法「毫無根據」,並表示該公司「不僅僅是在交付項目,我們還在全球能源轉型和實現淨零目標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

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表示,「我們堅持認為,在核電站的總體調試過程中,特別是在第二台機組的調試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可報告的事件。」該公司表示自己並不運營核電站,因此無法負責與總部設在倫敦的世界核運營者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Nuclear Operators, WANO)聯絡。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通過Telegram回應置評請求時寫道,「普京並不了解核電站系統的調試和測試情況。那裡沒有發生任何事故。」

雖然俄羅斯原子能公司控制著位於烏克蘭東南部、被俄羅斯占領的扎波羅熱核電站,但該公司並未因捲入戰爭而受到制裁。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全世界有許多核電站都依賴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為其反應堆供應核燃料。然而,歐洲官員表示,對俄羅斯的全面貿易限制可能會阻礙其採購某些商品的能力,並推遲交貨。

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未對事故作出解釋 引發歐洲警惕

據歐洲官員稱,這些內部文件是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白俄羅斯工廠遇到勞動力短缺和供應鏈問題的第一批證據,這些問題可能會影響核安全。

文件顯示,多年來,項目經理們一方面催促工人儘快完成工作,另一方面又抱怨不斷交付有問題的設備和供應延誤,包括閥門和發電機。

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表示,無論是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多個考察團,還是該公司的專家,都沒有在白俄羅斯核電站發現任何人員短缺的情況。

該公司表示,「設備故障或失靈的情況符合全球新建核電行業的平均水平。這些情況是可以預見的,並作為我們計劃中的質量保證協議的一部分進行例行管理,不會影響安全或運行的完整性。」

長期以來,阿斯特拉維茨核電站一直是白俄羅斯周邊國家擔心的問題。立陶宛政府曾多次對該廠的運營表示擔憂,並稱其對整個地區構成了核威脅。

俄羅斯從核貿易中獲取了大量資金,目前,該公司在7個國家有22個在建項目。

數據顯示,去年俄羅斯的核貿易額增長了五分之一,同時向美國提供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反應堆燃料。建設合同和燃料供應加在一起,對俄羅斯原子能公司來說價值數百億美元。

克里姆林宮的大手筆資助支撐著該公司在業界的主導地位。文件顯示,俄羅斯最早在2011年宣布提供利率為3.3%的100億美元貸款,期限至2038年,用於建造白俄羅斯的兩個反應堆,遠優於西方經濟體提供的條件。但由於工程延誤,俄羅斯被迫重新與盧卡申科政府協商貸款事宜,並將還款日期推遲了一年。

然而,歐洲官員的評估和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的內部文件顯示,白俄羅斯核電站的問題遠不止於此,還包括反應堆容器掉落問題和必須更換的數十個故障傳感器。

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最新數據顯示,自投產以來,阿斯特拉維茨核電站第一台機組的運行率僅為其預期產能的一半多,遠低於投資者選擇核電而非其它低排放技術的期望值。

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被認為未能充分解釋事故的原因和後果,這引起了歐洲當局的警惕。

立陶宛國家安全部在其網站上寫道,「情報顯示,白俄羅斯和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隱瞞了白俄羅斯核電廠發生的事故以及發現的缺陷。」

據熟悉這些報告的歐洲官員稱,對白俄羅斯核電站的內部審計以及俄羅斯在建設土耳其首座核電站方面的進展證實了立陶宛間諜機構的一些擔憂。

阿庫尤項目耗資200億美元,擁有四座VVER-1200反應堆,旨在滿足土耳其十分之一的電力需求,該項目得到了普京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親自批准。

文件顯示,最近幾個月,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為土耳其核電站及時採購儀器儀表和備用電源系統,以及開關設備、鍋爐部件和壓縮機方面面臨著交貨延遲和困難。該公司還被迫依靠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少數未經測試的新供應商來填補空缺。

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反駁說,該項目沒有遇到任何重大的採購問題。該公司表示,核電站90%以上的關鍵部件都是在俄羅斯製造的,並且不存在制裁風險。

俄羅斯原子能公司於12月12日宣布,它已獲得土耳其核監管機構的批准,將於2024年在阿庫尤首次發電。阿庫尤核股份公司總經理佐捷耶娃(Anastasia Zoteeva)在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的Telegram頻道上說,這一決定證實該項目符合土耳其法律和國際建設標準的所有要求。

觀察家們說,國際監管機構需要更大的透明度,以充分了解俄羅斯原子能公司在白俄羅斯的技術故障所造成的安全後果。在缺乏此類信息的情況下,對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的反應堆VVER-1200的技術的質疑也就隨之而來。

挪威環保組織貝隆納(Bellona)的分析師戈爾恰科夫(Dmitry Gorchakov)表示,白俄羅斯的「問題很嚴重」,而俄羅斯原子能公司的全球客戶和其它地方的監管機構根本「不知道」反應堆的問題是否已經解決。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朝鮮疑重啟寧邊核反應堆 美韓密切關注
國際能源署長警告:中俄主導核反應堆設計
美30年來首座新核反應堆投入商業運行
歐盟高層對新任領導人名單達成一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