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團派被團滅 胡春華 「王儲」夢斷

人氣 5051

【大紀元2023年12月28日訊】「既然邁上政治一途,就必然希望達到頂點,否則全無意義。」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在《領袖們》一書中說。

生於中國平民之家的胡春華就走上了這樣一條路。

1963年4月1日,恰好是西方愚人節的這天,胡春華出生在湖北省西南邊陲五峰縣一個貧寒的家庭。他的父母靠耕田維生,是地道的農民。胡春華兄弟姊妹六個,他排行老四。

由於胡家地處偏僻,胡春華每天上學、放學不得不走很遠的路。據說他腳板上的繭子「有銅錢厚」,「穿爛的草鞋有一籮筐」。

1979年,16歲的胡春華以五峰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上大學,而且考到了中國最富盛名的北京大學。在中國,上大學的正常年齡通常在17至19週周歲,16歲就上大學的本來就不多見。

然而家中出不起路費與學費,胡春華只好到附近的一個水電站賣苦力。據說他背了一個暑假的河沙,再加上父親東拼西借,總算在開學前湊足了費用,趕到了1500公里外的首都北京。

從默默無聞到一鳴驚人

在北大中文系的班上,胡春華不僅年齡最小,個頭也是最小,人生閱歷與他人更是無法同日而語。在那個「老三屆」遍地、人才濟濟的北大,這個湖北山區來的農村孩子,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胡春華在大學四年中默默無聞,直到畢業時才幹了一件一鳴驚人的事——主動報名去西藏。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空氣稀薄,地廣人稀,貧窮落後,生活條件艱苦。整個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中,報名去西藏的僅此一人。

胡春華的決定引起了中共黨媒的注意,先後予以報導。在那個精神貧瘠的年代,中國是一個靠各種「光輝榜樣」與「先進典型」支撐的社會。20歲的胡春華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忽然在一夜之間成了大家學習的「榜樣」。他被樹立為「優秀畢業生典型」,立即入黨,上報紙、電視,到處報告,熱熱鬧鬧了好一陣子。

胡春華究竟是怎麼想的?他在媒體採訪以及首都高校畢業生大會上,說了不少政治正確、高大上的話。可是他同級同系的大學同學說出的情況卻大相逕庭。

筆名「橡溪」的同學在博客中回憶說,胡春華的家鄉湖北一向對本地學生抓得很緊,要求「哪來哪去」(從哪裡考來的,畢業後還回到哪裡去)。小胡當時既不想回湖北,又沒有能力考研究生。那時社會上大張旗鼓動員,響應胡耀邦援藏的號召,急需內地人員把支邊幾十年的老幹部換回來。北京高校更是對願去西藏的畢業生猛拋誘餌:立即入黨,雙倍最高地區工資,一年三個月回家休假,滿八年即可調回。

儘管北大畢業生那時很吃香,可是胡春華其實沒有太多的選擇,而且家中為他上學還欠下了不少債務,拿雙薪也就意味著可以儘早還債。胡春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走入了西藏。

老胡提攜 平步青雲

胡春華當初可能不曾預料,他在西藏遇到了對他來說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物——後來的中共黨魁胡錦濤。

胡錦濤曾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1988年底至1992年底,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

藏人與中共之間的衝突本來就長期存在。胡錦濤剛到西藏不久,正值當地發生暴動,衝突過程極為血腥,並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1989年3月,中共當局宣布西藏首府拉薩戒嚴,胡錦濤迅速響應並鎮壓抗議者。據記載,拉薩的居民與僧人死亡469人,受傷758人,被拘留2750人。

戒嚴令直至1990年5月才被解除,胡錦濤的狠毒得到中共前黨魁鄧小平的賞識。天安門大屠殺之後,儘管鄧小平已把黨魁的位置交給江澤民,但是作為「太上皇」,鄧小平當即拍板,御定胡錦濤為隔代接班人。

老胡有此功勞,小胡功莫大焉。據悉,在西藏流血衝突期間,胡錦濤須每天向中央報告鎮壓的進展,來往電傳,文牘繁重。當時西藏的官員大多是軍人背景,拿槍輕而易舉,拿筆似重如山。年近半百的胡錦濤剛到西藏,連高原反應還沒適應,還要日夜審訂給中央的電文,身體實在吃不消,於是有人向其推薦了小胡——胡春華。

北大中文系出身的胡春華,受過專業訓練,最擅長的就是文字,起草電文迅捷、準確,無需老胡逐字審定、修改。危難之際,得此文膽,老胡對小胡激賞不已,器重非凡。

從此之後,小胡便登上了官場的直通車。27歲副廳,29歲正廳,34歲副部,43歲正部,年紀輕輕的小胡已坐上普通人一生都無法觸及的高位。

胡春華先後兩度進藏,第一次13年,最高擔任共青團西藏自治區委書記。回京幾年後再度進藏。第二次5年,最高擔任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政府常務副主席及自治區黨校校長。2006年胡春華回到北京時,任團中央第一書記,這個位置正是胡錦濤當年坐過的位置。

提心吊膽的儲君之路

隨著胡錦濤步入中共領導核心,老胡已經把小胡作為「儲君」來培養了。小胡此後的路線都是被精心設計的。

胡春華先後在河北、內蒙、廣東三省做封疆大吏,每到一處都是「最年輕的」政治新星。2008年,他在河北擔任副省長、代省長;2009年調任內蒙,擔任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2012年,胡春華再次調至中國最富裕的廣東省,擔任省委書記。

胡春華在每個省都遇到不同的社會危機事件,包括震驚中外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儘管作為當政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胡春華每次都安然無恙。

2012年,執政十年的中共黨魁胡錦濤退位,把權力交給下一任習近平。有媒體披露,胡錦濤在交班之前,對習近平親自交代:人事問題你盡可以有自己的安排和布局,但胡春華實在是非常優秀、可以挑重擔的人才,你務必要妥善安排重用。

「隔代指定」已經成了中共黨內的政治規矩,就像鄧小平隔代指定胡錦濤,江澤民隔代指定習近平一樣,胡春華也成了胡錦濤隔代指定的中共第六代接班人。49歲的胡春華,隨即晉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離中共最高權力機構僅一步之遙。

十八大政治局中有兩個年輕的「60後」,一個是胡春華,另一個是孫政才。按照各界的解讀,等本屆當政者十年期滿退下後,這兩人將分別接任總書記和總理。

胡春華自己,顯然也把坐上中共老大的交椅,當成人生的唯一方向。十年中,他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謹慎低調,生怕犯下任何差錯。

沒聽說過胡春華有任何興趣愛好,也沒聽說過他有任何個性特點,即使有也必須全部收藏起來,把自己同化成體制的一顆零件。

胡錦濤退位後,小胡離開老胡的庇護,還要不斷揣摩新的「聖上」意圖。聖上向左轉,胡春華冒著犯眾怒的風險,也要交出「投名狀」——毀掉廣東汕頭的文革博物館,這個中國唯一紀念與反思文革的公開場所。

2017年7月,與胡春華一同進入政治局的政治新星孫政才突然無預警落馬,後被判處無期徒刑。這無疑於給了胡春華當頭一棒,但他反應過來之後趕緊表態,支持審查孫政才。

有分析認為,胡春華與孫政才兩個政治新星「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也有分析認為「此消彼長」,一個下去了,另一個反而沒有競爭對手。

儘管胡春華嚇得夠嗆,但是風波過後,發現自己並未受到明顯影響,於是再次強打精神,更加小心翼翼。他也沒有退路了,因此只能孤注一擲。

二十大召開前,胡春華到了衝刺階段,他在一篇文章中51次提到「習近平」,向聖上表達忠心,而對自己的直接上級李克強隻字未提。

胡春華哪裡知道,更大的一場暴風雨將至。

團派被團滅 誰能獨善其身?

曾在團中央任職的官員,都被認作是「團派」的成員,其中代表人物包括胡錦濤、李克強、汪洋等,胡春華自然也不例外。

隨著習近平的羽翼日漸豐滿,團派、江派、太子黨等黨內派別統統成為被打擊對象。特別是習近平修改憲法,尋求連任乃至有終身執政的可能後,各派之間對權力的博弈,幾乎一刻都沒停過。

2022年10月召開的中共二十大,其幕後廝殺之激烈程度被認為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黨代會。以往的黨代會召開前,黨內對政治路線和人事安排已經有基本共識,黨代會只是走走過場。而這一次,整個開會的過程就是動態博弈的過程。

最終結果,習近平破了黨內的多項政治規矩:破了任期兩屆必須下台的規矩,破了「七上八下」的規矩,破了黨魁「隔代指定」的規矩,也放棄了「堅持改革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國策。

兩屆政治局委員、副總理胡春華,在最後一刻出局,不但沒有入常,連普通的政治局委員甚至候補委員都不是。

最後的二十大政治局委員只有24人。儘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沒有必須25人的定製,但是第十七屆、十八屆與十九屆都是25人。這屆忽然少了一人,有分析認為,少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胡春華。

在二十大閉幕式上,胡春華的「老東家」胡錦濤,想看看花名冊上的名單最終是誰,旁邊的栗戰書就是不讓他看。心虛的習近平看在眼裡,怕出差錯,命令保鏢將胡錦濤架離會場。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國際媒體的攝錄機面前,前黨魁被驅離,場面震驚世界。老胡走過小胡身邊的時候,小胡連頭都沒敢側一下。

團派的另外兩名代表人物,同是67歲的李克強和汪洋,也全都卸任中央委員。中共的領導核心,全是習派人馬,無一團派代表。胡春華,如果還有王儲大夢的話,至此也應該徹底醒了。

胡春華最終獲得全國政協排名第二副主席的一項閒職,然而故事至此還未結束。

今年10月27日,卸任總理半年的李克強突然在上海死亡,死因蹊蹺,沒有人相信官方「突發心臟病」的說辭。

12月13日,胡春華被委任以習近平特使的身分,出席在非洲島國馬達加斯加舉行的新總統就職典禮,也沒有人認為胡春華重新獲得信任。

大多評論人士對此的解讀是,這是習近平在內政外交孤立的情況下,對被打壓者一點兒安撫而已。然而這在胡春華幾近絕望的心中,可能或多或少的,又濺起一絲漣漪。

習近平至今並未設立接班人。如果中共政權解體,也就不需要接班人了。中共如今內憂外患加劇,已經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小胡肯定也能看的出來。在中共仕途這條路上,胡春華還要走多久?他有選擇的能力嗎?

《人物真相》製作組

相關新聞
【人物真相】台灣大選「戰貓」蕭美琴
【人物真相】奧特曼復職Open AI CEO之謎
【人物真相】日本「抗共大使」垂秀夫
【人物真相】米萊上台 阿根廷右轉 歷史大變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