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立峰「開倒車」 被指是經濟崩潰加速師

人氣 12742

【大紀元2023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共新組建的中央金融辦、中央金融工委日前聯名在黨媒發文,釋放金融領域「政治挂帥」信號,多個監管新架構的主管也在官媒上配合造勢。當前中國經濟不利因素凸顯,專家認為,掌管金融的何立峰是聽從習近平指令的政治官僚,準備在金融領域開倒車,中國經濟正加速崩潰,當局只是在拖延時日。

何立峰掌管的兩金融機構首發文 專家指開倒車

12月1日,中共中央金融辦、中央金融工委聯名在黨媒「求是網」首發文章,強調「五個必須」,首條即是「必須堅持和加強中共的全面領導」,同時也提到「必須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有效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等。

中央金融委主任是總理李強擔任,而副總理何立峰則任中央金融(委)辦主任、中央金融工委書記。李和何均是習近平親信,李強曾是習主政浙江時的大祕,何立峰更早在福建時就是習的故交兼舊部,被認為更接近習。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12月7日對大紀元表示,金融系統實權在何立峰手上,金融辦的文章代表他的想法。這五點「必須」,說白了就是黨領導金融,不但毫無新意,而且是開倒車、走回頭路。中國金融系統都變成了以黨為核心,是為後續大規模倒退到計劃經濟做準備。

李恆青分析說,當年朱鎔基對積重難返的中共官僚體制進行改革,搞黨政分開,讓黨就管黨、政府來管理其它,再引入市場作為資源配置方式。現在又要走回頭路,是因為這些官員的權力都來自習近平個人,不是人民選舉產生的,如果違背了習的意志,很快會被拿下,就像最近被免職的秦剛、李尚福,本來也都是「習家軍」。

悉尼科技大學副教授馮崇義12月7日對大紀元表示,何立峰不是技術官僚。原來的副總理劉鶴還算是技術官僚,跟經濟學界和市場派保持一些密切聯繫,能講一些像樣的經濟學概念。

「何立峰是當黨棍上來的,他喊的都是政治口號,都是習近平定好的調子,沒有任何新意。他們所定的措施,對解決金融危機沒有任何幫助。所謂黨管,就是黨來壓著經濟。整個方向、整個路線就是政治挂帥,用政治方式來解決。」

三名監管大佬做政治表態 分析:黨管金融有兩種意圖

12月4日,中共新華社發表對央行行長潘功勝、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李雲澤、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專訪。官媒稱專訪主旨是為落實10月底召開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部署。

前述這三人的共同點是,都強調了中共對金融工作的全面領導;但在政治表態之外,潘功勝重點談地方債,李雲澤強調「妥善應對各類金融風險挑戰」,易會滿說要「全力維護資本市場平穩運行」。

在「一行一總局一會一局」4名主管中,目前只有新任外匯管理局局長朱鶴新還沒有表態。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12月7日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要黨絕對控制金融,因為防範經濟危機全面爆發,金融是關鍵。「只要金融不炸雷,其它危機都可以通過金融操作堵漏子。」

他說現在當局等於要求金融系統不以盈利為首要目標,而以服務實體經濟和政治需要的功能為首要目標。這種黨絕對控制金融的做法,是一種臨時應急措施。

不過,王軍濤認為,另外也可以解讀為,習近平要依照他的極權思想,建立所謂有中國特色的金融系統,以便實現所謂的「高質量發展」,實際上是要通過金融系統榨取百姓財產,投資給那些燒錢的創新企業。

李恆青認為,何立峰手下的這些高官,並不是不知道現代金融是怎麼搞的、西方世界的金融是怎樣的,他們知道當局現在搞倒退回去,自己也成為毀滅中國經濟發展的罪人之一。

他舉例說,央行行長潘功勝提到地方債,其實是挑明,地方欠了銀行那麼多的錢沒法還,銀行現在唯有展期,讓地方政府債務不爆雷。但真正的好做法,就是要建立以公民社會為基礎的現代金融體系,他們不願意做,也不敢做。「這些人只想保住權位以及退休後享受的待遇,誰也不想動根本。」

穆迪下調中國評級展望 中共為何不敢狠批?

國際信用評等機構穆迪(Moody’s)12月5日援引中期經濟增長下滑以及房地產產業規模持續縮減等理由,調降中共政府信用評等展望,從「穩定」降至「負面」,並警告說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房地產行業危機等正在加深。

中共財政部稱「感到失望」,中共外交部則說「沒有必要」。

出於對債務水平的擔憂,穆迪6日再將八家中國大陸銀行的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

受影響的八家銀行包括三家政策性銀行和五家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它們分別是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

李恆青說,即便中國要退回到計劃經濟,唯一沒辦法退的就是外資。當局現在處理恆大等房地產公司的外債,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影響到中國繼續發行主權債。

他說,穆迪將對中國評級調整為負面,中共也不敢狠批,因為它知道後續即便回到計劃經濟,也不能完全閉關自守。「它還是需要借債,何況現在還有好多外債在身上,它特別怕外債部分,內債不怕,自己印錢就可以了,它就敢這麼幹。」

王軍濤表示,中共目前著急解決國內金融監管問題,沒有討論中共極權體制下的金融監管怎樣與世界自由金融體制的接軌問題。例如,最近北京要開放外資進入中國金融系統,令人懷疑的是,是不是也不能以盈利為目標,而必須服務於中共政治需要和資金配置方案?

近期向製造業直接投資的外資大規模撤出中國,據指是因為中共以國家安全為名不許搜集信息進行風險評估。王軍濤表示,如果大規模、長期投資製造業的資金需求沒有了,金融系統許多業務就沒有服務對象了。

中國金融等死?專家形容何立峰為經濟崩潰加速師

中國經濟低迷,房地產爆雷滾滾、信託資管機構接連出險、樓市和股市下滑難收。企業疲弱的盈利數據,促使投資者繼續拋售中國股票。12月5日,滬指再次跌破3000點,收盤2972.30點;深指、創指跌幅將近2%。

李恆青表示,中國的金融風險持續發生,銀行隨時都可以垮掉,下一步會出現大規模擠兌。因為許多房地產企業早就資不抵債了,政府部門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

他說中共搞加強黨的領導,短期內維穩能混過關,長期不行。「現在中國是滾滾雷聲在爆,就像一個病人癌症擴散到全身了,化療都沒辦法了,它現在要用時間空間換時間,往後拖。」

中共當局最近一直在推動地方所謂「化債」,各地接連披露特殊再融資債券發行計劃。

馮崇義表示,中共搞金融並不是按照專業的金融準則來做事。比如說地方債的問題,地方成立城投公司,用政府的名義,讓銀行把資金優先貸給它們,結果投資房地產崩盤,錢收不回來。按照正常的金融規則,銀行沒有理由繼續貸錢。但是黨的領導人要穩定金融秩序,要銀行繼續貸新債讓它還舊債。

馮崇義說,金融系現在很多高官不斷被整肅,行長們只能聽黨的指令把款貸過去,將來收不回來不管。中共根本不按照金融專業規則來做事。「像何立峰講的,完全是黨棍的話,不是金融專家或者金融管理人員的話。」

他說,按照這樣下去,銀行的錢還是投往債務像無底洞的國企,結果企業債務越來越大,政府的債務也越來越大,一直到這個政權崩潰為止。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習近平被稱為中共滅亡的「總加速師」,從這一角度看,何立峰就像是在經濟領域的「司機」或稱「加速師」,他和習緊密結合,試圖以政治驅動金融,恰恰是搞死中國經濟。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王赫:何立峰和劉鶴,習近平更倚重誰?
【人物真相】習家軍內鬥 何立峰成刺向李強之矛
中共被指朝中無人 何立峰兩金融兼職首曝光
何立峰再竄升攬金融大權 被指面臨兩場危機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飄香 折扣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