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92)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擁抱夕陽

隨著醫治白血病及肺癌的同時,感到腰部疼痛而求教於醫生,後因病情演變成腎衰竭。因為有了腎結石,當晚做了緊急清石手術,並植入兩條導尿的膠管,說約四星期後取出以完成手術。

盼星星盼月亮還不見那傢伙給出確實的時間表,催得急了才定出時間,怎料又臨時失約。我當時就發火了,不是太兒戲了嗎?經此一役才在翌日做了手術。

腰部及後背疼痛仍在,很有耐性地等待了差不多逾月,在複診時求教於醫生,卻沒有得到比較清楚的答案。他們否定與白血病有關,並安排CT骨頭。希望能得出一個真實的結果吧?我可被它折磨了一年多了。

偶然於網絡上翻查得知,白血病可導致骨髓病變而疼痛。得了血癌的病人能有三到五年可活的屈指可數。看來這次真的是天亡我也,那麽現時每月連續七天十四針的注射抗癌藥,只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就在黃曆年底之前的某個晚飯裡,我提出要訂購一種日本進口的急凍海產,眾人商量後決定由兒子執行。除夕前夜相問訂的貨到了沒?很意外地他說我沒有告知他要訂貨。很無言啊!

你在哪裡?

在店裡,啊,是2:30,我知道!

你就不能事前和我說一聲將會晚些、晚多少?

也許是從前做的有違天理的壞事太多,現時應在那個不成器亦不成材的王八蛋身上。本來以為有了一枝扶手棍,怎料卻是一枝生蟲拐杖。

那傢伙辦事及思維極不靠譜,怪不得那麽多女子離他而去,可見其做事極度混帳。對他,我可是千分之一萬絕望,不生氣了,留著苟延殘喘吧。

還是沒有找到肋骨疼痛的原因,很無奈啊!到底是什麼毛病呢?這次的驗血報告顯示血小板的指數突然由上月的二百多狂跌至二十多,反差未免太大了,這個血癌鐵定是要我的命,奈何!

我這一生可以說當作兩生來看,前半生經歷了極短暫的甜蜜幼年,緊接下來卻是無盡超級苦難的童年和青少年。可憐得老天爺垂憐,得以在東方之珠享受到自由及幸運。最後更在暮年能幸運移民到真正的自由世界。上半生為奴為婢而下半生為快樂自由人,真的是不枉此生了!

歌曲《別哭我最愛的人》:

「別哭,我最愛的人,今夜我如曇花綻放,在最美的一霎那凋落,你的淚也挽不回我的枯萎。

別哭,我最愛的人,可知我將不會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閃亮的星光。

是否記得我驕傲地說過--這世界我曾經來過……」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洗手間裡,我在洗臉池前磨磨蹭蹭,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鏡子裡,一個戴黑墨鏡的在向我微笑!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兒。「方明,這兒沒監控。」這熟悉的聲音讓我心驚肉跳!他摘下了墨鏡——My God!是他!
  • 在醫院見到了杜紅,也看到了她那位一直昏睡的將成為植物人的男朋友,我真是無話可說了。這個剛畢業的法律研究生,不諳世道,跟預審死磕,結果被一手遮天的小預審整得被律師所解聘、男朋友被打成重傷。我塞給她一萬元——杯水車薪,在這昂貴的醫院裡支撐不了幾天。這錢還是我向母親借的,我目前在國內的現金,為還人情債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 徐隊一愣:「說點兒『人話』你聽不懂啦?非得讓我說『黑話』是不是?方明,收拾東西!」我終於聽到了這句久久企盼的「自由令」——坐牢四個月,我就聽不懂「人話」了?非得用「地獄的語言」翻譯一下!我已經成了標準化的大陸囚徒了!
  • 忽然牢門口鈴鈴作響——徐隊拿著鑰匙當鈴鐺晃。「又講課呢,方明?」他說著開了鎖,裝模作樣地說:「放學了,你走吧。」這是著名小說《最後一課》裡的最後一句話,他用的也是小說中那老師悲涼無奈的語氣。又開玩笑了。我馬上改為笑臉迎了過去,「徐隊,又提誰呀?」
  • 原來膾炙人口的「諺語」竟是半個世紀的騙局!應該是「小河有水大河滿,小河沒水大河乾」——大河的水是小河流匯過去的!人民富足了,國家才富強,西方民主社會就是這樣;而中共顛倒是非的「諺語」竟能騙了幾代大陸人——一味壓榨、搜刮人民,紅產階級打著國家的名義中飽私囊,給嗷嗷待哺的人民剔出點牙縫裡的剩飯,這就是黨的溫暖。
  • 「十萬搞定!後來都是預審教我的口供、教我的逃跑路線。他是讓我舉報一個『專門轉移朝鮮人出境的團伙』,其實就是一個韓國大飯館。預審給我換了身好衣服,明著安排我去求那兒的韓國老闆幫我偷渡,讓我給老闆打個欠條,然後他們好去抓那個老闆,逮個現行。他們四個人在大門外守著,兩個在裡邊吃飯,我裝著找老闆,從後邊兒的廁所窗戶跑了。」
  • 不到二平米(平方公尺)的廁所煥然一新——這就是布什總統給老江打電話,給我們爭來的「人權」!只是鋪鑲了磁磚,安了可以洗涼水澡的淋浴,換了個四十W的燈而已。沒幾個月,七處就要搬到昌平了,臨走還費錢幹這個——「廁所人權秀」!這足以讓老江給布什回話時吹得天花亂墜了。
  • 小周可以選擇別的抗爭方式,可以低低頭出去,去宣揚他的FLP 「公平——邏輯——證實」的理念,可這個昔日的基督徒,把《啟示錄》銘刻在心,選擇了一條殉道的路——不,他抗爭了,曾經從死神的魔掌中甦醒過來了,是那個男大夫,硬把他推向了殉道的路——撒旦!不折不扣的撒旦!
  • 「反基督,也是預言文化中常用的一個比喻,比喻敵對基督一樣的善的信仰。現在黨的元首姓『江』——六劃;他的權杖——共產黨的『共』——六劃;專門迫害信仰的機構——六一○公室,這就是六六六。」心裡還在疑惑,還真沒有比這解釋更貼切的了。我又問:「《啟示錄》還預言啥了?」
  • 大家正無聊,小周向我提了個非常抽象的問題:「方哥,判斷問題的時候,你們教過思路的順序沒有?就是看問題先看什麼,後看什麼,怎麼看?」「全面看唄,能歷史地看最好。」小馮說:「看事實唄!」小周一笑,說:「小馮,如果誰上來就讓你『看事實、看事實』,很可能他在騙你呢!你看了『事實』,被騙了還不知道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