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中共千名高官醫保年花逾164億說明什麼

人氣 9232

【大紀元2023年02月18日訊】近日,針對中共令退休者醫保金直接縮水的醫保改革,廣州、武漢、大連等多地退休人員先後爆發抗議,要求「還醫保錢」,許多人質疑如此改革是否是因為醫保基金已沒足夠資金支撐所致。錢到底去了哪裡?更讓普通民眾憤怒的是,此次醫保改革涉及的只是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公務員醫保根本不受影響。

既然公務員不受影響,高官以及各級官員們自然也不受任何影響,而這些官老爺們一年要花多少錢用於醫療保健上呢?近日,有海外推特援引中共體制內的爆料稱,中辦主任、現政治局常委丁薛祥任主任的中央保健委員會負責的不超過千名的中央和省級高官,去年一年獲得的中央財政撥款竟然達到164億8千萬元。與湖北衛建委去年所獲的中央財政撥款51億6千萬元,形成鮮明對比,且觸目驚心。

簡言之,千名高官所獲得的醫療保健費用是6千萬湖北人醫保費用的3倍。這些錢來自哪裡?

一個問題是,這名中共體制內官員透露的信息真實度有多高?

首先中央保健委員會是存在的。資料顯示,該委員會是負責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京中央省部級領導幹部健康管理工作的中共中央議事協調機構,辦公室設在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保健局,由中共中央辦公廳歸口管理。主要負責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個人身體健康。現負責人確實是丁薛祥。

其次,按照中共規定,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指的是若干機構中的21種職位、占102個職數的71名領導人,現任加上在世的離退休的領導人以及各省部級離任的高官,幾百位總是有的,但應不超過千人。

第三,這些現任在任中共領導人的保健費用究竟是多少?如果按照一千人算,164億平均分配到每個高官頭上是1640萬。如此高額醫保費用有可能花掉嗎?是怎麼花的呢?高官們的花費占了中共投入的醫療費用的比例是多少?

事實上,中共老幹部群體100%免費醫療制度由來已久,就連中共內部早些年就已經意識到了巨大問題的存在。據2005年中科院的一份調查報告稱,中共當局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

2006年第二屆中國健康產業高峰論壇上,時任衛生部副部長的殷大奎在題目為《關於建立公平高效的衛生醫療服務體系》的演講中,曾引用了這份報告的數據:「我們850萬公務員占了裡面的絕大部分衛生資源。」同年9月,中國青年報報道指,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有200萬名各級官員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官員長期占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加上其他650萬官員,又花了多少呢?

中共官方資料顯示,2006年,全國衛生總費用約為7000億元,占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占衛生總費用的17%,約1190億元,這裡面的80%——也就是952億元,都用在了850萬黨政官員身上,其他13億人只分到20%——區區的238億!

2021年全國衛生總費用7.5萬億,占GDP的6.5%,其中,政府投入占衛生總費用的27.4%,約20718.5億元。如果依舊按照80%的比例算,1.65萬億元用在了850萬黨官身上,其他10億左右人只分到4143億元。考慮到因中共當局一再超發貨幣,中國的通脹驚人,貨幣貶值嚴重,民眾實際分得的未必高於2006。

因此,中共千名中央和省部級高官全年一年的醫保費用為164億8千萬元,並非不可信。

至於高官們將醫保費用花在了哪些地方,無非是豪華的病房和無微不至的保健和治療費用上。

2011年10月,媒體報道稱歷時兩年建設的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新幹部病房投入使用。6 至8 樓為廳局級幹部病房,9 和10 樓則為副省及省級幹部病房,其中部級領導的病房最大有近200平米,由廚房、次臥室、主病房、衛生間、客廳、餐廳組合而成。裡面還擺有衣櫃、餐桌、真皮沙發、茶几等生活用品。其固定服務對象,即副廳(局)級以上領導幹部為2000人。

不過,豪華病房非吉林獨有,江蘇、北京、河南、武漢、山東等地,此類豪華和超豪華病房早已存在。而二十年裡,這樣的豪華病房在全國有多少呢?如果某些離退休高官常年待在醫院中,一天的支出就近千元,每年的費用就有幾十萬吧,還不包括特殊疾病的治療。

除了豪華病房費用外,高官們用於保健和治療的支出也令人乍舌。2013年8月,新浪新聞報道:「新華社在調查領導幹部職務消費時發現,一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而且,高官一旦進入生命維持系統,一天的費用是20多萬,住多少天都不用自己花錢,而是用百姓交的稅支付。

此外,北京301醫院2005年啟動的專為中共最高領導層提供的醫療服務,目標是將他們的壽命延長到150歲的「981首長健康工程」中,還包括器官移植。

中共原衛生部部長、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門人」、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2005年7月升任中央保健局局長,負責所有中共中央領導人的醫療保健。而黃潔夫的前任吳階平是泌尿外科醫生。從1960年吳階平進行第一例腎移植開始,利用活體器官進行移植手術,滿足中共黨、政、軍界高級人員健康需要便成為慣例。

要知道,老年人的保健以心血管、慢性病為主,是內科醫生的專長,泌尿外科醫生和肝移植外科醫生成為中共高級領導的保健總管,本身就是違背醫療常識的。這背後的貓膩中共高層心知肚明。黃潔夫背後有多少中共高官的支持也就可想而知了,而又有多少高官進行了器官移植了呢?中共對普通百姓進行隱祕屠殺、盜取器官,從而為中共權貴的健康和利益服務,這背後的邪惡有多少還未被揭露?

幾年前,互聯網上出現的「國安委骨幹與某紅二代的神祕對話」中提到,中共統治者爬到頂尖位置後,就只有兩個目的:一是保持政權的永久穩固;二是琢磨如何長生不老,怎麼能活得更長、更高質量地活下去。為了延長壽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能換腎,能換肝,心、肺什麼都能換,於是換完內臟換腦器官。這些巨額的花費自然又是中國老百姓買單。

此外,三年疫情期間,中共高官們為了防止染疫,除了加強防範外,一定還少不了打什麼營養針,吃什麼補藥,等等,這又是一筆筆巨額花費。

在中共高官們用老百姓的錢享受醫保特權之際,中國老百姓卻不得不承受中共一次又一次的盤剝,不僅將事關百姓生死的藥品不納入醫保範圍,還通過最新的醫保改革人為製造門檻,加大百姓買藥看病難度。

中共千名高官醫保年花逾164億以及黨官們占用絕大部分醫療資金的事實,無疑就是在告訴中國人,在中共眼中,老百姓真的就是人礦。如果不為了自身和子孫後代反抗,中共套在身上的枷鎖會越來越沉重。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紅二代披露中共特供系統鮮為人知內幕
【新聞熱點追蹤】閆麗夢:中共高官都吃羥氯喹
前中共高幹病房醫生曝光高層「特供」待遇
習推軍人配偶免費醫療 專家:與穩定軍心有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