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客:中共的政治模型背後

人氣 771

【大紀元2023年03月06日訊】

一。兩會,聊聊四套班子

黨、人大、政府、政協,是所謂的中國四套班子, 體量不同,但都是從中央到縣一級有牌子有地點有人員的實體,從上到下四個獨立體系。這就怪不得中國某個縣城的領導數量,能比日本東京都多。按中國這種官民比例,中國人活得累一點不奇怪。

因有的黨員朋友思維易固化,得多說一句。提到四套班子,只是針對現實情況,不是要鑽到中共那種腦袋有蟲的雲山霧罩裡去探討什麼,那些是假的。不是中共說它是什麼政治構想,它真就是什麼,中共這騙子拿出來的東西,本身就有障眼法。看中國只能從實際論。四套班子字面簡單,但背後水很深,戲很亂,現實更亂。

中共自己介紹大意是:政協給人大支招,人大監督政府。

監督政府,常給下面一些人搞誤會了,認為共產黨有在接受監督的機制,人大應該促使黨怎麼怎麼樣……這種想像的事兒壓根不存在,人大監督的是四套班子裡的政府,不是那套黨班子。政府是政府,黨是黨,到中央一個是國務院,一個是政治局,不是一回事。

那黨呢?誰在監管?沒人管,也不讓人管,這才是中共政治模式萬變不離的核心。黨管著那三個,而且黨還能操縱那三套班子按需掐架。人民不聽話,操縱政府(代表國家)制百姓;政府不聽話,拿人大(代表人民)當棒子打政府。不服的聲音多,讓政協使勁喊擁護,壓住反對的聲音,讓外人聽不到挨整者在說啥……反正黨沒人管,黨又在那三個裡安插了很多自己力量,黨在裡面能玩的套路就多了去了。

但是古語:不依規矩不成方圓。黨上下其手高度活躍在國家政治生活中,卻是一個不受控的,從歷史上看,這樣的最後一定會成為亂源。能把中國亂到什麼成度呢?舉個例子吧。劉少奇是當年人大選的中國國家主席,而且當選了兩屆。毛xx不開心,於是就利用黨的這套掀風作浪搞起全國運動,竟然能把國家主席從中南海的辦公室裡揪出來批鬥,隨之不斷升級直到迫害死。中國的國家主席在中國地面都能說劫持就被劫持,說虐殺就被虐殺,全國稀裡糊塗搭進去的人更是無數,用今天的詞兒,那得叫碰上前所未有的黑惡勢力了吧?這種黑惡勢力不打掉,國家主席的命都是浮雲,你老百姓還幻想什麼國家命運民族命運的,誰還敢去閉眼做什麼中國夢,萬一死在這噩夢裡呢?所以這四套班子裡,哪怕你不去解決不幹事的閒套,你起碼必須把亂套的先解決了,這個國家才可能有希望。

人大、政協這兩會已經越來越像和百姓無關了。人大代表已經主動到不需煩勞人民去裝樣子選選了,一到開會,遍地代表齊刷湧現,不知從哪來的,非常符合中共的地下黨作派。至於政協,今天你在大陸加入個民主黨派,有個手續環節是等待共產黨的審批,很多人在申請書裡要大篇幅歌頌中共,以順利加入民主黨派,感覺越來越像中共的編外支部,難不成也是中共地下黨?

人大和政協現在像中共的大外套和小馬甲,穿起來擋上一些不堪能體麵點,但中共一旦惱羞成怒,體面一概不顧,裸奔一直是共產黨的常事,所以兩會的存在感一直很弱。

但是這次兩會,正趕上了整個國家山雨欲來風滿樓,尤其對立足企業界的來說,如果再刷不出存在感來,就怕下步連自己和自己家族企業都要一起被不存在了。

二。黨為什麼也需要政府

把四套班子簡化簡化,對人民有用的其實就一樣: 政府。當然,對中共而言,去掉外套和馬甲,它要兩樣:黨和政府。

為什麼黨也要政府呢?共產黨對政府這種東西,其實是又恨又愛的。就像黑幫搶到一個公司,占領後發現個問題,公司這東西和金庫不一樣,得靠經營才能出財富,你光靠棒子砸不好使。無論國家還是公司,如果你不是想搶了就跑,你就得會經營,不然不但發不了大財,還搞的你焦頭爛額。所以黑幫搶了公司,折騰兩天勁頭一過,發現還是得找個管理團隊才行。共產黨在不犯渾時也明白這道理,政府這東西還是得有的,中共再想集權,也不好搞成黨就是政府。

共產黨鬧事兒行、整事兒行,做事兒不行,這點中共嘴上不承認心裡也知道。其實你看它往臉上貼金的那些事,很多只是政府實務,那些事就算沒有共產黨,政府那些人還是那麼干。政府實務和主義無關,想幹好你不必是黨員,但你必須懂業務和有職業道德。以老百姓視角,房子不是向磚頭講主義建起來的;疾病不是喊政治口號治好的;搞農業,不是你政治鼓吹一下,就真能畝產過萬斤、母豬賽大象的。所有這些,不論中共怎麼吹上天,最後都得摔地下從新面對現實。面對現實就是遵從客觀規律,就是順著老天爺的要求來。老天爺安排你兩隻腳走路,你非要倒立你必然難受。

個體黨員先進事蹟也一樣,不是黨員做好點什麼,就都能貼在共產黨臉上的,你得符合邏輯,這對個體也是尊重。人同時有多重社會屬性的,共產黨員也會吃飯,那是因為是人,那不是他當黨員才會的。人會吃飯,是老天爺給的;而搞階級鬥爭,割資本主義尾巴,種出來吃的不讓吃,去餓死,這種不因為共產黨你決不會幹的事,才真能說是黨給的。

黨不能代替政府,哪怕是政府同一夥人的雙重身分也不行。因為一把黨的身分放前面,就只能按照黨的理論去做了,你假喊喊還好,你要是真把手伸到實務中去,一按照主義干那就是跑偏,因為問題的根就出在共產主義理論自身上。

共產主義是造反用的東西,不是過日子用的。就像軍火,當強盜時覺的炸藥好,打劫時能炸大門,可現在正常過日子做飯,你把炸藥放菜裡炒什麼?炸掉的肯定不只是你的門牙!

共產主義理論屬於破壞理論。這是客觀講。馬克思琢磨共產主義那套時,性質很清楚是鼓動人造反,怎麼推翻政府自然是避不開的。所以關於怎麼砸爛一個世界,即使沒全明說,暗中涉及的層面和角度也非常多。而對於怎麼建設一個世界,只有畫餅全無實務。不管是有人認為的馬克思真沒說,還是馬克思根本就真不會,反正那整個部分在共產主義理論裡是真沒有。至於後面的地方級小教主,狗尾續貂搞的那些,根本上不到一個台面,甚至是拿別人東西亂湊而已。總之,咱們實話直說,哪怕是在黨內,從客觀角度講,共產主義理論說白了只是造反用的,不是造反成功後過日子用的。實踐也反覆證明,用那個東西過日子,每次都是在對中國日子搞破壞。

這點,考慮一下歷史情況你也能理解。馬克思那時連造反還沒成呢,哪來那興致研究過日子?所以這些事你就別再難為他了,別老想從共產主義理論裡找出什麼發展來。跟著埋地雷的學攤雞蛋,你這能不搞出個亂攤子來嗎?

搞成黨就是政府,中共不是沒變相干過,當年政治挂帥搞的相當凶,各級政府都曾經被打倒,公檢法都曾經被砸爛,連社會日常生活都被衝擊。老相聲裡說的在照像館照個像,你說話都得先喊政治口號,那是真事兒。埋葬了一代人的青春,製造了全國上下的慘痛,證明了此路不通。有人說那是毛搞的維護權力政治鬥爭,鬥爭有很多方式呀,為什麼能想這樣斷子絕孫的階級鬥爭?根本上不還是共產主義邪惡思想作祟嗎?對毛這類共產黨人分析,如果拋開共產主義這麼明顯的思想影響不論,那就偏離分析問題的主幹了。毛思想的根是馬列,不是傳統,他做事基點根本就不在傳統價值觀上。他只是專門挑了些狡詐之術,統統武裝到馬列的階級鬥爭上去了,就像給狼裝上鋼爪牙,使其害人更狠。但別忘了,害人的根本原因不是鋼爪牙本身,而是因為馬列是只狼!你給羊就算裝上鋼爪牙,羊也不會那樣去害人的。

人活在客觀世界中,不是活在幻想裡。行行業業的實際工作,它只服從規律,它只聽老天爺的,不聽黨的。黨拿出政治派頭來想怎樣,現實證明是不好使的。黨搞過大煉鋼鐵,最後把鋼鐵產業煉廢了;黨搞過大躍進,最後把中國躍趴窩了;黨說過知識越多越反動,打倒過知識分子,最後發現沒有知識幹啥搞砸啥,國黨雙亡更反動!黨的理論基礎就是為破壞而生,如果把玩這個當成搞建設,那等於用搞強拆的機器蓋房子,你乾的越起勁,砸爛的就越快。

所以,政府的事兒,黨真的不會幹。不是這裡的人必然不會幹,是他一蒙上紅色眼布就沒法再遵照規律走了。猴不長尾巴還怎麼算猴,黨不按主義走怎麼算黨啊?可是一按主義走就必然是往偏了干、往砸了干。心智正常的賊都是上台後抓緊從良,洗白自己回歸正常,可中共裡有的人心態就像當賊當慣癮了,勞動賺錢不香,非得像原來那樣去偷去搶才香。就算有了億萬家當,還是腰裡別個破刀片子,站公司桌子上嚎兩嗓子嚇唬嚇唬人才覺的舒坦,甚至總忍不住想搶哪個員工五十一百的,卻忘了萬一刮破那件上衣,都得損失上千。講初心不改那得看是啥,流氓初心不改那不成了死不學好嘛。這腦袋!馬克思可能都沒料到未來竟有中共這種又臭又硬的犟種。所以中共這伙,它折騰死自己時,你最大的同情也只能是向身邊人說:看看吧,沒文化多可怕!當然,大概率你得到回答是:報應!

當年因為胡來,中共撞難牆撞的差點死過去,可現在看中共的架式,這個記吃不記打的東西,好像又有點忘疼了。中共忘了疼,可笑;如果中國人民忘了疼,可悲!

三。共產黨政治模型中的基因病

正常國度,國家政府代表國家,黨派是國家政體的組成部分,從結構與權力論,任何一個黨派再大也大不過國家,就算極端徹底的一黨制,政府所有崗位全是某一黨派的人了,也頂多是黨和政府一般大,這就大到頭了。

這不是權力問題,這是邏輯問題。就像人體某個器官,再大你不能比整個人大,如果大到人體之外去了,不受控反而還控制人,那就大的很不對勁、很不科學了。那就不是人的一部分,而是成了外面的東西,就像在人體背後另外趴著的一個東西,中共就是這種怪胎。不是中共說它是什麼它真就是什麼,蚊子從西邊飛來說它是你主人,你就真拿它當主人嗎?那你成啥了?真承認這個,那有病的可就不只是它了。

中國共產黨,名字乍聽很像中國的一個黨,其實從來沒是過,它選擇這種結構就決定了它一直是中國之外的黨。它不屬於中國,它的關係框架是中國屬於它,它屬於共產國際。共產黨是一個國際極端組織,這種模型相當於共產黨占領一個國家後的監控模型,如果不是共產主義在世界走到山窮水盡,即使把中國搞死了,中共也不會太在乎的。這種對立關係,決定了共產黨與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利益永遠不會一致,這是中共體制下責、權、利始終錯位的更深一層原因,是中國一切改革最終註定失敗的根子,除非放棄共產黨或共產黨自滅,否則是不可調和的。

一個黨置身政府之外操控一個國家,這是共產黨的擴張模型。這一特點也許可以作為一種判據,任何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如果處於這種模型,就像沒有滅活的病毒一樣,一方面仍存在與其他國家共產黨合併成為大蘇聯的接口,另一方面,意味著保留了隨時準備擴張傳染用的基因突刺。

中共看來沒變。習上台後有一次中共閱兵,俄羅斯投其所好,把據說當年蘇聯紅場閱兵的血旗轉交給了中共。因為基因的衝動,中共可能一直很想扛起共產國際倒下的那杆破旗,所以一直在世界上搞紅色輸出,那不是為了中國,那也不是中國要的,那是共產黨要的,共產黨做的事只為了共產黨。像當年蘇聯扶植中共一樣,總喊星星之火可燎原的中共,對在世界各國扶植起的小火苗,會覺的比中國人民要親的多,那是像它當年一樣共產黨的乖孫子,又一些背叛各自祖國的紅色小家賊。

共產黨占領世界的目標沒變,今天中共無論中央會議還是基層黨組會議,仍在唱著要把舊世界打的落花流水,仍要實現它的那個英特那雄奈爾。這凝固著血腥的聲音,此刻就在大陸或此或彼的某一個地方,仍在響起。

中共這種擴張模型,意味著共產主義最後的槍口沒有放下。可能某個人自以為是在玩權力遊戲,但不要忘了共產黨一再被證明是極易失控、經常失控的,共產黨每一個玩火的當權者,最後都沒控制得了局勢的演變,他們扮演的不過是打開潘多拉盒子的權力饞蟲而已。看上去像某個人利用共產黨在維護權力,實際這種權力的誘惑,正是給權力饞蟲下的誘餌,是共產黨在利用那個人,再次打開紅色潘多拉盒子。

對世界而言,即使是一個意識不清的糊塗蟲,舉著一杆上膛的槍,槍口對著全世界,對世界同樣是危險的。方方面面都可能隨時觸動他勾動扳機的念頭,而那比讓普京動核彈容易的多。

還有一點也許不該這麼早忘記,共產主義本來就是西方的產物,曾一度遍布世界,做過癌變切除手術的地方,未必零散的癌細胞已全部乾淨。也許當中共有所異動的時候,它已經取得了世界同夥的暗中呼應。

四。非典型的政教合一

像中共這樣,處在政府之外來無形操控政府的,從世界政治看真的挺怪。歷史上與此形似的,唯有宗教國家。

歷史上的宗教國家,也不以宗教代替政府的,正常時國王是國王,主教是主教,當然國王也是教民,很多臣民也是教民。這和在中共控制下,政府官員甚至基層公務員絕大多數都是黨員很像;教派與政府、國民的關係,和共產黨與政府、國民的關係也高度相似。

這就引起一個更深的思考,共產黨到底是個黨還是個教呢?為什麼它會採用宗教國家的模式?

如果是個政黨,因為政府是治國的,政黨參與治國,正常就在政府這個政治領域內發揮作用好了,但中共有些地方與政黨的特點真的很不一樣。

沒有哪個政黨會像共產黨這樣,把自己世間的政治主張稱作信仰,這就像吃飯做菜過日子不能被稱作信仰一樣。政治是國家過日子。而信仰有個仰字,有個向上向善,是超出世間的。共產黨只不過是世間的東西,一個世間的東西假扮神靈就等於裝神弄鬼,那就是個邪教了。這也就理解中國建國以來,為何一再苦難深重,邪教國家從來都是災難重重的。

共產黨強調無神論,這也是超出政治範疇的。即使在被共產黨視作敵對的資本主義政府裡,也一樣有信神的和不信神的人,這是個人與社會信仰層面的東西,和政治完全無關。把這個攪入政治基礎,甚至以破四舊等名義為此搞政治清洗,這沒任何道理,除非它實際不是個黨而是個教,而且還是個骨子裡反神在先的邪教,是打著社會幌子做誘餌,在欺騙信徒跟著做壞事。

還有政黨是研究社會實務而不是研究空洞精神的。美國作為世界第一的先進國家,也沒聽說搞過特朗普精神。而共產黨一天天就為研究精神而存在,黨務活動是單向精神灌輸,假大空的話代代編、代代吹,領導吹出點什麼就要發往全國由全黨膜拜,高呼讚頌,以學習為名的精神控制繁瑣成度作為教派都是空前的。在共產黨的偽裝下,人們普遍誤以為連靈魂都不信的共產黨是很物質的,視精神為虛無的。但自相矛盾的是,共產黨一直都極度重視精神控制,甚至可以說就是靠精神控制起家的。從戰爭時期就把黨支部建在連隊,打仗也要開會學精神,開會學精神學語錄的現象貫穿中共整個生命期。一個如此重視精神,完全靠精神控制起家和維持的組織,卻告訴別人精神是虛無不存在的,這不奇怪嗎?實際越是讓你不設防的地方,它才越好鑽空子。

中共現在的維繫是靠連哄帶嚇唬。和好多黨員聊過,覺的這麼沒意思就退黨唄,都說不敢,說那還得了。或者誰對領導有意見,說不能說,說了那還得了。人們呆在中共這個教裡是因為害怕,因為恐懼,那這裡豈不成了黑幫?人家和尚不想出家了還可以還俗;道士不想修煉了也可以自己下山,就連過去江湖上,還有個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說法呢。可中共讓人發誓終身獻給黨,永不叛黨,最黑的黑幫莫過於此。

所以,從結構模式和精神控制來看,共產黨的確並非是一種政黨,而是一種邪教。在中國還多了個特色,是靠恐怖維繫的黑幫。其實好多年前早就聽大德高人講過,中共實質上是「流氓幫派加邪教」。

中共以國家政治名義,搞著非典型的政教合一,這使得這種邪教狀態,很難被識別與形容。反倒是共產黨自己給過一個清楚的描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這確實是共產黨的真實寫照。把這麼一個鬼怪的稱謂放到共產黨宣言這種國際性綱領性文件中去,讓全天下人看,讓後代看,並且沿用至今,這不是一時的集體臆症,這是共產黨人絞盡腦汁,覺得最趁心如意的描繪;當然,也就成了這個邪教霉暗心理的真實寫照。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古懿:中共和ISIS--政教合一的奧秘
分析:中共陷多事之秋 習近平新班底只能死撐
楚一丁:從「兩會」運作看中共特色假民主
鍾原:中共兩會開幕現四大尷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