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成式人工智能 將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人氣 500

【大紀元2023年04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薛明珠編譯報導)人工智能正在全面影響社會各行各業。不過,專家們警告說,人工智能發展速度過快,可能會對社會和人類構成深遠的風險。

據《舊金山紀事報》報導,目前,OpenAI開發的聊天機器人ChatGPT火爆全球,它甚至能生成郵件、視頻腳本、代碼,設計商業策劃等,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很可能顛覆互聯網,影響全人類。

人工智能無處不在,它的飛速發展,對社會、對人們的生活究竟有哪些影響?對此,我們請教了該領域的兩位專家——斯坦福(Stanford)大學人性化人工智能研究所副主任羅布‧賴克(Rob Reich)和人工智能研究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教員馬特‧懷特(Matt White)。

人工智能是有史以來「最強的技術」嗎?

「我覺得它是『未來十年最強大的技術』」,懷特說,「因為,互聯網是相當強大的。網絡是相當強大的。它改變了我們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所以我認為,人工智能與這些技術的水平是一樣。」

「我不一定同意前谷歌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說法,他認為,人工智能是最強大或最重要的技術。」賴克說,「但是,如果你同意,或者你稍微有些不同意,如果它真的很重要,那麼,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是令人擔心的事情,而不是值得慶祝的事情……人工智能技術相對便宜,它們通常以開放訪問、開源模式提供。(如果你同意施密特的觀點)在我看來,這就好比在核時代開始時,大家都可以玩鈽和鈾,那會是什麼樣子?」

該技術將如何改變教育、閱讀和寫作?

「我認為這樣做的後果是,人們會依靠機器寫作,那麼我們下一代人,就不會懂得如何清楚地寫作,或清晰地思考。」賴克說,「如果你已經學會了如何寫作,它可能是一個好幫手,但對於八年級的學生來說,它是一個作弊機器,且剝奪了你學習如何思考和寫作的能力。」

懷特以自己為例,他正在寫一本關於生成式人工智能的書,並用該軟件作為輔助工具。「我用ChatGPT來構思,甚至總結文章,比如,『用不同的方式重寫這段話』。」

但這項技術有可能改變人們使用互聯網的方式。懷特說:「我稱之為搜索對話,你不需要用谷歌了,不需要花時間找答案了,直接向人工智能工具提問,就可得到答案。」

不過,人工智能也有其限制和複雜性。

懷特說:「目前,這些大型語言模型沒有註明出處,這是一個大問題。根據它們的訓練方式和學習方式,它們應該能夠告訴我們,它們是從哪裡得到這些信息。但它們沒有這樣做。因此,隨著這些系統的完善,必須改變這一點,可以將其建立到系統中。」

懷特還說,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還容易產生「幻覺」,將不正確的信息呈現為事實,這是搜索向聊天轉變之前,需要解決的另一個重要問題。

該技術融入日常生活的最佳和最壞情況是什麼?

斯坦福大學人工智能研究所副主任賴克說,「最樂觀的情況是,人工智能就像工業革命一樣」,使「生產力指數級增長,它加速了科學上的突破,醫學上的突破。它將人類從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將人們從不愉快的任務中解放出來,並大規模地增加經濟規模。」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員懷特表示:「最好的情況是,我們能更多地享受生活,不必為工作擔心,創造一個更平等、平衡的工作生活方式」,同時允許技術「幫助我們更好地學習,幫助我們豐富經驗,諸如此類」。

不過,人工智能可能達不到兩位專家所說的最好和最壞的情況,但最壞的情況卻令人不安。

「最壞的情況是,人工智能威脅人類生存。失控的人工智能使人類變成機器的奴隸。」賴克說,「這完全是對人類生存的威脅。」

「假設有一台不受約束的機器,決定在市場上做出交易的決定。它可以為市場創造令人難以置信的不利條件,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可以控制它。如果它是一個真正的自主決策機器,一個自主系統,它就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而懷特則表示,該技術最嚴重的問題,可能是人類無法辨別什麼是真正的圖像或視頻,什麼是人工智能生成的,即他所說的「合成技術」。比如,最近在網上流傳的一張教皇弗朗西斯(Francis)的照片,是由人工智能創建的。

懷特說,「如果這項技術『被俄羅斯用作武器,創造出推動其計劃的合成媒體』,如果國家擁有創造合成視頻的工具,在數字媒體中,就沒有真相。」

該技術將如何影響工作和就業市場?

一個例子是軟件編程行業本身。

懷特說,「在軟件開發中,我們必須問自己,『我們編寫的代碼是否有意義?』」「為什麼我們不能直接與機器用人類語言互動?」

他設想未來,人們可以向人工智能模型口述他們的設想構思,「然後,你就坐在那裡,定製你的構想」。

「至少在短期內,能夠進入並創建整個網站和網站的所有功能,以及所有這些東西,但是通過文本生成代碼,這是非常複雜的。」懷特說。

不過,補救性的編碼工作,可能會被該技術所取代。

懷特表示,「這意味著,精英程序員的需求量會很大。但我不需要去海外做這些開發,我可以在這裡做,把很多補救性的開發類型自動化。」

賴克則認為,在更大的範圍內,這種工作機會的轉移,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

他說:「我認為,為取代人工勞動而出售人工智能技術的公司,沒有考慮到人類對經濟穩定或生活沒有安全感時,會造成更廣泛的社會影響。」

「這是政治不穩定,和左右兩派民粹主義的必殺技,威脅到民主機構的穩定。」賴克說,「因此,這不僅僅是一個取代勞動力的問題。這些技術如何迅速地改變了就業的本質,這對政治制度是一個衝擊。對教育來說也是如此。」◇

責任編輯:宋佳怡#

相關新聞
生成式人工智能令人喜憂參半
ChatGPT成辦公助理 為用戶自動撰寫電郵
OpenAI首席執行官:對ChatGPT「有點害怕」
算力影響未來戰爭 美中AI軍事競賽白熱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