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中警局長突身亡 官方為何諱莫如深

人氣 5785

【大紀元2023年05月02日訊】乾淨世界和YOUTUBE的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1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前中警局長王少軍突病亡,官方為何諱莫如深?「二陽」霸占熱搜,習近平為何無法再宣布勝利?「進淄趕烤」與「撿垃圾小女孩」,誰是真實中國?

習近平最近在外交上頻頻出擊,儘管很少有實質性收穫,但起碼聲勢造得不小。自古外交就是內政的延續,外交風波四起,內政必然也就八方不寧。

由於中共一以貫之的黑箱操作,我們很難一窺黨內真正的廝殺與變化,但彼此鬥得猛了,有些事態總要露出那麼一星半點的蛛絲馬跡。

王少軍突病亡 官方低調

4月27號,大陸微信公眾號「中警中誠」突然發布了一份訃告:「第13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央辦公廳原副主任兼警衛局局長、兼中央警衛團團長王少軍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23年4月26日23時10分在北京逝世。」遺體告別儀式定於4月30日上午在解放軍總醫院告別室舉行。

信息發布之後,一度有大批人在留言板弔唁悼念,什麼「老首長,一路走好」,以及老隊長陪伴我們成長之類的,看起來很像是來自部隊人員或退役人員。

這個消息很快引發關注,當然是因為王少軍曾經是中央警衛局局長的身分。但比較蹊蹺的是,當局似乎對王少軍的死訊異常低調,上述微信公眾號的消息目前已被刪除,而且中共官方沒有給出任何相關的報導。

反倒是香港親共媒體《星島日報》在前天報導了這個消息,但也沒有提到其它信息,只是引述了一些有關王少軍生平的公開資料。

根據公開資料,王少軍生於1955年,是河北邯鄲人,年少參軍,後進入中南海擔任保衛工作。

2009年,王少軍被任命為中央警衛局副局長,而時任中警局局長為曹清中將。2014年底「令計劃案」曝光,中央辦公廳遭整頓,中辦管轄的中警局自然也受牽連被整頓調查,曹清因此與2015年3月突然轉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少軍就此上位,接替曹清繼任中警局局長並晉升中將軍銜。

王少軍受習信任 去政協後又回歸接掌中警局?

在此之後王少軍一直受到習近平信任,多次陪同習近平外訪,包括2015年訪問美國及英國、2017年訪港出席回歸20周年慶祝活動等,王少軍都貼身全程護衛。而一個凸顯王少軍和習近平關係的非常罕見的例子是:2018年3月,王少軍就已出任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擔任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委員,這顯示他已經退居二線,賦閒養老了。

2021年7月,香港《明報》曾報導,中警局局長已經換人,由北部戰區陸軍副參謀長周洪許少將接替了王少軍。看起來這一切都很正常。但在2022年1月11號出現了異常情況。當天央視新聞聯播報導了習近平出席中央黨校黨政軍省部級官員研討班開班儀式的新聞,外界意外發現王少軍居然出現在鏡頭中。

當天,王少軍坐在較為靠近後排的位置,左手邊為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唐方裕,右手則是中宣部副部長、原國新辦主任蔣建國。這樣的座次安排說明,王少軍仍然是中央警衛局長。但這就帶來兩個不尋常的問題:一個是當時的王少軍已經67歲,大大超過了副大戰區將領通常60歲退休的限制,屬於高齡履職,這顯示習近平對他仍然非常重視及信任。

第二個問題就是,鏡頭中的王少軍未穿軍裝,而是一身夾克便服,這是很少見的現象,與他通常在公開會議場合的亮相完全不同。不穿軍裝,就意味著他並不是現役人員,但這個場合顯然不是政協常委可以參加的,所以王少軍很大可能依然是以中警局局長身分出席,但又不是現役人員。

這個奇怪的現象始終是一個謎團,一種可能的解釋是,王少軍是在某種特殊情況下臨時回歸接掌了中警局。但這樣一來,隨之產生的問題就是,在2021年7月上任的中警局局長周洪許去哪裡了?他是否出了什麼事?

周洪許是否出事,我們不得而知,但王少軍突然死亡,的確就比較蹊蹺。

王少軍突然死亡 比較蹊蹺

因為以王少軍67歲的年齡,以及如此受習近平信任看重,他的醫療待遇應該是很好的。習近平去年將他召回中警局就說明他的健康應該沒有大問題,他這種人每年都是定期全面體檢,很多疾病都在早期就可以發現。在這種情況下,僅僅一年多點就突然因病死亡,這個病就來得有點不尋常。

尤其是,如果王少軍是因為腦溢血或癌症等致命疾病死亡,那當局完全可以按照發布訃告告別遺體之類的正常程序走,但現在搞得遮遮掩掩、神神祕祕的,反倒讓人懷疑其死亡的內幕可能並不簡單。

就我個人的揣測,王少軍的死亡不排除與新冠疫情有關。因為最近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有關「二陽」「第二波疫情」等話題又在開始升溫,從北到南的北京、上海、廣州等多個城市都出現疫情。不少人在網上晒出陽性的抗原,聲稱自己「二陽」了,還有網友稱「全家二陽」。嚴重的例子也有,有人發帖說「群友的朋友二陽中去世了,40不到。(註:不是五一去的北京,之前就去了)。」

然後可以看到下面的跟帖中多人都反饋,自己的親人或朋友的親人都因為「二陽」去世了。其實二陽本身一點不出奇,一方面是因為變異毒株的存在,那麼很多人都會面臨免疫逃逸現象。另一方面是因為上一波疫情高峰是從去年12中下旬開始出現,到今年1月達峰。此前多國研究的數據都顯示了,感染轉陰後獲得的免疫保護也就3-6個月。那麼現在距離第一波的感染高峰已經過去近5個月了,免疫屏障的效力也差不多到了盡頭。

在4月26號,「新冠」這個話題甚至再度登上了微博熱搜第一,可見感染者或二陽的人絕非如黨媒說的那樣是極少數。

我們都知道中共官方發布的數據基本上沒有可信度,但即便以官方的數據看,第二波感染的到來似乎也已經在起頭了。4月29號,中共疾控中心發布消息稱:4月21日至4月27日全國核酸檢測陽性人數發現了6752例,而前一週的數據為2661例,陽性率從20日的1.7%,升至4.4%。

疫情重來?不排除王死於非正常方式

疫情重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不可避免之事,可能很多朋友在擔心當局是否會再度封鎖清零。其實我覺得再度封鎖的可能性低,反倒是當局走向另一個極端的可能性更高,就是:極力壓低、屏蔽有關第二波感染的信息,甚至可能會組織專家出面聲稱第二波感染不足為懼或不存在,重症或死亡的病例只是極個別或根本就不承認是新冠肺炎,可能比他們在上一波感染時做的那樣還要極端。

這背後有幾個因素,首先一個是政治因素,就是習近平已經第二次宣布取得大國戰疫的偉大勝利了,連創造人類文明奇跡這樣的話都撂出來了,如果再承認出現了嚴重的第二波感染,這習近平臉皮再厚,恐怕也沒有勇氣第三次站出來宣布我黨領導的大國戰疫又贏了第三次。

所以,從這一點上基本就註定了中共對新的疫情一定會淡化、屏蔽下去。前段時間的甲流,恐怕有相當比例的病例都被新冠魚目混珠了。

其次,在大陸經濟復甦艱難,失業率飆升的時候,幾乎可以肯定當局絕不想讓第二波疫情給正在蹣跚爬行的經濟又來當頭一棒。

第三,在上一波感染高峰中,我們就和大家反覆討論過一大特徵,就是病毒呈現出對黨員群體和親共人士特異性攻擊。中共對此極其恐慌也極其忌諱,對眾多相關黨內人士的死亡進行了嚴格的屏蔽,以至於強制刪除了大批死者的訃告。

這樣的特徵和趨勢,我可以肯定還會延續下去。因此在這種背景下,以王少軍身分及其與習近平關係的敏感性,他如果死於疫情感染,那麼對其死訊極力限制擴散,對中共來說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否則很難有一個其它的原因來解釋,為什麼一個倍受習近平重用的貼身侍衛,死了連個像樣的訃告都不能發。

當然,從理論上說,王少軍那樣的位置,不排除死於非正常方式的可能,但這樣就涉及到紅牆之內的血腥爭鬥,非常的驚悚了。目前我們沒有看到任何相關的跡象,連間接的跡象都沒有。相比之下,死於新冠肺炎至少還有「二陽」這樣間接的證據來支撐。

進淄趕烤 vs 小女孩撿垃圾

好的,接下來我們說說在網絡上都很熱的兩條新聞。一條是以「進淄趕烤」為代表的五一黃金週旅遊人潮,另一條是一個小女孩獨自在垃圾桶裡翻找垃圾的短視頻。

所謂「進淄趕烤」,指的就是到淄博去趕集一樣地吃燒烤。這個現象級的頂流熱聞我們此前有過一期節目專門和大家討論過。在這個五一黃金週,淄博燒烤的熱度不但沒降下來,反而更上層樓達到了新高度。什麼高度呢?有燒烤店老闆面對望不到盡頭的排隊人群,一次次拿著喇叭勸退,高喊「我們家的烤肉並不一定比別家好,不要這樣老在這裡排隊」。

此外,據說有的燒烤店家由於連續兩個月的高強度工作,已經到了極限,有錢也不想賺了,直接掛牌停業休整,但迅速被政府警告不得拖後腿,又被迫開門營業。

根據美團的數據,在五一假期的首日,「北京南-淄博」火車票開售1分鐘即售罄,五一期間淄博旅遊訂單(含酒店、景點門票)同比增長超2000%。據淄博文旅局預估,這個假期將有超12萬人前往當地,交通運輸、住宿餐飲和景區接待等相關行業都面臨巨大挑戰。

與「進淄趕烤」相似的,是全國各大景區在五一這天迎來了久違的超級人流。在黃山光明頂景點,有大量遊客因為住不上旅店而只能擠在公用廁所裡過夜;在重慶,由於景區擠滿遊客,龐大的人流在街面上移動,被網友稱為「攻打重慶」,一度還登上了微博熱搜。

至於其它的熱門景點,如北京八達嶺長城、故宮等門票早已提前售罄。香港和澳門也出現了久違的旅遊人群,澳門4月29日錄得單日入境旅客近11萬人次,30日更升至逾13萬人次。而香港旅遊業議會預計5月1至5月3日,會有約60萬名內地旅客訪港。

這是非常詭異的現象。為什麼說詭異,因為現在大陸年輕人青年失業問題非常嚴峻。根據官方最新數據,3月份16-24歲的青年人失業率19.6%,也就是每5個青年中就有1人失業。在如此背景下,2023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將再創新高,達到空前的1158萬人。

這樣的就業壓力,使得在上海這個長三角經濟火車頭城市,企業招大學生只開出了3500元月薪的條件,而且還只招上海本地人,還供不應求大把人排隊。

此外,也有很多新聞、視頻顯示,中國年輕人為了找到工作,現在成批前往寺院燒香求神拜佛。旅遊網站「攜程網」今年2月23日曾經給出過一個統計,顯示今年以來,寺廟相關景區門票訂單量同比增長310%,而且2月以來,預訂寺廟景區門票的人群中,90後、00後占比接近50%。

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水,這樣的畫面有一種巨大的違和感。而這兩天在網絡上熱傳的「撿垃圾的小女孩」視頻,更是讓人有一種平行時空的感覺。

這個視頻是一位名叫「脫下長衫的樣子」的網友上傳網絡的,畫面顯示在4月28號的湖北恩施文斗鎮,網友看見一個大約4、5歲左右的小女孩獨自拖著一個大大的塑料袋在垃圾桶中翻找垃圾。小女孩頭髮凌亂,身上的衣服也很髒,稚嫩的臉龐上帶著與這個年齡極不相稱的愁苦和憂傷。

當網友上前詢問她情況的時候,小女孩的眼淚就下來了,哭著說媽媽不在,自己也沒有讀書,也沒有吃飯。網友給了她一個塑料瓶,將身上僅有的9元現金給了小女孩,然後就目送著孩子孤獨的身影慢慢走遠、離去了。

可能是有點上年紀了,我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視頻有點看不下去。看著孩子充滿悲傷的眼神,我腦海里翻來覆去就是「賣火柴的小女孩」「悲慘世界裡的柯賽特」以及「鐵鏈女」這幾個畫面在輪流翻轉。

我發現自己真的在暗暗慶幸,這個開著破舊麵包車的視頻拍攝者幸好不是人販子。我甚至也能深深地體會這位網友的無助,也許他見到這樣的孩子太多了,也許他自己的孩子也只不過能夠三餐溫飽,同時有學可上。他雖然也很心疼這個素不相識的小女孩,但他能夠做的也不多。從某種角度上說,無論網友給予這個孩子多少物質上的幫助,都無法改變這孩子的命運。

誰才是中國社會的真實景象?

這個政府在如何統治這個國家,這才是決定無數個孩子未來命運的關鍵。所以,「進淄趕烤」與「撿垃圾的小女孩」這二者之間,究竟誰才是中國社會的真實景象?究竟誰才是中國經濟的未來?

在家中被封鎖了三年的人們,都需要急急忙忙趕赴某個地方去釋放一下憋屈壓抑的心情,去體驗一下久違了的「人間煙火氣」。這是官方所謂報復性消費、報復性出遊的來源。我們看到當局在拚命地翻炒所謂淄博經驗,以為這可以像複製黏貼一樣立馬讓全國經濟一夜之間就如烈火烹油般旺盛起來。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不過是新一輪的「學大寨」風潮在上演。在外資逐漸斷流、內需無法提振的大前提下,官方的這種做法無異於竭澤而漁,所謂淄博燒烤的頂流奇跡,不過只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最後輝煌而已。不知道固本培元,只會煽動無限狂歡,今朝有酒今朝醉。最後的結果,只能是製造更多的撿垃圾的小女孩。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國際法院簽令逮普京 習大陣仗訪俄
【遠見快評】馬英九題詞之謎 台灣要走哪條路
【遠見快評】乒乓國手爆醜聞 兩高官同日傳自殺
【遠見快評】一言得罪14國 盧沙野洩習祕密?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