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高山、湖泊和追隨王室的夢(中)

文:林麗娟

人氣 204

來到君王廳,突然「君權神授」四個字像電流般觸動我心, 我領悟到城堡主人不只是眾人所想像的童話國王的形象, 而是充滿對上帝的信仰與謙卑,以及透過作品所傳達的純潔無瑕的靈性, 在君王廳,純淨的印象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第三幕 國王的夢

一路往南的森林探險之旅在富森(Füssen)結束。這座高於海平面808公尺巴伐利亞的高地古城,徒步就可抵達奧地利邊界。攤開德國地圖,可見南北向的羅曼蒂克大道(Romantic Road)和東西向的阿爾卑斯公路(German Alpine Road)兩條公路在此地交匯,它是個中繼站,亦是新天鵝堡的大本營,前往新天鵝堡的各國遊客大部分都選在此地紮營。

探訪新天鵝堡的時刻終於來臨,像要會見心儀人物般的雀躍不已,我起了個大早、空著肚子,便趕到票務中心領取入場券。偌大的停車場空蕩蕩的,原來我們是第一組訪客。手持票券,薄薄的一張,背後承載了多少年的記憶,加上一張飛機票和放膽驅車的勇氣。

在新天鵝堡入口處,遊客們依照上方螢幕顯示的號碼入內參觀。(林麗娟/新紀元提供)

只是我萬萬沒料到,要踏進新天鵝堡的城門是如此艱辛。它並不是平面的拼圖影像,而是立在現實的山頭上。前往新天鵝堡的交通,有三種方式供遊客選擇:公車、馬車和步行,我們選擇步行方式。

寧芬堡宮前的湖畔的天鵝,一侵略牠的地盤,平時溫柔優美的形象立即轉換唯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樣。(林麗娟/新紀元提供)

這段腳程約計20分鐘,一路循著緩坡而上,沿途樹林遮天,不見城堡,似乎考驗著我的意志力,要想一攬勝景似乎不是那麼容易。我不禁想起寧芬堡宮湖畔的那一幕,當時為了與天鵝拍照,一靠近牠身旁,牠便張揚起翅膀,伸直S型的脖子,發出尖銳嘶吼聲做驅逐狀。路德維希曾在1864年寫給他最敬愛的朋友華格納:「城堡的地點是最美麗、最神聖以及難以接近的。」

進入城堡後,每位遊客都會被分配一只語音導覽,由一位人員在前頭引導參觀,我滿懷好奇和興奮之情。一道道房間大門開啟,像逛大觀園似的,在這兒,時間與空間都停駐凍結了。

第四幕 君權神授

來到君王廳(Throne Hall),聽著語音導覽介紹廳裡的建築設計,突然「君權神授」四個字像電流般觸動我心,我領悟到城堡主人不只是眾人所想像的童話國王的形象,而是充滿對上帝的信仰與謙卑,以及透過作品所傳達的純潔無瑕的靈性。在君王廳,純淨的印象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置身君王廳內,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像似來到教堂,主要原因是穹窿圓頂、彎拱和瀝金濕壁畫的拜占庭式建築,其設計靈感主要來自慕尼黑的宮廷教堂(All Saints Court Church)。

半球形拱頂的加冕殿台設計寓意教堂的祭壇,表示國王和上帝的連結;來自意大利的卡拉拉大理石階梯引領至殿台上。殿台上方半圓頂的金色濕壁畫,六位被封為聖徒的國王有序的圍著弧形排列著,並由繪製於其上的耶穌、聖瑪麗亞和聖約翰加冕。階梯左右兩側的牆上則繪有「十二聖徒」,代表聖法的使者。

 

聖喬治(St. George)對抗巨龍象徵著基督徒「善」與「惡」之間的對決,其中代表善的一方是聖喬治,而代表邪惡的一方則是巨龍。( Schoenitzer╱維基百科提供)

在階梯的對面可以看到一幅畫——〈聖喬治(St. George)對抗巨龍〉。這象徵著基督徒正投身「善」、「惡」之間的對決,其中代表善的一方是聖喬治,而邪惡的代表則是巨龍。另外,有趣的一點是,在畫幅中的左上角背景中有一座遠山,其上立著一座城堡,第一眼看去,它和新天鵝堡極為相似。其實這是國王已經計畫好要動工的第四座城堡,城堡的設計藍圖、道路和水管工程等均已完成,然而隨著國王離奇死亡,所有的工程付諸東流。

君王廳本身超過15公尺高,20公尺長。精緻的馬賽克鑲嵌地板畫描繪陸地動、植物兩大生物體系,象徵著大地。寶藍色的圓頂天花板,則有金色的太陽光芒和五角星星點綴其間,代表上天。由黃銅打造的王冠造型的巨大吊燈垂吊在天堂(天花板)和地球(馬賽克地板)之間,象徵國王處在上帝之下萬人之上,扮演聯繫上帝和人民之間的中間角色。

上下兩排的圓柱由石灰泥大理石製成,下排模仿著斑岩材質,上排則是人工的青金石。上層左右兩邊的壁畫至底部,描繪的是基督教創立前的立法者,如希伯來人的立法者摩西(Moses)、古希臘七賢之一梭倫(Solon)和羅馬帝國的開國君主奧古斯都(Augustus)等。

君王廳的設計,融合了宗教和政治理念,這兒所有的繪畫,都在告訴我們路德維希如何把上帝賜予的「君權」,看做是「神聖的使命」。國王受命於天,須按照上天的旨意行事,以德治天下。在耳聞(耳機導覽)目睹(視覺設計細節)下,我感受到這位國王的心意,以及他與眾不同的藝術品味,禁不住的讚嘆致敬。

第五幕 聖星期五

歌手廳(Singers’ Hall)是參觀動線的最後一站,占據第四層整個樓層面積,除了君王廳之外,這裡是最重要的一廳,新天鵝堡內的所有房間大都圍繞此廳來設計,拿繪畫構圖來比喻,歌手廳是主,其他的廳則是副。建造這廳的主要目的是用來獻給華格納,以便將來華格納的歌劇能夠在此上演。然而如同君王廳的命運一樣,這兒從未舉辦過大型的宴會或音樂表演。

牆上的壁畫描繪的是華格納歌劇《帕西法爾》裡的場景,其故事與中世紀的聖杯傳說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故事大意是說男主角帕西法爾通過種種考驗最終成聖的過程,其主題傳達了「慈悲」、「同理心」等普世價值。在了解故事背後的內涵後,實不難推測國王的心意。

路德維希從小在中古世紀騎士傳說的耳濡目染下,心中已種下對騎士仰慕的根,他崇敬的是騎士的高貴和忠誠精神,於是新天鵝堡的室內設計和一幅幅壁畫,成就了他內心世界的精神體現。而唐懷瑟(Tannhäuser)、帕西法爾(Parzival)和羅恩格林(Lohengrin)這三位騎士就成了國王內心理想人物的投射。

隨著導覽介紹最後一幅舞台上的壁畫,新天鵝堡之旅也接近尾聲。舞台是由兩兩成對的柱子搭起的迴廊,背景描繪的是一幅美麗的森林,實際上它取材自新天鵝堡外面真實的景致。由圍繞在舞台四周有關帕西法爾的壁畫來推測,森林意指包圍著聖杯城堡的神聖森林。

《帕西法爾》第三幕著名的段落——「聖星期五(Good Friday)的奇蹟」:「當古內曼茲發現帕西法爾真的就是神諭中的純潔愚者,他決定替帕西法爾受洗,加冕他為聖杯之王。施洗後,帕西法爾睜開眼睛,看到美麗的春日原野,便讚嘆這清晨。

古內曼茲告訴他,這是聖星期五的魔力。帕西法爾想到今日便是耶穌受苦的日子,不禁感到悲傷。古內曼茲說,不是這樣的,你所看到的,是至高的犧牲與救贖的喜悅,耶穌的慈悲使小草也蒙恩,那草上的露珠,便是他們歡喜感激的眼淚。」

若是領悟其中滋味,帕西法爾睜開眼睛後看到的美景,就像此刻放眼望向窗外,施萬高(Schwangau)的絕妙好景盡在當下。面對造物者的偉大傑作,人們會油然心生感恩與讚嘆。歌手廳像是舉行聖餐儀式的宮殿,人們從這兒離開後,就像那聖杯騎士們從中接受祝福,心靈獲得甘霖滋潤。

路德維希的建築藝術語言,處處蘊藏著啟示。

房間是反映內心的鏡子,室內設計是人們內心想法的具體體現,是他內心追求高貴、美好、善的靈性。短短三十分鐘的參觀過程猶如一場藝術洗禮,巧合的是,造訪新天鵝堡這天是星期五,我眼前所見是路德維希用的藝術天賦創造的「聖星期五」的奇蹟。正如他所言:「我們的作品將愉悅後世之人,人們的內心將為這天賜的、永恆的藝術所傾倒。」

現代人都在尋找桃花源,然而真正的桃花源存在於每人心中的凈土裡,就像《帕西法爾》的故事裡:「只有被聖杯選擇的純潔之人,才能發現通往聖杯城堡的道路。」(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王堇

相關新聞
新天鵝堡:國王的中世紀夢想與童話般的城堡
童話般的博爾特城堡 見證一段淒美愛情故事
森林高山、湖泊和追隨王室的夢(上)
【飛向歐洲】意大利米蘭--最美麗商場名字特別長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