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躲避封控 河南青年逃離中國

人氣 3035

【大紀元2023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河南青年孫鎔燊在過去三年中,因拒絕配合中共當局實施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被防疫人員打傷,為躲避注射疫苗每天趁黑夜偷偷回家,害怕被封在小區裡挨餓而在街上流浪,「這樣的生活讓我很絕望」。

近日,孫鎔燊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尤其2022年底發生的烏魯木齊大火、白紙運動、北京四通橋等事件,大量抗議人士被抓捕,讓他有了逃離中國的想法。

2023年2月8日,孫鎔燊前往荷蘭申請庇護。

拒做核酸被打傷

2020年初,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最先從武漢爆發,並迅速擴散到全國乃至全世界。

當局實行極端封控動態清零政策,令人們收入驟減,孫鎔燊家裡的經濟也陷入困境。2021年初,19歲的他決定和父親一起南下到深圳,在那裡開拓智能家具市場。

但深圳封控也頻繁,2022年4月,他們租住的龍華小區全面封控,不讓出家門,且要求每天下樓做核酸,孫鎔燊認為自己在家裡哪也沒去,下樓反倒會增加感染的機會而拒絕。4月5日,幾名穿著白色防護服的男子上門強制他下樓,並稱要等檢測結果出來後才可以回家。

孫鎔燊有些生氣,和「大白」發生爭吵,被幾個人按倒在地,胳膊被打傷,「當時我感覺很害怕。」孫鎔燊對大紀元說。

同時,社區強制接種新冠疫苗,「我不信它們的疫苗,不想打疫苗。」孫鎔燊因此被限制進出小區,每天下班他要在街上等到天黑後,想辦法穿過小區的柵欄偷偷跑回家,「查得很嚴,我回自己家,還得偷偷摸摸的。」

掙不到錢,只能靠以前的積蓄維持生活。小區封控後,什麼東西都買不到。孫鎔燊說,很幸運沒被餓死,這種生活給他的精神造成很大壓力,「難道所有人都要被它(中共)這樣毀了嗎?」但又覺得自己改變不了什麼,「很絕望很無力」。後來,有朋友告訴他有可以逃跑的機會,於是他下決心逃出中國。

採訪時孫鎔燊批評當局三年封控政策是失敗的,2022年底突然解封,造成很多人染疫身亡,但中共仍然宣傳自己是偉大光榮正確。「我很受不了它用權力欺負人民,做錯了不讓批評,為什麼民主國家容許批評,中共就不能?」

「它不管你死活,餓死或者像烏魯木齊大火那樣,把你關在家裡燒死都不讓出門,這是非常荒誕的。」孫鎔燊說。

參加白紙運動

深圳疫情沒有緩解,2022年11月,孫鎔燊又輾轉至上海,並在那裡接觸到了白紙運動。

2022年11月26日,南京傳媒學院師生率先開啟了舉白紙抗議動態清零政策、悼念烏魯木齊火災遇難者的活動,此舉迅速蔓延至全國各地,引發大規模示威潮。

26日至27日,上海爆發了抗議活動。26日晚,在距離烏魯木齊中路不遠處,孫鎔燊參加了祭奠烏魯木齊大火遇難者的點蠟燭活動。

他介紹,當時身邊有一二十名年輕人。他到現場大概二個多小時後,就有大批警察趕到並將現場周邊全部封鎖。因怕有人拍視頻上傳外網,警察強行查看每個人的手機,進行信息登記。孫鎔燊也被警察攔截,很緊張害怕就說出了父母的電話。

27日凌晨,警察在電話裡警告他的母親,稱他是「尋釁滋事」,要求保證不再參加類似活動。

共產黨是最大的邪教

「我已經跑出來了,還有很多人沒有跑出來,甚至仍在監獄裡,我發自內心敬佩他們。這些人為了讓中共改變疫情封控政策付出了巨大代價。」孫鎔燊對大紀元說。

「還有很多比我更有勇氣的人我也很尊敬他們。」孫鎔燊今年3月11日在阿姆斯特丹水壩廣場抗議中共暴政時,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在講法輪功受迫害真相,「中共獨裁,欺負老百姓。二十多年來鎮壓迫害法輪功,誣衊法輪功,共產黨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他說。

孙荣燊推文截圖

到荷蘭後,孫鎔燊多次參與反對共產黨獨裁的活動,中共國保找到他母親,勸其回國自首。「我已經跑出來了,會繼續為國內遭受中共迫害的人發聲。」

孫鎔燊說,原以為到荷蘭後如果找不到工作會流浪街頭,但政府給提供生活保障,「讓我很感動」。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新疆住宅樓起火致10死 民眾質疑封控延誤救援
【一線採訪】上海「00後」覺醒 棄共出逃
中國走線的八零後:冒死投奔美國(一)
中國走線的八零後:冒死投奔美國(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