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逃生記(3) 審訊之妙 不打自招——敗中不亂 廁所公關

作者:葉光
北京逃生記(夏瓊芬/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敗中不亂廁所公關

「別動!襪子脫了,繫上褲腳兒再起來!」小王發出了陰陽怪氣的聲音,原來他用衛生紙堵住了鼻子。

真有經驗!看來他們慣於這樣整人啊。

他打開電風扇,開窗開門,扔給我一塊兒髒毛巾。我迅速擦了椅子,抓起垃圾,叉著腿出了門。

感謝襪子!把我這些「恭物」截在了小腿上。鑽進廁所隔間,小王讓我半敞著門,他在外邊監視。我脫了下衣,先蹲解乾淨,兩腿也顧不得了。

「小王,這……哪兒洗呀?」

「就地洗唄。」

我詫異地看了看他,他沒理我。這就是中國的監獄呀?

一咬牙,忍了!長這麼大沒受過這麼大羞辱!姓劉的,看我出去怎麼收拾你!

抽水馬桶,拉繩兒只剩兩尺長,咋整?我解下腰帶,接上拉繩,跪在便池邊,脖子夾著腰帶,引出涓涓細流開始擦洗,一會兒脖子就受不了了,頸椎增生。我活動活動,改用牙咬腰帶,這方法好,就是太像狗了!

邊洗邊尋思對策:算起來,這兩年多,全靠闖關。因為帶貨有限,一直供不應求,總算起來,按「科研試驗品」過關少交的稅何止一百萬!如果不是他們詐我,就認一百萬——儘量不認多;這是公司行為,不是我們的個人行為,私下擺平為好;先緩和關係,別惹急了他,罰多少先認下來,爭取晚上早點兒回去,明天一早先去移植學會看看,是不是誰出事了。餵飽了這兩位預審,再疏通關係。這次賠慘了,不過要是打通了這個管道,以後就好辦了。

主意打定了,我加快了洗褲子的速度。襪子、內褲扔進紙簍,剛穿上濕褲子,又來一次腹急。再要手紙時,監視我的人不知什麼時候換成了小謝。他說不能用紙了,怕堵了,讓我水洗!

原來他也是老手!這麼髒,忍了!不忍也不行啊。拉完了就地水洗。

我穿著濕褲子被押回去。這麼熱的天,倒也涼快,只是我這兩個膝關節受不了,下鄉落的關節炎,陰天下雨就疼。

進門沒人,臭味已經吹散了。小謝關了窗戶、電扇,開足了空調。我穿著濕褲子瑟瑟發抖。

「他們吃飯去了。」小謝泡了方便麵 [1] ,「不是我不給你吃啊,是我不知道他們讓不讓你吃。」

還有不讓吃飯這招哪?我馬上討好:「小謝,您看今天啥時候能完事?我啥時候能回去?」

「回去?」

「大劉說核實清楚了就讓我回去。」

「都這樣了還能讓你回去?」

真是旁觀者清。小謝一語點破了我,我心裡的感激油然而生。我試探道:「今天這大劉脾氣不好?」

「他就這樣。」

「他說這兩天正『點兒背』呢!」我猜姓劉的可能賭輸了,想探探小謝的口風。

「可不是嘛!他前幾天輸了三五本兒!我也背,輸了兩本。你可別惹他……唉?我他媽跟你說這個幹嘛?你問這幹嘛?」

果然被我猜中了!這三五本,可是三五萬哪!聽得出,小謝話裡有話,我順著說:「就是問問,沒事兒,這幾本我給你們填上就完了。」

「哎呀,你丫還挺仗義呀!可惜我不管你的案子。」

我公關道:「您放心,這次您幫幫我,我出去肯定忘不了您。」

小謝眼睛一亮:「真這麼仗義?」

「交個朋友不行嗎?」

小謝沉吟了一會兒,忽然喝道:「你丫少來這套!老實點兒!」

我心一沉到底。

「又要拉呀?真他媽事多!」

我抬頭剛想辯解,見他給我使眼色,我立刻心領神會,被他押往廁所。

「這兒肯定沒監控 [2] !讓我幫忙,你家裡得配合。」小謝對裝著蹲便的我說。

「沒問題,聽您的。」

「你們楊老闆已經進去了,你今天肯定走不了了,給我一個你親戚的電話,得靠得住,我告訴他怎麼辦。」

啊?!楊義進去了?

小謝掏出一個小本,讓我簡單寫了地址、電話,以及讓家裡全力配合的話,他立刻收好,說:「很難再見到你了,我會給你找個好律師。」

「好、好!」我感激得眼淚差點下來。

「你要想出去,只有都推給楊老闆,懂嗎?」

「我是美國人,他們也能整我?」

「美國人?」

「剛入的美籍。」

「那可好辦了。」

腳步聲響起, 小謝連忙後退, 喝道: 「快點! 真他媽肉!」又聽他朝外說:「這孫子,又拉一回。」

「就這點兒出息!」是姓劉的聲音。

我推測著兩位預審進了屋,出來還想問小謝。他一擺手,「快他媽走!」(待續)

[1] 方便麵:速食麵。
[2] 監控:指監視系統的攝像頭、竊聽器。

本文由博大出版社 http://broadpressinc.com 授權轉載

點閱【北京逃生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洗手間裡,我在洗臉池前磨磨蹭蹭,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鏡子裡,一個戴黑墨鏡的在向我微笑!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兒。「方明,這兒沒監控。」這熟悉的聲音讓我心驚肉跳!他摘下了墨鏡——My God!是他!
  • 在醫院見到了杜紅,也看到了她那位一直昏睡的將成為植物人的男朋友,我真是無話可說了。這個剛畢業的法律研究生,不諳世道,跟預審死磕,結果被一手遮天的小預審整得被律師所解聘、男朋友被打成重傷。我塞給她一萬元——杯水車薪,在這昂貴的醫院裡支撐不了幾天。這錢還是我向母親借的,我目前在國內的現金,為還人情債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 徐隊一愣:「說點兒『人話』你聽不懂啦?非得讓我說『黑話』是不是?方明,收拾東西!」我終於聽到了這句久久企盼的「自由令」——坐牢四個月,我就聽不懂「人話」了?非得用「地獄的語言」翻譯一下!我已經成了標準化的大陸囚徒了!
  • 忽然牢門口鈴鈴作響——徐隊拿著鑰匙當鈴鐺晃。「又講課呢,方明?」他說著開了鎖,裝模作樣地說:「放學了,你走吧。」這是著名小說《最後一課》裡的最後一句話,他用的也是小說中那老師悲涼無奈的語氣。又開玩笑了。我馬上改為笑臉迎了過去,「徐隊,又提誰呀?」
  • 原來膾炙人口的「諺語」竟是半個世紀的騙局!應該是「小河有水大河滿,小河沒水大河乾」——大河的水是小河流匯過去的!人民富足了,國家才富強,西方民主社會就是這樣;而中共顛倒是非的「諺語」竟能騙了幾代大陸人——一味壓榨、搜刮人民,紅產階級打著國家的名義中飽私囊,給嗷嗷待哺的人民剔出點牙縫裡的剩飯,這就是黨的溫暖。
  • 「十萬搞定!後來都是預審教我的口供、教我的逃跑路線。他是讓我舉報一個『專門轉移朝鮮人出境的團伙』,其實就是一個韓國大飯館。預審給我換了身好衣服,明著安排我去求那兒的韓國老闆幫我偷渡,讓我給老闆打個欠條,然後他們好去抓那個老闆,逮個現行。他們四個人在大門外守著,兩個在裡邊吃飯,我裝著找老闆,從後邊兒的廁所窗戶跑了。」
  • 不到二平米(平方公尺)的廁所煥然一新——這就是布什總統給老江打電話,給我們爭來的「人權」!只是鋪鑲了磁磚,安了可以洗涼水澡的淋浴,換了個四十W的燈而已。沒幾個月,七處就要搬到昌平了,臨走還費錢幹這個——「廁所人權秀」!這足以讓老江給布什回話時吹得天花亂墜了。
  • 小周可以選擇別的抗爭方式,可以低低頭出去,去宣揚他的FLP 「公平——邏輯——證實」的理念,可這個昔日的基督徒,把《啟示錄》銘刻在心,選擇了一條殉道的路——不,他抗爭了,曾經從死神的魔掌中甦醒過來了,是那個男大夫,硬把他推向了殉道的路——撒旦!不折不扣的撒旦!
  • 「反基督,也是預言文化中常用的一個比喻,比喻敵對基督一樣的善的信仰。現在黨的元首姓『江』——六劃;他的權杖——共產黨的『共』——六劃;專門迫害信仰的機構——六一○公室,這就是六六六。」心裡還在疑惑,還真沒有比這解釋更貼切的了。我又問:「《啟示錄》還預言啥了?」
  • 大家正無聊,小周向我提了個非常抽象的問題:「方哥,判斷問題的時候,你們教過思路的順序沒有?就是看問題先看什麼,後看什麼,怎麼看?」「全面看唄,能歷史地看最好。」小馮說:「看事實唄!」小周一笑,說:「小馮,如果誰上來就讓你『看事實、看事實』,很可能他在騙你呢!你看了『事實』,被騙了還不知道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