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但願大饑荒中「人吃人」慘劇不再重演

人氣 1820

【大紀元2023年06月22日訊】儒家亞聖孟子曾有言:「率獸食人,人將相食」。意思是統治者帶著野獸來吃人,來殘害百姓,最終導致百姓彼此相食。這樣的慘劇就曾在幾十年前發生過。1959年至1961年在中國大陸發生了餓死至少4千萬人的大饑荒,這樣的慘禍在古今中外和平時期都是極為罕見的。而這場大饑荒卻是人為製造的,慘禍的禍首正是毛澤東和中共。一個不得不提及的事實是,就在大饑荒發生前一年,中共發動了旨在「超英趕美」的大躍進。

那麼,造成大饑荒的真正原因是什麼?荷蘭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學者馮客(Frank Kikotter)認為主要有兩點原因:一是體制的原因。「中國的一黨制消滅了社會和人民的所有自由,沒有言論、遷移、旅行、信息……的自由,老百姓只有聽命令,按黨的指示去做,錯了完全沒有辦法去糾正,連幹部也是不自由,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國像一個軍營一樣,農民只有等死,死路一條。」

二是毛澤東的責任。「大躍進是他發動的,只是為了趕上英國,結果失敗,也是他結束的。餓死那麼多人,他不是不知道,他收到很多報告,還派祕書下去調查,但他不怕死人。」「(中共)二、三、四……號人物也都有責任。但是到1960年大規模死人後,劉少奇開始懷疑了。到1961年劉開始在黨內說『人禍』」。「文革打倒劉少奇與大饑荒有直接關係。不了解大躍進就不能理解文革。」

而更加駭人的是,在這場大饑荒中,許多人為了生存下去,而選擇了吃人肉,甚至自家人相殘。此時,什麼人倫綱常都已蕩然無存。也許,這會讓今天的我們難以想像和接受,但我們只能在心中哀嘆,哀嘆在中共治下,中國人活得如此悲慘、可憐。

聊這段歷史,真的讓人內心十分沉重,因為每一段真實的回憶都讓人窒息,但為了將中共的惡行一一曝光在天下,我們又不得不將這段讓人窒息的歷史還原給大家。

2011年9月28日,南方都市報以兩個版面的篇幅發表了首席記者韓福東的長篇紀實報道《躍進過後是饑荒──川東三年「災害」紀實》。韓福東在四川東部達州市找到了幾位經歷過大饑荒年代的人,請他們講述目睹的歷史。

接受採訪的70多歲的朱全森老人在說起「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當地出現的幾十起人吃人的案例時,頗感悲傷。他後來參與了《達州市志》的編纂,主筆大躍進等政治運動。他對記者說,那場所謂的自然災害其實更是一場人禍。他說,1959年到1961年,當地連續三年旱災,但其實栽秧期間稻田裡是有水的,在正常情況下根本餓不死人。

川東地區的村民對韓福東則說,提到大饑荒就不得不說起「大躍進」。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會議通過了「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這一路線和後來的大躍進及人民公社在中國的大力推行,讓農民離開土地去大搞工業。這所謂的「三面紅旗」還剝奪了農民的自留地,虛報糧食產量的風氣也在全國風行。這一切都為後來的「大饑荒」埋下了伏筆。

中共安徽省亳縣政府辦公室前副主任梁志遠在《關於「特種案件」的匯報――安徽亳縣人吃人見聞錄》中記錄了大量的人吃人的慘狀。該文稱,在農民大批非正常死亡中,人吃人並不是個別現象。「其面積之廣,數量之多,時間之長,實屬世人罕見。從我三年近百萬字農村工作筆記中查證和我自己耳聞目睹的事實來看,絕對沒有一個公社沒有發現吃人的事,有的大隊幾乎沒有空白村莊。」這個嚴重問題是由少到多,到1960年4月達到頂峰。有時路上死人被人埋後,一夜就不見屍體了。

在有些地方,農民家裡死了人,為了防止被人扒吃,就守墳多夜,待屍體腐爛發臭為止。有的吃人家的死人,有的吃自家的死人;人肉有吃熟的,也有吃生的;有吃死屍的,也有殺吃活人的;有吃自己搞來的,也有從市場上買來的(多為熟肉)。在城郊、集鎮、村頭擺攤賣的熟豬肉中,有不少是人肉冒充的。

僅列舉文中若干例子中的兩例。一例來自於當地法院原祕書尚振華的回憶,他所經辦的案件中,有一個先吃小孩的慘案。案犯是大楊公社釣台村農婦張某,1960年吃掉自己的死孩後,不久又打死鄰居的小孩吃掉。案發後被捕,判決後死於獄中。另一例講的是梁志遠的一個親戚吃了死去的兒子,夫婦腹瀉病危,其嬸母說他們不該吃人肉。他卻說:「情願一頓吃飽死,不願長餓活著生。」結果兩夫婦死亡,全家7口人死去5口。

據說,在吃人肉的人當中,約有40%死亡(引起中毒後腹瀉);另一些人吃人肉而沒出事主要是因為吃瘦棄肥、肉菜混吃、少食多餐、醃咸後吃等。

一位叫周輿的網友則在《我母親所親歷的河南信陽大饑荒》網文中,也記述了母親描述的「人吃人」的情況。她的母親如此說道:「咱那有一個鄰居,是蔡加軒的娘。有一天早晨,我碰到她的時候,她正跨著一個籃子,籃子裡放著死人肉,籃子下還在不停地滴血水。你們村(我父親所在的村-固城村)的人,包括你的一個本家大娘以及你乾爸的母親,也都吃過死人肉。吃過死人肉的人的眼睛都不一樣,看人的時候都直直地盯著。」那時的信陽是「人吃人,狗吃狗,老鼠餓得啃磚頭」。

三年大饑荒的口述歷史《尋找大饑荒倖存者》記載了四十九起人吃人事件。人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肅、青海、西藏、陝西、寧夏、河北、遼寧皆有耳聞,幾乎遍及全國。

劇作家沙青的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大饑荒年代》記載:「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裡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裡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中國大饑荒,1958-1962》引用的中共官方檔案中有吃人記載,如在四川省石柱土家族自治縣的橋頭區,老婦人羅文秀是第一個開始吃人肉的人。在家人一家七口全部死去後,羅文秀把三歲女童馬發慧的屍體挖出來。她把小女孩兒的肉割下來,用辣椒調味,然後蒸熟吃掉。另一份1961年1月27日的文件,講述了一個四川母親用毛巾勒死了自己五歲大的兒子,「吃了四頓」。調查者王德明寫道,「這樣令人震驚的可怕事件遠非只有這一起。」

老毛的祕書李銳在《大饑荒親歷記》中提到作家王立新1980年代曾赴鳳陽採訪過,他在報告文學中寫道:「梨園鄉小崗生產隊嚴俊冒告訴我:1960年,我們村附近有個死人塘,浮埋著許多餓死的人。為什麼浮埋?餓得沒力氣呀,扔幾鍬土了事。說起來,對不起祖先,也對不起冤魂。人餓極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我的一位親戚見人到死人塘割死人的腿肚子吃,她也去了。開始有點怕,後來慣了,頂黑去頂黑回。我問她:『怎麼能……?』她嘆息道:『餓極了。』」

中國知名民運人士魏京生在接受採訪時也提到了大饑荒。他曾在1969年去老家安徽插隊,聽當地農民講,餓死了很多人,而且很多人吃過人肉。農民告訴他說:「我們當然不吃我們自己的孩子,吃的是鄰村的孩子,我們跟人家交換。」

究竟當時活下來的和死去的有多少人選擇了吃人肉,迄今仍是個謎,因為畢竟沒有人願意公開承認這違背倫理道德之事。

然而,我們無法迴避的一件事是:自相殘殺的百姓即便活了下來,餘生心裡會安寧嗎?筆者曾聽一位安徽經歷過大饑荒的親戚說,當地活下來的人都不願談及吃人的經歷。這說明,他們的內心也未必不知道這是一件違背道德倫理之事。

不用說,大家也都清楚是誰讓老百姓陷入如此恐怖的境地,讓他們餘生難安,中共才是一個「吃人」的邪黨,而這樣的慘況在當下中共反覆確保糧食安全、多次提及糧食危機的情況下,誰又能保證不出現呢?要確保這樣的慘劇不會發生,中國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徹底拋棄這個邪惡的政黨。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黃河清:1949年後中國大陸人相食史料一覽
【史海】顧准1959年日記:大饑荒人相食
【史海】鄧小平堂弟曝三年大饑荒賣吃人肉慘況
應微微:三年大饑荒很有可能再度上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