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中華民國法統 台灣的護國神器

人氣 444

【大紀元2023年06月28日訊】在俄烏戰爭勝負接近分曉之際,全世界的目光再次投射到台灣海峽,這裡將是全球下一個最可能爆發大規模衝突的地區。美國正在積極做好台海戰爭的準備,美國在亞太的聯盟,包括美日韓聯盟、美日印澳聯盟以及美菲聯盟都在不同程度地得到加強,與烏克蘭在戰爭爆發前的那種孤立無援相比,台灣所處的外部環境相對優良,各種外部支援正在被提前部署。但是無論台灣和美國以及美國的盟友們如何做好戰爭準備,都可能無法遏制中共對台灣發動戰爭的野心,對中共而言,消滅中華民國遠遠比收復香港、澳門以及追討被俄羅斯掠奪走的領土更為重要,這是因為中華民國的存在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最大威脅。

在台海兩岸,領土爭議其實只是表面問題,核心問題是所謂「一個中國」的問題,就是法統爭奪的問題。中共一直不放棄攻打台灣,目的並不是真的在乎台灣的領土,更不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崛起,而是不允許中華民國法統的延續。只要中華民國繼續存在,中國大陸就具有被中華民國收復的可能性,只要中華民國政府不放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主權原則,中共的「一個中國」概念就時刻面臨破滅的威脅,中共政權就永遠無法獲得中國合法法統的地位。反過來講,中華民國法統也是台灣的護國神器,如果應用得當,也可能兵不血刃的戰勝中共,為兩岸人民贏得最大利益。

一個中國 兩種選擇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這句話無論從誰嘴裡說出來,從這句話的邏輯本身來說,它都是一個真命題。無論從歷史文化的角度來說,還是從當今現實的政治共識來說,「一個中國」都是一個無法否認的基本事實。而現實的難度在於,這句話雖然不是假命題,卻是一道選擇題,是一道應該選擇「誰才是那個唯一中國」的外交和政治難題。

從中華民國憲法上來說,中華民國的主權包含了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大陸也是屬於中華民國,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而中共那邊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份,應該歸中共管轄。在美國那邊,美國在與中共協商建交時在《上海公報》中宣稱,美方認識到(acknowledge)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堅持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並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美國的意思大概是,既然你們兩岸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那麼,我們對於這一觀點表示尊重,不去發表評論,至於一個中國是誰,你們中國人自己去解決吧。

基於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世界各國在選擇與兩岸發展外交關係時,一直都是二選一,或者選擇與中華民國建交,不與中共發展外交關係,或者與中共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在1970年代以前,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在一個中國的問題上選擇中華民國,而1970年代開始,以聯合國放棄中華民國以及美國和中共建交為標誌,世界大部分國家選擇了中共政權,而拋棄了中華民國政府,這相當於為中共在國際舞台上爭奪霸權頒發了通行證,中共對當今美國和西方世界構成最嚴重威脅,也都是因為1970年代世界各國在「一個中國」這道選擇題上選錯了答案。

這道選擇題的錯選,也讓台海問題成為當今的世界難題,因為聯合國已經為中共的「一個中國」政策做了背書,台灣問題在聯合國那裡成為中共的所謂「內政」,如果中共武力攻台,聯合國也無法做出相應的制裁決議,而只能在聯合國之外依靠美國的印太聯盟依據地緣政治關係而做出響應。

一個中國 誰是正統?

在中國歷史上,合不合法始終是一個政權能否生存的最根本問題,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法統問題。夏朝建立之後,商湯伐桀滅夏和武王伐紂滅商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也是影響最深遠的兩次法統更替事件,但是這種改朝換代到底合不合法?商湯和周武是以下犯上、謀權篡位的亂臣賊子?還是解民於倒懸、替天行道的不世聖人?這是中國歷史在隨後三千年最重要的一個基本價值觀問題。

大約在西周時期成書的《周易.革卦》彖辭中,說了一句「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對湯武的行為進行了正面解讀,「革命」在這裡的意思是順應天意,變革天命,對舊政權進行改朝換代,「革命」一詞從此成為改朝換代合法性的專有名詞,「湯武革命」也成為後人對湯武改朝換代之合法性的最權威注釋。

到了戰國時代,這一問題依然被齊宣王拿來問孟子。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孟子的回答大意是,桀紂雖然位居人君之位,但是他們賊仁害義、失去民心而成為危害百姓的民賊獨夫,不再具有做君主的資格了,故湯武推翻他們不是弒君,也不是犯上作亂,而是「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合法革命。

漢朝取代秦朝後,湯武革命的故事再次被提到朝堂上討論,《史記》記載了轅固生與黃生之間發生的一場辯論。信奉道家無為而治學說的黃生認為,湯武革命並不是受命於天,而是以下犯上的弒君行為,原因是大臣應該規勸天子改正錯誤,而不應該把他們誅殺。轅固生則認為,桀紂暴虐使天下人心歸於湯武,湯武順應民意而誅殺桀紂,迫不得已才自立為天子,這怎麼能不是受命於天呢?轅固生還反駁說,如果湯武革命是錯誤的,那麼當年我們的高祖劉邦起兵反秦不也錯誤的嗎?對當時的漢景帝來說,這是個兩難的問題,如果承認湯武革命的合法性,劉邦推翻秦朝自然也具有合法性,但是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別人也可以合法的推翻大漢政權;而如果否定湯武革命,則漢朝的建立也不合法。當時的漢景帝無法在理論層面解決這個難題,於是以一句讀書人不談湯武革命也不算愚笨而打住了這個話題。

湯武革命的合法性問題到了漢武帝時代才被董仲舒在法理上徹底解決,董仲舒提出了「君權神授」的概念,認為君主的權力來自天命神授,君主必須按照天道去施行仁義,才能獲得執政合法性,如果君主嚴重偏離天道,施行暴政,殘害百姓,那麼君主就會失去天命,就喪失了執政合法性,就可以被推翻。董仲舒的「君權神授」實質上是在道義層面上將君主權力和君主應該履行的仁政義務統一起來,有點類似現代憲政的原則。按照董仲舒的君權神授理論,漢朝的建立雖然符合天命,但是不意味著漢朝江山可以千秋萬代永存永固,如果漢朝君主偏離天道,同樣會被替天行道者合法地推翻。董仲舒的理論並非獨創,這種天命觀其實在中華傳統文化中源遠流長,一直可以追溯到五帝時代。

無論如何,從漢武帝時代開始,從董仲舒再次以「君權神授」的概念重新闡釋天命觀之後,改朝換代的合法性問題便有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判定標準,那就是儒家的道德標準「仁義禮智信」。每當改朝換代時,人們關注兩個問題,一是前朝的統治是否殘暴無道,讓百姓民不聊生到應該被推翻?二是新朝是否施行仁政,讓百姓休養生息、安居樂業?

如果以此標準來判定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合法性問題,可以很清晰地看出,1912年中華民國取代腐朽而落後時代潮流的清朝統治既是一次順乎天應乎民的合法革命,也是基於現代法治概念而進行的一次和平合法的政權移交(這一點就是在大陸的歷史書中都毫無異議)。而1949年中共武裝推翻依據憲政原則建立的中華民國民選政府則既是一次破壞現代法治的非法顛覆行為,也是違背儒家天命觀的以下犯上的謀逆行為。

從建立政權後的統治效果來看,中華民國的建立使中國從近代走向現代,在政治、經濟和文化層面上全面開創了新氣象,取得了豐碩的社會轉型成果。而中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是中國歷史上最邪惡、最血腥殘暴的政權,中共建政後不僅屠殺了8000萬中華兒女,還搶劫了中國人的所有土地和企業,讓中國人民失去私有財產,更為邪惡的是,中共以馬列主義邪教對中國人強制洗腦,改變信仰,毀滅了中華民族傳承5000年的傳統文化,使中國在歷史上第一次處於文化亡國的狀態。

從文化上來看,中共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屬於中華,而是馬列主義在中國的文化殖民地;從政治上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既不屬於人民,也不是一個共和國,而是馬列邪教控制下的一個政教合一的專制獨裁國家。反觀中華民國,則承繼了5000年的中華傳統文化與現代的憲政法治文明,既是一個真正的中國,也是一個真正的共和國。

在世界歷史上,與美英法盟軍在二戰中並肩作戰一起戰勝法西斯維護世界和平的是中華民國,聯合國的四大創始會員國是中華民國,也就是說,付出巨大生命代價參與創造20世紀全球文明體系的那個中國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論從哪方面來看,在有關「一個中國」的問題上,世界也絕不應該選擇共產中國而拋棄中華民國。聯合國在1971通過的2758號決議中說「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這項決議不是基於法理依據做出的,而是中共操作聯合國會員顛覆聯合國宗旨的結果,從歷史角度來看,這項決議違反歷史事實和基本常識,未來一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中華民國法統是台灣的護國神器

今年4月2日,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在訪問大陸與湖南大學師生交流時,突然引用中華民國憲法對兩岸關係做出說明,馬英九說,「我們國家在1997年前後修改了憲法,在我們的定義裡面,我們的國家分兩個部分,一個叫台灣地區,一個叫大陸地區,都是我們中華民國,都是中國,只是兩個部分。在我們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二條有定義,什麼叫做台灣地區,什麼叫做大陸地區,台灣地區就是台、澎、金、馬,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大陸地區就是台澎金馬以外我們的領土,所以不論是在台灣,還是在大陸,在憲法上都是屬於一個中國之下的。我們是台灣地區,你們是大陸地區。」馬英九還說,「我知道在大陸1983憲法前言裡面有講,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這個事實很清楚。」馬英九的這番言論在大陸被全部封殺,在海外則引起了熱議。

台灣國民黨人讚揚馬英九是在大陸宣示中華民國主權(包括大陸與台灣)的第一人,並再次提出中華民國和中華民國憲法是台灣人民的最大公約數,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而民進黨則批評馬英九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相混淆,引用大陸憲法去談「一個中國」原則,是對中華民國憲法的真正背叛。

不過對於民進黨政府所謂「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提法,國民黨也提出疑問,認為民進黨的這個提法概念模糊,互不隸屬到底是指治權還是主權,如果是指主權,則違反中華民國憲法,國民黨也一直指責民進黨以治權互不隸屬,取代了主權的隸屬關係,違反憲法,製造了「兩國論」。

從歷史上來看,台灣的主權隸屬關係其實並不複雜。1683年,統治台灣的鄭成功後人投降清政府,台灣被納入大清版圖,1684年,清政府正式設立台灣府,歸福建省管轄。在隨後的200多年時間裡,台灣隸屬於清政府,1895年在甲午戰爭後被割讓給日本,二戰結束後的1945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收復台灣,台灣再次回歸中國,直到目前依然掌控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管轄之下。

晚清重要大臣沈葆楨於1874年於台南海濱所建之「二鯤鯓礮台」(億載金城)。(Rybloo/維基共享資源)

雖然中華民國的治權在當前只限於台、澎、金、馬,但是憲法規定的主權,不但涵蓋中國大陸,也包括了外蒙古。試想想一個場景,如果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圖擺在中國大陸人民面前,讓大陸人民可以自由選擇一個中國,估計絕大部分大陸人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不僅僅是台灣人民的現實,也是中國大陸人民的嚮往,不僅是台灣人民的最大公約數,也是台海兩岸人民的最大公約數。在未來的國際關係中,中華民國也應該是世界各國在「一個中國」問題上的最大公約數。在世界上不喜歡中華民國的,意欲置中華民國於死地的唯有中共而已。

如果台灣朝野、大陸民間和國際社會重新揚起中華民國這面大旗,如果台灣朝野能擯棄內部政治分歧,對外一致地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宣誓對大陸的主權,國際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重新承認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地位,在聯合國恢復中華民國的合法席位,並在輿論上支持中國大陸民間興起的中華民國復國熱潮,那麼,中共政權將從法理上徹底喪失合法性,在當前這種內憂外患的政治環境以及內部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的多重打擊下,中共將很可能迅速走向滅亡。這將是一條針對中共的不戰而勝之正道,而這條道路其實一直擺在世人面前,等著被富有遠見的政治家們去重新選擇。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惠虎宇:從六四到白紙運動 消失的政治博弈
惠虎宇:胡鑫宇案 中國的切爾諾貝利事件
惠虎宇:抗共保台 美國須直面中國法統問題
惠虎宇:俄烏鏖戰 歐洲地緣板塊的百年劇變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帶去郊遊 ECCO優惠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