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大中華民國與台灣之前途和命運

人氣 975

【大紀元2023年06月28日訊】自從上世紀70年代中華民國的聯合國席位被中共挾持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之後,如何在中共的威脅下自保,以及如何尋求更廣闊的國際政治空間,建立長久、穩定、合法和受保護的國際關係,成為幾代台灣人民孜孜以求的奮鬥目標。

台灣人民在尋求國際空間的過程中,總共產生了四種國家發展理念,形成四套方案(以下四種方案的名詞是筆者自己的總結):一是「大中華民國方案」,就是繼續堅守中華民國的法統,否定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以反攻大陸和收復大陸淪陷區為國家發展的基本和長遠目標;二是「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概念,沿襲《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但是將治權劃定在台澎金馬的現有轄地,與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形成治權對峙的「特殊的兩國關係」;三是「台灣獨立建國方案」,提出放棄中華民國國號,建立台灣國或者台灣共和國,與對岸形成「一邊一國」或者「一台一中」的狀態;四是「小中華民國方案」,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將中華民國的主權和治權都劃定在現有的台澎金馬,將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提出「九六共識」和「中華民國(台灣)」的概念。

中華民國於1947年元旦公布《中華民國憲法》,同年12月25日施行。圖為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簽署頒布《憲法》。(公有領域)

台灣尋求國際空間四種方案之由來

「大中華民國方案」的實質是全面不承認中共的合法性,從主權到治權全面否定中共對大陸的統治,這是從孫中山到蔣介石所堅持的三民主義政治理念和中華民國國家理念一以貫之的延續。這一方案需要富有戰略遠見和抱負的政治家長期堅守,但是隨著中共改革開放並與西方國家交好,在中共實力越來越強大,國際地位越來越難以撼動的國際背景下,在看不到大中華民國前途的情勢下,這一方案受到了多重挑戰,於是出現了「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和「台獨方案」。

「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實質上是對中共統治大陸的一種妥協和退讓,在《憲法》法理上繼續聲明中華民國擁有對中國大陸的主權,但是承認中華民國的治權只限於台澎金馬,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但是不否認對方的治權,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對等的政治實體,希望與其在國際政治中平等相處,在經貿方面互相合作。90年代國民黨提出的「一中各表」、「特殊的兩國關係」就是「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的體現。用一句話概括就是「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就像當年的西德和東德一樣。

「台灣獨立建國方案」簡稱「台獨方案」,其實早在60年代蔣介石時期就已經被部分台灣人士所提出,原因是認為蔣介石所堅持的「反攻大陸」不可能實現,而獨立建國才是可行的出路。「台獨方案」要求台灣地區從主權到治權全面與中國大陸脫鉤,兩岸互不隸屬,並且放棄中華民國國號,以台灣為國號獨立建國。在2000年以後陳水扁政府時代提出的「一邊一國」或者「一台一中」就是這一思路的體現。

在兩蔣時代結束後,台灣的政治前台人物已經不再堅持「中大華民國方案」(這一理念只在民間存在),「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和「台獨方案」成為90年代後台灣的兩種主要政治傾向,形成政治理念彼此對立的藍營和綠營,在李登輝時代、陳水扁時代和馬英九時代藍綠政治傾向主宰了台灣政壇。在此期間,第四種方案「小中華民國方案」也開始出現。

「小中華民國方案」認為台灣地區不需要獨立建國,因為台灣本身已經是一個主權國家,擁有主權國家的所有要素,國號也已經有了,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的主權和治權是一致的,就是台澎金馬地區。「小中華民國方案」與「台獨方案」的唯一區別就是國號不同,所以,它實質是「台獨方案」的妥協方案。

「小中華民國方案」最初的出現是以民進黨前副總統呂秀蓮於2010年提出的「九六共識」為標誌,呂秀蓮認為台灣在1996年3月23日首次民選總統之後,就已經是一個主權國家,因為只有主權國家的人民才有權以自由民主的方式選舉出自己的國家元首。呂秀蓮提出「台灣主權獨立」的概念,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是主權相互獨立的兩個國家實體。這種思路到了蔡英文時代被表述為「中華民國是台灣」,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蔡英文提出「中華民國(台灣)」的概念,認為在國家認同上不應該區分為「中華民國」與「台灣」兩個不同陣營,「中華民國認同」與「台灣認同」,兩者是同一種認同。

「小中華民國方案」滿足了綠營人士的獨立建國需求,也維護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有發展成果,贏得了部分藍營人士的認同,並吸引了第三方政治勢力,成為一個社會共識逐步擴大的國家發展理念,在支持度上與「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逐漸形成分庭抗禮的格局。

台灣國家發展理念的根本誤區

台灣的四種國家發展理念,都是在中華民國退守台灣後產生的,反映了在中共全面統治中國大陸的背景下,中華民國在台灣尋求本地化與國際化的一段特殊歷史。除了最初的「大中華民國方案」,其後的三種理念,都反映了在中共強權欺凌下一種無可奈何的心態,是中華民國國運逐漸萎縮的歷史標誌。

從「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到「台獨」到「小中華民國方案」,從伸張對大陸的主權但承認對岸的治權,到最後放棄對大陸的主權,這一過程表面看是台灣在複雜的國際政治環境下,堅定地尋求國家發展空間的最大社會共識,實質上卻是中華民國的自我放逐,是將自己原本廣闊的國家發展空間退縮到一個不能再退的地方。

從90年代開始,台灣的有識之士們在尋求國家發展空間時,最大的誤區就是認為中共不可推翻,反攻大陸不可能成功,從而自我放棄了中華民國肩負的歷史責任,淡化乃至放棄中華民國對中國大陸的合法主權,轉而尋求與中共對等相處。從承認中共對大陸的治權(大中華民國妥協方案),到最後實際上承認中共對大陸的主權(小中華民國方案),這是中華民國主動對抗中共的力量逐步收縮的過程,也是中共侵蝕和滅亡中華民國的力量繼續擴張的過程,這邊主動後退,那邊趁勢推進,把中華民國壓縮到一個死角裡,這就是「小中華民國」的現狀和歷史定位。

無論台灣這邊怎麼希望與中共對等相處,和平交往,希望在不主動招惹中共的前提下,能保有自己獨立和自由的生活。但是,中共並不會因為台灣的主動退讓而投桃報李,給予台灣應有的平等地位。回顧一下歷史就會發現,中共對美國、對日本以及對歐洲國家的關係可以不斷調整,在遭遇外交困境時可以妥協和退讓,但是對台灣的關係從未讓步。從70年代開始,在國際關係上,從政治到經濟到文化,中共極盡全力地全面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長達半個世紀,從未鬆手,到今天已經是越來越趨於使用武力威脅,航空母艦示威、軍機繞台、導彈飛躍上空正在成為一種新常態。台灣人民是否認識到,消滅中華民國一直是中共的既定目標,也是頭號任務。

中共極盡全力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如今越來越趨於使用武力威脅,航空母艦示威、軍機繞台、導彈飛躍上空正在成為一種新常態。圖為國軍戰機監控共軍轟炸機。資料照。(Handout / Taiwan Defence Ministry / AFP)

實際上從70年代以來中共的對台戰爭已經在兩個戰場上開打,在第三個戰場上積極籌備。

第一個戰場是外交,從70年代開始中共在這個戰場上節節獲勝,中華民國是一敗再敗。第二個戰場是滲透和認知作戰,隨著90年代以來兩岸三通,以及網路時代的來臨和全球化帶來的兩岸經貿合作的不斷加深,為中共在認知作戰方面帶來了巨大便利,也由於中華民國放棄反攻大陸,而中共則堅持以消滅中華民國為頭號任務,所以在認知戰場上,中共更是毫無顧忌,放手大打,通過收買台灣媒體操控輿論,通過網軍干擾台灣選舉,通過賄賂分化台灣政客,台灣內部被中共滲透得支離破碎,而中共這邊卻毫髮無損,這都是中華民國放棄反攻大陸的失敗戰略引發了在認知戰場上的潰敗。第三個戰場是真刀實槍的台海戰場,中共一直在不斷增強軍力,試圖在軍力足夠強大足以拒止美日介入時,將發動對台作戰。

而中華民國這邊,在第一個戰場上喪失國際政治空間,在第二個戰場上喪失認知作戰的主動權,在第三個戰場上處於全面守勢。也就是說,台海兩岸硝煙從未散去,雙方是零和博弈,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在兩岸這種生死對決的戰略態勢下,中華民國卻從90年代開始放棄反攻大陸,相當於在失敗的外交戰場放棄了反攻;在認知戰場放棄了進攻和防守,導致防線大開被中共隨意滲透;在台海戰場放棄了戰略主動權,處於消極防守,隨時準備挨打的狀況。

中共處心積慮的要消滅中華民國,而不管你內部是什麼發展理念,無論你是大中華民國,小中華民國,還是台灣共和國,都是中共要消滅的目標。中共不僅僅要消滅中華民國的國統和法統,也要消滅台灣人民正在享受的一切自由權利,它在大陸消滅大陸人的自由,在香港消滅香港人的自由,在台灣也是一樣。

如果能認清這個現實,那麼回過頭來再思考中華民國需要什麼樣的共識,什麼樣的國際戰略以及什麼樣的國家定位,這些看似複雜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很顯然,要與中共在三條戰線上作戰,並且獲勝,「大中華民國方案」是唯一可行的國家發展戰略,這也回到了中國近現代史的最真實部分。

中華民國是中共的真正剋星

中共為何要消滅中華民國,不是為了國家統一,更不是為了民族崛起,而是中共心裡最害怕的就是中華民國,因為中華民國是中共真正的剋星。

世間萬物相生相剋,很多共產主義國家其實都有一個對應的自由民主國家作為剋星。蘇聯的剋星是美國,因為蘇聯追求全球霸權,所以遭遇了自由民主國家在全球霸權的代表美國的克制。東德的剋星是西德,所以柏林牆是東德的生命線,一旦柏林牆倒掉,東德人可以隨意投奔西德,那東德就不存在了。北韓的剋星是韓國,如果38線控制不嚴,北韓人大規模逃亡韓國,北韓政權也將會崩潰。北越的剋星是南越,因為南越被北越滅亡了,所以,北越才存在了下去,成為今天的越南。而中共的剋星正是中華民國。

可能有人要問,既然是剋星,北越怎麼能戰勝它的剋星南越呢?剋星的意思是屬性上相剋,但是能不能戰勝對方還要看力量的對比,比如水剋火,但是如果火太旺了,水就會被烤乾;金剋木,但是如果金太弱,木太旺,金也會被折斷。而如果力量相當,或者力量相差不是很懸殊,那麼被克制的一方將會失敗。

中華民國作為中共的剋星是由雙方的屬性決定的。中華民國從建立之初就是自由體系下的共和國,在發展過程中雖然歷經波折,但是自由共和的國家屬性沒有改變,是中共這類專制邪教政權的天然剋星。中華民國是晚清時期由革命黨人、清朝舊官僚以及滿清皇室之間通過妥協和談判而共同建立的一個以中華民族為主體民族的共和國,清帝退位協議是一份現代意義上的法律文件,該文件以法律的形式將大清帝國的政權合法的轉移到中華民國手中。作為近代史和現代史的分界線,中華民國承繼了五千年的中華道統,是代表現代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也因此成為中共這個非法和非中華政權的照妖鏡。

中華民國從建立之初就是自由體系下的共和國,在發展過程中雖然歷經波折,但是自由共和的國家屬性沒有改變,是中共專制政權的天然剋星。圖為2022年2月12日,台灣居民在新北市平溪區放天燈慶祝元宵節。(Sam Yeh / AFP)

中華民國的這種正統性和合法性,使中共寢食難安,對於中共來說,只有將中華民國徹底消滅了,才可以在國際上高枕無憂,就像當今的越南一樣。我們舉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中共對中華民國有多麼的恐懼,在當今中國大陸的教材裡,充斥著對中華民國歷史的歪曲,但是如果一個學生一旦通過網路看到了中華民國的真實歷史,這個學生在心裡就立即拋棄了中共,認同了中華民國,這是一種真正血脈相連的歷史認同和文化認同,是中共無法阻止的。只要中華民國重新豎起反攻大陸的旗幟,利用網路傳播中華民國真實歷史,以中華民國合法性對抗中共政權的非法性,那麼台海兩岸在認知戰方面的攻守之勢就可以發生改變。

可見,中華民國要解除來自中共的威脅,就必須扮演好自己作為中共剋星的歷史角色,肩負起當年壯志未酬的剿共歷史使命,堅定的將消滅中共、收復大陸作為國家發展的基本目標,恢復90年代之前「大中華民國」的國家定位。如此,中華民國才有可能扭轉國運下降的趨勢,抓住新的歷史機遇戰勝中共,重建大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法統,而這一歷史機遇已經出現。

美歐戰略轉向 「大中華民國」迎來歷史機遇

中華民國成立後,遭受了兩大敵對勢力的顛覆,一個是外來的敵對勢力——日本,另一個是被蘇聯控制的中華民國內部敵對勢力——中共。1930年代,中華民國同時遭受了日本和中共的南北夾擊,最終中華民國打贏了對日戰爭,卻輸掉了對中共的內戰。根據現在所披露出來的史料,中華民國在1945年至1949年的內戰期間,面對的不僅僅是中共的軍隊,還有數十萬蘇聯軍隊和日本軍人,這些蘇軍和日軍是幫助中共打贏遼瀋和淮海等大型戰役的真正中堅力量,蘇聯不僅將大量的現代化武器包括大炮、坦克、機槍援助給中共,也直接派軍隊操作這些武器攻擊中華民國軍隊,而且指揮遼瀋戰役的最高指揮官也是蘇聯軍官。也就是說,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政權不是被中共打敗的,而是被蘇軍、日軍和共軍三方力量聯合摧毀的。

中華民國退守台灣後,在海空軍的軍力上依然保持對中共的優勢(這一優勢直到近十幾年才開始改變),使中華民國可以守護台海的安全。在美蘇冷戰的時代背景下,為了拉攏中共對抗蘇聯,70年代美國開始承認中共,在外交戰場上拋棄了中華民國,中共獲得了國際生存空間,而中華民國喪失了國際空間。這導致「大中華民國」的原有國家定位遭受了空前的質疑,國家發展前途在外交上被堵死,中華民國從此走上了一條被國際放逐、前途不明的艱難道路,外部環境的惡化導致內部政治的分化越演越烈。

蘇聯解體後,中共作為抗擊蘇聯的西方盟友角色已經不復存在,國際社會隨後轉入全球化時代,中共利用全球化大肆擴張勢力,對外坑蒙拐騙,對內殘酷鎮壓,在經過十幾年的上當受騙後,美國等西方國家開始清醒並轉變戰略。從川普政府開始,美國等西方國家將中共列為最大敵人,並開始加強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歷經半個世紀的國際逆流,中華民國終於迎來扭轉乾坤的歷史機遇,在三條戰線全面反攻的條件正在逐步成熟。

在外交戰線,國際社會開始尋求與中華民國的外交突破,這需要來自中華民國的配合,需要中華民國具備主權國家的自我定位,並且是最容易獲得國際承認的定位,而曾經被國際廣泛承認的「大中華民國方案」正具備這個條件。如果中華民國回歸「大中華民國」的國家定位,堅定自己聯合國創始國的合法地位,要求聯合國恢復中華民國的合法地位,如此一來,在外交戰場上的攻守之勢將會逐漸發生轉變。

在認知戰的戰場上,正如前文所述,中華民國的歷史真相宣示了中華民國的性質是真正可以代表現代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是五千年中華文化在現代的延續,中華兒女天然就具有對中華民國的認同。因此,中華民國台灣地區應該張揚起「大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的這面大旗,發起對大陸淪陷區的認知戰,這場反攻一旦發動,預計將會以摧枯拉朽般的力量摧毀中共在近現代史上構建的一切謊言和洗腦宣傳,使大陸淪陷區出現最廣泛的「大中華民國認同」,那麼中共政權自己捏造的歷史合法性根基將被摧毀,其垮台的日子將為期不遠。

在台海戰線上,中華民國現政府如果回歸反攻大陸的「大中華民國」國家理念,在海外支持建立大陸淪陷區各省流亡政府代表處,支持成立大陸淪陷區非常國會,以中央政府的名義與各個地方流亡政府形成聯盟。那麼美歐日等國家,也就知道日後可以代表中國大陸的政權是一定中華民國政府,就會更加堅定的與中華民國結成穩固的戰略聯盟,在台海、南海、東海、黃海以及亞太其他地區形成對中共的軍事圍堵,那麼台海戰場將不戰而勝。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惠虎宇:從六四到白紙運動 消失的政治博弈
惠虎宇:胡鑫宇案 中國的切爾諾貝利事件
惠虎宇:抗共保台 美國須直面中國法統問題
惠虎宇:俄烏鏖戰 歐洲地緣板塊的百年劇變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飄香 折扣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