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涿州民怨衝天 紅會左右互搏爆黑幕

人氣 3214

【大紀元2023年08月11日訊】乾淨世界和YOUTUBE的朋友們好,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涿州民怨衝天,當街大罵省委書記;洩洪區多地爆警民衝突,「護城河」變「垃圾場」;紅十字會左右互搏,大曝洗錢黑幕。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之前,我想先感謝幾位朋友的提醒,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因為口誤將倫敦塗鴉牆事件的領頭小粉紅王漢錚說成了劉漢錚,指王為劉了一把,這裡特此予以更正,並在此感謝朋友們的指正。

這兩天,我在節目中對北京暴雨涿州滅頂的相關信息關注比較少,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官方救援隊宣布接管所有工作,民間救援隊全面退出後,我就知道涿州這場巨大人禍的真相將要被徹底掩蓋過去了,官方的謊言將充斥整個網絡,而民間能說出真相的聲音將會越來越少。

涿州民怨衝天 當街大罵省委書記

今天,新華社等一線黨媒集體刊發了官方報導,在北京舉行的北京市防汛救災工作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夏林茂出面進行了通報,說截至8月8號24點,全市因災死亡33人,主要由洪水沖淹、沖塌房屋等原因造成;因搶險救援犧牲5人。還有18人失蹤,包括1名搶險救援人員。通報完畢後,發布會現場全體人員起立,為遇難人員默哀。

而此次洪災核心焦點的涿州,目前仍然沒有公布任何官方的傷亡數據,代管涿州的上級政府保定市,目前依然保持在8月5號發布的通報數據:累計報告因災死亡10人,失聯18人。

北京死亡了33人,而作為北京護城河存在的河北保定,包括作為不惜一切代價保北京雄安那個代價的涿州在內,居然只死亡了10個人,這就讓人有點哭笑不得,因為當局對保定不知道應該表彰還是懲戒。按理死亡人數很少應該表彰,但原本作為代價的保定居然損失遠小於北京,看起來反倒像北京成為了那個「代價」,誰是誰的護城河有點說不清楚了,豈不是應該懲戒?

這樣的數據一出來,我們就知道,要想讓倪岳峰或蔡緯華之流被處理,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為什麼?我們之前和大家分析過了,只要河北完成了護城河政治任務,無論死了多少人,在黨內都不是個事兒。

現在的涿州,部分地區的水開始退下去了,但民眾的怒火在開始升上來了。根據官方的說法,截至今天為止,主城區超九成居民社區已經恢復供電,加油站、大型超市等公共基礎服務場所日均用電負荷基本恢復。而從8月5號起,涿州開始對主城區展開防疫消殺工作,聲稱居民的生活正在所謂「有序恢復」,什麼救援物資有保障,安置點居民樂開花之類。

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先來看看幾個相關的信息。

首先一個是涿州發出的一段視頻,顯示河北省委書記、也就是以「當好北京護城河」而名震江湖的倪岳峰在涿州書記蔡煒華陪同以及大批保安的簇擁下,視察一個早已清乾淨淤泥的涿州社區。當居民拿出手機拍攝時,立即有官員上前阻止,被拍攝者當街怒罵:「為什麼不讓拍呀?水大的時候、沒電的時候為什麼不來呀?弄完了你們來了。」

第二個來自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當地因洩洪被淹的新城村災民前往政府反映賠償安置等問題,結果得到的回應是大批特警用社會主義鐵拳的暴打。

第三個是同樣被洩洪淪為代價的霸州市大清河沿岸災民,於8月7號再次到政府討說法,橫幅上寫著:「特大洪災區石溝村、南樓村,我們無家可歸,還我家園,我們要生存」,一面訴說災情一面高喊:「還我家園,我們要生存」。當地集結了大批警察鎮壓,民眾最終被噴辣椒水驅散。

第四個是昨天傳出的視頻,涿州蓮池村村民8月8號在網上曝光,說涿州市執法局居然在8月6號凌晨安排三十多輛大型渣土車往蓮池村傾倒洪水過後從城區清理出來的大量垃圾,其中包括很多貓狗屍體,臭氣熏天。

洩洪區多地爆警民衝突 「護城河」變「垃圾場」

蓮池村是此次洪水重災區之一,大水剛退,沒想到執法局居然想趁村民轉移在外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往村裡傾倒垃圾——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執法局就是過去臭名昭著的城管,為了所謂市容衛生可以衝著一眾擺攤謀生的婦女老人痛下殺手的角色,現在居然將大量未經處理的垃圾直接傾倒在農村。

誰都知道大水過後往往就是大疫,難怪拍視頻的村民一邊拍一邊破口大罵:你們那什麼還算人嗎?還有點良心嗎?都是人,你們就該活我們就該死嗎?

這種操作當即引起大量村民自發圍堵,阻止傾倒垃圾,一個姓杜的執法局副局長連忙下車說好話,希望村民不要公開不要發到網上,承諾對垃圾消毒,幫村民清理剩餘的積水等等,但村民依然拒絕。

說實話,剛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我腦海里第一時間冒出來的就是中共政府曾經名揚天下的一句話:家鄉建設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這些城管平時無所不在,拳打小販腳踢街邊攤哪個旮旯拐角都不放過。在洪水滅頂的時候,他們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水退了,他們突然不知又從哪個角落裡鑽出來了,而且幹的事兒還正就是與他們平時所謂執法完全相反的事情。

這四個信息我們把它們合併起來,會看到什麼呢?很顯然,河北書記倪岳峰關於當好北京護城河的說法一點沒說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看到對城裡的人來說,護城河的確就是兩大功能:一個用來排髒水,一個用來倒垃圾。

我知道這個真相很殘酷,但這的確是一個客觀的事實。過去很多人都在說,中共視百姓如韭菜人礦,其實很多人連韭菜人礦都不是,韭菜人礦好歹還多少有點價值,還要養一養保護保護。現在中共的概念完全是把涿州霸州高碑店這些預案中的蓄洪區當成了萬能垃圾桶,一切髒的臭的有毒的危險的,一股腦全往這些地方倒進去,把所有反抗的人一抓,所有反對的聲音全屏蔽,就萬事大吉。一個多難興邦,總書記帶領人民再次戰勝百年洪災,人定勝天的宏大敘事就此又誕生了。

這樣的政府,罵它們是禽獸都在侮辱禽獸。

紅十字會左右互搏 大曝洗錢黑幕

說到禽獸,尤其是還不如禽獸的那些東西,我們就必須要說一說中共的紅十字會。關於這個話題,我在過去的節目中曾經提到過兩大關鍵點:1. 中共的紅十字會與大家熟悉的那個國際紅十字會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中共紅會是國務院領導下的一個事實上的政府機構。2. 中共紅會的本質並非慈善機構,而是一個吸血會。

繼多年前的郭美美事件後,中共紅十字會在這一次的洪災之中再次大出風頭,領袖群醜。涿州作為「代價」被滅頂後,北京市民政局和北京紅十字會迅即發布聲明,呼籲民眾捐款捐物。然而誰都沒想到的是,北京民政局收到「捐你妹」20多萬條,「滾」14萬多次,「草泥馬」8萬多匹;而紅十字會更誇張,收到「草」62萬次,傻叉18萬次,捐個叉叉8.8萬多次,然後還有貨真價實的捐款、人民幣3.75元,這是大批網友每人捐款1分錢聚沙成塔而來,紅會為此惱羞成怒,大罵這是惡意捐款,隨後立馬將最低捐款數額提高100倍。

我只能說,這是曠世奇觀,不但空前,也肯定會絕後了,一個政府做到了這樣的程度,除了嘆為觀止我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來總結。

中共吸血會的風頭之二,是隨後被曝光該機構去年的工資福利待遇人均43萬;2021年的人均工資福利待遇是36.7萬,編制46人卻發放了1689.85萬,其中光補貼人均就高達16.789萬。而武漢紅會也被扒出來2019年人均工資福利27.98萬。

我為什麼說中共紅會是吸血會,並不是心血來潮為了黑而黑它們。就像一個網友說的,我拿著每月幾千塊錢的工資,實在不好意思給紅十字會捐款。

紅會的風頭之三就更嚴重,這個災難性的風頭,是紅會自己搞出來的。為了顯示自己的透明度取信於民,在8月1號發布了7月份捐贈物資明細表,結果被眼尖心細的網友挖出了大雷。

根據明細表顯示,北京紅會採購並捐往北京一家醫院的100箱汽水,每箱內含24瓶,採購價達331元,折算下來每瓶350毫升的汽水達13.8元;此外,採購的雨靴每雙均價74.5元,上下分離式雨衣每件均價74元,棉被每床96元,毛巾被每床120元,毛毯45元,價格皆比市面上同類商品高出很多。

這張表引發了對紅會的扒皮熱潮,陸續被網友揭出來什麼50元一箱的白象方便麵,2000元一頂的簡易帳篷。還有網友乾脆直接真人露面拍視頻,大曝紅會花式採購黑幕,什麼救護車的擔架15萬一個,移動指揮車逾千萬元一輛等等,聽得人大開眼界。

最令人感到好笑又震撼的,是被人挖出來,北京五木服裝公司在今年5月和7月分別向北京市紅十字會捐贈了140多萬及100多萬元的服裝,其中短袖襯衫單價102元、西裝288元及西褲177元,還有400元的針織襯衫及310元的T恤,甚至還有800多元一件的羽絨服等,這些捐贈品的單價都高出市價一大截,而且大熱天捐贈羽絨服總讓人覺得紅會的腦迴路與一般人不同。

而這家北京五木服裝的法人代表名叫季連旭,被發現與北京紅十字會一名常務理事季連旭的名字一模一樣。記錄顯示,北京五木服裝5月多次向「通州區張家灣鎮北大化村」捐贈物資,而五木公司的註冊地址就是「北京市通州區張家灣鎮北大化」。

這種左手倒右手的遊戲顯然深得習總書記內循環理論的精髓,瞬間引爆了網絡,無數網友都在猜猜猜,這背後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

就在我做這期節目直播之前,最新的消息出來了,北京五木服裝有限責任公司一位也姓季的管理人員對媒體進行了回應,首先證實了該公司法人季連旭和北京紅會常務理事那個季連旭的確是同一個人,但辯稱季連旭沒有參與過任何紅十字會的決策和發展計劃,五木公司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捐助方。

關於媒體對左手倒右手的質疑,該人士的解釋是,兩個接收單位通州區張家灣鎮北大化村、陸辛莊村分別是五木服裝所在地和起家的村子,所以公司對這兩個地方有很深的鄉土感情,捐獻對象是村子,而非村中企業。

隨後有大陸媒體記者致電陸辛莊村村委會,查證是否接收到五木服裝提供的物資,值班人員表示具體情況無法通過電話告知,而查證北京紅會與此相關的籌財部電話也無人接聽。

五木公司的這個解釋聽起來非常有中國特色,因為如果五木公司真的對所在地的村子很有感情,要捐助扶貧,直接在村裡挨家挨戶送錢送物即可,為什麼非要通過紅會轉一大個圈子又費馬達又費電地搞捐助?

這種操作,從理論上說存在三種可能:1. 北京紅十字會接收這批高價物資的目的,是幫忙清理五木公司庫存,送常務理事一個順水人情;2. 相當於一個稅收籌劃,用捐贈慈善的方式獲得超額抵稅,實質上是變相逃稅漏稅;3. 通過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洗錢,畢竟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紅會拿出確鑿的證據,來證明紅會的確收到了這數百萬元的服裝實物。

就我個人看法,第一種可能基本可以排除,目前看是第二種的可能性較大,但第三種也不能排除。畢竟,在看到了中共吸血會太多花式操作後,我對紅會無論爆出什麼樣難以想像的黑幕,都不會再感到奇怪。

不知朋友們對紅會這個左右互搏之術有什麼樣的解讀?歡迎大家給我們留言,我們會在週五的直播互動中一起和大家來分享。

最後提醒朋友們,可能大家都看到了我桌上這個物品,可能也都好奇它究竟是什麼東西,歡迎大家點擊今天節目下方的文字鏈接去查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支持,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毛寧記者會尷尬 秦剛仕途未定論?
【遠見快評】秦剛與火箭軍案 三個詭異時間點
【遠見快評】北京暴雨洩洪 涿州遭滅頂之災
【遠見快評】新版「十災」紅潮末日到來?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