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北京暴雨洩洪 涿州遭滅頂之災

人氣 3486

【大紀元2023年08月03日訊】乾淨世界和YOUTUBE的朋友們好,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北京暴雨洩洪事前無通知,涿州遭滅頂之災!官方稱河堤決口需轉移,背後有驚悚內幕!全民變「反賊」,狂諷習近平。

對習近平來說,這個夏天將會是非常難熬的一個季節。火箭軍大案剛剛才開始浮出水面,有消息指戰略支援軍司令巨乾生也已經被牽連解職,也就是說整個軍隊系統即將面臨一場狂風暴雨的時候,真正的狂風暴雨現在已經橫掃北京城,醞釀出了另外一場重大危機。

這場暴雨是減弱後的颱風「杜蘇芮」給北京帶來的多年罕見的天災。這個「杜蘇芮」颱風非常詭異,它在海上生成之後,其在向中國大陸移動的過程中,連續拐了4個90度直角的彎,完美避開了台灣,然後直撲福建登陸,登陸時最強風力一度高達17級。此後「杜蘇芮」掉頭北上,又給了北京百年一遇、刷新歷史極值的一場暴雨。

我們說句玩笑話,福建是習近平龍興之地,是對台作戰的最前線,而北京是他登基之地,是對台作戰的中樞。這颱風繞過了台灣專門襲擊福建和北京,感覺就像是直接衝著習近平發警告來的。

這場暴雨是從7月29號開始的,根據官方發布的數字,截至今天早上,暴雨洪水在北京造成的死亡人數已上升到11人,其中兩人是在救災行動中殉職。另外仍有27人失蹤,也包括多名救災人員。而在臨近北京的河北省,也已有至少9人死亡,6人失蹤。

這個數字,我們都知道距離真相非常遙遠,但中共就是這樣的一個體制,當年鄭州暴雨水災,光是沙口路地鐵站和京廣路隧道究竟死了多少人,恐怕將成為永遠的祕密,我們只能從地鐵站口那些密密麻麻的鮮花以及1400多輛從隧道淤泥中拖出來的汽車中,看到一場人禍遠超天災的可怕。

北京暴雨洩洪事前無通知 涿州遭滅頂之災

今天的北京暴雨,很不幸也很不意外地再次上演了相同的一幕。昨天可能很多朋友都看到新聞了,北京房山區和門頭溝這兩個地方是重災區,那些滔滔洪流將大量汽車像玩具一般沖走,裡面究竟有多少人誰也不知道。而今天的重災區,已經轉移到了河北,尤其是涿州這個地方。

今天上午,「工作人員稱涿州救援難度大」這個主題標籤衝上了微博熱搜第一,但很快就被調整下去了。顯然,當局不想讓涿州的災情受到過多關注。

涿州是由河北保定市代管的縣級市,地處京、津、保三角地帶,被稱為京畿南大門。這裡的災情為什麼特別嚴重?原因很簡單,這裡被劃為替北京洩洪的主要地區,而官方在洩洪的時候再度出現了經典操作:無預警洩洪。

一個常住人口達65萬人的城市,在承受了百年一遇暴雨襲擊後,又不幸被選中為丟車保帥的那個「車」來洩洪,居然絕大多數地方都沒有得到任何提前通知,讓幾十萬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在滔天洪水中自生自滅。這一幕與兩年前的鄭州水災是何其驚人的相似。

涿州水災現在是什麼狀況呢?從下面這張圖就可以看到,涿州在門頭溝的正下方,同時也和門頭溝一樣,緊鄰山區,本身就非常容易受到暴雨後山洪的衝擊。

現在我們僅僅從網絡上傳出的少許圖片和當地人的信息,已經可以拼出一幅觸目驚心的大致畫面。現在的涿州,幾乎已經全市沒頂。由於北京大量洩洪,導致很多地區一夜漲水6米,而且還在繼續上漲中。

在流傳出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有的地區洪水已經漲到了電線下方,而在11個小時前的涿州華陽橋,部分區域的水深已經到達旁邊的3米限高杆,華陽橋旁邊樹木已經只能看到一小節樹梢還在水面上。

而有航拍的照片顯示,在涿州的大片地區,洪水已經基本到達房頂位置,極目所見,只有一片汪洋,誰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還困在這些建築裡,誰也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沒能逃過洶湧而來的洩洪洪峰。就目前所知的信息,已經有洋泗莊村、向二村、沙窩村、向三村等多個沿京村落,由於洪水已經漲到了屋頂,整村整村失去聯繫,與外界的交通和通信完全斷絕,收不到任何信息,只有一片可怕的寂靜。

涿州被北京充當洩洪區 各種求救信息更新到1100多條

根據當地網友在微博發出的部分求救信息,在今天上午10:40左右,涿州城西大馬村一帶水深已經超過3米,村裡停電聯絡中斷,至少5000多人被困且聯繫不上救援隊。

雙塔區的永樂村全村被淹,大部分都沒來得及逃離,很多老人孩子都被困。連平時吆五喝六欺男霸女的警察,也都沒能享受到體制內的特殊待遇,雙塔派出所30多名警察被困,以至於不得不求助外面的同事在網絡發帖求救;還有向陽碼頭鎮的張村全被淹,全村居然沒有一個人逃出來,地勢較低的地方水深已達6米,水面到了三樓,只剩下很少的空間。

在一個網絡共享的求助文檔中,涿州當地的各種求援呼救信息早在十幾個小時就已經更新到1100多條,每一條求助信息都是少則數人,多則幾百人被困,看得人驚心動魄。而且即便是在涿州的主城區,也有大量陷入險境的民眾在等待救援。

目前網絡上流傳的一個視頻顯示,在涿州水上仁佳小區的一棟樓,由於洪水衝擊導致地庫塌方,整棟樓都存在倒塌危險,樓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坑,水流湍急,民間自發組建的藍天救援隊根本就進不去。

這件事甚至都引起了官方媒體的注意和報導,昨晚據說洪水就已經淹到了二樓,水電氣全停了,至少300多人被困在裡面。就這樣危急的一個案例,當官媒記者聯繫到涿州市應急管理局,工作人員也只能無奈回答說,現在無法救援該小區,居民只能等著,因為救援隊都集中在碼頭救援,那邊更嚴重,根本抽不出人手。

涿州水災為什麼如此嚴重,剛才我們提到了,根本原因是涿州被北京充當了洩洪區。根據大陸網絡傳出的信息,這次為了保住北京,洪水需要洩去的地方有廊坊市區,然後計劃經過天津市靜海區、西青區兩區入海,其中也包括河北省部分地區,洩洪總面積達379平方公里。目前已知信息是北京附近,至少有20座大中型水庫在開閘放水洩洪,京娘湖、天津武清大黃堡等多地成為洩洪區,涿州就是其中的洩洪重災區。

而且更為離譜的是,如此巨大水量的洩洪,官方要麼不發通知,有的地區發了通知也不組織轉移,有的發條文字短信簡單說一下建議撤離,然後幾小時後滔滔洪水就呼嘯而來。如此草菅人命,是導致幾十萬涿州民眾被推入深淵的最直接原因。

網民怒吼:洩洪前為何不通知

有涿州本地的網友在微博發文怒吼,說「沒有人怪洩洪這個決定,但為什麼不讓老百姓做好準備,說洩洪就洩洪,我們能做些什麼?老人孩子什麼都不知道水就已經在夜晚漲上來了,他們又能做什麼?沒有做好準備直接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憑什麼說是天災?」

該網友還透露,政府一開始聲稱預判水量不大,因此只是通知了一部分周邊民眾撤離,但開始洩洪後水位上漲太快,政府卻沒有及時疏散群眾,而當局又在大量民眾還沒撤離的情況下開始了第二次洩洪。

除此之外,我們也看到很多其他網友也都在強烈質疑,為何北京洩洪不提前通知並轉移安置好涿州的民眾。目前河北與北京兩地網友甚至在網絡上已經爆發激烈爭吵,河北的說,自己受災是因為北京洩洪,涿州人的命也是命。北京的說,自己不洩洪,難不成要決堤一起完蛋嗎?

說到決堤,保定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和涿州前線指揮部今天發出最新通知,說鑒於白溝河左堤東茨村段險情嚴重,存在決堤可能,要求立即轉移相關區域的民眾。

官方稱河堤決口需轉移 背後有驚悚內幕

而一份同時曝光的白溝新城社區建設管理辦公室發出的通知顯示,要求白溝新城各小區民眾必須儘快轉移到外地,實在無處可去的也必須轉移到三樓以上的位置。

這個通知看上去似乎很正常,看上去指揮部起碼還在連夜勘察河堤險情並及時通報危險。但以我們對中共過去一貫做法的了解,當指揮部說險情嚴重存在決堤可能的時候,我們會猜測極大可能已經發生了無法封堵的密集管涌甚至已經小範圍決堤。

但真相可能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就在我進行這一期直播前兩小時,網絡上最新傳出的信息顯示,就在北京時間8月1號的夜裡23點20分,涿州當地政府要強行挖開一處河堤洩洪,然後對外宣稱是自然決堤,遭到當地村民強烈反抗。

隨後特警到現場逮捕了不少村民,強挖洩洪口,導致河水瞬間淹沒村莊。憤怒的村民在網絡發帖,並附上了警察抓人鎮壓的現場視頻,說這是所謂「捨涿州,保北京」的證據。

當然,我們目前暫時無法證實這個被強行挖開的河堤是否就是當地指揮部發通知提到的白溝河東堤,我個人認為這是同一個地方的可能性很大。但即便不是同一個地方,我們也完全可以推想,中共既然可以在這裡挖開河堤洩洪保北京,當然也可以在那裡挖開河堤,反正保北京目前成為了至高無上的政治正確,一切相關民眾的生命、財產等等都是無足輕重的。

洩洪從來不提前通知 兩大原因

兩年前我在做鄭州暴雨洪災的節目時,就系統挖掘過中共洩洪的一大賊性,就是官方在洩洪前從來不提前通知,或者是先洩洪一段時間了然後才象徵性發送一份通知,但對洩洪區的民眾來說,已經毫無意義。這個賊性是中共體制的標準化操作,並不是只有鄭州一個地方所獨有。

為什麼中共會有這樣滅絕人性的制度化操作?這背後可能涉及到兩大因素,一個是中共意識形態天生就反社會,它因為編造了一個人間天堂的謊言,所以對一切有損其偉光正形象的信息都一概封鎖,包括天災。當年唐山大地震前政府早就收集到大量可能地震的跡象和信息,但當局依然選擇了對民眾封鎖,所謂避免恐慌。

2019年底,當新冠疫情在武漢已經表現出明顯人傳人的跡象時,習近平當局依然以營造過年祥和氣氛為由封殺了極其重要的預警信息,結果導致全球大爆發。在洪災來臨需要洩洪的問題上,其實是相同的思維方式與行事邏輯。

除此之外,也有一個因素是,從法律上說,政府洩洪造成民眾生命財產損失的,民眾可以要求政府賠償。所以中共就乾脆不通知,不承認有洩洪,一切損失的責任都用天災去承擔,一了百了。

從前年的鄭州到今天的北京,都引發了大眾對中共治下這些大城市抗洪排水工程的強烈質疑,其中最大的焦點就在於中共力推的所謂「海綿城市」基礎建設。稍微查證一下我們就會發現,鄭州、北京都是海綿城市的試點城市,而就在去年6月,這次暴雨重災區門頭溝才發布了新聞,聲稱門頭溝海綿城市建設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海綿城市導致防洪排水功能被削弱

眾所周知,海綿城市是習近平的政績工程之一,他早在2013年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上就提出「要建設自然積存、自然滲透、自然淨化的海綿城市」。根據官方的說法,大搞海綿城市的目的就是要解決城市的內澇難題,據說通過「海綿城市」建設,城市70%的降雨將就地消納和利用,是習近平「自然、生態、綠色治水」的科學良方。

這個說法理論上看起來很美,但我們實際上看到的卻是海綿城市屢屢變成水漫城市,以北京和鄭州這樣的標誌性大城市,其所謂海綿吸水功能都如此不堪一擊,其它地方就更是不堪設想。

海綿城市理論是否先天不足,這個我不是城建專家不好斷言,但中共大搞海綿城市導致城市正常的防洪排水功能被大幅削弱,卻是無可否認的事實。知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就直言不諱地說,「海綿城市」是一個偽命題,是一個沒有被證實能夠成功的一個模式。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正常情況下一個城市的降雨只有20%能夠進入地下或蒸發掉,80%的水都需要排走。而所謂「海綿城市」,要求直接排放要少於40%,超過60%的水都要求要能夠被吸納重新利用,但這在實際操作中根本做不到,只是一個理論上的假設而已,而中共就拿著成千上萬億的錢財和無數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為一個都沒有進行過嚴謹論證的假設在進行一次次超大型的社會實驗。

這一點,不要說水利專家,就是一般平民百姓都開始看明白了。非常有意思的是,就在幾天前,央視剛剛播報了《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關於治水的重要論述》出版發行的新聞,結果北京暴雨一來,大量網民前往該新聞下方集體留言,大肆嘲諷,什麼當代大禹,杜蘇芮表示已認真學習,家在涿州感謝治理,從此華夏無水患等等,幾乎全民都成了反賊。

就像我們在節目開頭說的,這場颱風似乎就是衝著習近平來的,他充滿自信要給這樣那樣包括治水指明方向,但幾乎每次的結果都是眾人把手指的方向指向了他,也許,這就是天滅中共的終極奧義所在。

好的,歡迎朋友們訂閱、點讚我們的頻道,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秦剛神祕消失 引發各方猜測
【遠見快評】3跡象秦剛要涼?秦傅詭異時間線
【遠見快評】毛寧記者會尷尬 秦剛仕途未定論?
【遠見快評】秦剛與火箭軍案 三個詭異時間點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飄香 折扣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