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人民正在疏遠兩大政黨

人氣 926

【大紀元2024年01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ill King撰文/曲志卓編譯)自1990年以來,蓋洛普民調一直在向受訪者提出一個直截了當的問題:「在政治上,截至今天,你認為自己是共和黨人、民主黨人,還是獨立人士?」蓋洛普每年都會多次提出這個問題,並在年底對他們當年的調查結果進行平均。蓋洛普的最新調查發現,43%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獨立人士,27%的受訪者認為自己屬於兩大政黨之一。這與2014年的高年度均值持平。

這只是最新的數據。它證實了自1950年代初以來一直存在的趨勢,當時近90%的美國人認同兩個傳統政黨之一。2006年,被認定為獨立人士的美國人首次超過任何一方。從那時起,民眾與兩黨的疏遠加速了。

最近的大多數脫黨事件都來自民主黨,這可能反映出拜登總統不受歡迎。在唐納德川普擔任總統期間,共和黨的支持率也出現了類似的下降。一般來說,在總統大選前後,隨著選民開始關注他們所選擇的總統,對兩黨的支持率都會上升。但長期趨勢再清楚不過了,美國人正在逐漸遠離兩黨。

許多人(如果不是大多數人)這樣做是出於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兩黨的立場都不代表希望以溫和的辦法解決美國面臨的問題的大量選民。黨派擁護者們都試圖貶低那些主張溫和解決方案的人,認為他們軟弱無能,沒有任何立場。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只是不同意兩個現任政黨所倡導的極端解決方案。

以墮胎為例。美國有一個政黨想要完全禁止它,或僅僅允許範圍非常狹窄的例外。另一個政黨希望女性在任何時候都擁有完全不受約束的墮胎權。但幾十年來的民意調查顯示,大約70%的美國人認為,女性在懷孕12—15週之前應該有不受限制的墮胎權,但在此之後需要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才能墮胎。這種共識適用於所有人群。

美國公眾在幾乎所有所謂的分裂問題上都是如此。大多數美國人,如果不是絕對多數,都希望有常識性的、溫和的政策。他們想要一個強大的國防,鼓勵高薪工作(而不是福利施捨)的經濟政策,以及一個合理的社會安全網。他們不是孤立主義者,但也不想成為世界警察。

但是,由於我們已經將選舉的控制權交給了兩個現任政黨,並允許他們無恥地不公正地劃分投票選區的邊界,因此他們的主要選民控制了大多數司法管轄區的結果。結果,大多數民選官員並不關心大多數人想要什麼,而只關心他們的主要選民想要什麼。他們忙於討好這些選民,而不是真正解決我們國家面臨的問題。

自1980年以來,蓋洛普一直在問人們,「總的來說,你對美國目前的情況感到滿意還是不滿意?」在2000年代初期,大約一半的美國人平均下來表示他們感到滿意,但這個數字在經濟衰退前後明顯下降。自2005年左右以來,這一比例已經下降到20%—30%左右。自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美國人一直特別悲觀,感到滿意的平均人數略低於20%。我不認為他們的不滿與極端黨派之爭的興起同時發生是偶然的。

民意調查專家弗蘭克倫茨(Frank Luntz)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問他的受訪小組:「你是否同意這樣的說法,『我快要瘋了,我不會再忍受了。』」最近,72%的參與者表示他們同意這一說法,這是自倫茨提出這個問題以來的最高水平。

我不知道2024年大選會發生什麼,但我相信這將是一場「你懂的」的表演。無論結果如何,我猜想,對大多數美國人民來說都會非常可憎,所以他們最終會站起來說,他們已經受夠了,並要求兩個現任政黨放棄對我們國家的雙頭壟斷束縛。

來自 RealClearWire

作者簡介:

比爾‧金(Bill King)是一位商人和律師,曾是《休斯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的撰稿人。他曾擔任市議員,對廣泛的社會、環境和政治問題有著濃厚的興趣。他是《挽回面子》(Saving Face: An Alternative and Personal History of the Savings and Loan Crisis)和《理直氣壯的溫和》(Unapologetically Moderate: My Search for the Rational Center in American Politics)等著作的作者。

原文「Americans Continue to Walk Away From Both Parti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美大選川拜再對決?看點在哪
分析:參議員曼欽不尋求連任 對美國大選的影響
【名家專欄】如果川普勝選會怎樣?
【名家專欄】是時候要求主流媒體擔責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