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劉建超——中共外長熱門人選

人氣 1145

【大紀元2024年01月26日訊】早在2022年1月,劉建超剛晉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正部級常務副主任,就被親共港媒認為是下任外交部長的熱門人選。彼時王毅還沒卸任中共外長,距秦剛當年底升任中共外長也還有11個月之遙。

在劉建超出任外長的輿論保持相當熱度的時候,當年6月2日,他卻出人意料地被當局宣布去中聯部當了部長。雖然兩部的部長級別相同,但外界普遍認為,中聯部分量明顯低於外交部,中聯部長的重要性也顯然低於外交部長。

時過境遷,當年12月,王毅的外交部長一職由中共黨魁喜歡的秦剛接任,既出乎大眾意料,又在人們對中共任人唯親的認知之中。

而劉建超雖然沒有拚過為中共黨魁數台階、當門僮的秦剛,也還是被習安在對外工作的黨系視窗——中聯部做上了部長。

但世事難料。之後兩年間,中共外交系統發生全球矚目的震盪,春風得意的秦剛上任外長僅半年,就因疑似通敵被中共黨魁忍痛下架。而剛卸任了外長,成為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辦主任的副國級高官王毅,又被迫回鍋,兼任起外長以替代秦剛。

如今,王毅下崗傳聞又起,原因有二,一是中共黨魁2023年8月赴南非約翰尼斯堡出席金磚國家峰會,步入會場時形單影隻,其翻譯遭保安強勢阻擋,令習在原地呆愣數秒。其毫無自信的糾結之態被上網熱傳。習8月23日又蹊蹺缺席工商論壇,也被輿論廣泛議論。

另一原因起自中共黨魁2023年12月12日出訪越南受挫,沒有取得預期結果。尤其他在越期間發生三件尷尬事,似都與負責外事的隨行外長王毅有關聯。

首先,中共黨魁抵達河內下飛機時,機場歡迎人群中有人豎起中指。該畫面經中共喉舌央視報導後廣傳,對中共宣傳產生重大負面影響。

二是12月12日晚,越南舉辦的歡迎晚宴上,中共黨魁起身哈腰向越共總書記阮富仲敬酒,竟未受到預期的禮遇。鏡頭顯示:阮富仲沒起身,只是輕輕碰了一下酒杯,然後迅速轉向其他賓客。

三是中共黨魁高調宣稱要與越南「攜手構建具有戰略意義的中越命運共同體」,但越方拒絕了中共倡議,卻多次強調「越中未來共用共同體」。

中共黨魁幾個月內兩次出訪,外事安排多次失誤,讓中共黨魁顏面掃地。負責外事的最高長官王毅無法脫責。

故有內部消息稱,王毅為失職被迫在家寫檢討。而其是否因此失勢,最終被熱門人選劉建超取代,尚待觀察。

劉建超訪問美國角色錯位

2024新年伊始,中共黨媒新華社發文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劉建超率中共代表團訪問美國。但讓國際社會愕然的是,劉訪問的對象和談話角度,與他率領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團和他個人目前的黨系職務有些錯位。

新華網稱,1月8日至13日,劉建超分別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總統國安事務首席副助理芬納、民主共和兩黨聯邦參眾議員、舊金山市長布里德以及美金融、工商、智庫、媒體界人士會見交流,出席中美1.5軌對話方塊架下專題座談,在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發表演講。劉建超還會見了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就中國發展前景、中美關係、全球治理同各方深入交換意見。

從公開活動看,顯然其並不限於中聯部通常扮演的角色,劉建超更像是在做事關中美雙邊關係和中共政權與聯合國關係的重要訪問。

他與各方密集交談,在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發表演講時的話題也涉獵廣泛。如,中國國內形勢、中共的全球秩序觀、中美關係、中俄關係、烏克蘭危機、巴以衝突、紅海航行安全、核裁軍等。他還對中國經濟、投資環境等問題回答了各方提問。

此外,劉建超還會見了新聞集團首席執行官湯姆森,並與其就中美關係中媒體的作用、社交媒體對輿論的影響、人工智慧發展趨勢,以及中共的新能源政策等問題,進行了交談。

有輿論認為,這些議題遠遠超出了中聯部長以往出訪的黨際交流範疇,在中共遭全球圍堵、特別是美國頻頻制裁的形勢下,劉建超或肩負習的特殊使命赴美活動,以挽回近年中共戰狼外交造成自我孤立的惡果。這種跨領域放手讓劉建超獨自在國際舞台上作秀,或許也是中共黨魁對劉建超的一種測試。

劉建超迂迴崛起路

劉建超生於1964年2月23日,吉林德惠人,今年2月即滿60歲。

劉建超1986年22歲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的英語專業,此後進入中共外交部工作,隨即去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專業進修了一年。23歲起從外交部翻譯室科員做起,一路做到新聞司隨員、三祕、副處長、部共青團委書記、駐英國大使館一祕、部新聞司參贊、副司長、司長、外交部發言人、駐菲律賓大使、駐印尼大使、部長助理兼新聞司司長,直到2014年調離外交部。除了2000至2001年到遼寧興城做市委副書記一年,他在外交部供職長達29年,可謂中共資深外交官。

離開外交部後,劉建超按照中共當局的安排,開始了幾年和外交工作不搭界的仕途之路,但職務繼續升遷 。

2015年9月,劉建超被任命為中共中央所謂反腐敗協調小組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負責人(簡稱「中央追逃辦」),還兼有副部級的中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中共所謂國家預防腐敗局的專職副局長等職。

不到兩年,2017年4月,劉建超又被調去中共黨魁曾經主政的浙江,任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7月,又兼了省監察委主任。

2018年中共「兩會」期間,劉建超對所謂監察體制改革、「監察法草案」浙江試點中的熱點問題接受陸媒專訪,提出了他的所謂創新,即用「留置」取代「兩規」(雙規)。

可能因為一年多來在浙江的表現讓習當局還算滿意,2018年9月,劉建超被調回京擔任了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屬於中共黨系職務。

如此,劉建超走完了中組部培養幹部所安排的中央、地方單位至少各走一遭的常見程序,2022年6月2日,被習當局任命為中聯部長,成為中共正部級官員。

陸媒報導稱,中聯部和外交部都是對外工作的部門,兩者工作既有相同點,也有差異性。外交部是中共政府主管外交事務的部門,而中聯部則是中共政黨對外工作的職能部門。

劉建超是否能為中共黨魁挽回一局

劉建超在中共外交部供職29年,是一步步上位的。

2002年劉建超任外交部發言人時年僅38歲,當時是中共外交部史上最年輕的發言人。在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中,他表現出的風格被外界認為是相對比較沉穩務實的。

近年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經常被大眾奚落和詬病,如被稱為「女戰狼」的華春瑩,被稱為「耿不爽」的耿爽,被稱為「戰狼」的趙立堅。而劉建超與這些人的風格不同。

於是,外界就看到了劉建超高調帶領中共代表團訪美,向美國朝野各界示好,姿態放低的操作。除了他個人一貫風格外,此舉當然主要是來自中共黨魁給他的指令。

那麼,在目前全球抗共的形勢下,這個看似不一樣的劉建超,是否能為中共黨魁挽回一局呢?

有資深分析人士認為,劉建超以中聯部長身分為中共黨魁出征,挽救危局,並不意味著中共會改變戰狼外交的本質,因為中共黨魁才是戰狼外交的始作俑者和「頭狼」,而劉建超看似放軟的表現,只是一種欺騙,是中共的權宜之計。但不管中共黨魁怎麼調整策略,下戰狼改為上綿羊,嗷嗷嚎換成咩咩叫,若不放棄邪惡政黨這個根本,中共政權必然終結的命運不會有任何改變。

——《人物真相》製作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人物真相】周海媚一生何求
【人物真相】新防長董軍 為古代預言添加戲碼
【人物真相】新聞王子柳俊江 短暫一生留重彩
【人物真相】胡春華——儲君變花瓶的歸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