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遇襲後是否打擊伊朗 國會兩黨想法不同

人氣 698

【大紀元2024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秋生綜合報導)伊朗支持的武裝分子週日(1月28日)打死三名美軍並打傷數十人,這給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施加了政治壓力,促使其下令直接打擊伊朗。然而,由於擔心引發更廣泛的戰爭,他一直不願這樣做。

有專家說,拜登的應對方案可能包括打擊伊朗境外甚至境內的伊朗軍隊,也可能選擇更加謹慎的報復性攻擊,只針對伊朗支持的武裝分子。

自去年10月以色列—哈馬斯戰爭爆發以來,駐中東美軍已在伊拉克、敘利亞、約旦和也門近海遭到伊朗支持武裝的150多次襲擊。

然而,在週日對約旦東北部與敘利亞交界處一個名為「22號塔」的偏遠前哨發動襲擊之前,這些襲擊既沒有造成美軍死亡,也沒有造成這麼多人受傷。這次襲擊給了拜登一個實施報復的政治空間,使美國可以在避開與德黑蘭直接開戰的風險的情況下,讓伊朗支持的部隊付出代價。

拜登表示美國將做出回應,但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共和黨人指責拜登讓美軍成為坐以待斃的靶子,夢想著敵人的無人機或導彈無法擊中基地防禦,然而週日清晨,一架單向攻擊無人機襲擊了基地軍營附近。

他們說,作為回應,拜登必須打擊伊朗。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說,「他讓我們的部隊成了活靶子,對這些襲擊的唯一回應,必須是對伊朗以及整個中東地區的伊朗恐怖勢力實施毀滅性的軍事報復。」

眾議院美國軍事監督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阿拉巴馬州)也呼籲對德黑蘭採取行動。

羅傑斯說,「拜登總統早就應該讓伊朗恐怖政權及其極端主義代理人為他們實施的襲擊負責了。」

希望在今年總統大選中與拜登一決高下的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將這次襲擊描述為「喬‧拜登軟弱投降的後果」。

拜登政府曾表示,將不遺餘力地保護世界各地的美軍。

一位民主黨人公開表示,擔心拜登將以哈衝突控制在加沙以內的戰略失敗。

民主黨眾議員芭芭拉‧李(Barbara Lee)再次呼籲巴以停火,「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衝突正在失去控制,這場戰爭已開始演變成一場地區戰爭,不幸的是,美國和我們的軍隊正處於危險之中。」

民主黨籍眾議員塞斯‧穆爾頓(Seth Moulton,馬薩諸塞州)曾作為海軍陸戰隊員在伊拉克服役四次。他呼籲反對共和黨人的戰爭呼籲。他說,「威懾很難,戰爭更糟。」

穆爾頓說,「對於那些呼籲與伊朗開戰的膽小鷹派來說,你們正在落入敵人的圈套,我希望看到你們把自己的兒女送上戰場;我們必須按照我們的條件和時間表做出有效的戰略回應。」

專家警告說,對伊朗境內的伊朗軍隊發動任何打擊都可能迫使德黑蘭做出強硬回應,使局勢升級,從而將美國拖入一場重大的中東戰爭。

位於華盛頓的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中東安全項目主任喬納森‧洛德(Jonathan Lord)說,直接在伊朗境內發動打擊會讓德黑蘭政權意識到必須拚死一搏。

洛德說,「你的公開行動,對伊朗人來說就意味著事態的重大升級。」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中東研究所的查爾斯‧李斯特(Charles Lister)說,可能的反應是對伊拉克或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組織中的重要目標或高價值武裝分子進行打擊。

李斯特說,「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與這些代理人在過去兩三個月裡所做的事情完全不同……儘管人們都呼籲在伊朗採取一些行動,但我認為美國政府不會上鉤。」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國防部官員說,目前還不清楚對伊朗採取行動會產生什麼二階和三階效果。

這位官員說,「除非美國做好全面戰爭的準備,否則攻擊伊朗能給我們帶來什麼?」

儘管如此,洛德和其他專家承認,以色列多年來一直在敘利亞打擊伊朗目標,包括1月20日在大馬士革打擊四名伊朗革命衛隊官員,都未能勸阻伊朗。

最近幾個月,美國也打擊了伊朗境外與伊朗有關的目標。11月,美國軍方稱,打擊了一處設施,該設施不僅被伊朗支持的組織使用,還被伊朗革命衛隊使用。

李斯特說,美國過去曾對伊朗境外的伊朗人進行過打擊,比如2020年對伊朗高級將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打擊,但都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的回應。

李斯特說,「在某種程度上講,如果你下手夠狠,就會看到伊朗先認慫。」

責任編輯:任子君#

相關新聞
伊朗襲擊伊拉克引發爭端 地區動盪令人堪憂
伊朗外長:以色列從加沙撤軍 襲擊就會停止
巴基斯坦襲擊伊朗境內武裝目標 至少9死
以色列空襲大馬士革 擊斃伊朗革命衛隊高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