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鷹派議員加拉格爾不再連任 有何影響

人氣 699

【大紀元2024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選舉政治從來不應該成為一種職業,相信我,國會不是陪著人變老的地方。」美國國會四屆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表示,將不會在2024年尋求連任。

「如果馬約卡斯被罷免,他的繼任者仍將執行(總統)拜登災難性的邊境政策。」加拉格爾在解釋他為什麼反對彈劾國土安全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時這麼說。

由於加拉格爾是導致眾議院共和黨2月6日彈劾美國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失敗的關鍵一票,他受到黨內同事的非議,因此他也迅速在2月10日決定,不再尋求連任。

為何加拉格爾要和自己的黨派唱反調,與民主黨眾議員們一道反對針對這位內閣成員的彈劾指控呢?加拉格爾目前在美國眾議院分別是軍事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的成員,他同時也是眾議院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的主席。他不再連任,會有何影響?

「彈劾的潘朵拉魔盒

在《華爾街日報》2月6日的一篇專欄文章裡,加拉格爾闡述了他為何投票反對彈劾馬約卡斯。他認為,這樣做不僅無法解決拜登政府的邊境危機,更會開創一個危險的新先例,也會被民主黨用來對付未來的共和黨政府。

加拉格爾指出,拜登在2021年上任總統的頭100天裡,就「停止了邊境牆建設,結束了川普總統成功的『留在墨西哥』政策,並實施了『抓了就放』制度」,而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忠實地」執行了拜登的這些「毀滅性政策」,因此在美國南部邊境「製造了一場災難」。

圖為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資料照。(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不過,加拉格爾認為,共和黨彈劾條款指責馬約卡斯的「無能」並沒有達到「刑事犯罪」的程度;同時,即使馬約卡斯對保護邊境安全有「嚴重的執法不力」,這也不能讓他成為「可彈劾的對象」,因為如果以此類推的話,幾乎所有的部長都要受到彈劾。

支持彈劾馬約卡斯的共和黨人希望透過彈劾馬約卡斯而給拜登一個「懲罰」,但是,加拉格爾認為,彈劾馬約卡斯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邊境危機的根源在於總統,換一個國土安全部長仍然會執行拜登的政策。

他在那篇專欄文章中說:「對邊境發生的混亂和破壞負主要責任的是拜登先生,而不是馬約卡斯先生。如果馬約卡斯被罷免,他的繼任者仍將執行拜登的災難性的邊境政策。如果有什麼不同的話,彈劾馬約卡斯反倒可以免除拜登對其自身政策的指責。」

前總統川普曾在2019年和2021年受到民主黨人主導的兩次彈劾,這引發了共和黨人的憤怒和譴責,加拉格爾在民主黨對川普的彈劾案中投了反對票。但是,加拉格爾也認為,共和黨人不應遵循民主黨人的這種先例,也用低門檻的彈劾標準、沒有限制原則地去彈劾民主黨人,如果這樣做的話,既達不到效果,更會陷入互相彈劾的災禍。

他說:「(這)不會確保邊境安全,也不會追究拜登的責任。這只會撬開永無休止的彈劾的潘朵拉魔盒。」

眾議院共和黨人計劃在2月13日(週二)再次嘗試彈劾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即使這次彈劾表決能夠通過,該彈劾案還需提交參議院進行審判。

而參議院確定彈劾的門檻比眾議院要高得多。眾議院只需簡單多數通過即可,而參議院則必須有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通過才行。這意味著,在民主黨和共和黨以51對49席的情況下,要想讓參議院認定彈劾馬約卡斯的情況幾乎不可能發生。

共和黨的後起之秀

到3月份將滿40歲的加拉格爾在7年前的2017年首次進入美國國會眾議院,代表威斯康星州第八選區。

那之後的三次連任競選,加拉格爾都以不少於25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2022年選舉,加拉格爾更是贏得了大約72%的選票。

考慮到加拉格爾作為共和黨後起之秀的地位,共和黨人去年曾考慮讓他競選參議員,但被他拒絕了。

2023年6月5日,美國會眾議院對中共問題委員會主席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在國會大廈舉行紀念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34周年的活動。國會領導、美國眾議院中美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成員以及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出席了活動。(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去年1月,時任眾議長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任命加拉格爾擔任當時新成立的「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the Strategic Competi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首任主席。該特別委員會是一個由兩黨議員組成的國會團體,致力於監督和規範美中關係,並首次在國會用語中明確地把「中共」與「中國」及「中國人民」分開。

今年1月,當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宣布,美國調查人員已經瞄準並消滅了一個名為「伏特颱風」(Volt Typhoon)的中共支持的網絡黑客組織時,這也是由加拉格爾領導的中共問題特別委員會的一個高光時刻。

現在以對華鷹派著稱的加拉格爾,以前的優先關注點卻是中東。他曾擔任過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中東和反恐事務的首席共和黨工作人員。他也曾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七年,其中兩次部署到伊拉克。在戰場擔任情報官員的過程中,加拉格爾遇到一位同事名叫博明(Matt Pottinger),博明後來成為川普政府的副國家安全顧問,是華府著名的對華鷹派人士。加拉格爾表示,他是受博明影響而更加關注中國和印太事務的。

加拉格爾在喬治城大學獲得安全研究碩士學位和國際關係博士學位,以及國家情報大學戰略情報碩士學位。他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威斯康星人,在綠灣(Green Bay)出生和長大,現在和妻子與他們的兩個女兒仍然居住在那裡。

預計加拉格爾離開國會後會重回私營部門,他在進入政界前曾在家鄉綠灣的一家私人能源和供應鏈管理公司工作過。

加拉格爾可能會在私營領域繼續推進對中共的對抗策略,他在不尋求連任聲明中說:「我的使命將永遠保持不變:威懾美國的敵人並捍衛憲法。」

加拉格爾過去一年的絕大部分時間和精力全都用於與中共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的運作,而且加拉格爾也是一位對中共的超級鷹派,他常常在中共問題上發表一系列立場強硬的看法。

雖然美國國會目前常常成為兩黨政治鬥爭的戰場,彼此在很多問題上的看法與立場都南轅北轍,無法達成一致。但是中共議題似乎是個例外,對中共強硬是美國兩黨能夠取得共識的為數不多的議題之一,而加拉格爾在其中顯然功不可沒。

留下的空缺議席

在2024大選年開始之際,加拉格爾意外不尋求連任的決定,在一個關鍵的搖擺州留下了一個空缺席位,這可能引來兩黨的激烈爭奪,特別是在眾議院共和黨對民主黨只有幾席的微弱優勢,民主黨翻轉幾個席位就有可能重新奪回對眾議院控制權的情況下。

威斯康星州是著名的搖擺州,川普在2016年贏得了該州,但在2020年輸給了拜登。不過,加拉格爾的第八選區卻是一個偏紅的共和黨地盤。在2020年大選中,儘管川普以不到1個百分點的差距輸掉整個威斯康星州,但是在加拉格爾的選區卻獲得16個百分點優勢的勝利。

威斯康星州是著名的搖擺州。圖為2020年11月3日,在威斯康星州太陽草原(Sun Prairie)市的太陽草原高中體育館,投票站工作人員在檢查缺席選票。(Andy Manis/Getty Images)

加拉格爾在2022年競選中也沒有遇到正式的民主黨對手,而只有幾名第三方候選人,都被他輕鬆擊敗。

不過,這次可能會有所不同,因為民主黨已經把目光投向了加拉格爾的第八選區。威斯康辛州婦產科醫生克里斯汀‧萊爾利(Kristin Lyerly)表示,她正在考慮翻盤這個選區的共和黨席位。

威斯康辛州民主黨(WDP)在2月10日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們期待「參加第八選區選舉,為國會眾議院帶來一些穩定性和競爭力」。

在共和黨方面,共和黨顧問亞歷克斯‧布魯塞維茨(Alex Bruesewitz)可能會競選加拉格爾留下的席位。一位消息人士向《國會山報》透露,在加拉格爾投票反對彈劾馬約卡斯後,布魯塞維茨欲挑戰加拉格爾席位的考慮就引起了眾多共和黨國會議員的「極大」興趣。

布魯塞維茨也立即贏得了川普前競選顧問羅傑‧斯通(Roger Stone)的支持,斯通在社交媒體上發帖文表示,布魯塞維茨「將得到 MAGA運動的全力支持」。「MAGA」是川普從2016年大選時推出的競選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字母縮寫。

26歲的布魯塞維茨也出生在威斯康辛州,但目前居住在佛羅里達州。他必須再搬回威斯康辛州才能競選這個席位。

威斯康辛州德佩爾(De Pere)的州議會參議員安德烈‧雅克(Andre Jacque)也表示,他正在考慮參選。該州議會其他的現任和前任共和黨議員中也有人考慮將參選。

與此同時,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正在權衡是否同意審理對這個選區進行重新劃分的訴訟,如果最後導致選區重新劃分,那麼這可能會讓這場選舉發生一些戲劇性變化。但是,根據該州選舉委員會的規定,任何新的選區劃分都必須在3月15日之前確定,以便候選人能夠滿足為參加11月選舉的各階段截止日期。

候選人必須在今年6月1日之前提交為8月13日初選的提名文件。

居住在該選區的長期保守派策略師馬克‧格勞爾(Mark Graul)對美聯社表示,這個空缺席位肯定會推動競爭激烈的共和黨初選,但他不認為這個席位的競選會對總統大選產生很大影響。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好萊塢籌款活動 拜登總統獲三千萬美元善款
無緣市長候選人辯論會 李愛晨投訴選舉干涉
紐約市長亞當斯為金兌錫站台
紐約州政要相繼表態支持恢復蒙面禁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