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新年自語

作者:楓葉樹下
活成什麼樣子,過得好壞,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不是靠發新年祝福、灌心靈雞湯,打雞血一夜之間膨脹出來的。(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以前總以為新的一年到來,一切自然變好,明天會更好,就像那些新年寄語所描繪的那樣。

直至生活教我明白,你活成什麼樣子,過得好壞,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不是靠發新年祝福、灌心靈雞湯,打雞血一夜之間膨脹出來的。

當初站在2023年門檻歡慶新年的人,回首這一年過得一地雞毛、焦頭爛額的生活,有多少人還會喜迎2024?不過人總是記吃不記打。除夕夜還是照看熱熱鬧鬧、假模假樣的春晚,用表面上塗脂抹粉的喜慶抹去私底下承受的痛苦。

辭舊迎新之際,難免有歲月蹉跎之感。回顧自己二十年的移民生活,就像爬山,一直埋頭走路。現在坐下來看看身後的風景,心裡很想對當初站在山腳下,手裡拎著兩個行李箱,一臉懵懂的我說些什麼。

二十年前有人問,今天仍然有人問:你把自己連根拔起栽到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後悔了嗎?

記得當年在Popeye的後廚炸雞,飛濺的沸油總會燙傷手臂。妻心疼,為我買來套袖戴上,胳膊上的這玩意就像年代久遠的古董。上廁所時看到鏡子裡戴著套袖、裹著圍裙、滿臉油汗的我,想起以前那個手拎皮包、西服革履的我,不禁啞然失笑。

從白領變成累脖,難免生出心酸;三十而立,卻坐在階梯教室裡,跟十七八歲的高中生一起讀書上課,重讀大學,難免生出尷尬;原本的認知和觀念在新的文化衝擊下動搖不定、甚至四分五裂,難免困惑迷茫。

打工、讀書、就業、安家,移民生活的每一階段我都經歷過,就像進城謀生的農民工奔波忙碌於物質的追求和生活改變。移民初期的生活苦嗎?內心煎熬嗎?我不覺得。移民生活的境遇和幸福指數跟農民工不可同日而語。

這裡豐富多彩的多元文化,無需坐上飛機,就可領略世界風情;蹬著幾十塊錢買來的舊自行車去湖濱兜風,一樣心情舒暢;捨不得出去下館子,學會自己動手,也能請客吃飯,過個快樂週末。

記得那年冬天,我和妻去附近的超市買菜。回來的路上風雪交加,我們手裡拎滿沉甸甸的塑膠袋,咬緊牙關,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回家。我捧著妻凍得水蘿蔔般的手指,心中暗念:將來一定要讓我的妻過上體面的生活(decent life)就像移民前一樣。

二十年後我們過上了體面的生活,有車有房,衣食無憂。今天看美劇《老友記》仍覺親切溫暖,那時的室友們都過上了體面的生活。想想過去的一年裡,冬天去牙買加海邊曬太陽;夏天去Algonquin Park和Finger Lakes露營消暑;秋天去溫哥華島和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徒步賞秋。想想那些二十年前進城的農民工,整日土裡刨食,埋頭苦幹,可有多少人能夠改變命運,在城裡過上體面的生活?

我想對二十年前的我說,出國移民是人生中做出的最好決定。我自信無論在哪裡都能過上體面的生活,可不是在哪裡都能獲得內心的安寧和精神的自由。人不是豬,吃飽喝足發出幾聲滿足的哼唧就夠了。Maslow認為人有不同層次的需求,物質和生理的滿足是低層次的,人還有更高層次的精神需要。

我想對二十年前的我說,世上沒有完美的居住地。瞧瞧現在的白左政府,不正在把好好的國家拖回到我們來的地方嗎?我感恩能夠生活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呼吸著新鮮自由的空氣,不用擔心被一根鐵鍊拴住脖子;被一根鞋帶莫名其妙地勒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捲入漩渦,無助掙扎,最後連個死亡的統計數字都算不上。更重要的,神志清醒,活得更像一個人。

我想對二十年前的我說,何必糾結於故鄉情節?故鄉是人生旅途的起始站,為何還要成為終點站?千年前的古人都有了這樣的認知:「此心安處是吾鄉」。風箏掙脫了線的牽扯會飛得更高更遠。離開故鄉越遠、閱歷越豐富,才會站在一個新的角度去客觀地審視它,不誇大它的美,也不掩蓋它的醜。

我想對二十歲前的我說,無需擔心在異鄉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精神家園。先別自欺欺人,如果說中華傳統文化是華人的精神支柱,你受過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薰陶嗎?你從小到大的學校教育跟「儒釋道」有半毛錢關係嗎?

你可以說我是一個不中不西的假洋鬼子,可我既喝得了咖啡的苦味又能品味綠茶的芳香,既愛吃餃子也喜歡牛排。生活一場戲,能夠懂得欣賞中西文化兩面的精彩對白,這不是移民的偏得嗎?

我想對二十年前的我說,謝謝你當初沒有放棄,堅持下來,我才能提筆書寫今天的歲月靜好。當初你的性格決定了命運,現在我明白,認知同樣決定命運。

想想今天那些跋涉萬里、冒死偷渡的國人,是什麼讓他們做出這樣的抉擇?偷渡到美國的生活會更好過嗎?也許比他們現在的生活更加艱難困苦。可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因為他們想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希望,他們不想讓自己的後代子孫淪為韭菜人礦的命運。在民主國家,誰知他們的後代不會成為社會精英、國家棟樑?相比當年那個手裡攥著移民紙,還在思前想後的你,他們才令我敬佩!

在時間的月臺上,駛向2024的列車已來到。月臺上煙花絢爛、杯觥交錯,映照著前方烏雲密佈、雷聲滾滾,龍行天下,神秘莫測。

2023的我有些不舍地對2024的我說:「好留戀這一年中那些美好的時光,卻只能用薄薄的記憶紙包裹起來給你帶上了,臨行前你還有什麼話對我說嗎?」

2024的我笑笑說道:「小時候我們是那麼的貧窮,現在上天賜予的物質已經夠豐盛了,我們要懂得感恩,踏上靈魂救贖的旅程了。」

2023的我有些惶恐地問2024的我:「那你將去往何方?前路如何?」

2024的我笑笑說道:「我不知去往何方,前路如何。但我知道,我是在覺醒的路上。」

在2023的月臺上,2024的列車來了,走了。

坐在車上的應該是不一樣的我。@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紅樓夢》不說教,不正談,恰恰是燈紅酒綠肥,榮榭燕子歸。那些豪門瑣事,旮旯心腸,以曲筆情事娓娓敘來,竟如華幕掩台,霧裡看花,非得精光四射的眼,得了道法,歷了劫波,暗了名情才赫然照見這部大著的底紋...
  • 李白應是深具仙根的,據《李太白全集》裡記載,他與東巖子在山中養了一千多隻珍禽,並能召喚牠們;這段時光想必也奠定了李白詩文中具有的「神仙氣息」。
  • 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在為萬古雲氣封閉的西蜀,在岷峨雪浪匯入長江的大雷之音中,一個嬰兒呱呱墜地,議者按其生辰解說「十二月為辛丑,十九日為癸亥,水向東流,故而才汗漫而澄清。」正所謂人各有命,命中注定這個嬰兒將帶著天授的稟賦與才華,做出一番不朽於人間的事業,他就是蘇軾,蘇子瞻,蘇東坡。
  • 思鄉之情,人皆有之。久在異鄉的遊子每當與故人重逢時,往往會熱淚盈眶,激動不已,然而唐代大詩人王維只是「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家鄉窗前的那一株梅花開了嗎?
  • 遊子思鄉,怎一個「鄉愁」了得。床前的明月光,城中的玉笛聲,鄰船的同鄉人,都能觸動他們的情感。他們還會想像,故鄉的梅花或許如期綻放,重陽的登高之行恐怕又少了自己一人,這就是遊子特有的鄉情。
  • 街頭無證小販不是今天才發生的問題,每一代新移民到達時,都有很多人從事攤販工作。當時在下東城遍地可見猶太人攤販,義大利人、愛爾蘭人移民到美國時,同樣以做攤販為起步,可是現在你看不到。」中華總商會董事于金山說,紐約是美國第一大城,每個移民團體都是從街頭開始的,至少部分是從街頭開始的。
  • 普通的出行,因為他眼中的風景和懷舊的心緒而變得與眾不同。他把這次辛苦的奔波旅途,寫成一首耐人尋味的詩歌。這就是溫庭筠的《商山早行》。
  • 大紀元特稿:中國新年話傳統。(大紀元製圖)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中國新年,全球華人張燈結彩、歡聲笑語,與親戚朋友互道「過年好」「新年好」。各地舉辦盛大的慶祝活動,放爆竹、貼春聯、賞花燈、逛廟會等等,慶祝新一年的開始。
  • 明末清初著名詩文作家王猷定說:「古往今來,因為琵琶彈得好而聞名於世的人多了,可沒有一個人能與湯(應曾)先生相比!人如果沒有至性,情感就不會深入專一,那怎麼能流傳後世呢?」湯應曾彈奏琵琶怎般地感人呢?
  • 這是我父親日記裡的文字 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來的散文詩 多年以後 我看著淚流不止 我的父親已經老得 像一個影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