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學唐詩(9A)

作者:朝暉
「年光取次須偷賞,何用功名節與幢」,表達了作者身在其中,心不在俗世的修行感悟,如靜觀紅塵的畫外之人。圖為清代楊大章仿宋院本金陵圖 卷(國立故宮博物院
font print 人氣: 2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第九課

一、青瑣紗窗。(三江)(選自《聲律啟蒙》)

銖對兩,對雙。
對湘江。
朝車對禁鼓,宿火對寒缸。
青瑣紗窗。
漢社對周邦。
笙簫鳴細細,鐘鼓響摐摐。
主簿棲鸞名有覽,治中展驥姓惟龐。
蘇武羊,屢餐於海;莊周鮒,水必決於西江。(下劃線字為入聲字)

注釋及說明:

1.  銖對兩,只對雙:銖,古代重量單位,二十四銖為一兩。「銖」的古音本應該讀「殊」(《唐韻》及《康熙字典》市朱切),因韻母相同,還按現今的普通話讀「朱」。例句,

且勿錙銖生計較,莫於銀兩費工夫。 (朝暉 原創)

度雲憐隻影,照水認雙飛。 宋‧黃庚《孤雁》

2.  華嶽對湘江:「華」讀音「話,去聲」。西嶽華山。唐‧杜甫《覽物》:「巫峽忽如瞻華嶽,蜀江猶似見黃河。」|湘江:水名。源出廣西省,流入湖南省,為湖南省最大的河流。唐‧陸岩夢《桂州筵上贈胡予女》:「眼睛深卻湘江水,鼻孔高於華嶽山。」

3.  朝車對禁鼓:朝車,唐朝以前古代大臣朝會所乘之車。唐朝開始至清朝不再設置朝車,官員從住處去上朝一律騎馬。只有對年齡大,德高望重的大臣,皇帝才會賜給「安車」上朝。古代的朝車都站乘,只有安車是坐乘。《舊唐書‧輿服》:「有唐已來,三公已下車輅,皆太僕官造貯掌。若受制行冊命及二時巡陵、婚葬則給之。自此之後,皆騎馬而已。」|禁鼓:設置在城牆譙樓(城門瞭望樓)上報時的鼓。

「車」這個字,在《平水韻》中有兩個讀音,在「上平六魚韻」讀「居」;在「下平六麻韻」讀「硨che1」,如果是押韻的字,看是哪個韻就讀那個音。比如,唐‧孟浩然《送盧少府使入秦》:「楚關望秦國,相去千里餘。州縣勤王事,山河轉使車。祖筵江上列,離恨別前書。願及芳年賞,嬌鶯二月初。」其中韻字是「餘、車、書、初」這是「魚韻」中的字,「車」讀「居」。

唐‧張九齡《奉和聖制初出洛城》:「東土淹龍駕,西人望翠華。山川祗詢物,宮觀豈為家。十月回星斗,千官捧日車。洛陽無怨思,巡幸更非賒。」其中韻字是「華、家、車、賒」這是「麻韻」中的字,「車」讀「硨che1」。

如果「車」字不作押韻字,讀「居」或「硨」均可,但有個詞組「五車書」,讀「硨che1」更好。

五更禁鼓秋風響,一乘朝車曉露行。 (朝暉 原創)

4.  宿火對寒缸:宿火,本意是指隔夜未熄的炭火;也可指火種。|寒缸:寒燈。

常爇沉香留宿火,苦吟詞賦伴寒缸。 (朝暉 原創)

5.  青瑣闥,碧紗窗:青瑣(青鎖)指的是裝飾皇宮門窗的青色連環花紋。「青瑣闥(音踏,入聲)」指宮門或借指朝廷。唐‧皇甫曾:「夕拜忽辭青瑣闥,晨裝獨捧紫泥書。」也有稱「青瑣闈」義同。|碧紗窗:裝有綠色薄紗的窗。也可借指女子的居室。

身惹爐香青鎖闥,夢迷燈火碧紗窗。 (元末明初‧李穡)

6. 漢社對周邦:「漢社」是「漢社稷」的簡稱。可以指漢朝、漢軍;也可以指當下朝廷。例如,北宋‧劉敞《同介甫和聖俞贈狄梁公裔孫》詩:「陳平智有餘,周勃勇無敵。兩人相提衡,終復漢社稷。」這是指漢朝。唐‧杜甫《喜達行在所(其三)》:「今朝漢社稷,新數中興年。」這是指唐朝。|周邦,①指周朝或周朝的邦國(諸侯國)。南宋‧彭秋宇《庚申喜聞》:「周邦雖小名猶正,楚國方強力易窮。」②指當下的朝廷。北宋‧范祖禹《御制太皇太后輓詞(其三)》:「天祐周邦世世仁,篤生文母濟斯民。」③指舉國上下。「周」是全部的意思。《詩經‧大雅‧崧高》:「周邦咸喜,戎有良翰。」

韓信精忠興漢社,姬公大義護周邦。 (朝暉 原創)

7. 笙簫鳴細細,鐘鼓響摐摐:笙簫,笙和簫;泛指管樂器。|細細:①(聲音)輕微。②仔細③緩緩④密密。|摐摐(音窗):①本詩指象聲詞(可形容鐘鼓及樂器的聲音)。唐‧王建《霓裳詞(其六)》:「弦索摐摐隔綵雲,五更初發一山聞。」②形容事情、事物之紛繁。唐‧杜牧《寄唐州李玭尚書》:「先揖耿弇聲寂寂,今看黃霸事摐摐。」北宋‧韓維《答賀中道燈夕見詒》:「酒昏兩眸澀不視,案上書策徒摐摐。」③形容林木生長之茂密。北宋·韋驤《放船一首》:「童山連岌岌,古木競摐摐。」北宋‧蘇軾《登州孫氏萬松堂》詩:「萬松誰種已摐摐,半嶺蒼雲映此邦。」北宋‧孔武仲《二山賦》:「松翳翳兮千幢,竹摐摐兮萬矛。」

8. 主簿棲鸞名有覽:主簿,官名。漢代中央及郡縣官署多置之。其職責為主管文書,辦理事務等。地方的主簿是九品官。相當於縣令的助理。這一句典故出自《後漢書‧循吏列傳‧仇覽傳》。仇覽,陳留郡考城縣人(今河南省蘭考市);年輕時為書生,淳樸沉默,鄉里人都不知道他。四十歲之後才被縣府召去當了一名小官,後來又成為考城縣令王渙的主簿。仇覽不僅為人方正,還用道德教化當地百姓,排解百姓困擾。深受當地百姓愛戴。王渙很看重仇覽的才幹,對他說:「枳木與棘木都有刺,那些樹林不適合鸞鳳棲身。我這個小縣城也不是大賢施展才華的地方。」他將一個月的俸祿送給仇覽當路費,推薦他入首都的太學深造。

「主簿棲鸞名有覽」大意是,雖然只是在縣府當一名主簿小官,但卻能像棲息的鸞鳳那樣做好本職工作。歷史就有這樣的名人,他叫仇覽。

9. 治中展驥姓惟龐:治中,古代官職名,唐朝開始改為「司馬」。上州刺史的助理(上州司馬,正五品下)。|展驥,指施展才華。|龐,龐統,三國時期為劉備的副軍師,與諸葛亮齊名。龐統開始投靠劉備時被派去當耒陽縣令(七品),沒有做好,被免官。後來經諸葛亮等人推薦並委以重任,龐統反而勝任其職位(從「治中」這個官職重新開始)。典故出自《三國志‧蜀書‧龐統傳》[1]

「治中展驥姓惟龐」大意是,龐統只有當治中從事及以上的官職,才能充分發揮他的才能。

10. 蘇武牧羊,雪屢餐於北海:典故出自《漢書‧李廣蘇建傳》,西漢時期,漢武帝派大臣蘇武等為使者出使西域同匈奴單于修好,由於原漢朝的降將緱王等謀反不成被殺,單于大怒,扣押了蘇武等人,勸其投降。蘇武寧死不屈,堅決不降,被迫淪為匈奴的奴隸,在北海(今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地區)茫茫草原上放羊,經常以雪水解渴、風餐;十九年後才回到漢朝。「雪屢餐於北海」是「屢餐雪於北海」的倒裝句。

11. 莊周活鮒,水必決於西江:見第8課附註1。這一句的大意,莊周要救困在車轍裡的鯽魚,必須決堤引西江的大水。

「殷勤樓下水,幾日到荊江」,把江水擬人化,拜託熱情周到、知我心的長江水送我回丹陽老家。圖為清孫祜秋山樓閣 軸(國立故宮博物院

二、六首押「三江」韻的古代經典近體詩

1. 依韻和孫都官河上寫望  宋‧梅堯臣

河上風煙愛此邦,吳艘相降。
魚腥矗矗橋邊市,花暗深深裡窗。
蹴鞠漸知寒近,鞦韆將小鬟雙。
年光取次須偷賞,何用功名與幢。

創作背景:本詩創作於公元1056年初(北宋仁宗至和三年),此時梅堯臣丁母憂服滿(古代文人父母親去世必須辭官回鄉守孝三年),到揚州拜訪好友。「依韻和」的意思是,依友人詩作品的原韻唱和(「和」讀音「賀」)。

注釋:①孫都官:孫長卿,梅堯臣的好友;一般而言,兵部或刑部尚書(正三品)才能稱為「都官」,孫長卿曾任兵部侍郎(從三品);梅堯臣這是尊稱其為「都官」。②寫望:縱目遠望。③河上:指京杭大運河,春秋時期就開鑿。④此邦:此地;也是春秋戰國時期吳國的地盤。⑤吳艘越舸(音葛,上聲):泛指造型不同的船隻。⑥不相降:本詩指百舸競渡不相上下。⑦矗矗(音簇,入聲):本詩指氣味交織。這個詞組還可形容山的高聳。⑧深深:本詩指濃密貌。⑨蹴鞠(音促局,入聲):亦稱「蹋鞠」,中國古代一種類似於踢足球的運動遊戲。古代長江以南地區一般是在寒食節前幾日開始(黃曆的二月底三月初),因為這時的氣候適合做此類運動。據《後漢書‧梁統列傳》記載:「性嗜酒,能挽滿、彈棋、格五、六博、蹴鞠、意錢之戲。」唐‧李賢注引漢‧劉向《別錄》:「蹴鞠者,傳言黃帝所作,或曰起戰國之時。蹋鞠,兵執也,所以講武以知材也。」⑩寒食:中國傳統節日名;在清明節前一日或二日。⑾鞦韆:音義通「鞦韆」。⑿小鬟(音還):小髮髻;孩童的髮髻。本詩指小孩子。⒀年光:年華、歲月。⒁取次:任意、隨便、盡情。⒂偷賞:一個人獨自觀賞。⒃節:旌節,古代代表官方身分的憑證。⒄幢:古代地方要員出行時儀仗隊中的旗幟。

全詩大意:看到京杭大運河上的風景,就愛上了這個地方;河面上百舸競渡不相上下。河橋兩邊的集市交織著淡淡的魚腥味;河岸上的人家,花樹修竹圍繞。看到民眾開始玩蹴鞠的遊戲,就知道寒食節快到了;還有的人家開始掛鞦韆的裝置,一些孩子圍在旁邊看。人生歲月中,遇到好的景色,就應該盡情去遊覽;(欣賞美景時)不用在乎自己的官職高低,更不用帶上官員的排場。

詩評:本詩作者以淡泊的心態,用詩的語言描繪出了紅塵中的幾處場景;而尾聯的言外之意,表達的是作者身在其中,心不在俗世的修行感悟。換一種方式說,如果名畫《清明上河圖》描繪的是紅塵百態,那麼作者就是靜觀紅塵的畫外之人。

2. 思歸  唐‧許渾

嶂平蕪外,依依舊邦。
氣高詩怨,愁酒難降。
樹暗支公院,山寒謝守窗。
殷勤樓下水,幾到荊江。

創作背景:本詩創作於公元839年,當時許渾為當塗縣令(隸屬今安徽省馬鞍山市),位於長江下游南岸。許渾的家鄉在湖北丹陽(今宜都市),剛好是荊江河段的起始處,在唐代屬荊州管轄。「思歸」是說作者想回家鄉丹陽。

注釋:①疊嶂:亦作「迭嶂」;重疊的山峰。②平蕪(音無):草木叢生的平曠原野。③依依:依稀貌、隱約貌。④舊邦:舊地、故地。⑤氣高:心高氣傲。⑥酒難降:指容易喝醉。「酒難降」是「難降酒」的倒裝句。⑦支公:原意是指晉高僧支遁,常隱居在剡縣岇山(今浙江省紹興市東),他住的地方被稱為「支公院」。本詩用「支公院」借指當塗縣的佛塔——廣福寺黃山塔。始建於南朝宋武帝劉裕時期。⑧謝守:指謝靈運,東晉時期著名詩人。曾為永嘉(今浙江溫州)太守,故稱。本詩作者自比謝靈運。⑨荊江:荊江在湖北和湖南兩個省內,是指長江幹流湖北省宜昌市枝城鎮至湖南城陵磯(湖南省岳陽市洞庭湖出口)一段,因江水流經古荊州地區,俗稱荊江,也就是長江的荊江河段。⑩殷勤:熱情周到,知我心者。(本詩比喻長江水,這是把江水擬人化。)

全詩大意:重疊的山峰在草木叢生的原野盡頭,隱約中讓我想起了記憶中的故鄉。我也知道,一個心高氣傲的人如果得不到重用,他的詩容易有抱怨的情緒;而帶著憂愁苦悶的情緒去喝酒,很容易醉。在綠樹掩映中我看到遠方的廣福寺黃山塔,晚秋的山風帶著寒氣,吹打著窗欞,讓我想起了謝靈運。拜託熱情周到、知我心意的長江水送我回丹陽老家,也許只要幾天時間。

詩評:①頷聯「氣高詩易怨,愁極酒難降」說出了一個人生的哲理,也就是人生更應該隨遇而安;《周易‧謙卦》云:「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如果一個人能以謙卑的心態修養自身,就不會因名利得失而抱怨。②頸聯「樹暗支公院,山寒謝守窗」,上句提起出家人,隱喻了斷去世俗的名利之心;下句提起謝靈運,其實是想起了他的作品,謝靈運在《君子有所思行》詩中曾說:「寂寥曲肱子,瓢飲療朝飢。所秉自天性,貧富豈相譏。」表達的也是不計較貧富得失,守持天性之純真,隨遇而安的處世心態。③尾聯「殷勤樓下水,幾日到荊江」,表達了作者懷念家鄉,想回家鄉的心願。因為故鄉有著童真生活最珍貴的回憶。

本詩的標題是「思歸」,思歸,何嘗不是想要返本歸真呢!

三、附註:

1. 《三國志‧蜀書‧龐統傳》:「先主領荊州,統以從事守耒陽令,在縣不治,免官。吳將魯肅遺先主書曰:『龐士元非百里才也,使處治中、別駕之任,始當展其驥足耳。』諸葛亮亦言之於先主,先主見與善譚,大器之,以為治中從事。親待亞於諸葛亮,遂與亮並為軍師中郎將。亮留鎮荊州。統隨從入蜀。」

點閱【跟我學唐詩】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一系列教材主要是教五歲以上,各個年齡段的學生用古漢語的四聲誦讀古典近體詩,學習過程中熟悉格律並嘗試近體詩創作。要學好中文,從小就應該偏向於文言文教學,古人的思維方式及古漢語的構詞法,跟現代人的觀念不一樣。文言文能學好,白話文不用教都會。
  • 芍藥 唐‧韓愈 浩態狂香昔未逢,紅燈爍爍綠盤籠。 覺來獨對情驚恐,身在仙宮第幾重? 這首詩高妙之處在於先描述了芍藥的美,然後讓自己和讀者都嚇了一跳,不著痕跡地稱讚了皇宮的夜色美景。大唐的皇宮確實美如仙宮。韓愈不愧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寫詩常常能出人意表。
  • 杜甫《暮登四安寺鐘樓寄裴十》:「孤城返照紅將斂,近市浮煙翠且重。」「翠綠」本來象徵著生命及生長,可是它們卻被當前的浮煙霧霾重重阻隔,看不到前景。這是詩聖遣詞造句的絕妙之處,意在言外。頷聯兩句均隱喻了杜甫對當時局勢看不到前景的擔憂。
  • 那一天正值四株牡丹花同時盛開,唐玄宗騎名駒照夜白、楊貴婦乘步輦,一起來到沉香亭賞花。唐玄宗令人在梨園樂隊中選最優秀的樂手入宮,選定十六種樂器合奏。李龜年是當時大唐最好的歌手,他手持檀板,站在樂隊前,正準備唱歌。唐玄宗說:「賞名花,對妃子,怎麼能用舊的樂詞呢?」令李龜年持金花箋詔李白入宮,並寫《清平調》三首歌詞。
  • 鳳有高梧鶴有松,偶來江外寄行蹤。 花枝滿院空啼鳥,塵榻無人憶臥龍。 心想夜閒唯足夢,眼看春盡不相逢。 何時最是思君處,月入斜窗曉寺鐘。
  • 秦川朝望迥,日出正東峰。遠近山河淨,逶迤城闕重。秋聲萬戶竹,寒色五陵松。客有歸歟嘆,悽其霜露濃。清‧屈復《唐詩成法》:景中有情,格法固奇,筆意俱高甚。帝都名利之場,乃清晨閒望,將山河城闕、萬戶、五陵呆看半日,無所事事。將自己不得意全不一字說出,只將光景淡淡寫雲,直至七八(句),忽興「歸歟」之嘆,又虛托霜露一筆,覺滿紙皆成搖落,已說得盡情盡致。
  • 本詩首聯雖然有「北望傷神坐北窗」這種悲傷的心情,但頷聯、頸聯、尾聯卻描寫與家人在一起的溫馨時刻。人生中常常會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或為國事,或為家事,但不能總是沉浸在悲傷之中,無法自拔。也就是杜甫在告訴我們如何排遣悲傷、擔憂的心情。
  • 邵雍曾多次被舉薦為官,但都稱疾不赴任。本詩作者以平淡的筆觸描寫了自己淡泊的心情。從這首詩我們分析,邵雍的這位友人曾經在地方當過大官,只有這樣才可能幫助邵雍從很困難的境地中解脫出來。能用「轍魚」來形容的困境肯定不是小事,而邵雍的友人想舉薦其從政為官,我們來分析邵雍此詩每一聯的言外之意。
  • 學習唐詩創作,有一個關鍵點是要改變現代人的思維方式和觀念,在遣詞造句上,不要用現代的語法來衡量古詩詞。杜甫的「詩成珠玉在揮毫」也一樣,是「揮毫詩成字珠玉」的倒裝。將整句連起來讀,就會發現唐詩的優美,元稹「岳陽樓上日銜窗,影到深潭赤玉幢」;杜甫「朝罷香烟攜滿袖,詩成珠玉在揮毫」等,這是遵守平仄、對仗、押韻前提下,遣詞造句的優美。
  • 「解印書千軸,重陽酒百缸。」這句話有自我解嘲的意思,睦州刺史為上州刺史,從三品。工作了幾年,所有的家當也就是書籍千軸,酒百缸。這酒是帶不走的,能帶一缸在路上喝就不錯了,說不定這百缸酒也是歷任的刺史積累下來的,有多少是杜牧自己釀製的就不得而知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