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影評:美麗的村落暗藏凶險

文/蔡宜霖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人氣: 18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4年02月03日訊】鄉下的村落通常有著純樸之美,不過在日本動畫電影《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THE BIRTH OF KITARO: The Mystery of GeGeGe)中,作為故事主要舞台的「哭倉村」蘊藏許多獵奇元素與祕密,使一場以弔信為開端的故事,變得頗具冒險色彩。

故事背景為昭和31年(1956年)的日本,顯赫豪門龍賀家族掌管著一個鄉下村落哭倉村,如今龍賀家的大家長剛過世,一家與龍鶴家族有業務往來的銀行,便派男職員水木前往弔信。但水木抵達哭倉村後卻發現,該場喪禮其實是厄運的開端,龍賀家部分成員往後接連離奇死亡。過程中他也發現哭倉村暗藏奇幻元素與祕密,社會案件與各種因素彼此交錯,也讓水木的旅程變得頗具挑戰性。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主要舞台塑造 兼顧美好、險惡同存

本片屬於以單一舞台塑造故事的類型,就核心要素哭倉村而言,能展現美好與險惡同在的兩面性。村落所展現的景觀,不論是一般居民的鄉間小屋、龍賀家帶有日式古典美的大宅、能展現自然之美的湖泊與山林,均能在視覺上營造鄉間之美。能確保故事舞台具有表面上的宜人氣息,往後帶有冒險與緊張色彩的事物登場時,反差感也較為強烈。

美好鄉間暗藏詭譎面向,則是哭倉村的核心本色。此類戲碼的詮釋也較為飽滿,自從男主角前往當地的旅途過程起,不論是其親眼所見的獵奇事物,還是耳聞他人對哭倉村的評價,均能渲染該處鄉村絕不單純的神祕氛圍。而幽靈族這種奇幻種族的存在,則能在近似凡人的外貌下蘊藏神奇能耐,確保哭倉村具備不同於世俗的特殊性,成為獵奇色彩較強烈的舞台。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與男主角水木有關的戲碼,除了能透過他的所見所聞,幫助觀眾了解電影的世界觀外,對角色形象的建立亦不含糊。(以下涉及劇透)水木除了具備在事業上有企圖心、樂於展現紳士風度等通俗面貌,二戰時的從軍經歷亦是角色面向,各類回憶片段的安排,均足以體現戰爭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角色背景也在時代因素加持下,變得更有立體感。

龍賀家族諸多要角 能展現不同形象

龍賀家族的存在,則是攸關故事走向的核心要素之一。《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對家族成員的詮釋,也能展現多重面向,有的角色固然看起來較為平凡,但能為神祕氣息濃厚的故事注入通俗氣息;部分角色則具有領導人風貌,其一舉一動均能起到吸引觀眾目標的效果;有的角色屬於較滑稽的丑角,能為以嚴肅風格為主旋律的故事,適度舒緩氣氛。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年輕一代的龍賀沙代,更是龍賀家的故事要角,其外在言行舉止頗能展現淑女的典雅之美,能為故事的諸多片段營造柔美氣息;其與水木的對手戲亦能展現角色之間的羈絆,有效塑造角色浪漫關係的可能性,往後的發展究竟是好是壞,也能起到為故事增添懸念的作用。

各類事件的發生,也讓電影的冒險色彩大幅上升。社會案件是其中的一大要素,就相關戲碼的詮釋而言,命案發生前的宣讀遺囑戲碼,既體現了龍賀家的暗潮洶湧,亦能引導故事方向,讓大眾懷疑命案是否與此有關;往後諸位家族成員的輪番遇害,部分命案現場的情境塑造,則具有儼然非凡人所能為之的離奇色彩,整體營造的衝擊感也較強烈。而幕後凶手長期成謎,則能確保命案元素長期保有懸疑性。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帶有懸疑性質的戲碼並不僅止於凶殺案,「M液體」這種賀龍家的獨家產品,同樣是其中要素。該物品除了能藉著功能特殊,以及成分不明展現特色,還能與二戰的時空元素相結合,藉此塑造更具格局的內容,側面突顯野心家的罪惡。這讓故事除了哭倉村的神奇性質外,還具有反對日本妄圖稱霸世界的內涵,使劇情兼顧對二戰歷史的反思。

喀喀郎的登場 能增添趣味色彩

部分新看點則與新角色登場相關,其中的要角為身為幽靈族的「喀喀郎」,該角色是原作要角鬼太郎的父親,個人背景的特殊性,足以奠定不平凡的地位。與他有關的戲碼,則能展現不同類型的觀賞性,時而藉著他被村民盯上,體現角色窘境;時而藉著喀喀郎對牢籠的應對,體現其有別於凡人的特殊性;時而藉著喀喀郎來到哭倉村的幕後原因,刻劃角色深情的一面,為劇情營造一股人性光彩。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水木與喀喀郎逐漸成為攜手冒險的夥伴,是《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的後續走向,該過程也能發揚作品的奇幻風格,確保共患難的經歷不會缺少視覺特色。一場前往湖中小島的戲碼便頗具代表性,能讓奇幻獵奇元素迎來一股小高潮,不論是喀喀郎面對險境時展現的本領、還是奇幻怪獸所創造的戲劇張力、河童這類傳說生物的點綴,均能起到合理價值。脫離世俗的色彩大幅升溫,連帶也讓作品娛樂性進一步昇華。

而當故事步入尾聲時,真相逐漸浮上檯面也成為攸關最終高潮的要素。部分戲碼屬於主要角色與龍賀家族正面過招,該情節使外人與村內豪族的對抗白熱化,且文武兩類層面各具價值。喀喀郎個人身手十分了得,龍賀家族旗下打手並非等閒之輩,能締造強者過招的場面力度;龍賀家的罪惡祕密揭曉後,則起到故事調性就此蓋棺論定的效果。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凶手身分揭曉 能締造震撼效果

部分劇情走向則是命案之謎揭曉,且相關過程有別於偵探片的套路,並不以偵探精采解謎為主要看點,揭曉謎團的過程反而十分簡單純粹。就實際效果而言,電影則做到以凶手身分所帶來的震撼力取勝,角色此前良好形象與實際所犯罪行的巨大落差、加害者有時與被害者只有一線之隔的悲劇性,均能深化案件背後的戲劇張力,而非侷限於非黑即白的單純二分法。

凶手之謎的揭曉並非代表事件就此落幕,往後故事走向還具有重大翻轉的良好力度,水木、喀喀郎當下面對的難度相當高,使最終高潮具有善良正直之人奮力克服逆境、通過重大考驗的耀眼光彩。有關落幕戲碼的塑造,本片也適度超脫套路,讓危險氛圍並未隨著反派殞落就此結束,但仍在凶險之餘體現希望,在新意中兼顧平易近人的貼心面向。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儘管以單一鄉村作為主要舞台,但其中展現的可塑性相當豐富,能兼顧奇幻獵奇、凶殺案謎團、二戰歷史影響等要素,做到讓小舞台展現大價值,也成為本片的成功特色。◇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鬼太郎誕生:咯咯咯之謎》劇照。(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