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詩「省提名計劃」突變 中國留學生請願

3月19日,卑詩省城鎮事務廳宣布,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專業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畢業後不再自動獲得永久居留身份。(Shutterstock)
人氣: 9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君成、邱晨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數百留學生近日在溫哥華藝術館前舉行集會,同時發起網上請願活動,抗議卑詩省突然更新「省提名計劃」中的「國際碩博畢業生」項目,使此類留學生畢業後無法再自動獲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資格。

「毫無預警」,留學生Yan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說,「我感到十分沮喪,本來我可以有其他的選擇。」

加拿大的「省提名計劃」,又稱Provincial Nominee Programs(PNP),是加拿大各省根據自身的經濟發展需求和工作崗位缺口,並通過與聯邦移民局商議,最終得出的適合外籍人才移民加拿大的途徑。

3月19日,卑詩省城鎮事務廳宣布了本省「提名計劃」的最新指導方針,其中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專業的碩士研究生畢業後不再自動獲得PNP計劃資格,而是要求「已獲得至少一年的技術職業全職工作機會」,並且英語「最低達到加拿大語言基準(CLB)8級」。

大陸留學生:如淋一盆冷水 十分痛苦

大陸留學生Yan來自中國南方,目前已經獲得了卑詩省一家大學的碩士生錄取通知書。

「我第一次聽說BCPNP政策變化時,感到心情十分沮喪」,他說,「因為好不容易申請到了研究生,並且有可能獲得PR留在加拿大,但是因為這個政策,我很有可能在就業市場不好的卑詩省,因為無法獲得工作機會進而無法繼續留在加拿大。」

「而且我支付給學校29,000加元學費作為押金,卻很難得到退款」,他說,「這種感覺如同一盆冷水澆下來,令人十分痛苦。」

Yan一直嚮往著到一個「健康、公平、正義的社會環境」中生活,他選擇了加拿大。「我的家人在三年疫情當中已經飽受清零政策的摧殘,同時我的祖父輩也是中共土改和反右運動的受害者,我不希望類似的遭遇再次發生在我身上。」他說。

「我本來以為加拿大的政府應當是良善和守信的,畢竟他們不應該讓無辜的人為他們的政策改變而承擔極大的風險。」

「我在留學期間也經歷過掛科和重修,但是都沒有這一次卑詩省政府改變政策來得困難大」,他說,「因為這打亂了我未來的計劃並且很有可能對我的家庭造成經濟損失。」

省府回應:PNP項目不是移民的捷徑

卑詩省城鎮事務廳廳長康安禮(Anne Kang)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很同情」因提名計劃變化而遭受衝擊的學生,「我知道他們作為本省的新移民面臨著獨特的挑戰,我也理解在制定職業規劃、開始選擇通往卑詩省永久居留權的道路上,這些問題對他們來說有多麼重要。」

省長尹大衛(David Eby)說,以前關於STEM碩士生的指導方針並沒有真實地反映出「哪些人被邀請申請PNP計劃」。

PNP是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移民項目,但「有些人卻將其誤解為通往永久居民的『捷徑』」,康安禮說。

城鎮事務廳表示:「根據加拿大最近宣布的變化,碩士畢業生可以獲得為期三年的開放式工作許可,使他們有充足的時間來滿足新的PNP碩士研究生類別的資格要求。」

留學生訴求:舊人舊政

留學生們正在change.org中發起一項「履行諾言」的徵簽活動。

Yan說:「我們的訴求是爭取對已經入讀,和被錄取並且支付押金的學生,實行舊人舊政的『祖父條款』。」即可以免除他們受新法律法規的約束。

他對新政有很多擔憂:「這個政策對於很多留學生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卑詩省找到專業對應的工作。因為卑詩省的就業市場遠比安省要小。」

「對於很多大齡留學生來說,他們的英語不好,可能無法滿足CLB8的要求。」

「很多大齡留學生裸辭賣房過來讀書。我認識的一個女生,她爸爸媽媽辭去了國內的工作,賣掉了國內的房子,承受著加拿大高昂的生活成本過來讀書,就是希望能夠移民。」

「這個政策給他們增加了很多風險和經濟負擔」,他說,「他們支付了高昂的房租和學費,最終卻可能無法上岸。」

Yan總結說:「我個人認為不合理的地方在於,(政府目前還沒有公布細則),已經入讀和已經支付學費作為押金的同學是被舊的政策吸引過來的,不應該對他們施行一刀切的新政,應當實行舊人舊政祖父條款,這在12年卑詩省外來勞工移民中已經有過先例。」

目前請願書已經實現第一個階段目標,獲得了2,500多個簽名,正在向下一個目標5,000個簽名邁進。

移民律師:規則會改變 移民要承擔風險

溫哥華移民律師和移民政策專家李克倫(Richard Kurland)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指出:「加拿大的移民規則可以隨時更改,沒有通知,並具有追溯效力。

「問題是,人們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所以,我告訴那些正在規劃五年後計劃的人們,當你來到加拿大時,你要承擔商業風險,規則會改變,你的項目(可能)會失敗。

李克倫說:「我看到的問題是,移民局沒有錯,省級相關部門也沒有錯,他們可以隨時改變規則,問題是政府沒有在他們的網站上提供基本的信息保護消費者。」他建議,「政府移民網站上應該出現的消費者保護字樣。應該用大字體非常清楚地說明:『我們的規則隨時可能改變,沒有通知,也沒有追溯效力。』這樣,人們在計劃來加拿大之前,就會知道他們正在進行的賭博。」

他建議,受到影響的國際學生「根據自己的情況尋求專業建議,看看自己是否還有其他選擇。」

資深移民律師Catherine Sas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 「在2015年1月1日引入 「(省提名)快速通道 」時,我們發現並不是所有的國際學生都有資格申請。」她說加拿大移民部長Mark Miller 和前任部長Sean Fraser都表示「不能保證國際學生獲得永久居留權」。

「實際上,大約從 2019 年開始,我就一直在向學生傳達這個信息,你必須接受優質教育,你可能會獲得永久居留權,也可能不會獲得永久居留權。這不公平,但事實就是如此。」

談及受影響的留學生請願和集會遊行,Sas 表示:「如果他們繼續抗議,也許他們會得到一些支持。但是,要知道,他們只占卑詩省 PNP項目申請人的很小一部分。他們只占 15%或更少。」

談及省府提高對申請人的英文要求,Sas 說:「對於研究生來說,CLB 8 級並不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水平。我認識的很多學生,來到我的辦公室,他們和其他學生住在一起。上課時,他們說英語或法語,但回家後,他們說自己的母語。因此,語言能力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素。我不僅在我的留學生身上看到了這一點,我還在我的員工身上看到了這一點。如果他們不能有效地溝通,就很難在商業社會中表現出高水平。因此,儘管這似乎有些苛刻,但政府的觀點是正確的,這些都是讓人們取得成功和出類拔萃、獲得更好的工作、更高的薪水並最終在加拿大立足的指標。」

Sas 說面對政策變化,國際學生仍有機會移民加拿大,「多年來,我見過很多學生,他們畢業時不符合標準,但在回國兩三年後,他們獲得了更多的教育或工作經驗,他們仍然可以申請卑詩省的 PNP 項目,因為他們與現有的卑詩省雇主有聯繫,或者他們通過快速通道申請。因此,這並不意味著這條路走到了盡頭。」

Yan說,「我認為未來依舊有一線希望,因為我相信加拿大和卑詩省的政府和中共政府不一樣,他們應該會聽到我們的聲音並作出一些改變,並體會到我們的困難。」

卑詩省有超過6.2萬名畢業後工作許可證持有者,其中大多數人都在尋求獲得永久居留權的途徑。2024年,約有3,000個卑詩省PNP提名名額。

在聯邦政府宣布將對未來兩年的學生許可證數量設置上限之後,加拿大部分省政府更新了指導方針。◇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