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美中脫鉤大時代 有人在劫難逃

人氣 2356

【大紀元2024年03月07日訊】美國前勞工部長趙小蘭的妹妹趙安吉落水死亡的案件一波三折,一直有不同的風聲,引起了更多人的關注。趙安吉不僅在美國有巨大政治影響力,她也和中國有極深的經濟甚至是政治方面的關係。趙安吉的案件不但深受各方重視,也反映了美中關係的某種未來的趨勢。當美中兩國脫鉤,關係漸行漸遠的時候,那些原來腳踩兩隻船的人就會紛紛落水了。誠如此理,個人如此,公司、國家和地區亦如此。

美中脫鉤大背景 趙安吉神祕死亡案一再反轉

獨立電視製品人李軍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趙安吉的案子,有點像電影裡的反轉大戲,一輪一輪的。第一輪說是公交大卡車撞死;第二輪大概是2月16日說是一個不幸的事故;第三輪是2月29日德州警方說這不是一個典型事故,可能要進行刑事調查,甚至提到了有可能要起訴等等;但是到了3月4日又反轉了,說這個事情現在並沒有進行刑事調查。很多媒體包括大紀元想去詢問一些細節,警方都一概不說,所以大家只能是雲裡霧裡去看去猜去分析了。

李軍說,趙安吉的姐夫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2月28日宣布今年11月將卸任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這一職務,這件事情和趙安吉的死亡有關係。麥康奈爾說趙安吉的事情給他們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衝擊,他說的一句話非常有意思,他說好像是上帝在用自己的方式提醒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中要重新考慮我們都將不可避免地留下對世界的影響。那麼趙家以及麥康奈爾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對這個世界產生了什麼不好的影響嗎?這裡面我覺得思考的空間是非常大的。

李軍說,趙家和中共的關係非常密切,趙家有六個姐妹,她們的父親叫趙錫成。趙錫成是美國的華裔船王,他的公司叫福茂集團,他有六個女兒,五個碩士,一個博士,四個哈佛畢業,趙家的家庭教育非常成功,被稱為美國的華裔第一家庭。六姐妹中趙安吉是老六,大姐就是趙小蘭,美國的勞工部長和交通部長,也是麥康奈爾的太太。趙小蘭跟中共這邊的關係,大家最關注的一次是2019年王岐山跟她咬耳朵,當時趙小蘭去日本參加德仁君主的正式登基儀式,王岐山是國家副主席是代表中國來的,趙小蘭是代表美國政府去的,兩個人在那樣大的一個場合下說悄悄話,王岐山在不斷地說,她在不斷地點頭,這兩個人顯然交情不一般。王岐山大家知道他跟美國華爾街關係很密切,那麼王岐山跟趙小蘭這種關係,是不是跟華爾街有什麼關係?

趙安吉是趙家福茂集團的繼承人,福茂集團跟中共的關係非常緊密,因為趙錫成跟江澤民是上海交大的大學同學,他也是受到了江澤民派系的支持而起來的。趙安吉是中國船舶公司的董事,又是中國銀行的獨立董事,這兩個都是央企,一個美國人在兩個中共央企擔任董事,這可不一般。而且趙安吉的先生後來跟中共的高科技企業、軍工企業的合作也是非常多。有一次大概是2015年趙安吉去北大演講,當時有段話給大家印象非常深,她說我人生的一個使命就是做中美關係的橋梁,就是希望能夠幫助美國更了解中國。而現在趙安吉突然出事兒,這個橋梁突然塌掉了,而且這麼蹊蹺,這到底是不是謀殺?這裡讓人懷疑的空間真的是非常大。

資本逐利本性難移 華爾街還會賣絞索給中共嗎?

網絡知名中國問題評論人士老燈在《菁英論壇》表示,我覺得中共對美國政界的滲透,通過一些華人領袖人物來做這種滲透,歷來有之,一直有這種傳統。我們現在關注到的是趙小蘭,我還想起來,比如說像以前的陳香梅女士。陳香梅是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將軍的夫人,陳納德就是當年抗戰飛虎隊的那個著名的軍事領袖,在美國很有影響。我覺得中共通過這些在中美兩國都有影響的華人領袖人物來做工作有天然的優勢,因為這些老一代華人有天生的民族主義感情,因為他們都經歷過當年的一些所謂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殖民侵略,他們天然的那種民族主義感情很容易使他們能夠傾向於一種所謂的大中華主義思維。像陳香梅女士可能就沒有商業利益在中共那裡,無論她的前夫曾經多麼反共,而且也無論她之前多麼反共,後來她對中國的那種民族感情,完全轉化成了對中共的一種無形的幫助。我覺得到趙小蘭這裡可能也是這樣。

還有就是趙小蘭妹妹趙安吉之死,我覺得是一個劃時代的事件,也是他們這些在政商兩界來回游走、搭建中共和美國之間橋梁的這些人的一個劃時代事件。這種腳踩兩隻船,最後兩隻船分開了,一定會有人落水。這種落水可能是生理上的,可能是生意上的,可能是商業上的,也可能是政治上的。如果是表現激烈的落水,就像這種肉體消滅,發生開車墜湖這種很蹊蹺的事件,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里程碑的事件,值得我們大家去關注,去探討、去探究它背後的真相。

老燈說,趙安吉的丈夫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他跟中共合作去投資,在中國國內做了很多風投項目。2月9日跟他合作的這家公司IDG被美國軍方列入制裁名單,美國一定是有證據的,它不會平白無故地去制裁一家風投公司,那這家風投公司一定是有問題的。吉姆‧布雷耶在1月底的時候有一個聲明,他說他不在中國進行投資了。他的這個聲明非常重要,是不是美國風投界甚至是華爾街的一個集體性的認識?就是在中美脫鉤的情況下,他們認識到他們再這樣腳踩兩隻船可能要出問題,他們是不是要做出一個抉擇撤出中國?所以吉姆‧布雷耶明確地說他們不會再投資中國了。在1月底他講完這句話之後,2月初就是2月10日,中國新年的大年初一他太太趙安吉就出事了,我覺得這一定是有所關聯,因為這個時間真是銜接得太緊。

老燈說,資本都是逐利的,就像當年蘇聯領袖列寧說過的一句話。列寧在二十年代搞新經濟政策,大量的西方資本家去投資蘇聯。曾經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十月革命以後,那麼落後的一個俄國突然間成為一個強大的工業國,成為一個強大的蘇聯?就是因為大量的西方資本去蘇聯投資。列寧當時有過一句名言,說資本家會賣給我們絞死資本家的絞索,就是絞死資本家的繩子,資本家都會賣給我們。那麼華爾街我覺得也是這樣,新時代的華爾街就是給中共售賣絞死自己的繩索。只是在脫鉤的大趨勢下,這些華爾街的資本會有所節制,也會感覺到風險,一旦中美脫鉤,他們會思考自己的資本是不是會受到損失,受到影響?但是這些貪婪的資本家,他們這種逐利的本性,他們還是會跟中共有所勾連。我最擔心的是華爾街資本,他們在影響美國的這些政客,會促使美國脫鉤脫得不乾淨,或者脫得不果斷,這種影響是相互的,既有美國政府政界、美國民意對華爾街的壓力,也有華爾街的反壓力。歷次美國政府對中共的制裁,拖最大後腿的就是華爾街的金融家,這些資本家們。所以說我們如何通過輿論來說服美國人民,來說服美國金融界,讓他們意識到中共這個獨裁政權的本質,跟中共做生意的最終風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

消滅資本是中共本性 美中脫鉤誰還腳踩兩隻船?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當美中這兩隻船脫鉤了,分開了,相行漸遠、越走越遠的時候,你還想腳踩兩隻船,最後只能夠是掉到水裡了。你要審時度勢一看兩個船要分開,要趕快把一隻腳抽回來,抽得慢一點在猶豫之間都會出事。比如過去二十年在華爾街很吃香的華人,就是那些金融掮客,現在兩邊不討好,美國懷疑他們,中共也不信任他們,情況都不太好。還包括華人的科學家,過去兩邊吃香,現在兩邊都不討好。這類人太多了,我們看最近發生的最慘是澳洲作家楊恆均,他原來在海外很紅,而且還能經常去大陸旅遊,還能組織各種中共的大外宣工作團,結果中共判了他重刑。

郭君說,不僅僅是公司和個人,就是一些地區和國家可能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最大的例子就是香港,香港是典型的腳踩兩隻船的城市。在國際上我們都知道,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其實香港還是商貿服務中心、航運中心、物流中心、航運中心,還有資本信息中心等等,在這些領域都是國際中心。國際中心它一定要腳踩兩隻船,甚至多隻船,如果一旦脫鉤了,結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現在有人說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遺址,很形象,也很真實。

郭君表示,其實地緣政治的變化對一個地區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比如日本二戰之後成了廢墟了,如果沒有冷戰,沒有美國必須依靠日本的地緣政治環境,日本想重新崛起那是要花費很長時間的。再比如我們知道歷史上埃及的開羅,以前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中轉站,東方的貨物到這裡出售,然後進入地中海,進入歐洲。結果奧斯曼土耳其崛起,對歐洲的戰爭斬斷了開羅和歐洲的直接貿易,從這裡經商要付出很高的稅,這直接導致了開羅的衰落。其實上海也是這樣,以前上海是中國和西方的一個邊界,1949年之後紅色中國和西方脫鉤了,結果導致上海停滯了五十年。我們知道香港武打小說作家倪匡說了一句名言,他諷刺說上海曾經五十年不變,就是指這段歷史。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地緣政治的變化對各種機構和人物的興衰,影響非常非常巨大,這個衝擊有時候是你無法想像,用邏輯根本推不出來的。說到美中脫鉤,現在真正就像老燈說的,資本是逐利的,但是現在問題在於中共,中共現在要驅逐這種資本,而且它對外國資本是絕對不信任的。所以當中共把你的利潤基礎全部掏空的時候,這些資本不走也得走,它一定會走的,因為它覺得風險大了,賺不到錢了。所以,整個事件你會發現共產黨也會扮演它們的角色,這個時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了,你怎麼算也算不過天,現在天象到這個時候了,就是要發生這些事情,誰也擋不住的。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菁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菁英論壇】貴州政府暴力化解債務 恐慌蔓延
【菁英論壇】恐懼壓倒一切 兩會前官心大亂
【菁英論壇】未來太空戰 美國暗藏屠龍刀
【菁英論壇】史上最粗暴兩會 張曉明禍港罪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